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贾鹏>正文

贾鹏:秋水无痕作者:原始古龙爱敏

2018-06-04 14:32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初秋时节,还带着炎热的气息,江头野鸭和大雁以及居住在水面上的野禽,依然在水面上忙碌着,舟帆把江作为它们的水路,繁忙在江往来周而复始。两岸的青山田野装点一面江水,江水急急的往东流。一场秋雨洗净了沿江的青山,带着波涛的江水,淘走了江里的淤泥和黄沙。到了秋末,天气慢慢渐凉,伫立在江边的芦苇还有满山的青色,已经开始改变颜色,萧瑟的寒风掠过季节像一只无形的手把一衣带水河山涂抹成橙黄色,沿江的山被秋霜染尽,火红的秋叶装点的分外妖娆。独自一人行走在江岸,心情带入那画一般山水之中。秋天的大雁再禁不住寒风对它的欺凌,那些大雁踏上自己走过的路线告别了北方,往南迁徙。

一个人独自伫立在秋江,江上的帆舟船载满了秋天的果实,这时候,才感觉到秋天秋江以及秋景,,给自己的心抹上了一笔既有悲凉又有欢乐还有丰收的复杂情感,秋高气爽,风折路弯,看到狂风吹落的叶,秋江上独钓的渔翁。隐居遁世的风节,渔翁闲恬的面容和倒影在水里的那些影子。突然想到那些为了躲避尘世纷争超脱自我与自然对话,自己融入在这片山水之中。秋江在微风里荡起细细波纹,无风的时候,江面也更加平静,想起春夏时节,汹涌波涛像无数骏马脱缰似的奔腾,一泻而下。顺着狂风和雷电显得这条江,多么不平静。可是现在又看到这样的光景,让人忘记了过去的一切,在这里,江水好像在提醒我们。心如止水,让我们的心也领略到那平静的深远的秋江。

沿着江一直往上走,江岸有一片竹林和一片雪白的石矶。我突然听到有一位老者在抚琴,弹着一首古曲,那首古曲的声音,回荡在江上,让人听了似呼回到远年,自己却不敢靠近那片竹林,因为我怕自己的脚步声会打扰那位抚琴的老者,静心的聆听,那深远而又铿锵的琴声,像一粒粒珍珠落入玉盘,发出的声音清脆,闭目沉思看到了古时的文人雅士,他们伫立在江舟之头,迎着江风举杯狂饮,酒罢便开始吟诗,一首又一首都是关于秋江的诗。在这个时候又突然看到一位满目愁容的人,细一看是个士大夫。他在江面上迎头望天,深深的在叹息。“天哪,江哪,故国的山水,我今天投入你大江的怀抱。听到士大夫的这一席话,啊!他原来是投入汨罗江的屈原。。。。。。。霎间乌云密布,狂风大作,那黑黑的天,闪着一道道光,屈原大夫说国家已经走向了灭亡,我的一腔热血付之东流,那辽阔的楚天大地在强者的铁蹄下蹂躏。现在这双眼睛再也不忍看到这破碎的河山,耳朵也再也听不下去那奴役的人民哀怨的叹息,已经失去聪明的我何必留在这个世上。”说完便跳入滔滔江水,这一幕从江上显示的幻境,从自己的眼中消失了,江上又恢复了平静,在秋江上感悟的历史是真实的,千年前的江水曾经洗刷了一个爱国者的思想。

慢慢的靠近竹林,老者指尖拨动着琴弦从古琴里发出的弦律像万马奔腾,远边传来了厮杀呐喊的声音。又一阵巨大的江风向自己袭来,只看到江头无数的战船,锦旗招展,船头上站着一个高大的人,他拿着大长戟,抚了抚他长长的胡须,瞪着大眼挑起浓浓的眉,啊!心里马上醒悟过来,他是曹孟德,他扯着洪亮的嗓子高声唱到“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水何澹澹,山岛竦峙。树木丛生,百草丰茂。秋风萧瑟,洪波涌起。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幸甚至哉,歌以咏志。”只听到一排排整装待发的水军一起欢呼,突然江面上燃气了熊熊大火,大火映红了曹孟德的面孔,他大声吼道,天意啊,千军万马葬送在这条江上,大火烧红了江岸是石级,这时候一阵黑云滚滚而来,掩盖了眼前的这一切,听不到刚才喧杂声,平静的江水缓缓的流着,心里感到奇怪,这秋色的时节,为什么历史的号角在这里吹响,而现在那清水无波的江平伏如镜,看到江岸石级上的抚琴老者,心里感到迷茫,是不是他的琴声把一江的秋水带到了远久的时光。

步子越来越沉重,想靠近但有不敢靠近他,可是不靠近他自己不能破解眼前老者的真实面貌。原本可以绕竹林而行,但现在决定走进老者,虽然脚步一步步向老者靠近,可是恐怖的情景一幕一幕的向自己奔来。靠近石矶时候,老者却突然消失,只看到一只白鹭在江岸觅食。

不知不觉来到了石矶,那只觅食的白鹭靠近了他,可是它一点也没有惊慌的感觉,它的尖喙触进水里。叼上来的并非是鱼而是卷卷书卷,看到这情形,心中又吃惊又纳闷,深怕自己走进魔境,卷入那未知的世界里,转头想离开石矶,刚走出两三步,只听到身后啪啪的响声,不禁的掉头往石矶看,这一看心中大吃一惊,只看到那只白鹭扇着翅膀,白鹭的翅膀放射出万道光芒,那一片天空出现了一片片花雨。但仔细看并非是花雨,原来是白鹭的羽毛,迎头望着天,顺势往下看,只见那石矶上的那只白鹭不见了,眼前出现的是一个白衣秀士,他手持着一本书,他朝着自己的方向,唉唉文兄别走啊,他长的面目清秀,身材得体,自己转过身说见鬼了,怎么今天尽遇到这些奇离古怪的事情,那秀士说:“别在意,你刚才听到的那抚琴的声音感觉如何。”自己边走边说;“我从没听到这样的妙音,也从没遇到这样的奇影。”到了石矶,并排和那白衣秀士站在石矶上,望着那辽阔的江面,江风吹打着江水,泛起一波波的浪拍向石矶。只听那脚下哗哗的浪声,不大一会,只看江心有一条木舟,慢慢的向我们驶来,白衣秀士叹了一口气说:“时光总是玩弄着人们,看江心那条木舟,从没在我们这个时光里巧遇啊巧遇。”自己看着那白衣秀士,心中感觉到迷迷糊糊,不大一会,木舟靠上了石矶,那木船上除了船夫还有一个人。那人从船头探出头,看到石矶上有人,便急忙来到船头,那人带着方巾穿着一套青色长衫,脚蹬云头鞋,手持席草编的扇。脸上留着五柳须,他向白衣秀士和自己施了一个礼,便用洪亮的声音开口说道:“啊幸会啊幸会。在此遇到你们也是三生的缘分啊。上船吧上船。我的船上有梅酒,我们一起领略山水,边饮边赋。这不是大快人心吗!”说完他仰头大笑,“哈哈哈哈”。自己身不由己的跟随白衣秀士一起上了船。

船夫摇着桨,缓缓的往江的上游而行。那书生拿出一个陶罐,并又拿出三只酒斟。说到面对大好的河山,我们喝酒吧。三人相互斟酒,说了一些落落大方的客套话,酒至三巡,自己便感到有些醉意,天也到了傍晚,自己不胜酒力推脱说自己已经醉了,白衣秀士和书生让大家一起到船头,在船头看到落日的红霞把江面染得通红,江上的天空一群群白鹭扇动着翅膀在飞翔。听到一声声白鹭清脆的鸣叫,仿佛把我们带入了仙境。自己在想,这样的景象,这一片山水,还有凌空吹来的风都能使自己触景生情。在这时候,船至北岸往上行,抬头看到一座巨大的山峰,山一面临江,临江的山面向刀削的一样,形成垂陡的石屏。晚霞映红了山屏,山屏通红通红的像火红火红的火炭堆砌的石屏。像在燃烧,我对白衣秀士和书生说,看那堵石屏在燃烧,书生接着说:啊!它不是在燃烧,而是熄灭了。难道你不知道这是三国时候存在的赤壁,历史的烽烟存在这里,显示过一场战争,火烧连环船,败退曹军百万。这里显着战争的烟火,战士的血染红了滔滔江水,那书生叹了一口气说,“回船吧!朋友,我们再喝几巡酒。”于是又回到了船篷,斟满了酒又劲兴的喝了起来,书生拿出了笔墨,说道“借此良宵,我们看到历史的眼睛注视着无尽未来,看到历史残破的指头,划出一曲古风,听到了古弦从天宇零落,至地有声,音韵凄婉,叫秋水无痕”。说完书生拿起笔,大笔挥动只听到纸上沙沙的声音。这时候自己已酩酊大醉,模糊不清的眼睛看不到他在写什么,这时候听到白衣秀士说啊,书公啊,你的你是书法真实千古难遇啊,自己只听到书公却沉醉中无法和他们对话。再以后的事情自己却全然不知,当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睡在一栋沿江的红楼里,而发现自己依稀记得曾经发生的一切。寻摸自己曾经发生的那些事情是真实的还是在梦中发生,但自己真切的感觉到还有几分醉意余存。太阳高高的挂在,从窗里投射到房屋里,这时候才知道时间不早了,我背着光影看到自己的影子。顺着自己的影子来到了书桌前,惊奇发现,说着上放着一本书,顺手拿起一看。原来是《东坡文集》,不知道这本书谁放置在这里。沿着墙壁四顾,却惊讶的又发现墙壁上挂着我梦中所见的人,一个是屈原,一个是曹操,一个是苏东坡,还有一个是昨天见到的那个人,穿着白色的长袍,一眼认出他是白衣秀士,自己拿着东坡的文集。惊讶的一下子坐在书桌前,感觉到自己确实存在于自己的心中的自己。想起梦中所经过的那些事,自己感觉到自己非自己,除了墙上的那几副画,自己应该是画中的哪一个人呢?越想越糊涂,糊涂的连自己都找不到自己,这些繁杂而非云的实事,再也不想想下去,来到窗前,看到那一江的水,江水滔滔奔流不息,立足于生命岸边的自己。不禁的淡然。

标签: 白衣秀士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