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侯春晖>正文

侯春晖:作风、作风与作风

2018-06-04 11:11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我一直认为刘震云是中国当代的作家,没有之一。《一句顶一万句》横空出世后,至今还没发现能与之一较高下的货色。如今《我不是潘金莲》惊艳亮相,虽比不上前作的恢弘,但让读者拍案叫绝也绰绰有余。

刘震云别有用心地把作品的主体部分叫做序言。 这部分占据了全书五分之四还多,讲了一个村妇告状的故事。村妇李雪莲为了超生和丈夫谋划假离婚,没想到孩子生下来丈夫却已和别人结婚。找丈夫讨说法不成还被骂是潘金莲,一气之下她要告状,找法院讨说法。结果从县到市都认定离婚有效,甚至为了不影响文明城验收把她抓进拘留所。于是李雪莲要告的人滚雪球似地增加,除了她前夫之外又加入了从大到小审理过此事的各级领导。没想到她居然在开人民代表大会期间混进人民大会堂,惊动了中央领导。为了体现重视程度,省长把涉案干部们一网打尽,一撸到底。

按理说完成了这样三军恸哭皆缟素的壮举应该很有成感了。问题是最根上的核心问题没有解决,她想让她前夫离婚与她复婚再离婚的诉求没有实现。于是她继续告状,年年上北京告御状,一告是二十年。这二十年从镇里县里到省里的领导也没闲着,年年安抚、年年吃苦、年年围堵。在领导们眼中,她不是潘金莲,她是小白菜、她是孙悟空,誓死鸣冤又无孔不入,人人闻风丧胆。开始还来软的,吃饭、谈心。这招还真奏效,结果人家说不告了领导还不敢相信,这份不信任让李雪莲又燃起告状之火。领导先礼后兵,安抚失败后看守、搜捕、暗探都用上了。最终让李雪莲放弃告状还是他前夫的意外死亡。

而刘震云所谓的正文部分一共也没有几张纸。讲的是在李雪莲案中被卸甲归田的法院院长老史,因为买不到火车票心生一计。跪举我要伸冤的牌子,结果按计划被民警用卧铺遣送回乡。

正文部分叫玩呢。刘震云也的确在玩呢。在的题目中,笔者用三个似乎同样的词,其实也是玩呢。这第一个作风的作发一声。意为瞎折腾,老百姓总说作死呐!用的是它。毫无疑问,李雪莲是个能作的人,不然不会专注上访二十年,作得两代干部们鸡犬不宁,哀鸿遍野。

首先说,这是一来自民间的韧性。当年看《秋菊打官司》记住这么一句村长拿俺家辣子,得给俺个说法。这较真在之前普遍存在于华夏大地之上。可随着时代的发展,这样的情况越来越珍稀。人们开始为较真计算成本时间、金钱、行政都是成本。所以作的人越来越少,像李雪莲这样的,一定会被冠以偏执狂的美誉。

但事情的发展总是前进行与曲折性的统一。且看如今的微博反腐,已有多少官员相继落马,科技的进步和教育的普及为人们的作提供了底气。这无疑是进步的体现。可是我又担心像李雪莲、秋菊这样的草根,由于自身的局限性还不能掌握高端作的方式,他们咋办?作风无力百花残?坏了坏了,跑偏了。我这么一说好像能讨到说法的仅仅是因为作的方式高端。这样一来可本末倒置了。

作风只是硬币的一面,另一面叫做作风。是传统意义上的作风建设。在书中,每一个干部都有别正能量的名字王公道、史为民、蔡富邦、褚清廉可告状逐渐升级这个事客观上是他们推动的。不可否认,这个案子挺拧巴,但如果有人真的放下刻板印象与官本位思想细致地做点工作,完全可以化解,也不至于让蚂蚁变成大象,芝麻滚成西瓜。

最后说作风。作家风格,作品风格。刘震云全书都秉承了他别无分号的幽默方式,介于草根幽默和黑色幽默之间,通篇来看,又是宏观的大叙事,大审判。笔者复述故事梗概,其趣味性与原作毫无可比性。更难能可贵的是,这部作品把视角投向了社会的敏感地带,以他前所未有的文学担当用嬉笑怒骂的方式激浊扬清,这么个作风才担得作家二字。

标签: 的人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