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恭小兵>正文

恭小兵:小小说家袁良才(代后记)_恭小兵

2018-06-11 19:12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小镇书圣》成书前,袁良才从祖国各地给我打电话,嘱咐我一定要在这本书的前面或后面写几句。是的,多年前的袁良才单刀向隅,江湖落魄,根本没有现在这样的机会,拿公家的钱在祖国各地招商引资,胡飞乱窜。多年前的袁良才,是早期《太平湖文艺》的专栏作家,很可惜,那个时代还没有专栏作家这么一说。

需要插叙的一个事情也发生在多年前,当我还是一名初中生的时候,袁良才已经是一位我们现在所谓的专栏作家了。不同以往的是,当下报刊杂志培养出的最不屌照的一个人,只要你能够结交好一定数目一定级别的报刊老总或编辑,能够熟练掌握电脑鼠标左右键混合运用功能,敢于直接复制别人的,敢于修改该的发表时间和作者署名,那么你离一名颇有人气的专栏作家不远啦。

如你所知,即使如此,专栏作家在当下依旧是很吃香的一个词。很显然,袁良才不是这一类作家。他生不逢时,没有赶上如今这个满大街专栏作家飞檐走壁的好时代。在我对他有限的了解里,他似乎永远都没能赶上好时代。当然了,这样的人生其实也挺好,用小资们的话来讲,这叫“永远在路上”。

我刚有偶像感的孩童年代,跟现在孩子们是不一样的。打个最简单的比方,假设当年的偶像袁良才在接见我的时候说一句,小鬼,去给老子捉个王八来下酒。放心,我绝对不会跑去田里沟里抓只乌龟来充数。这才叫追星。不是我小看我们现在的年轻人,他们做什么都是那么那么的不专业,没有半点我们当年的那认真劲儿。

如今很多年过去了,弹指一挥间。偶像袁良才从一个当年人们根本弄不明白什么叫专栏作家的专栏作家,发展成现在这么一个可上黄山玩月可下平湖逮鳖的政府公务员,这让我感到很诧异。按照我对自己这几十年经历的不完全揣摩,只能理解为浮生若梦,造化弄人。

我要描述的这个事是这样的,当我还在念初中的时候,我怀揣了一颗拜访大佬的心,提溜了几个同班小屁孩去找过袁良才。当年跟我混的那拨小屁孩,拿现在家长们的话来讲,也只有不良少年这个鸟词所能形容了。但在当年确实不是这样的,当年我们一出生风华正茂,我们一出现气度不凡。拿后来某部风靡一时的来比较,几乎也是恰同学少年。按理说,拜见大佬是不应该如此高调的,惜乎我这人做事大鸣大放惯了,从小那样。后来我的一个马子曾经这样点评我,说你这人肚子里没存货,真混世的人扫你半眼,能摸清你这货有几斤几两搭几钱。扯远了,下面我们回过头,继续拜访袁良才。

我去拜访袁良才的时候,他虽然已是太平湖一带硕果累累的专栏作家了,但依旧蹲在一个乡村文化站的废桌烂椅里,那天他似乎还地抬头审视了一下我,我顿时感到矮一截。我现在虽然有些小流氓不学无术的无赖风范,但在我的中学时代,则完全不是这样的。坦白说,我读中学时,对所有识字之人都有一颗高山仰止的心,何况袁良才在我心里,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太平湖文艺专栏作家。那天袁良才从一堆废桌烂椅中往起一站,似乎我知道了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有那么牛逼的站立姿势而甘愿藏之名山。

可是很抱歉,真的要说很抱歉了,抱歉的事情是时至今天,我依然没有回忆起那天袁良才到底对我说了些什么。这些年的浪荡生涯,把我从一个记忆力极好、姑娘缘好极的英俊之少年,搞成了一个嗜酒如命、斯文扫地还外加别能忘事的死胖子,说实话,这一切都不是我本意。所以有关我少年时代的那一次朝圣之旅,今天我只能感到很抱歉。如果时光可倒流,我宁愿回到从前的那个什么都很好的少年时代。

我是认识袁良才很多年之后,才知道他的祖籍在桐城。后来拜读其文,虽多是小小说,然则他的文字无不显现出“气清词洁”的桐城派遗风。摹状人物、串联情节、描绘风景,着墨既简,而气韵生动,意味深长。

借编这套丛书的契机,我通读了袁良才的微型小说,从中精选了我认为最能代表他创作风格和水平的这些篇目。如获黄山区首届文学奖的《小镇书圣》,获《黄山日报》迎客松杯文学大奖赛优秀小说奖的《乡渡》,获河北省文联黄海杯全国第二届小小说擂台赛优秀奖的《吻》。

好东西自然值得藏之名山,让武侠小说里的有缘之人跌入山谷时无意发现,然后奇遇天成,千古流传。袁良才的写作是这样,在云雾袅绕的黄山脚下,一个个故事在他笔端舒展,传统和现代,乡镇和城市,百姓和政客,男人和女人……只等有缘人来结识、品味、玩赏、惊叹。

狠角色藏在深山里,小地方有大情怀。在地方长期从事行政工作的袁良才,在写作上并没有囿于乡土一隅。首先是题材的选取上,袁良才的小小说洋洋四百余篇,横跨古今,包罗城乡,有世情冷暖,有人间万象。纯熟圆润的文字彰显着作者浑厚的笔力,而对人性的开掘和审视,又反应出他敏锐的洞察力和对生命的独体验。

袁良才擅长在小说中表达他对外部世界的思考,然而绝不会以空乏的议论来进行这项工作。故事,永远是故事,更富有感染力和摄人心魄的力量。在寥寥数百字的一篇小小说中,往往包含了丰富的哲理,那是他对自己的生活的考量和既真诚又认真的总结。

文学有净化人心灵的功用,从写作者这边来看,最初的表达渴望,源自于自己的才情和个人经历催化。写字的人都有一些“妙处难与君说”的心理隐秘,无论是抒情、评议还是记录,都是为了使这些压抑已久的能量释放出去,它从思想内部平衡了创作主体本身,又给读者提供了一可以参考和探究的可能性。

我一直认为文字是有生命脉络的,谁也无法将它们全盘掌控,但我们这些被称为作家的人,有幸偶然发现了那点灵动的生命轨迹,沿着这些渐渐清晰起来的轨迹,一代又一代文人才得以完成这神性的传承。

一个作家的才气有大小,这是命中注定的,他最终所能达到的高度,也早早被规定好,像刘翔的12秒97,在那里,再努力也只能到那里。但袁良才的写作还没到盖棺定论的时候,我以为,他还能走得更远。《小镇书圣》这本集子,作为一个开端,完美而且充满祝福。我们希望通过这个选集的出版,让更多的人发现袁良才——专栏作家袁良才,精神偶像袁良才,江湖大哥袁良才,小小说家袁良才,而不是乡镇干部或其他。

标签: 作家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