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贾鹏>正文

贾鹏:白话三国历史----煮酒三国(长篇连载)

2018-06-03 13:18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历史的天空(代自序)

--------怀三国群英

在那些远去的故事里,留有多少我们少年时代的梦......

暗淡了刀光剑影

远去了鼓角铮鸣

一曲《三国演义》中的片尾曲《历史的天空,》,教人心生凝重,恍然如隔世般,感叹。

在这里,没有刀光剑影。在这里,也听不到鼓角铮鸣。只须静静地坐下来,闭目,聆听。

聆听那一声声萧鸣,一段段古筝,聆听,那古韵悠然的编钟。

“湮没了黄尘古道.荒芜了烽火边城.”

记得初听这歌,我还年少。我的家乡在中国北方,是刘备和张飞的故乡。一个曾经风光无限,却又被历史遗忘的古城。燕赵之地自古多慷慨悲歌之士。自幼年起,经常听父亲讲“桃园结义”的故事,也在书中读到过许许多多慷慨悲壮的故事。在我家的附近不远处,是我们那里的古城墙。这段有黄土垒成的古代城墙,虽破败不堪,却是我小时候常去的地方。抚摸着厚厚的土城墙,我好象听到了历史的声音!又似乎看到了刘关张兄弟三人,在大雪纷纷的夜里,骑着骏马,飞驰闪电般地从我身边经过。在我少年时代的梦里,时常会出现许多金戈铁马的场面。在梦里,我也是一名驰骋疆场,报效国家的英雄。

时光总是在不经意间在我们的指缝中溜走。转眼间,已过而立之年。虽一事无成,但是怀古的爱好却始终没有变过。闲下来的时候,还是会读一读《三国演义》,在书中,在脑海里,品一品那段曾让我魂牵梦绕的波澜壮阔的岁月,那些曾经让我日思夜想的昔日英雄。

然而,每当我合上书本,回到现实中。却时常感叹。这昔日的三国故里,如今又有几人会想起,问起?那刘备的故乡,张飞的故里,如今去鲜有人知道,关注。那些为了纪念刘关张而修建的三义宫,更可谓是门可罗雀,孤芳自赏。

每次当我经过张飞的老家,看到那尊刘关张三人横枪立马的塑像。心中总有一说不出的感受。真的不知道他们几位古人,每日孤单单地立在那里,披星戴月,风栉雨沐,会作何感想?

“聚散皆是缘,离合总关情。担当生前事,何计身后评。”

每当我听到这几句歌词,眼前总会浮现蜀相诸葛孔明的样子。而后,他的一生,便匆匆地在脑海中显现。羽扇纶巾的他,轻扶胡须。决策天下大事,运筹帷幄之中。从“三顾茅庐”到“草船借箭”,从“空城计”,“八阵图”到“六出岐山”,“出师表”和最后的“病逝五丈原”。一幕一幕,如一颗颗流星般匆匆从夜空划过。当最后一颗划落的时候,忍不住倏然泪下,一凄凉,落寞之感突然涌上心头。

“三顾频烦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突然想起了杜甫的那首《蜀相》。不禁为之伤心惋惜。好一句“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寥寥数笔,竟生动完美的勾勒出了蜀相诸葛亮辉煌但悲剧的一生。道出了多少后人对他缅怀敬仰的心声!

有时候一直在想:如果诸葛亮当初没有答应刘备出世,如果他选择的不是刘备而是曹操。如果,。可是,人生没有如果。只好安慰自己,这也许是佛语里所说的“因缘”吧。正如歌里所唱的那样,“聚散皆是缘”。这一切皆因缘起,也都因这缘份到了尽头,而灰飞烟灭。

"历史的天空闪烁几颗星,人间一股英雄气.在驰骋纵横."

陌上花开,枯草复荣。杨柳依旧在唱着那首依依送别的歌曲。当千年的羌笛再次吹响了那首哀怨的旋律。不知,在某个断壁残垣,或是寻常巷陌,在历史的天,是否仍在上演着一幕幕慷慨激昂的男儿悲歌。

曲虽终人未老煮酒论史笑谈中

而如今,那个好古的少年人,鬓已染斑.秋天的落叶,又一次的提醒:你已过而立之年,时光怎经的起如此蹉跎?

随即,提笔。拿起一部《三国志》。再次重温那些熟悉的故事。于是下定决心,立志用仅剩的青春来祭奠先人。三十立志尚能饭,手书春秋亦不迟!取几粒青梅,煮一壶浊酒,邀三五好友,一切,尽在笑谈中!

2011深秋于北京

举杯邀月(邀岳)

第一卷

蜀国传

第一章缘起(一)先主身世

话说东汉末年,皇帝昏庸,崇信宦官,政局动荡不堪。纵观大河山下,宇内八荒,天象异常,灾难频频发生,而这一切,似乎都在预示着一个不得不接受的事实:大汉气数已尽,这个旧朝代终究难逃覆灭的命运。时代和百姓都急切着呼唤着大英雄的到来,以拯救社稷,安邦济民。

不知是乱世出英雄,还是英雄须凭借乱世方能施展其才能。是时,风烟乍起,各路英雄纷至沓来,急匆匆地转世投胎,又急匆匆地奔向了历史的大舞台中。至于这些人,我们说是英雄也好,枭雄,甚至奸雄也罢,但是总之,一句话,个个都是人中龙凤,皆非凡夫俗子。

说到此,我们不得不提三个人,他们虽非一母同胞,却情同手足。而这三人中有两位都出自于同一个地方:那是涿郡的一个小县城:涿县。(此地也乃笔者的故里)并非我有意褒赞自己的家乡,诸位看官,且不要小看这个涿县这个小地方,这里绝是个人杰地灵的风水宝地。自汉末起,先后出了很多了不起的人物:除了我方才提到的那两位,还有不少文人呢。比如写水经注的那位地理学家兼散文家俪道园俪先生,唐代诗人卢照邻。另外,这里还出过一位大名鼎鼎的皇帝,是咱尊敬的毛爷爷在那首著名的词里提到的“唐宗宋祖,略抒文采”中的宋太祖,那位杯酒释兵权,权谋和演技都非同一般的开创几百年王朝的开国皇帝。

当然,这些尚都是后话。但总之,此地绝非一般,真乃藏龙卧虎之地。出几位武将,也绝非什么大惊小怪的事情喽。

有人说,你少在这里官子。我读史,可读《三国志》,读故事可看前人的《三国演义》,听你在这里胡乱地说些什么呢?众位稍安勿躁,且听我细细说来。

我自三岁起,听父亲读三国。后因身在三国故里,又听闻了许多的民间传说。成人后,先后研读《三国志》与罗大师的《三国演义》。对三国故事,却也早已烂熟于心。众位不妨听我慢慢讲来。

方才说到这二位在下的“同乡”。其实,他们的大名,想必众位也早已耳熟能详。其中一位姓刘,名备,字玄德,历史上也被称为刘皇叔。一名,姓张,名飞,字翼德。我们先来说说刘皇叔。这位刘玄德,刘皇叔,那可是一位皇室后裔。用今天的话说,那绝对是血统高贵,根正苗红的一位。据史书记载,这位仁兄,是大名鼎鼎的汉武帝的弟弟中山靖王刘胜的后代。其实,说起刘胜,我想诸位也并不陌生。

还记得几十年前在河北保定满城汉墓发现的那位身着金缕玉衣的大个子王爷么?刘胜是也。(笔者这样说不是没有根据,据考证,刘胜的玉衣长达1.88米.他的身高应该至少在1.90米以上)没错!刘备是这位高大威猛的刘胜王爷的子孙。不过,话说回来。至于他的皇族血统到底是否是真的?这个问题至今尚无定论。现代流传着这样的笑谈:说刘备的皇叔身份,像今天注过水的肉一般—水分太大。也有人说:他这么自抬身价,有点像阿Q吹嘘自己是赵老爷的亲戚一样有趣。但无论如何,至少咱刘皇叔他自己,对于自己的皇室血统是自始至终一直这样说的,一直没改过口。况且汉献帝又在大殿上亲口称他为“皇叔”,这样一来,即便是假的,也成了真的。更何况,岁久日深,年代久远,刘备的真正身世,已经难以确切地考证。这正是所谓的: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亦真。

不过有件事,确是事实,从史书,到三国演义,再到民间传说,的说法都是一致的,那是:刘备的出身很苦。少年时丧父,与母亲贩鞋织草席为生。不过,少年时代的刘备,显示出了其与众不同的点。首先,他相貌“出众”。

注意!

这里我用的是“出众”,其实我这样说,也可以说是出于同乡的礼貌和对前辈的敬意。其实,刘备的外貌可以说是甚为奇。据《三国志》记载刘备“身长七尺五寸(按照现在的的尺子大概是175-180CM之间。总之,他不算矮。)”,“垂手过膝,目能自顾其耳。”也是说刘备的双臂奇长,手臂居然超过了膝盖,这还不算,他的眼睛更是与众不同,据说能够看到自己的双耳。这样的相貌,当然是非常地与众不同了。当然,这里面多少可能会有些夸张的成分,但是也是大差不差,因为陈寿的《三国志》基本上还是非常严格且谨慎的,贴合历史真相,很少有较大的出入。《三国志》上还说,刘备年轻的时候不怎么喜欢读书,喜欢玩狗,骑马,喜欢音乐和好看的衣服,也喜欢结交一些江湖豪侠。而这些和《三国演义》中提到的,亦是我们大家心目中儒雅风度的刘皇叔还是有一定的差距的。不过,也是这位刘备,在没有任何背景和关系以及缺少资金的前提下,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得到别人的赏识和资助,逐渐地改变着其贫困窘迫的社会地位,一步步地向着其内心的目标逼近。

可能有人会心生疑问,从您方才的话里,我明明听出:这位刘皇叔是一位无甚大志向的臭美贪图享受的江湖少年吗。错!刚才,其实我忘记交代,咱们的刘皇叔,还真不是您想的那样。也正是《三国志》里记载,说刘备在小的时候,同小伙伴一同玩耍。他手指着头顶的几丈高的大桑树的树干,说:“这是我日后的华盖,我长大后一定要坐在这样子的华盖之下。”当时,周围的小孩子都笑他。而这句话却吓坏了刘备的叔叔,他对刘备说:“以后出去可不要乱讲。”因为他怕小孩子胡乱说话会招来杀身之祸。从这个事情我们可以看出,刘备从小有着和别人不一样的志向或者说野心和目标。用句现在的话来解释一下:刘备的成功是偶然中的必然,因为他心有大志。因为机会从来都是为了那些有准备的人而预备的。

说完了正史,咱再说说一些来自笔者故乡的民间传说如何?

前面说到,笔者自幼年时代起听到了很多关于刘关张哥仨的传说故事。后面的二位,今天我暂且不表。说说三兄弟中的老大,刘皇叔吧。其实关于刘备的民间传说在涿州一带自古有很多,今天咱先说说关于刘备降生的一则故事:

传说刘备一家流落到四川,他父亲兄弟三人,爷爷是一个风水先生,当时家境穷困,父亲兄弟三人问爷爷:“我们家老是这般光景,还能不能富起来呢?”爷爷说:“在这里恐怕是不成了,你们如果谁有福气,谁往北走,什么时候看到牛上房,车上树,脚上穿的鞋子八斤半,你们在那儿安家,那儿是咱老家,还有咱们的祖坟,在那儿可以发际了。”

于是,刘备的父亲便带着自己的妻子,挑着担子,风餐露宿,沿路乞讨,一直往北走。走啊,寒来暑往,历尽艰辛。这天,走到一个叫泥洼铺的地方,天突然下起大雨来。雨大路滑,十分难走。脚上的草鞋都沾满了泥,夫妻俩只好脱鞋赶路。正巧,这有个庙,他们在庙里住了下来。

第二天,他们正要继续赶路,突然发现村北的坡上有一头牛正在吃草,一看,牛的下面还有一个木门,原来这是间借着土坡盖的房屋。夫妻俩忽然想起父亲的话,这不是牛上房吗?再一看,一远处有一棵枣树,在树杈上挂着一架纺车,这不是车上树吗?夫妻俩按照父亲的话决定不走了。

但鞋是不是够八斤半呢?于是,他们在村里找到一个大娘家,借来秤一称,嘿,不多不少正好八斤半。正巧,大娘家没别人,又见他们夫妻俩面色和善,为人忠厚,高兴地收留了他们。

没多久,夫妻俩又想起父亲嘱咐过老家祖坟在五丈桑,应去那里落脚。他们问大娘五丈桑在哪儿?大娘一听,高兴地笑着说:“我娘家是五丈桑呀!你们要到那里去住好办。”于是,他们连同大娘一起搬到了五丈桑。在这里不到一年,妻子生下一个男孩,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日后威名远扬的刘皇叔——刘备。

另外,还有这样一则传说,也相当有趣:

传说刘备的爹妈遵照他爷爷的旨意,走到泥洼铺这个地方,应了车上树、牛上房,一双鞋有八斤半的话后,在那儿落户住下了,住在一大户人家看场用的土坯房里。

这家大户是涿县这一带有名的武举,喜欢结交天下豪杰,乐善济贫,平日夜静更深总是独个练功。这天深夜武举练完功后,忽然看到场房里住进了人,心想,这可糟了,往日这宅子凶,住进人都到吓跑了,今日个怎么又住进人了呢,可别再出事呀!我得看看去。想到这儿,他赶忙向屋中走去,这时打对面过来一个人,这个是谁呢?此人正是涿县知县。话说这个知县为官清正,很有学问,经常深入民间私访,最近听说乡下聚赌成风,想查根摸底,四下里调查调查。这天夜半更深,当来到这个村子时,老远看到这间西屋里灯光闪亮,心里说,聚赌的人爱熬夜,今儿夜里我真堵住窝啦!知县悄悄来到西屋门口时,赶巧和武举打了个照面。两个人分别站在门口左右,正在楞神的当儿,忽听得屋里传出“哇哇”一个小孩降生的声音,这孩子是刘备。

“好家伙,这个小孩可真了不起,文武官员把门啊!”知县忙对武举说:“这个孩子不简单,将来必有大福大贵。你我往后可好好伺候啊!”

第二天一早,武举打发人送来了礼物,并把刘备的爹找去说:“你们别走啦,今后吃喝一切由我负担。”

刘备他爹当然高兴,从此长期住了下来。

标签: 刘备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