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侯春晖>正文

侯春晖:不一样的烟火——评田耳《天体悬浮》

2018-05-30 17:10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80后之窗】不一样的烟火评田耳《天体悬浮》

对于常买书的人来说,挑书像找对象。书店货架子中穿梭,有读不懂的,不敢潮愣。有的太脑残,不屑搭搁。剩下那些所谓门当户对的得看眼缘了。这本书看见相中了,也说不上是颜值高还是气质佳,反正是对味!

剥去封皮嗑着瓜子读起来,我不得不佩服自己的眼光。好看。门道热闹占全了!毫不夸张地讲,从语言质感,氛围营造,创新意识,触及范围等几方面讲,作者田耳显然是开山立派,引导文学新格局的架势。

丁一腾和符启明同在小县城的派出所工作,但这对好朋友既不是长官也不是SIR.,是有服装没编制经常用来顶包的辅警。不过常言道,英雄不问出处,流氓不看岁数。既然被设置成主人公,之后肯定有戏。他二人性格迥异,搭配合理,小说前半部分一起干了一段辅警阶层应该干的鸡零狗碎。一起度了一段三无小青年该度的青葱时光。抓嫖,抓赌,打野食,泡妹子,盯梢公车色狼,追击粉哥粉妹

单从选材上看田耳便出人意表。很多成功的作品得益于视角的刁钻和描写群体的殊。对未知空间的窥探无疑是让读者产生阅读快感的捷径。在此之前我见过的辅警不用划拉够一车,但却没见过以这个群体为描写对象的作品。而且那充斥着市井之气的小江湖在作者笔下入木三分,活色生香。有报道说作者为了作品质量确实在基层派出所体验了好一阵生活,我信。

当然,作者的优势远不止接地气这么简单。既然主人公和刑侦工作沾亲带故,作品中势必会出现案件。在案件的侦破处理上,田耳又体现出侦探悬疑小说作者的潜质。逻辑感和想象力通过而为主人公的好脑筋抽丝剥茧,打造了滋味辛辣的城乡结合部版TVB刑侦剧。

通过以上描述,大家不难看出作者抓眼球的能力,不过哗众取宠对田耳来说只是雕虫小技。有趣的语言和情节设置之下手中会频频会心几笑,似乎讲故事的作者也在陪着你坏笑。而那笑容里却藏着小刀。那穷开心的背后,是中国社会阶层的固化板结,一个阶层可以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胡打乱闹,但是想要流动到更高一层的序列里却是难度系数超高的勾当。难也得混,不然生活哪有奔头?只是并非谁都能混出头,逆袭需要一定的个人素质,幸好主人公具备。

丁一腾,小说中的我,第一视角叙述者。有正义感,有追求,有原则,也有正常需求。由于对自己正确评估,丁一腾出格的事不干,偏门不捞。这样一个传统,朴实的好男人和他的同类一起构成了工薪阶层的群像。他们有着平庸的老婆和安稳的日子,波澜不惊地度日。他是好人,最容易被发好人卡的好人。享受着好人一生平安的待遇。所以他最后还混成了个无证律师。这么说也许有点不厚道毕竟丁一腾智商不低,而且确有几分傲骨。

说说符启明吧。他爸爸说他是道士命。啥意思,不甘现状,爱折腾,能折腾。从进佴城派出所当辅警开始,他的能力渐露峥嵘。他是个很江湖的人,性格外向善言,思维活跃,办事机巧,八面玲珑之人,好像这个社会是为他量身定制的,在派出所把领导同事哄得团团转(上到所长、干警、下到司机和巡警们),在外各人通吃(妓女、小偷、毒贩,赌徒、大老板、媒体、混混、村支书)。这通吃的人,有江湖老大的范儿,最主要的点是舍得散财,有求必应。但是讲义气需要一定的财力和社会关系做资本。符启明既没什么社会关系,家庭也不殷实,他只有利用自己殊身份结识各殊人物,以合伙形式开KTV,设赌场,组织淫,买凶宅,高利贷中介。从整体上看,他的义是他不法之利护法器,而这些不法之利,为他仗义疏财提供了经济基础,二者相互依赖,让流氓无产者符启明变身成功人士、社会名流。

道不同不相为谋,这看似《兄弟》中李光头与宋刚的组合不可能一直水乳交融,但却没离没弃。在这个泛江湖世界,符启明性格的含混性在于他对的朋友丁一腾在义与利上的纠缠不清,忽此忽彼的流动性和转化性上。为邀功请赏的他可以不惜出朋友;为警察转正,借生日宴发酒疯,威逼利诱要我放弃和他竞争招工考试;为找回恋人,不惜拿隐私威胁沈颂芬;克扣丁一腾老爸的高利贷。这些情节显示了符启明舍小利,钓大利的精明,不择不扣的利益之徒的一面。但是符启明又能很快放弃招考转正的打算,鼓励丁一腾全力以赴备考;丁一腾处于人生低谷时刻,符启明把自己的房子廉价给他们夫妇,给他揽活,对丁一腾无怨无悔的付出,显示了雪中送炭的情谊。丁一腾呢,并不能给符启明什么实际的好处和利益。更为致命的是,丁一腾要以怨报德追查符启明一伙陷害安志勇的阴谋。当符启明的手下要干掉丁一腾时,符启明又果断出手救丁一腾一命,并告诉案件真相过程,对比丁一腾的无情追查,符启明似乎是义薄云天了。出于兄弟情义等复杂心情考虑,丁一腾终究还是放了符启明一马,留给自己忐忑不安:我不知道那件事做对了还是错了,我放过他,而他愿不愿意以组织淫罪束手擒?如果他被抓,适量判刑,我是不是有理由宽宥自己;如果他逍遥法外,我事后又悔不当初?抓他不忍,放他不甘好一出田耳版的兄弟风云,复杂地演绎了情义与法理对人性的考量,达到相当的深度。

和日常世界的灰冷阴暗与喧闹对比,神秘和高雅的观星情节和场景在作品中多次出现,成了小说中的奇葩,也带来了读者的诸多困惑。丁一滕和符启明跟两个佴城大学的学生沈颂芬、小末谈恋爱,恋爱的 一个主要活动是看星星,这两个女大学生把望远镜带到了他们的生活里,符启明开始为建造这个以望远镜为模糊远景的世界而努力,从到处寻找适合看星星的房子到后来组建一个看星空俱乐部。如果说把望远镜以外的世界理解为真实的话,望远镜是这部小说中最奇异、最突兀、最疏离的物体,也刹住了流浪汉小说的世界带来的无限膨大的生活流,从冗长的城镇生活上升到无垠、浩渺的宇宙。天高地迥知宇宙之无穷,行进贝莱,识盈虚之有数。符启明通过望远镜贩了一简单的生活治愈法则,他用一套容易进入的语言,解释了佴城人的生活,并且给予了你一个可以实现的解脱方式。不过这个俱乐部的实质却是以业余爱好为幌子,进一步扩大他的色情生意,看似美好的后面设置有一个黑洞,黑暗的色块在不断侵蚀世界,只留下望远镜那个管口。符启明的一生,都来自一个对他欲说还休的旁观者的叙事,这个人的一生对一个说不清的叙事者来说是一个巨大的黑洞,而他不断去接近这个无法言说的内核时会散射出无数的黑洞,于是符启明的世界会洇染出更多的黑块。丁一滕把自己作为生活的平庸者、现实的认同者,他对自己陷在一地鸡毛的尘世有不满,对符启明的开疆拓土有艳羡之心,但都没有明确地表达出来。无论丁一滕不断在强调的说不清楚,还是被不断放置到故事中的望远镜形象最终都是作家内心无法畅言这个世界的反映。

说了这么多我不过想证明田耳到位了,上位了。客观说来,现在在中国文坛掌握话语权和硬实力的大部分都是70前的作家。而现在看来,以田耳为代表的70后已有抢班夺权的态势。这是时代背景和个人功力的双重作用。从他的文字中,我看到了兼收并蓄,也看到了不破不立。

从文本上归类你会发现,先锋、新写实、魔幻各所谓文学概念都在其中蕴藏,然而它谁都不是。从环境描写上看,既有市井的鱼龙混杂也有都市的上流社会。从主人公的命运走向来看更有趣,符启明的发迹既不是传统文学作品中千人一面的卧薪尝胆或杀出个黎明,也并非网络文学上的指天画地和打怪升级。从文字质感和情绪上来说,一方面有戏谑,有性暗示,有皮笑肉不笑,一方面又有人性拷问,社会诘问,有悲天悯人的厚重与深沉。从情理法的价值判断上,最讲原则的丁一腾能背着老婆和初恋拥吻,也能因为义气对犯罪事实网开一面。而罄竹难书的符启明最后所受到惩罚居然故意伤害罪。犯罪动机是被同性性侵犯后报复,呵呵,相对尊严上的碾压,那牢狱之灾似乎不过九牛一毛,甚至把他打击的要坦白自己未被揭发的罪行。当然他会不会真的坦白不一定,作者没写。也压根不可能写。这是对人类生活的搬运,也是对文艺作品创作旧秩序和潜规则的挑战。

初学骑射者,拉弓还力有未逮,如看见百步穿杨的的哲别当作何感想?作为还未出头的码字人。我深知码字的不易。田耳把所有的糅杂纠结,对立统一都融为一炉笔者除了佩服他之惊采绝艳更能想象出好多个夜月下独酌的夜、抽烟挠头的夜、汪洋恣肆的夜、歇斯底里的夜每一个撑下撑不下的夜,他都会抬头看天体运动吧?

标签: 启明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