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侯春晖>正文

侯春晖:大庆人笔下的魔幻现实主义

2018-06-01 09:19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吴绪林大哥是个实诚人。东北汉子的典型气质下,还夹杂着书卷气。一次读书交流活动中,笔者与他邂逅。当得知大庆日报一直在举行图书漂流活动,他兴致盎然,主动要求放漂一本书。当我接过这本名为《天殇》的小说,发现扉页上赫然印着他的名字, 作者放漂,我顿时感到了书本的厚重。

俗话说是亲三分向,地缘情结让我对本土作家的作品兴致盎然。秉烛夜读,随着情节的发展,我的心绪也跟着主人公一同颠沛流离。直到晨光熹微,我终于读罢,寒冬中也不禁打开窗子,长舒一口气,欲浇心中块垒。

我的评价是,《天殇》兼有伤痕文学和魔幻现实主义的质。主人公赵锁住是一个和家人走失的孩子,被一位医生领养。在文革中他又失去了家园,独自走向森林,以熊为母,成了茹毛饮血的野人。而为了保护女知青免受侮辱,他与熊都成为了恶人的眼中钉。熊妈被猎杀后,他又孤苦无依,沦为了马戏团展览的非主流生物。惨不忍睹的他却有着森林中熏陶出的血性,他用变异的尖牙利爪咬断铁笼,在虎口下救人。在目睹曾经有杀母之仇的恶人生吃猴脑时,他怒发冲冠将其咬死。审判之前他保外医,与养父重聚,回归了人类世界。而等待他的却是一个未知的判决,或生或死。一切的意义归为那一段悲天悯人又充满思考和追问的辩护词。

悲怆、叹息、思考太多的元素凝结在了这薄薄的《天殇》之中。在细细品呷之后,我心中也有太多解读与猜测,急于和作者验证。几年来,莫言封神,马尔克斯仙逝,魔幻现实主义在我国的读者中形成讨论热潮。在大庆有很多文学爱好者和本土作家。而创作意向的分类却有共同趋向,大致分为三,一是石油文学范畴的小说、诗歌、散文创作,二是抒发人生感悟,记录周遭事物的随笔,三是偏自然主义,描写村野生活,乡间逸趣的小说。应该说这样的创作趋向受地域文化影响很大,体现了地域色,但是我们难以用丰富来概括它。

我们没有必要刻意去复制舶来品,也无需按照斯德哥尔摩文学院的审美标准来削足适履。但是在创作上的吸取和尝试一定是有价值的尝试。吴绪林伤痕文学与魔幻现实主义的结合让我们看到了令人欣喜的未知可能。

无一字无来处,魔幻现实主义的所有元素一定不是拉丁美洲专属,之后的发展也必然是全世界文学创作者共同丰富和推动。而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这样的创作手法能在世界范围内得到认同自然有其独到之处和受众共鸣。

吴绪林大哥说魔幻现实主义是一件冬暖夏凉的外衣,让一切不合理合理,让一切状况又根植在不和谐之中。主人公受伤后一直裸露在腹腔外的膀胱是一个人与自然并未和谐兼容的强烈暗示。而在我看来,运用成功与否主要得看作者对魔幻与现实比例的拿捏,只有配比合适,才能营造出了亦真亦幻,欲说还休的文学审美空间。 从这个角度看吴大哥做得不错。

当然,我必须客观地说,在与国内同类型作品的横向比较中,《天殇》不能处于领先位置。大庆作家的创作水平在全省也并非能名列前茅。文化自觉、文化自强是抽象的世界观,落地的方法论是正视差距,突破创新。意识形态再正确也代替不了创作水平本身,况且在当今的时代下,曾经颠覆不破老套路未必还能苟延残喘。探路者是可敬的,我期待大庆涌现更多不拘一格的本土作家。

标签: 现实主义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