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恭小兵>正文

恭小兵:江湖上最后一个吐血的少年_恭小兵

2018-06-04 16:37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刚才有个小兄弟,他在QQ里模仿我一个老家朋友的口气对我说,小老子哎,你好好的别胡搞哦。当时我喷了。为什么这句话让我喷?哥注:此话意境来源于我以前写的《赌博的少年》,原文链接赌博的少年

我那因赌博而几番起落的朋友也是一将才啊,少年时候能在一群三四十岁的赌博佬面前出老千,纵横赌坛至少十年,之后变身,成为了一枚专伺菜刀灶台的有为青年。当年我跟这哥们一起混世时,我印象中很深的一个事情,是我的初中年代。那年寒假,他从民主家里,骑一自行车道我家。混世者注:这里的民主,是我们太平县的一个自然村。

哥们找我合伙,去泾县一个叫万村的地方去。我问去干吗,他说,去买骰子。说实话,当时我惊了。正道上我虽然晚熟,但在邪道上,我可是很早慧的一个角。当时我劝他,我说这事不能干呀,捉住手都没啦。他说没事,他学过手艺的。我小时候常听一些老人说,荒年饿不死手艺人,所以我对所有有手艺的人也总是萧然起敬,记得当时我被这个自称有手艺的坏人给说服了。

我叫他出去,把自行车找个地儿藏好。我自己在家胡乱忙活了一阵,风风火火的样子。小时候我可是个说干干的人,哪像现在,干个鸡毛般的事情,总是畏首畏尾的。那天我分别偷了我姐夫的摩托车钥匙,走我姐挂在房间的包里抽了一些钱。把姐夫的摩托推出门很远才发动,我哥们跟在我后面,看我的眼神都是直的,干嘛啊,怪怪的,当时情况紧急,我没来得及问他。多年后他解释给我听,说,当时你在我眼里,是神的级别。

不会吧,我那么小具备了神人气质?我们骑了摩托去泾县,好比是骑了一只飞猪上天呀,神嘛,呵呵。途中好像还出了一个小小的纰漏,好像是摩托车没油了还是怎么了,我坐在马路旁边吸烟。他出去拦了一辆别的摩托车,不知通过什么法子,搞了点油过来,搞完后他还敲了给他油的那人半包烟。当时我觉得这事干得有点缺德,但却没阻止。不知为什么,那时总觉得,干任何缺德的事情都很光荣,不要骂我,这些事我也是忍到人到中年才敢说出来。

你们看帖的人,敢说你们小时候没干过什么缺德事吗?你敢说,我敢给你磕头。呵呵不扯了,说我们到了泾县万村后,前来接我们的,是一个憨厚的中年汉子,很普通很老实的一个庄稼汉子嘛,没有我哥们述说中那样英明神武吧。我哥们毕恭毕敬的喊他德哥,正准备给德哥介绍我时,我深思熟虑地朝德哥抱了抱拳,自我介绍道,德哥好,太平小马,请多关照!多年后,我哥们经常拿这事取笑我,说我不好好念书,上课尽看武侠小说了。他觉得我是一条神奇的汉子,但我总觉得那个德哥才是一条神奇的汉子。

德哥安排我们在离万村不远的镇上招待所住下来,我记得当天晚上,有几个联防队的查房,有个贼眉鼠眼的逼,查着查着,忽然把我单独叫到外面,问了我很多不着边际的话之后,忽然凶起来,大声说,你么太平来的小偷吧!我说我不是。他又问,腰里有钱没?当时我惊了,我出门时,是走家里偷了一些钱的,但都是走我姐包里偷得,我又没在外面偷。那时我姐夫已是我们县上相对著名的年轻包工头,我姐包里经常一放好几千。我出门时静心抽出来十几张五十的大钞。在招待所睡觉前,我意把钱塞到袜子里的,不要说我身上具备了小偷的气质好不好?我说了,闯荡江湖,我很小的时候很有想法的!

难道这个坏蛋,带了透视眼,喊我出来是为了……我被他问得好心虚,因为我只要说我有钱了,那么钱在哪里?那年头,一个正常的十来岁的小屁孩,身上有好几百块现金,还么塞在袜子里!不是外地盲流来的小偷是什么啊?!

我正胡思乱想、差点想死好大一片脑细胞之际,我那哥们从屋里出来了,一帮联防队员跟在他身后,其中一个踢了审我的那死逼一脚,说,这俩小孩是德哥的亲戚,走吧走吧。等他们走了好远,我才长长吁了口气,一脚把脚边的一块半截砖踢到老远。当时我都想好了,要是审我那死逼敢给老子来硬的,老子会第一时间摸砖放趴他速度逃逸。我出门带了钱的好不好呢!这是我与我哥们的区别。还好虚惊一场。但由此看来,德哥在万村周边一带的影响力还是蛮大的。

第二天,德哥走家里来镇招待所,问我们睡得怎样。我哥们把昨晚的事情说给他听,当时德哥怒了,中午吃饭时,德哥把昨晚那几个联防队的小瘪三喊到小饭店,当了我哥们和我的面把他们骂的狗血喷头。

德哥豪气干云,自然我那天中午酒喝多了。我喝酒是走哪年开始的我都忘了,在家在学校我都不怎么喝,更不经常喝,但那天中午不知为何,我喝得好多,那名为沙河王的白酒很香也很烈,现在安徽上的白酒,沙河王已经绝迹了吧?我还记得广告词,好像是滴滴难舍沙河王。不知李双江还是蒋大为说的,或是其他哪个明星?不管了,去他妈的。

那天中午,我喝完想吐,一直强忍着,因为我内心很敬重这个德哥。在一个内心敬重的人面前喝多没事,但是多到吐……这从小不是我的风格啊。所以一直忍一直忍,一直忍到下午。德哥带了我们回万村,路过桃花潭,我真是从小具备了一个作家的潜质啊,当时提议,德哥先回家,我要跟我哥们一起泛舟桃花潭,感受感受汪伦送李白那说不清道不明的搞基情怀。具备作家潜质者注:其实德哥家住在这个桃花潭岸边,而且我觉得德哥的脸型跟我印象中的李白有点像,他家仙人板板该不会是李白跟汪伦的老婆所生吧,据说唐代的诗人圈子挺乱的。

德哥答应了我们并帮我们叫了一个小竹排还并为我们交了钱,这个德哥太有大侠味道了。我内心又深深敬重了德哥好几次。大冬天的,竹排泛舟,岂不湿了双脚?有常识的人一定怀疑这个隔了很多年的故事的真实性,那么好,我来告诉你,当时我们的竹排,是那竹排上面覆盖了几层厚厚的木板,木板上固定着好几只竹椅的竹排。

当时那一叶小竹排呀,飘零于千年的桃花潭,我前生俱来的浪漫情怀呀,摇摇晃晃的好像要吐出来。人生几何,对酒当歌,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我强忍满腹汹涌屹立小舟,当时那仙风侠骨,书生剑气的意境真的很快要出来了。

问题出在我那没有半点文化素养的赌博爱好者哥们身上,哥们坐在竹排上的竹椅上,深情眺望远方,水清山黛的桃花潭风景如画啊,他没喝多啊,他当然有劲一个劲唧唧歪歪,唧唧歪歪跟我谈人生理想抱负和赌博,说,他走德哥那里买了骰子后,回家要如何如何发财,我听得迷迷糊糊的,当听到他忽然从椅上站起来,面朝碧波荡漾的桃花潭怪叫一声老天啊,你快让老子们发财,我哇得一声,朝桃花潭里狠狠飙出一道血箭!

那是我人生的第一次因喝白酒而吐血,我没有半点杜撰。我这条后来经常因喝各酒而吐血的汉子,现在已经逐渐淡忘了当年因什么而喝,又为什么而吐。但我却永远忘不了,我曾趴在桃花潭的一叶小竹排上,吐出我人生的第一道血箭。

标签: 竹排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