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侯春晖>正文

侯春晖:前身本是说书人—评《隐侠•初心》

2018-05-30 19:14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前身本是说书人评赵晨光《隐侠初心》

周星驰的《功夫》将小人物的逆袭梦武侠化了。作威作福的江湖大佬一无是处,茫茫市侩之间,看似碌碌无为之人却身负绝技。洪家铁线拳被赋予了一个让人恶心的娘炮玻璃老裁缝,五郎八卦棍和七十二路谭腿的操持者也是社会最下层的糕点工和苦力。其后,瞎子与精神病悉数登场,势利到令人不齿包租公夫妇竟也能刹那高光。

市井中最卑贱的存在,生,不致令人讨厌;死,也决不使人痛悼。然而,卑贱者却有奇骨,市井中更透浩然气。这是周星驰的侠,这样的侠无疑是隐侠。而侠客与隐士这一奇妙的结合也一直是中国人所乐此不疲的,于是我们津津乐道于东海的黄药师、向往着北疆的袁士霄,于是赵晨光追往事、思来者,著了这篇《隐侠初心》。

如今再来说情节、评文风,不过是徒费笔墨,我评它是好是坏,它在那里,不增不减,全无用处。倒是侠隐这一主题却值得大书书。印象中最具隐侠气质的是古龙,非止是其笔下人物个个潇洒却隐逸,颇具隐侠气质,更因为他落魄江湖以文换酒,却又能力抗金梁,自成一古。

然而,古龙也仅仅是有隐侠气质而已,非真正的隐侠。所谓隐侠便是兼具隐者与侠客双重身份。但隐者要求抛却世俗,既不承担社会责任,也放弃相应的权利,自由自在,乐得逍遥。侠客却要仗剑卫道、以天下为己任,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为国为民。因此隐侠更像是个悖论。以古龙为例,方其落魄江湖时他是隐,即至名动京华时他是侠。

人可能从前是隐士,其后是侠客,反之亦可,却唯独不可能侠客与隐者同时一身当之。当侯赢为夷门监者之时,无疑是隐。其实谁知他能不避左虚,把酒啖炙,纵论于信陵之前?一旦杀晋鄙、夺虎符、救赵困、死君侯,侠名播于海内,义气著于千秋,还有谁能以一隐字加于身,无非以侠名煊赫大梁。

隐侠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伪命题,唯一不伪命题的可能便是初心了。无论侠客还是隐者,他们的共同之处是初心。侠客们拿起刀剑去捍卫初心,隐士们放低自己、形同常人以伪装初心。隐士更像是妥协的侠客,顾己而不顾人,求一点宁静、任天下纷扰。犹如金庸与古龙,一个是为国为民的侠客,一个是我行我素的隐者,隐者才情天纵、绝代风华瞩目万人却也难免显得才高而格卑。隐与侠如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我们可以做隐士不愧我心,但我们更需要大侠,除魔卫道。

但举手杀人一去千里的所谓大侠其实并不存在。有隐士,却也并非自封山林,而是混迹江湖、隐身市井,他们将濯足之水濯其缨,可以随波逐流、与世俯仰,却不肯污染一颗冰心。而世间那些真正的大侠,是万国会上据理力争的辩士、战争中领兵御侮的将军、含冤时为民请命的清官、动荡时登高一呼的先知。因此屈原是侠客,为心中的正义拼却一死;渔夫是隐士,世道变迁,春风秋月看惯,唯独心依然如远古的初民。

可人们不愿意相信侠客们总要大义凛然、断绝红尘,隐士们却从此籍籍无名、青史难存。于是有了周星驰、有了赵晨光,他们的光影里、笔墨下,古龙依然饮酒浪荡、下笔风骚;屈原和渔夫是一体,看似最平凡,实则高品格、大智慧。平淡中注生死,举手间见传奇。侠客即隐者、隐者亦侠客。

然而,你要知道,这不过说书人招揽看客的说辞,是加工过的现实、最劣质的谎言。

标签: 侠客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