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侯春晖>正文

侯春晖:乡仇

2018-06-04 13:11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巨流河》是台湾学者齐邦媛的自传体小说,它详细地记录了作者传奇的一生。齐老在台湾大学退休后一直致力于文学评论与翻译工作,毕生治学,晚年却忽而提笔为文,81岁那年开始撰写回忆录,花费四年之功捧出25万字的《巨流河》,2009年在台湾出版,引起轰动。

全书亮点并不很多,个人认为最具色的有以下几点。首先是对情的描写。无论是爱国情浓、思乡情切,还是父女情深、情窦初开,齐邦媛都用她独的笔触完成了对心灵的致命一击。

书中提到,东北沦陷,大批有志学子逃往北平。出身东北的齐母把每一个流亡至此的学生都当成自己的家人,周末学生们来到家里,她把黄瓜切成段,让他们蘸酱吃,然后又端出热气腾腾的酸菜五花肉火锅。很多东北学生吃着吃着哭了,说想家。在那个年代,齐家的蘸酱菜和酸菜五花肉不知温暖过多少东北学子的心田。南开中学迁移,全校师生弦歌不辍,所有人斩钉截铁的信念是中国不亡,有我!还有邦媛的初恋空军飞行员张大飞,自知生死无定,所以不断克制炙热的感情。最亲密的举动也不过雨中轻轻一抱,最终壮烈殉国。多年之后邦媛偶然见到大飞陵墓,已是人鬼殊途。那英姿飒爽的报国青年于情窦初开的文艺少女默然相对,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这些画面怎能不让人动容?

本书的另一大色是融合性,作者从狼烟滚滚的华夏大地直接过渡到书声琅琅的象牙塔,却显得流畅自然,举重若轻。无论是南开中学还是武汉大学在他的笔下都令人心驰神往。像朱光潜钱穆这样学贯中西的大学问家,对我来说仅仅是抽象概念,而作者通过直观的描写让我们走近大师,惊鸿一瞥下是不可复制的民国风流。当朱光潜含泪诵读雪莱的佳句,当齐邦媛虔诚吟咏叶慈的名篇,一无国界纯文艺的气息扑面而来。对于文学爱好者来说欣赏之余,能够进行外国诗歌的科普也是不可多得的机会。

除了以上,我认为作者的台湾视角也颇有意思。比如作者对张学良的评价极低。多次提及张学良不作为,不及其父张作霖。而后又对西安事变持否定态度,言其意气用事。进而遐想,当年张学良若与父亲齐世英合作,东北将是怎么一番景象,中国会是如何一局面凡此,感慨甚多,充满了革命乐观主义。

《巨流河》是对家国民族历史的一段细致的记录,对两代人颠沛流离的命途一场虔诚的告慰。尤其在东北人读来更能体会作者的东北情结。了解抗战岁月东北子弟痛楚和不屈。文中引用了战时筹建的东北中山中学的校歌白山高黑水长,江山兮信美,仇痛兮难忘唯楚有士,虽三户兮秦已亡。我来自北兮,回北方!北方,对于齐邦媛来说是故乡,是离殇,是那条渡不过的巨流河。其实我觉得在这个问题上她的革命乐观主义应该发挥一下功效,许多奇迹,我们相信,才会存在。

标签: 巨流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