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恭小兵>正文

恭小兵:麻将大哥请留步_恭小兵

2018-06-17 19:13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我刚到合肥没多久,因为一个采访,不幸结识了麻将兄。互换电话后水深火热,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三天不见,生活不能自理。麻将兄原名徐银平,4年前毕业于淮南师院,跟随师兄刘小风冲出淮师,杀往省城。现供职于安徽经济报社总编办。擅长大型人物专访,小块财经报道。业余时间专攻情感纪实,作品散见于《知音》、《爱人》、《女友》、《家庭》等知名妇女杂志。

麻将兄作风四海,经常无故邀请一拨妖人陪他山吃海喝。有次啸聚梨花巷内风波庄,饭局中途,我,刘小风,麻将兄,我们三人出去集体走肾,卫生间里,三杆水枪一字排开,枪声激烈,水味妖娆。

我和小风一边排水,一边拿住麻将开玩笑,小风说,师弟啊,这些年你写的东西实在太多啦,从《枞阳:一匹黑马的惊人一跃》写到《恭小兵:左手流氓,右手》,从《田爷到!808包厢》写到《记旺客文化在周谷堆的迅速崛起》,我说是啊是啊麻将兄,听说你用别人名字写的《大学.COM》和《聆听青春的涛声》都已经提名诺贝尔了,你再这样写下去,我们只好卷了铺盖回家养猪去。

麻将兄站在中间,一边狂操我们俩大爷,一边把枪口里柔弱的水花悉数抖向我和小风的鞋帮上,我们俩措手不及,狼狈不堪地各自躲开。

回到包厢后,麻将兄喝酒明显不在状态。买单闪人时,麻将兄先是觉得帐单不太合理,然后拿出笔,在给服务员一本正经改错字,接着又在自己的包里胡乱摸索记者证,扬言要把这家饭店服务员的菜单写作水平暴暴光,摸索了好久,拿出一张黑蓝黑蓝的纸卡,却是××洗浴中心老板娘的名片。

闻声赶到现场的饭店经理见此情景,表情十分迷茫。麻将兄这才趾高气扬地拍出一叠大钞,拨开围在现场的几个服务员,指桑骂槐地说,下次宰人之前,请把新华字典多念念!素质啊,拜托!

风波庄改字风波过去不久的一个晚上,麻将兄分别给刘小风,给我打电话,说他在周谷堆附近的一家飚歌城,叫我们过去。我说什么也不答应。年轻人涉世不深,交友不慎在所难免,但若不幸,有人把这样的糗事传给我的领导听,他老人家非把我当成橙周刊败类扫地出门不可。但刘小风说他已打车停在我家楼下了。

我们赶到周谷堆时,麻将兄已经喝高了。很难想象这逼喝高了还打电话把我们叫出来唱歌居心何在,我们一进门,他迎过来,一把搂住我,满嘴酒气地伏在我的肩膀上,说小兵你终于来了,你看你,从那遥远海边,慢慢消失的你,本来模糊的脸,竟然渐渐清晰,想要说些什么,又不知从何说起,猛然回头你在那里。我抖开他,自己开了瓶酒找个空位坐了。

他又顺势一头扎进他师兄怀里,说师兄你行啊,睡在我上铺的兄弟,分给我烟屁股的往昔,你总是在乎这手里的硬币,摇摇头说这太神秘,你接我电话已经越来越客气,关于过去你只字不提。

小风也有些恼了,一把抢过麦克风,说大河向东流哇,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哇,路见不平一声吼哇,该出手时出手哇,风风火火闯九州哇,见麻将兄撖在屏幕前面发呆,小风慌忙换了一个频道,说我可以抱你吗师弟,让我在你肩膀哭泣,如果今天我们要分离,让我痛快的哭出声音,我可以抱你吗师弟,让我永远这样叫你,你也不得已,我会笑笑的离去……那天,当我和小风两大联手合唱到不管是现在还是在遥远的未来我们彼此都保护好今天的爱不管风雨再不再来的时候,麻将兄已经趴在沙发上睡着了。

与麻将兄相识之初,我们基本上三两天会聚在一处,喝酒吹牛,熬夜打牌,每每浪荡完毕,深更半夜了又彼此装模做样地互发短信:明天真的不能这样喝了,趁着年轻,我们要多做一点正事。但没用,往往是第二天晚上,又要莫名其妙地坐到一个饭局里,难怪张爱玲说怎么你也在啊,这世界真小。

今年春天,他从一名普通记者混进了总编办。再后来不太爱搭理我们了。可能工作会比以前忙,也可能不是,我有时假装想不明白,直接打电话找他理论,说陈胜吴广那样的粗人都知道苟富贵,勿相忘,怎么你丫一发达把事情搞成这样。多数情况下,麻将兄过意不去,只好做东点菜,叫我们敞开肚皮撕开脸皮吃,从乐园国际吃到农家大寨,从宁国路龙虾,吃到大钟楼烧烤。

其中几次,可能是麻将兄出门前没做好财政预算,我们几个没心没肺的当然都要假装不知道,这时麻将兄大都气定神闲地离席而去,留下的几个,望着钻进的士的麻将兄,哈哈一笑,心照不宣。因为谁都知道,麻将兄一定是打车到最近的一个取款机上刷卡去了。

这样的状况愈演愈烈,想来麻将兄十分头疼。再后来,无论我们中间谁谁打电话都是无人接听,次数多了,通常回复一条短消息:出差在外地,有事回来再说。

有个周末,我从一家价书店出来,忽然发现不远处的麻将兄搂了他的如花姑娘,一脸幸福地压马路。那天的我忽然有点良心发现,想请麻将大哥及麻将嫂子吃顿好饭。站在他们身后不远处打他电话,麻将兄拿出手机,任由铃声里的刘德华浪奔浪流了60秒,自动挂断。我正想冲上去大叫一声,麻将大哥请留步!手机里却收到麻将大哥发来的一条短消息,打开:不好意思,我在外地。

望着那条手机短信和茫茫人海中渐行渐远的麻将兄,我懵了。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