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高连奎>正文

中国不能再错过调控货币的窗口_经济学家高连奎

2018-06-03 10:35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本次经济危机,中国实行了过度的货币紧缩,政府被民粹舆论过度恐吓,导致迟迟不敢放松货币。

中国错过了四大放松货币的窗口,分别是2011年的高利贷崩盘,高管跑路潮,2012年的地方政府征收过头税,2013年的银行间利率高企,这三次危机,第一波在企业,第二波已经蔓延到政府,第三波已经蔓延到了银行,一次比一次严重,但政府仍然放任危机,几乎没有动作。最终

1、高管跑路潮

泗洪县出现了“全民放高利贷”的状况,是江苏最穷的县之一,可民间融资规模却高达近二十亿他们带动的高利贷网络一下子崩盘。全民高利贷变成了全民追债,据石邯郸是这样的不幸城市。媒体报道,邯郸高利贷崩盘。民间集资大潮盛行10年,今年危机暴露。当地龙头开发商金世纪地产董事长史虞豹两个月前跑路后,至今下落不明。这一事件推倒了邯郸当地多个开发商集体违约的多米诺骨牌。邯郸当地多个开发商以年息20%甚至30%的高额利息为诱饵,短短数年间集资数十亿,将这些资金支付土地出让金或作其他用途。当不断加速的圈地、融资戏码遭遇楼市下行的困境时,这些开发商无法继续这场豪赌。寺庙方丈存千万到担保公司 高利贷崩盘弟子跑路,洛阳从2014.3.26日中担出事开始,投资担保公司大规模资金链断裂,多数企业法人卷款逃离。截止10月,全市几十万人牵扯其中,直接经济损失上百亿,受害者大多为中老年人,许多家庭倾家荡产,现在每天都有上访、跳楼、堵路、游行在上演,ZF公信力直线下降。例如官员为担保公司站台、助威、宣传,一些ZF人员私下全额兑付自己的投资款,相关部门懒政懒政导致企业作假,注册资金、保证金、有价资产流失等等,引起百姓强烈愤慨,洛阳几十万家庭的资金顷刻间灰飞烟灭。

28日,《经济参考报》记者从多方证实,前天温州市再发生两起因无力偿还高利贷而跳楼的事件。今年4月至今,温州已有80多家企业老板失踪、公司关门、员工讨薪事件,仅9月以来,有高达25起。据了解,在“重灾区”龙湾,8月份已发生了20多起跑路事件。当地一位放贷者告诉记者,“目前,仅龙湾区的外逃资金估计已在100亿以上,不少中小企业的负债中,银行占3成、民间高利贷占7成。”

然而,温州小企业高利贷崩盘只是全国民间借贷这一金融灰色地带危机的一个缩影,目前了解的情况看,借贷风险高危区除了浙江省之外,还有江苏、福建、河南以及内蒙古等省区。有专家认为,若无严格监管,恐酿成中国式信贷危机。

央行研究局的一份调查报告指出,在去年我国民间借贷开始抬头之时,这一的资金存量已超过2.4万亿元,占当时借贷比重已达到5%以上。而近两年来,我国民间借贷资金量逐年增长,存量资金增长超过28%。

多位放贷者向记者表示,他们借出的资金中一半为自有资金,另一半从银行贷出来的,通常是“我们将房产向银行抵押出去,用2分的月息借钱出来,再用4、5分的利率放出去给小企业主们,赚取中间利差。”再或者“以1.5分或2分的月息从一批老板那里借资金和承兑汇票,再暗中以3分至3.5分的高利放出去。”

,负债20多亿元“跑路”美国的信泰集团董事长胡福林即将回国。在温州政府和商会的协调下,温州多家眼镜企业将联合并购重组信泰集团,胡福林此次回国将谈判被重组事宜。

此前,有媒体报道,信泰集团董事长胡福林因高利贷导致资金链断裂而出逃美国,出逃时债务总额达20多亿元。另有多家温州企业陷入倒闭传闻。

另据媒体报道,浙江温州市政府9月29日下发文件,规定银行对中小企业提供的贷款利率不能超过央行基准利率的1.3倍。目前中国基准1年期贷款利率为6.56%。温州市政府在文件中表示,银行应尽可能地向出现危机的企业提供资金帮扶,支持它们进行重组。 近日,涉嫌非法经营罪,携款上亿元潜逃的温州女商人郑珠菊在温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滨海园区被抓获,并已被刑事拘留。郑珠菊事件正在处理过程中,但“跑路”效应似乎正在温州扩散。仅在9月22日一天内,温州传有9个老板跑路。“ 邹平的高利贷到2011年年末,已经几近疯狂,有的给出利息高达月息9毛5分,,鄂尔多斯人开始了全民讨债的生活。

山东邹平民间高利贷泛滥 30余人因债务纠纷被杀,鄂尔多斯人开始了全民讨债的生活。

2、过头税是指税收征管部门为了完成税收任务而过度地向民间征税的做法,包括时间上的过头和幅度上的过头两。2012年9月,国内“过头税”卷土重来。2012年11月在河北沧州市献县,诸多当地中小企业被国税局列入约谈名单,被要求“补缴”少则2万多则数万的税款。受到经济下滑的影响,政府财政税收收入大幅下滑,各级税收征管部门为了完成征收任务,可能会出现征收过头税的情况。[1]个别地方部门为了夸大政绩,通过征收“过头税”的方式虚增财政收入,明显加大了企业和群众负担。山东省审计厅一份审计报告显示,截至2012年末,这个省有11个县的地税部门对40个纳税单位多征土地使用税、土地增值税等5.7亿多元;5个市县的地税部门对6户企业提前征收税费1.4亿多元。

“审计发现,邹平县地税局2012年多征4户企业土地使用税、城建税等8500多万元,而淄博市地税局齐鲁石化分局2012年提前征收1户企业城建税和教育费附加,总计高达1.1亿多元。”山东省审计厅相关负责人对记者如是说。

提前征税等行为在其他一些地方也存在。广东省公布的一份审计显示,有2个市的地税部门未经清算先征收2户企业的土地增值税款1.7亿多元。

有的地方为了满足考核需求不惜弄虚作假,玩起了“左手倒右手”的违规伎俩。如将财政资金拨付给企业,企业再以房产税、土地使用税、营业税等名义缴纳税款,以此虚增税收。记者调查发现,一些地方为了增加税收,采取地毯式搜索,逐街逐巷推进所谓“零星分散税”征收;还有的区县人为地推进“个体户转企业”的数量,以增加税收,如西安市某区下发文件称,“确保年内完成‘个转企’1200户以上;以后每年按照50%以上的比例递增”。 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统计,中钢协80家会员企业2012年应交税费为889亿多元,而实际交税费为984亿多元,这意味着钢企税款被一些地方提前征收了。2012年,不少企业大叹利润下降的苦经。更令人不舒服的是,预征税、提前收税、强制性催缴历年欠款、非税名目增多等现象不时出现。本来,企业困难时,应该多些休养生息,通过结构性减税等政策让利于企业,但一边是企业利润大幅下降,一边是应缴税金仍在增长,说明“过头税”和乱收费已是一客观存在

股市崩盘反而为我们迎来了调整货币的窗口

依靠货币解决不了问题, 货币解决不了信心的问题,只有政策才可以解决信心的问题,其他的都不行。

2014年下半年,虽然政府玩出一些花样,其实问题依然没有解决,各高利贷现象依然普遍,高利贷崩盘现象频出, 2014年仍然高利贷,河北邯郸,广西来宾等地,高利贷崩盘现象依然严重

2014年7月底,邯郸本地大型房企金世纪地产董事长史虞豹“跑路”事发,当地民间地下融资的“冰山”浮出水面。上证报记者获知一份邯郸大量进行民间融资的企业名单,列举了包括卓峰、金世纪、华煌、中亚碳酸钙等在内的94家公司,承诺的年利息高达15%-60%,涵盖房地产、农牧、矿产等行业,其中不少公司涉及政府官员。邯郸市初步摸排涉及金额达93亿元。其中,仅金世纪一家,所涉集融资规模近34亿元、投资人约5000人。

洛阳从2014.3.26日中担出事开始,投资担保公司大规模资金链断裂,多数企业法人卷款逃离。截止10月,全市几十万人牵扯其中,直接经济损失上百亿,受害者大多为中老年人,许多家庭倾家荡产,现在每天都有上访、跳楼、堵路、游行在上演,ZF公信力直线下降。例如官员为担保公司站台、助威、宣传,一些ZF人员私下全额兑付自己的投资款,相关部门懒政懒政导致企业作假,注册资金、保证金、有价资产流失等等,引起百姓强烈愤慨,洛阳几十万家庭的资金顷刻间灰飞烟灭。

三本月以来金融业闹起了“钱荒”,虽然6月份的“钱荒”年年有,但今年尤其严重。本周四,如果一家银行向另一家银行借钱,1天的利率,按年折算最高达30%,相当于1年期贷款基准利率的5倍,这已超过央行规定的正常贷款利率的最高限,越线是高利贷。多位金融机构人士表示,当前资金紧缺的状况的确是有史以来最严重的。进入6月份,同业拆借利率迅速攀升,其中隔夜拆借利率涨幅尤为迅猛。从4.5%起步,盘中先后攻破10%、20%、30%大关,不断刷新银行间成立以来历史纪录。在它的带领下,1个月以内的中短期资金价格全线飙升,7天期质押式回购加权平均利率周四涨至11 .6217%,也创下2007年银行间成立以来的新高。

同日,上曝出央行向工商银行注资500亿元,及中国银行由于流动性紧张发生资金违约等诸多传闻,银行间被迫延迟半小时收市,震动整个金融。由于本月早些时候曾发生过类似的交易违约和延迟收市,该传闻引发国内外投资者对中国银行业流动性的广泛关注。

虽然中国银行当晚即发布澄清公告称:“中国银行从未发生资金违约事件,6月20日按时完成全部对外支付,有关传闻不属实。”但昨天又有传闻称,中行当天并未违约,但周四银行间的确延迟半小时收市,而中行只是在规定的下午4点半收市时间内未按时履约。

昨天,随着中国银行澄清违约传闻,恐慌情绪略有缓解,资金利率价格全线回落,其中1天期回购利率骤降380个基点至7.9%,创下2007年10月以来最大跌幅。6月6日午后,微博等社会化媒体即传出,两家倚重同业资金的中型银行兴业银行和光大银行之间,出现50亿交割违约的传闻,以致可能早已暗中持续一段时日、曾让银行间交易员们焦头烂额的流动性紧张问题自此曝光。这时的关键词,不过是光大和兴业两家不大不小的银行,以及“Shibor” (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这一不为银行之外大多数人所知的专业名词,因而并未引起多大的风浪。但这次“光兴”违约作为6月风暴的发端,当时已有如平安证券固定收益部副总经理石磊等中人,在微博上将这几日的数据与2008年美国雷曼兄弟倒闭前后的相关数据做比对,似有所指。

6月19日,随着大型商业银行加入借钱大军,银行间资金面“旱情”进一步加剧,各期限资金利率全线大涨。“6、7月份都不容乐观”,多家媒体的报道中,都各自引述分析人士的话,渲染本已悲观的情绪。随着19日Shibor再一次全线飙升,银行间人民币交易系统闭市时间甚至延迟了半个小时至下午5点。而到6月20日,隔夜利率大幅上升至13.44%,创历史新高。 昨日上海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SHIBOR )大幅上升578.40个基点至13.44%;银行间隔夜回购利率一度触及30%的历史高点。始发于银行间的流动性紧张问题,也牵连到货币基金、交易所债市乃至黄金。

标签: 高利贷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