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侯春晖>正文

侯春晖: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评迟子建《额尔古纳河右岸》

2018-06-01 07:10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我是雨和雪的老熟人了。我有九十岁了。雨雪看老了我,我也把它们看老了。并非每一部作品的开篇都能摄人心魄,而时隔多年每当我想起这部作品,故事的开篇在我脑中娓娓道来。世味年来薄似纱,谁令骑马客京华?

我敬爱的迟主席啊,她的字儿陪我度过了太多安静的时光。赠人玫瑰,手有余香,这部作品也如她所愿,成功荣膺第七届茅盾文学奖。其实品质到了那个段位,是否获奖已经不重要了,好比如果迟子建不是我省作协主席,作品戳在那也无人能略其锋芒。

在作品中主人公以鄂温克族最后一个酋长女人的自述口吻,回忆了自己的一生。在中俄边界的额尔古纳河右岸,居住着一支数百年前自贝加尔湖畔迁徙而至,与驯鹿相依为命的鄂温克人。他们追逐驯鹿喜欢的食物而搬迁、游猎,在享受大自然恩赐的同时也艰辛备尝,人口式微。他们在严寒、猛兽、瘟疫等的侵害下求繁衍,在日寇的铁蹄、文革的阴云乃至现代文明的挤压下求生存。他们有大爱,有大痛,有在命运面前的殊死抗争,也有眼睁睁看着整个部落日渐衰落的万般无奈。然而,一代又一代的爱恨情仇,一代又一代的独民风,一代又一代的生死传奇,显示了弱小部落顽强的生命力及其不屈不挠的民族精神。

从写作色上看,白山黑水润泽了迟子建的文脉,神秘的客观唯心成为点睛之笔。大自然中的树木、鸟兽、河流、天空都充满着灵性,或者说是神性。人们仰望星空,敬畏虔诚,唱着道法自然的歌,生于风声,夜葬在风中。变化的云,闪耀的星,能见天空的希楞柱,桦树的皮,萨满的舞,舍身取义的小麋鹿这出离尘世社会经验的场散发出的感召力既是抽象的也是具体的,在你未曾企及的领域,那是神秘的原生态时空,而投射到自身,会让你兔死狐悲的泛起乡愁,想起已经远走的葱茏岁月,长满绿草的田野,肆意攀爬的围墙,顽劣成性的发小,面容慈祥的老人都在夕阳下惊鸿照影。所以,那不再是定某个民族的离散,而是人类对回归的趋同内心诉求,是为所有记忆中美好时光而作的一曲挽歌。

迟子建是明澈的,也是忧伤的。然而作品艺术感染力的核心并不来自于她的天赋,而是态度。在地缘情结的召唤下,迟子建深入根河,历时几年和主人公的原型用心交往,把心交付给采访对象,交付给那片土地,才完成了这山海经式的报告文学。相比意识流作家的闭门造车,这是值得每一个码字人敬仰的习惯,尤其是我。

然而,这样的写作和抚慰方式却像鄂温克族群一样,即将濒临灭绝。挽留的价值在于哪?在于留不住。在精神和人文层面上,太多缤纷、隐秘、极具个性化的思维和生活方式需要挽留,逝去之前总要有合适的角色长歌当哭。这是自我诉求,也是社会使命。但对待这逝去我们应该有类似书中鄂温克对待死亡的那淡定。不是麻木不仁,也不用歇斯底里。

城市化建设继续推进,终有一日码字人会无法找到原生态甚至是乡野生活的素材。可惜吗?是的。可怕吗?不可怕。可以毫不夸张地讲,今后的族群已经不是拿血缘来划分了,而是时间。《新周刊》最近发起了对九五后的分析讨论,大多数人觉得那个族群来自异次元空间。当思维和生活方式已经大相径庭,那是你无法真正了解和融入的族群。

作为互联网的原住民,他们的精神园地在网络社交,在自立为王,在油盐不进,在炮制疯狂随之而来的文化、科技、政治都将重新洗牌。不要忘了一个事实,如果地球不毁灭,这波人终究要成为社会财富的创造者,终究要进政治局。八零后小时候打游戏,被街坊邻居看见了会得到这孩子完了的标签,现在完了的孩子们又成为论断者教育九零后的正面教材。不因优劣有别,核心原因是前者和他们的各差别相对小,在党同伐异的思维下只能退而求其次。

额尔古纳河右岸不是天堂,额尔古纳河右岸也不是地狱。悲喜交加是情怀,不悲不喜是境界。迟子建棒棒哒,蒋方舟也不差正如你所言:我以为伟大的方式是爱命运,必然的命运,非但忍受她,而且热爱她。

标签: 额尔古纳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