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高连奎>正文

翰啸:中国经济学界的“新势力”——当代中国的四大意见领袖_经济学家高连奎

2018-06-28 11:11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来源:中国经营网时间: 2010-06-18 14:49 作者:翰啸字体:大中小

信息革命让社会从精英时代走进了大众时代,而中国学界新势力的崛起,是最鲜明的体现,并且这体现会越来越明显。

爱国是每个人的权利,中国的文人自古有着“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传统, 在中国的主流经济学家广受批判的时候,另外还有一些非科班出身的经济学者,他们独到的观点,得到了社会的广泛认同,并且他们将自己的认识写成了畅销书,启蒙了民众,推进了中国的发展进程,笔者将其称为中国学术界的新势力。

这些人中一部分是海龟学者,但他们长期生活在国外,对所在国的经济情况有着切身的了解,这些人的殊经历使他们积累了常人所难以得到的第一手材料,提出了一些切中时弊的政策,他们的书往往影响力最大,这些人也趁势崛起,比如鈡庆的《刷盘子还是读书—反思中日强国之路》和宋鸿兵的《货币战争》属于这类的书,此二人并非经济学科班出身,一个为我们揭示了一个真正的日本模式,一个为我们揭示了美国的游戏规则,他们对上述国家的了解远远超过了那些专业学术院所,他们的书往往能够提出真知灼见,得到社会的广泛认可。

在学术界的新势力中,还有一部分是媒体人,他们总是能接触到最新鲜的信息,因此他们对社会风向的把握也最精准,这类人以时寒冰和叶檀为代表,此两人号称中国财经界的“金童玉女”,是目前中国最具影响力的意见领袖,但共同的点是他们也非科班出身,比如时寒冰是记者出身,叶檀学习的是历史,当然这并不影响他们的研究,反而为他们的研究提供了独的视角,比如时寒冰擅长从政治的角度分析经济,而叶檀则喜欢从历史的角度分析经济,这都是那些经济而谈经济的学者所欠缺的,也是他们能够的财经界声名鹊起的原因所在。

中国以前的主流经济学家包括林毅夫、张维迎、许小年、陈志武等现在都是50岁左右。比如林毅夫今年58岁,许小年今年53岁,张维迎今年51岁,陈志武今年48岁,而中国经济学界的这些“新势力”大多在40岁左右,比如钟庆今年40岁,宋鸿兵今年42岁,时寒冰今年38岁,叶檀年龄不祥,中国学者实际上没有必要说谁“打败”了谁,因为两者可能不是一个时代的人,中国经济学界的话语权已经从50岁左右的学者,慢慢向40岁左右的学者交接,这些现象的产生,看似偶然,实则必然,长江后浪推前浪是永恒不变的自然规则。

现代社会不但需要渊博的知识,更需要洞察问题的能力,知识可以在短时间内积累,而这洞察问题的能力则需要一定的天赋和后天的不懈努力。中国最受欢迎,影响力最大的往往不是那些科班出身的学者,科班出身的学者由于自身观点的浅薄与幼稚,往往沦为被嘲笑的对象,而影响力最大的是自学成才者。究其原因,笔者认为首先,中国的主流学者接受的都是些过时的,二手甚至是三手的知识,这些知识的解释力本身非常有限;其次他们又长期居于学校、科研院所等单位,与社会严重脱节,因此他们也不可能产生太多前瞻性的思想;再次,而网络的兴起又降低了学术研究的门槛,只要受过正规的本科教育或是研究生教育的 ,学习能力都非常的强,遇到一个新的学科,他们只要进行很短时间的学习,能对这个学科有非常深入的了解,因此所谓专家把持话语权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只要有心研究,谁都可能成为专家,这也为中国财经界新势力的崛起创造了非常有利的条件。

信息革命让社会从精英时代走进了大众时代,而中国学界新势力的崛起,是最鲜明的体现,并且这体现会越来越明显。

中国经济学界的新势力之钟庆

钟庆,1970年出生于吉林长春一个普通知识分子家庭。1988-1992年读于合肥工业大学电机专业。1992年在华中理工大学数控中心攻读硕士学位。1995年毕业留校任教。2001年获得工学博士学位。2000年东渡日本从事自然语言机器翻译研究。

工科出身,依照中国传统,属于“工匠”一类,不能登大雅之堂,更无须为国事操心。不过钟庆童年受到的教育是“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在日本工作积累了大量的以前从未接触过的资料。对工业革命以来的经济规律和中国历史现状和发展方向有了全新的认识,2004年通过网上论战的方式讨论中国工业化道路问题,在著名的80后之窗“强国论坛”里引发巨大反响, 2005年推出《刷盘子还是读书—反思中日强国之路》一书。

信息革命让社会从精英时代走进了大众时代,而中国学界新势力的崛起,是最鲜明的体现,并且这体现会越来越明显。

该书反思中国经济发展历史,预测中国的未来和研究中国发展的道路。独的视角、独到的见解、颠覆常识,阐述了一个全新的中国发展图景。该书是一部反映中国工业革命从开始、发展、辉煌、到夭折的全景式的、理性客观的著作。该书力图把中国发展历史与世界,尤其是日本发展历史进行观察与研究,试图从中找到迈向一流国家的道路。

该书直接点名批评了中国的主流经济学家,张维迎、林毅夫、吴敬琏等。林毅夫的比较优势,龙永图的“中国应该再老老实实的搞二十年加工贸易”,“中国可以不需要自主”,张维迎、吴敬琏等摧垮了民族凝聚力和根干,瓦解了民族的抵抗意志,甘心做殖民地。

该书把整个现代工业体系想像成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由钢铁、化学、机械、电子(机器的智能化和自动化)等部门组成的基干产业,才是这棵树的根干。这基干产业对应的是由科学人才、技术人才、管理人才,和用于人才再生产的教育体系,则是现代国家的脊梁。围绕基于产业的发展和相关人才体系建设,才构成国家的核心竞争力——科技力。

该书是继民国元老戴季陶的《日本论》后,对日本研究最透彻的书籍,该书在2004年在网络上发表后被认为是当年最具震撼力的书,2005年整理完稿后,尝试联系出版。但联系几家出版社后都被拒绝,理由都差不多,太敏感,与现在的主旋律不合,在大陆出版的可能性不大,后来经多方努力,终于被当代中国出版社出版,一经出版便风靡中国,成为2006-2007年,中国最畅销的财经政论类书籍,

在中国历史上能够起到推动国家发展进程作用的书可谓非常的少,《刷盘子还是读书—反思中日强国之路》足可以与当年郑观应的《盛世危言》相媲美,但它比《盛世危言》对中国产生的作用更大,盛世危言虽然直接影响了康有为、孙中山两代政治领袖,但是此二人的政治活动在中国最终以失败告终,而《刷盘子还是读书—反思中日强国之路》的观点主张则很快上升到了国家战略,当然这两本书所处的时代也不同,这也是重要因素。

《刷盘子,读书》一书不仅他推动了中国的发展进程,并且开中国财经畅销书之先河。

中国经济学界的新势力 宋鸿兵

宋鸿兵, 1968年出生于四川,毕业于东北大学自动控制系,1994年赴美留学,主修信息工程和教育学,获美利坚大学硕士学位。长期关注和研究美国历史和世界金融史。

1996年后在美国媒体游说公司、医疗业、电信业、信息安全、联邦政府和著名金融机构供职。2002年开始先后担任美国最大的非银行类金融机构房利美和房地美的高级咨询顾问,主要从事房地产贷款自动审核系统设计、金融衍生工具的税务计算分析、资产抵押债券的风险评估等方面的工作,在这个公司,宋鸿兵纵深地接触了美国的金融衍生品行业,而从事最终的系统核算,设计针对用户的产品,这些经历是影响其写作《货币战争》最深刻的原因。

这一研究让宋鸿兵最终发现了金融衍生品与当下经济间的直接联系,也使他从金融工具和所有外在形式中,探究出银行家们治世的根本方法,以及黄金白银的重要性。可以说,在房地美的工作和2005年至2007年在美国第一大金融机构房利美的工作经历,使宋鸿兵完成了从金融衍生品设计者到行业解密者的升华。

2007年6月出版著作货币战争》,2009年7月再次出版他的第二本书《货币战争2·金权天下》,本书以三百年的时间跨度,全面 阐述欧美主要金融势力集团的形成、发展、排挤、冲突、联合与制衡,系统解析当今世界幕后主宰力量的运作和决策机制,第一次揭开统治世界的“国际银行家族俱乐部”的神秘面纱。全书以扣人心弦的精彩故事、通俗生动的语言表达、宏大的金融视角、宽广的历史纵深、深厚的理论基础、扎实的史实数据,全景与立体地展现主宰当今世界的金融势力集团之间的合纵连横,相生相克的微妙关系。中国正在日益成为具有影响力的大国,中国新一代的战略思想家们,必须具备宽广的视角和深远的历史纵深感,才能形成长远和实际的国家战略。

信息革命让社会从精英时代走进了大众时代,而中国学界新势力的崛起,是最鲜明的体现,并且这体现会越来越明显。

宋鸿兵靠一本《货币战争》,已经成功实现了从一个业余研究者向一名专业学者的转型,宋鸿兵给人的印象是稳重、干练、思维非常有逻辑,是一个少有的具备优秀学者潜质的人,宋鸿兵继续研究经济是中国的巨大财富。

中国经济学界的新势力之 时寒冰

时寒冰,MBA硕士。中国财经传媒人联盟邀观察员,《上海证券报》评论版主编。

世纪90年代时寒冰开始进入新闻界,先做新闻后做评论。08年至今、频繁参与相关媒体活动,积极呼吁政府关注民生问题、房产股市应回归理性,打破主流精英的话语权,倡导社会责任和良知。时寒冰现主要从事经济趋势的研究、其独创的利益分析法在数年的实践判断中屡试不爽。

时寒冰的预测,敏锐触觉和果敢判断,常常会令同仁为他捏一把汗。

他的判断,往往斩钉截铁、不留余地,绝不模棱两可。这样的风格充分表现在他在中央电视台的电视辩论中,他的剑锋直指要害,将对手逼到无路可退。

2008年上半年石油价格飙升,有人甚至惊呼石油价格可能会升至200美元一桶。6月25日,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节目采访寒冰,在节目的结尾,主持人向两位嘉宾提问,希望对石油的价格拐点做一个预测。另一位资深嘉宾说他估计在2009年上半年,而寒冰明确断言,拐点在2008年10月。他的大胆预测令业内人士震惊不已。但是,三个月后的油价走势完全证实了他的判断。

时过境迁,尘埃落定,不少他的忠实读者感慨:回头再看寒冰当时的论述与,不像是推理及判断,倒更像是预言。

2009年1月,出版第一部书《当次货危机改变世界——中国怎么办》,书中提出次贷危机的成因及其对各国的厉害关系,并提出资源为王的时代,人民币国际化等切实的观点和建议。作者一方面也在向相关政府部门进言呼吁,其很多建议和主张也在近期有所实现。其坚持公益性写作,并以不懈努力推动民生问题的原则深得广大博友爱戴。

时寒冰的可敬之处,在于其对高房价的持续批判,以及其发言所代表的立场。学者的知识既可以为利益集团服务,也可以为普通大众服务,而时寒冰显然选择了后者,这也是时寒冰的可贵之处,时寒冰在《中国怎么办》一书,主要章节是在讲次贷危机的来龙去脉,以及揭示了次贷危机背后的厉害关系,最后提出了储备资源和扩大内需的主张,在笔者看来,时寒冰确实是一个具备战略家思维能力的人,但是他关注的事情过于狭窄,比如将过多的精力放到了对房价、金融战的关注上,而对经济发展大战略研究的不够深入,在《中国怎么办》提出的“储备资源”和“扩大内需”两项建议,显然也比较浅显,按照他的能力,还可以将视野放的更宽一些,这也可以算笔者对时老师的一点浅见。

中国经济学界的新势力之叶檀

叶檀,复旦大学历史系博士,专攻政治史与经济史。著名经济评论人。

从2000年左右走出书斋,到报社撰写经济类评论,迄今为止已在《每日经济新闻》、《中国青年报》、《中国经济时报》、《上海证券报》、《南方都市报》、《新京报》、《中国企业家》等报刊杂志发表大量,偶尔在电视台财经频道客串点评经济新闻,也出版过历史方面的书籍。

现任《每日经济新闻》首席评论员,评论版主编 ,《环球财经连线》财经评论员。

中国经济正在经历复兴与崛起道路上激动人心的变革进程,在这个过程中,既需要纵观全局的战略思考,也需要贴近现实的密切跟踪与记录。历史藏于细节之中,在宏大的叙事与细节的结合方面,叶檀以她的勤奋、敏感和独立思考,做出了富有影响力的探索,形成了有独视角的分析,文笔通俗易懂,自然流畅。

她作为中国最勤奋的财经时评学者、也是仅见的女性财经评论员之一,喜欢用经济学的方法论来透视历史,也喜欢用历史的眼光审视经济格局。在充满着雄性和野心的财经领域,叶檀博士以女性的感性和悯恤记录着她对中国股市、房市和经济大变局的思考、愤怒和鞭挞,这历史视角的片断记录值得我们注目并阅读。让她让更多人看到更多象牙塔背后的东西:那是一份剖析真相的社会责任和博爱深切的人文关怀。这在当下的中国尤为可贵。

信息革命让社会从精英时代走进了大众时代,而中国学界新势力的崛起,是最鲜明的体现,并且这体现会越来越明显。

笔者关注叶檀是从2006年开始,当时她的还略显稚嫩,而且喜欢从历史的角度下笔,可以清楚的看出这位历史博士的学术背景,但现在叶檀的文笔已经相当老练,在中也很少涉及历史,叶檀的更多的是体现“良心”二字,鞭挞黑恶、关怀弱者是其最显著的征。中国的主义者大多不得人心,但叶檀是个例外。但叶檀几乎每天一篇的速度写新闻评论,这真太耗人精力,一般男士都很难做到,笔者与叶檀有交流,繁忙的工作使他失去了太多本该用于知识更新的时间,他的思维框架已经开始落后于这个时代,《拿什么拯救中国经济》一书读到的主张并无新意。叶檀勤奋、思维缜密、具备女士独有的感性与怜悯,如果其能将更多的精力用于知识更新,并且将其关注点主要放到中国民生问题的终极解决之上,将是非常广阔的天地。

翰啸 财经学者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