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侯春晖>正文

侯春晖:是真名士自风流

2018-06-02 07:11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我喜欢爬山,爬山必登顶。至于为何要登顶,答案并非杜甫所谓的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而是一情怀。仿佛山上正有一人拈须把酒、临风看月,只等我上去说一句: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梁羽生自己说《萍踪侠影录》是他最中意的作品。至于为何中意,大概也是情怀二字。

武侠小说总难逃快意恩仇、痴缠儿女,梁羽生、金庸、古龙无一例外。只是略有不同,古龙的江湖是文青死,压抑着一股抹不去的悲哀与愁绪。金庸的江湖是灿若星河,历史掌故、星象医卜信手拈来,无一不是江湖。而梁羽生不同,他的江湖是书生意气。卓一航、岳鸣珂、杨云骢无不持书剑气、挟名士风,而张丹枫尤甚。因此读梁羽生的小说,也不同于金、古,不是读故事,你要看情怀。

评论家说梁羽生笔下的侠多名士气,张丹枫亦狂亦侠,能歌能哭,自然要算一个。梁羽生不惜笔墨、费尽才情来塑造张丹枫这一点:拿到先祖遗画时,他高歌谁把苏杭曲子讴,哭声震林;赢回快活林时,他吟道还我名园真面目,莲花今日出淤泥,眼泪簌簌;即便离别佳人,锥心泣血,也要对着难忘恩怨难忘你,只为情痴只为真黯然神伤。张丹枫哭也歌、笑也歌,剑气纵横文采氤氲,梁羽生的才气可见一斑。其实武侠小说中主角配诗词并不算什么新鲜事儿,《碧血剑》中有袁承志背《满江红》,《书剑恩仇录》里也有陈家洛题香妃墓,可惜金大侠虽学贯中西,于诗词却是力有未逮,玩世处少些癫狂、动情处不够痴绝,全不如一个张丹枫。

这样的张丹枫在很多人眼里会是个疯子,在我却是古今奇男子。因此在今天,尽管很多人对武侠小说嗤之以鼻,我仍愿保留我的偏执与任性。王子猷居必有竹、兴尽则已;阮籍失母饱食、以血带泪。这样的释怀洒脱,如今现实中不可能发生,即便书中也鲜有所闻,只有在张丹枫身上才能窥见一点影子。

当然张丹枫也不全等同于魏晋名士,阮籍穷途而哭、嵇康广陵长绝,潇洒处又显出些消极,而张丹枫却始终积极用世,为国为民。比之于同样为国为民的金庸,后者倒有些像魏晋之人,并不是名士风度,只是同样消极。其实我知此言出口,左后早有板砖伺候。但细想来,金庸笔下的主角,即便如郭靖、萧峰的仁侠大义,也难免殒命沙场,他们取得一定的成果,但在金大侠心目中这些成果、努力并不能改变既定的结局,仿佛佛说:业因业果,一切注定。而张丹枫不同,小说中总有一对立,善与恶、是与非,一切并无注定,人力可为。也因此,梁羽生的小说比之于金庸少了一悲壮苍凉、无可奈何之美。诚然,悲剧的震撼力远大于喜剧,但也不是说大团圆结局都将沦为烂俗,试看《萍踪侠影录》结局道:

张丹枫如在梦中初醒,低声说道:小兄弟,你也进城么?云蕾盈盈一笑,恩仇,般般情爱,都尽融在这一笑之中。

正是:

盈盈一笑,把恩仇尽了,赶上江南春未杳,春色花容相照。

昨宵苦雨连绵,今朝丽日晴天。愁绪都随柳絮,随风化作轻烟。

曾经战场看明月,马上赏清光。此时张丹枫如痴人呓语,云蕾只一笑,宿怨都抛却,恩仇付云烟。东方罗密欧与朱丽叶式的爱情最终穿越生死、跨过仇怨,这样大团圆的结局岂不比那些刻意造作的悲剧更可信、更感人?

漠漠非佳人,耿耿是书生。一笑一回头,已作十年游。

梁羽生笔下的书生耿耿,一如自己。但小说终究是讲故事,谁讲的故事更生动感人、悱恻引人,谁才能赢得观众。斯人已然长绝,读者也更多地选择了金庸。其实我想也并不是梁羽生不会讲故事。不过故事是讲给有故事的人听的,只有我还会独自登山赏雪,旁人又谁能似张丹枫纵酒啸歌?

标签: 丹枫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