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侯春晖>正文

侯春晖:浮一“大白”——评《永远有多远》

2018-06-01 10:31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浮一大白评铁凝《永远有多远》

如果你是一个女人,将以怎样的姿态、怎样的手段让自己成一个怒放的生命,超越这平凡的生活?如果你是一个女人,要怎样让自己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我试图在当下一些比较热门的文艺作品中寻找以上问题的答案,可时光进入现当代,人间四月天已不多见。再荏苒到当下,太多女主精明强干,风情万。虽经历一些波折但最终都虏获了霸道总裁的芳心进而成了骗人的童话。

也许这是极致女人的蓝本了吧,可很多异性朋友却不这么认为。她们却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丫是一绿茶婊!

究竟何等女人才更出众呢?某位公认的女强人说,也许在我们心中有一处不可触摸的柔软,她像是铁凝旧作《永远有多远》里的主人公白大省。

女孩白大省,脾气随和,颜值不高,为人谦逊,并以为这是理所应当。她是那么不起眼儿,所以似乎无论在何时何地,她都一直处于劣势。十岁那年,白大省情窦初开,笨拙又强烈地爱上了美男子大春。不过舞蹈演员大春从来没有注意过她,他只为成熟妖冶的西单小六神魂颠倒。大学的时候,白大省爱上了同学郭宏。可这个打定主意吃软饭的男人,只不过是为了留在北京才和白大省相好,当他结识了一个日本女留学生后,彻底消失了。

参加工作以后,白大省和同事关朋羽恋爱了,这场恋爱最终残破的缘由是白大省发现自己的男朋友和自己的表妹睡在了自己的床上。后来因了一次邂逅,白大省又满怀热情地喜欢上了夏欣,一个做事没长性自认为有才无命的男人。他有着无数华丽的发财计划和一穷二白的身家,理直气壮地在白大省家里白吃白喝外加穷白话。这么个男人,居然还拒绝了白大省的爱情。

在这个时刻,从小享受着白大省疼爱的弟弟白大鸣来了,他不顾姐姐的痛苦,来向姐姐讨要本属于姐姐的房子。因为胡同里的老房要拆迁,能换来一套三居室。白大省慷慨激昂地指责弟弟之后的第二分钟,决定答应她那可怜的亲弟弟。

白大省即将离开胡同的时候,被前妻抛夫弃女的郭宏来了,带着一个两岁的女儿。他向白大省求婚,理由是,白大省是一个从前没见过今后也不可能遇见的好人。最终,白大省没有拒绝郭宏,郭宏女儿留下的一条皱巴巴脏兮兮的小手绢彻底打败了她。

这是白大省,一个让人无比愤懑又无比怜惜的女人。一个哪怕你刻薄过、刁难过她,她也只会永远记得你好的白大省。看《超能陆战队》了吗?她是传说中的大白!无论世事浮沉,大白兀自地在那儿愚钝着、执著着。也许那些看透世事老人会来一句盖棺定论这孩子仁义着呐。

在叙事手法上,铁凝通篇采用碎碎念的方式,在细琐的片段中体现了无尽的温情,使小说具有了更浓烈的文化精神。引发了读者对逝去传统的追忆与当代生活思考构成的强烈鲜明对比。

在情景刻画上,作者通过高楼林立的王府井大街、世都百货、天伦王朝、新东安与胡同口的两级青石台阶、小酒馆、油盐店作比。这一切都像是在时代中弄潮的正常人与不可救药的大白。正所谓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

有妹子愿意成为大白吗?城市化进程如此之快,灰姑娘脚涨号了,水晶鞋根本脱不下来。恬退隐忍和温良恭俭让似乎成了她们期望的男士应该标配的技能。当然在人权平等的基点下,我反对飞扬跋扈同样也反对逆来顺受,这样的视角下,大白似乎有些矫枉过正。

不过从生理心理角度说,任何物都是有其自身性的,比如阳刚正常该专属男性,温婉该专属女性。也许有人口味殊,但我真的不相信三刀六洞的女汉子和蝇营狗苟的伪娘会成为大众审美的范本。

奇葩乱世,看客混沌之下,我期待世道回归,我愿见复得自然,我努力保持雄起,我奢望母性图腾。为什么用奢望?会不会显得太悲观?因为厚德载物永远比自强不息难度系数大。

我敢断言,当一切符合规律之后,规律的践行者不会成为可悲的殉道者,也不用惧怕永远有多远。东风欲来霜飞尽,如丝细雨送雪归。今夜方知春意暖,赤梅窗棂点新蕾。

标签: 大省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