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贾鹏>正文

贾鹏:丽江之恋美丽的白云电视散文文/原始古龙

2018-06-06 10:33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有一方净土,曾经包裹着爱情,爱情深处化成了一朵朵白云。

纳西人喜欢耕植爱情,在这一片厚土之中,包藏了古往今来让人惊叹、又让人敬慕的爱情故事。几百年以来,在东巴的圣经里记载了爱情的诗章,好像这些象形文字流淌着悲远的泪水。多少代东巴经师似乎在创作一个爱情的国度,他们手持法螺,吹响了招领爱魂的圣号,好像他们在白云深处寻找到了忘忧的情感圣地。

翻开一卷卷东巴圣经,一串串象形文字,诠释着阴山那边的天堂圣境,于是,人们编织了一首首赞美白云的歌,那是为爱情舍去生命,执着于情感的丽江纳西人。

上世纪末,我专门拜访东巴大师,他的名字叫阿什及布罗,他给我讲述了很多东巴的秘笈。他说在白云悠悠的阴山那边,那里的人们都是为了情史而注入到那个世界的。那里是温柔的故乡,在那个世界的众生,没有争夺、没有强暴、没有私利,那是一个和谐的世界。连那里的猛虎也显得很温顺,可以让人们当成坐骑;那里的白鹿可以耕田,那里的山、那里的水优美无比;在那里所有的树结满了甜美的果实。那里的男女是一阵风一阵雨,他们既可以随意变换自己的姿色,也可以无尽的向所爱的人喷薄自己的情感;他们裸露着自己的驱体,在雷池里饱受太阳的温暖,与自己的情人融为一体。

阿什及布罗的眼中放出神奇的目光,可在我的心中蒙上了一层神秘而未知的答案。我说,那不成了伊甸园了吗?阿什及布罗说:什么是伊甸园?我说是在圣经里说到的伊甸园。阿什及布罗说,在东巴经里是没有上帝的,我们只认识祖先阿普劳(先哲)。东巴崇尚的是自然,只有融入自然,才能爱怜众生的生命。我们认为太阳与月亮、满天繁星、的朵朵白云……一切的一切皆有生命。石头是有生命的、水是有生命的,每棵树都是有生命的,世界上的万神万物都附有自己的灵性。

所有的情感都来自一慈爱。在情感的净地丽江,爱情是没有掩饰的,只有执着的温存包容着这里的人们。在过去的年代里,当男女产生了爱,遭到家人的反对,他们会带着无奈但坚定的心,去寻找爱情的归宿,他们宁愿抛弃自己的躯体,让自己的灵魂超脱,为自己的爱情寻找永恒天堂。

我听了阿什及布罗大师的话,对于丽江的“情死”,一直带着许多许多疑问,难道这里的水赋予爱的灵性吗?难道这里的风带着爱的温情吗?难道这里的山染上了心心相印的情感?我不禁的抬头看着蓝天上飘来的几朵白云,我一直看着这几朵白云慢慢飘到玉龙雪山。我对阿什及布罗说,玉龙雪山是爱情的圣都,这一点我早知道,那里的人所讲述的无数传说,表述着许多人鬼情未了的爱情故事。

古往今来,许多人走进了那一座伟岸的大山,而他们一去没有回头。那是白骨铸造的爱情,那是躯体腐化的超脱。一匹匹山坳里的野狼吞噬了他们纯洁的躯体,散乱在山峦深处的那一堆堆白骨,在夜幕之下折射出许多磷光。我终于明白了,他们在那一瞬间,肯定的是为了爱情在赤裸裸地舞蹈。我忽然感悟到,那些曾经为爱殉情的人,正借着自己骨头里释放的磷光,一丝不挂的裸露着躯体,相互拥抱着,他们的灵魂借助于一朵朵白云游弋,随心随意,望断了情愁。他们的爱是高洁的,高得如此遥远,只有在捧读丽江美丽的白云,从断裂的语言中去寻找他们悲凉和凄美的那情景,与现实对比的这爱情,我们与他们拉开的距离太远了,很少有人再去尝试用死去换取爱情。白云再美丽,人们也会躲得远远地,他们的爱情已经揉碎了,碎成粉末,随之和风一起扬起,一直飘到高高的天空,再也见不到他们的影子……

很多年过去了,我一直寄情于白云,又忘于白云。因为我寄情于白云是纪念那些为爱情逝去的人;我又忘于白云,是因为我的情感不可能达到这样高的境界,也没有这样的勇气。我的爱始终在性与爱之中彷徨,爱情的根一次又一次被陈腐的世俗撅断。但我寄情于这一片山水,因为这里流淌的是爱的圣水,因为有了爱地洗礼,那一片白云显得更加美丽。

标签: 自己的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