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恭小兵>正文

恭小兵:给小学老师的一封信_恭小兵

2018-06-04 11:12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你是撞破脑袋从坟墓爬出来,你也不会想到我能给你写信,真的,我干事向来这样,冒冒失失,没有逻辑,有点像是脑子进了水。但不管怎样,我们师生一场,从常理上说,我给你写信,毫不为过。刚才我翻了一下【用书信来跟这个世界和谈】的写作大纲,计划今天是要给我大姐写信的,但连续三天都在给自己的直系亲属书信,这让我有点情绪跌宕,我毕竟也算非常冷静一个男的,不能因为这个系列,而不幸成为,陆琪。

给你写信时,我还顺便想起我的一个童年小伙伴,王 ,也是你的儿子啦,而且刚才我输入你儿王 时,搜狗居然第一时间正确显示出来,我以前在一些陌生的电脑前面输入恭小兵时,显示出来的不是工信部是冠心病,看来跟你儿王 相比,我混得很失败啊。

亲爱的黄老师,现在让我想起你,实在有点憋屈,因为我一点也不爱你,但我更不恨你,关于你的一些事,原来应是你的子孙后代写,但让我感到不爽的是,是我前几天,忽然想起王 的爷爷了,也是你公公啦,当年的你贵为我师,却在儿女孝道上做得并不咋地呀。或许当我说出一些对你名声不利的历史时,你的儿女们可能要红着脸出来跟我发生争辩的呀,若是那样,我想我应该不会屌他们,但也不会怪他们,或许每一个子女,都想粉饰前辈的阴暗吧,也难怪嘛,家天下思想的中国人,历来都是自己可以鸡鸣狗盗,别人则万万不可以偷鸡摸狗的。

你知道吗黄老师,如果不是因为你,我跟你儿王 的关系还是蛮好的,小时候,王 还教会了我【装鱼】,是用一块塑料布,把一个脸盆或是深容量大体积的容器蒙住,往里面放一些诱饵,然后用一根绳索系住,沉入水塘或其他水域,每两个小时捞起来,必有收获。后来这招,被我陆续传授给我自己的一些土鳖小弟们,我每次传授前,必默念你儿王 大名,或是口头声明,你儿王 是他们的祖师爷,这叫传承,但现在的很多人都做不到,我感到很悲哀呀。

除了王 ,你还有另外两个女儿,但我印象中他们对你好像都不是很孝顺,或许他们是遗传了当年的你吧,实际上,在你们那些貌似小知识分子家庭里,从来不会有尊老爱幼和礼义廉耻吧?而我们正宗农村人,却从来不会那样。尤其是移民过来的我们这班江北人,似乎我们的先人长辈们,当年盲流来江南,是专门教化你们这些私利心熏天的江南人吧。或许也不是这样,纯粹生活所迫嘛。不过我现在发现,当年我们先人因为逃荒而来江南,当时的一些江南土著人像极了现在的上海北京土著人,把我们外来人口看成是劣等民族,这是中国土著对移民的不良看法,如果每个美国人对移民也是同样对待,那么美国纵然再民主,再人权,再团结,再有本事,也早已因暴乱而亡国了,根本不用等着我们中国和朝鲜以后去攻打嘛。

你知道吗黄老师,你是我人生中见到的第一个胖子,不过那时,社会上的胖子,是有身份人的象征。不像现在,全民都在歧视胖子,没几年呢,自己又无可奈何地成为胖子,垂头丧气地等候不胖的人来嘲讽。我记得我刚上网那会,应该是2000年左右,那时我每天都在寻找某个胖子来欺负,真是报应啊,我现在胖的离奇,从来不敢玩自拍。我记得我的偶像慕容雪村的第一张照片流出时,我跟胡坚在QQ里互相诋毁着各自的老大,我说你看你偶像都长成什么模样了,有那样胖的偶像吗?以致于后来芙蓉姐姐罗玉凤们横空出世时,我对丑人和胖子都已经麻木了,上网这么多年,我挺过的唯一的胖子,是芙蓉姐姐。不过听说她也蛮争气,硬是吃了好几吨减肥药。黄老师您当时胖得,可真让我们一班小朋友鸦雀无声啊,后来我觉得,那时候的胖,是可以上升为一个人的威信的。

你还记得吗黄老师,因为你是我们村唯一的小学老师,当时的村里干部还地赠送给你们家几块地。这事若是发生在现在,村干部肯定要倒霉了。但在那时候,没人敢觉得这有什么不合适。连我们那班小屁孩,也都觉得这是天经地义。黄老师辛辛苦苦教全村孩子念书嘛,村干部代表全村老百姓向她表示感谢,送几块地给你又有什么不可?但这事如果发生在现在,刁蛮的村民一定会说麻个逼的,黄老师教书,自有国家拨她钱粮,有五险一金,有年假,凭什么还要村干部送地?村干部又有什么权利送地?黑哨是不是?猫腻有木有?所以有时候,我觉得,我们现在的村民,是不是脑子都坏了。以前的村民是不愿动脑子,一切听上面的,现在则是什么事都在死用脑子,结果反而成了脑残。我也不知到底是以前的没有脑子好,还是现在的脑子已经用残了的好。

我以前讲话做事写,都挺喜欢用反讽手法的,我以为很多人能理解,结果不是,好多人都认为是我脑子有问题,所以现在我很少用反讽了,反讽用多了,不是脑残是变态,五毛党现在是这样,而且反讽说白了,其实是装疯傻啊。

黄老师你当年的那几块地,后来可都是我们一班七八岁的小屁孩帮着的啊。我不知当时有没有劳动法,我们那班小孩,最大也没有超过十三岁的,一帮孩子,集体替小学老师劳动算不算违法?我是5岁多一点念得书,我上的第一所小学,只有一年级和二年级,当年的那所小学,生源大约有三十名左右,集中在一间教室里。我不知现在的孩子,你让他们一年级和二年级混合在一个教室里上课,他们的家长会疯成什么样子。我们当年也疯啊,经常两个年级的人乱坐位置,我经常跑到二年级的位置上去坐,因为我五姐在二年级嘛,我坐她位置,五姐被我搞得没辙,只好去一年级我的位置上去坐,情况是那样,一个教室,两个年级,三十多人,乱糟糟的。

其实黄老师您当年真的挺艰难,两个年级的孩子,每天上的课,也只有数学和语文,但是整个小学你一个教师,你每天至少要教我们六到八节课,有时你感到累了,说,你们集体做作业吧,或是,某某某,你带着他们背课文吧,然后你自己去教室隔壁,你的卧室睡觉或是看书去了。当年我们全校三十几个学生,一放学,按照各自的村庄排成队,队头一个牛逼的,队尾一个牛逼的,中间是队伍,每天放学都必须排队回家,每个队都有一两个专门维护秩序的,也是队头和队尾的两个人,从学校排队回家,谁到自己家门口,谁才可以从队伍里离开,上学比较松散了,不需要排队。这事让现在的孩子干,肯定不行,现在都是家长开小车去接,怎么可能出人才嘛。我们当年每个礼拜一下午都是劳动课,由劳动委员王三九分工,谁谁谁带一班人打扫教室卫生,谁谁谁带一班人打扫黄老师你家的院子,谁谁谁带一班人打扫操场卫生,剩下的,全部扛着自己带来的锄头簸箕粪桶等,去黄老师你家的几块地里,拔草、浇水、松土,黄老师你自己偶尔也会亲临现场,做总指挥。

您还记得吗黄老师,我的劳动课表现总是很差,我还真不是好逸恶劳,而是真的干不了,第一我矮小瘦弱嘛,才五六岁,第二每次劳动,我从家里总是带不了什么牛逼的工具,因为我五姐跟我同学嘛,好工具总被她抢走了,第三我妈也不怎么乐意让我劳动,好几次冲到学校跟黄老师您对骂,我妈说,我家儿子才五岁你让他劳动你安的什么心啊!黄老师您当然不怕我妈了,您说啊呀五岁怎么啦?五岁能来念书五岁能上劳动课!我妈后来还差点打了您,这事您还记得吗?我记得自从我妈跟您发生冲突以后,王 开始对我不怎么友好了,经常无缘无故打我,王 当时已经念中学了,我能有什么办法,又不敢回家跟我妈如实汇报,因为第二天我还要上学呀,总之混得比较憋屈那,我记得有几次,你派你儿王 把我逼到你家拐角,恶狠狠对我说,下次敢再叫你妈来学校闹事,看我搞不死你,我想跟他解释,我妈根本不是我叫来学校的,但觉得解释也无力,只好象征性向他点点头,表示不会再有下一次,现在想起,王 当时蛮坏的,但你们娘俩是一伙的。

因为劳动课,我挨过的委屈还不仅仅于此,我记得有次学校大扫除,我本来是被分在扫教室这组的,后来不知怎么又把我分到扫操场那组去了,当天我带的可是一个很牛逼的劳动工具啊,一把茅花笤把,崭新的,是我偷偷从我家小阁楼找出来的,我妈后来的解释是,那把新笤把,是她放在阁楼,准备过年以后用的,没想那次被我偷偷带去学校扫操场,三扫两扫的,把那把新茅花笤把给扫坏了。当天回家,我被我妈捉住打得半死啊。

二年级快要结束时,我发现到你已经把你公公,也是王 的爷爷,安排睡在我们的教室后面,好在老人当时还能走动,而且他自己总把自己弄得挺干净,是个标准的知识分子,白天不是默默地睡在床上,是捧了一些报纸杂志在看,我现在想象一下当年的那个小教室,三四十平米,三四十个学生,唧唧喳喳或是朗朗读书声,教室后面,几块木板隔了一个小小的天地,里面安置了王 爷爷的一张床,一张桌子【是我们当年的课桌】,一个马桶,老人白发苍苍,走路颤颤巍巍,白天晚上都住在那个小天地里,后来的教室里,连味道有些不对了,终于我念三级时离开了,去了大队部旁边的一所小学,听说后来,王 的爷爷全面瘫痪,学校所有人都帮他倒过马桶,替小学老师尽孝也是应该的,但是好多同学回来,对家长表示说,自己再也不想上学了啊,后来王 的爷爷死得比较凄惨,黄老师啊,这方面你做得真的很差劲啊,发展到后来,我们全村人都不怎么屌你了你知道吗?

黄老师你还记得你的得意门生王三九吗?王三九当年可是老师你跟前的大红人啊,但他学习真的不敢让人恭维,你喜欢王三九呢,是因为王三九当时是我们班上,哦不,是学校里年龄最大的孩子,个子最高,嗓门最大,身体最棒,而且我们所有的小同学都很怕他,所以王三九才当仁不让地成为了你最喜欢的学生对不对。我们小学的劳动课,都是在王三九同学带领下干的,黄老师你家有三四块地,的分别是黄豆、山芋、豆角、四季豆、黄瓜、西红柿、甘蔗、玉米、花生、马铃薯等。

黄老师你喜欢王三九,其实当年我也喜欢王三九,但我喜欢王三九却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我走家里给王三九带好吃的好玩的,还赠送了他一整套东周列国志,小画书,所以王三九对我也还不错,常常让我跟在他后面,做他的助理,于是每到劳动课时,我基本跟在劳动委员王三九后面,专门搞指导和视察之类工作,真的难以想象,全校最小个的恭小兵,跟在全校最大个的王三九后面,双手背在身后昂首阔步,在劳动课上游手好闲狐假虎威的样子,不敢想象,当时的场面要是被黄老师您看见……

可是黄老师您知道吗?王三九也死了。那是2007年,我在合肥的一家报馆坐班,当时老家的一个表哥打电话给我,张嘴便说王三九死了。我张着嘴,不知该说些什么。王三九这个人吧,有两个区别于他人的点,第一是好吃,第二是好赌。想起他,一瞬间我能想起以下几件事,第一个事情叫做金鱼烧烤,王三九二年级时,曾经带着我,把黄老师你养在家门口的那缸金鱼给偷了,用塑料袋装着,从家里带来油盐,去学校后面的山坡上烤了吃了。当年黄老师你还气鼓鼓地瞎骂了很多天,若是得知那些金鱼分别是你最不喜欢和最喜欢的的两个学生偷去吃了烧烤,你可能会提前十年气绝身亡。

王三九小时候差点摔死,当年他经常带着我们,爬到离学校不远的大队部二楼平台上,去偷一类似于梨的果子吃,那果子的学名叫做【和尚梨】,他自己从平台爬到那棵树上,然后将和尚梨丢过来让我们捡。可捡着捡着,只听见哗啦啦一声响,梨子树上的王三九不见了。我们魂飞魄散,那可是二楼啊。跑下去一看,王三九坐在地上,双眼发直。我们以为他被摔傻了,连忙敲他头,他瞪了我一眼,你个小萝卜头,还不快跑!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王三九他有什么福呢?

黄老师不知你还记得不记得,王三九从小喜欢赌博,从我们最初玩的玻璃球、旧铜板、子弹壳,到后来的十点半、五十K、跑得快、炸金花,凡是涉及到赌,王三九样样在行,无师自通。或许是他的脑筋过度使用在了赌博方面,无论是成绩还是成长,他总是显得比其他人慢一拍。后来当我们一个个不是沉迷泡妞是沉迷打架并且不再和年纪更小的那帮小屁孩们一块玩时,他却依旧屁颠屁颠领了一帮比他小很多的孩子们玩得一身劲。

再长大些,我离开了老家,先是坐牢,中途办报,后来经商,关于王三九的消息渐渐少了。王三九小学毕业后走上了社会,他家人让他学了一门手艺,叫砖匠,在县城的一些建筑工地上干活,拿计件工资,别人干活基本干一天,王三九不是,他每天只干半天,或是上午,或是下午,剩下来的半天,不是去镇上的棋牌室打牌,是去河里逮鱼摸虾,居然也能度日。只是多了一个绰号,人称王半天。有年春节,我很惊讶地再次见到王三九,他已经结婚了,老婆是当地出了名的麻将鬼,王三九牛逼啊,硬是把这麻将鬼从麻将桌上打到自己床上去了。

王三九的老婆是个麻将高手,但跟王三九打总是输多赢少。后来不知怎么两人好上了,是王三九动了爱心还是恻隐之心,无人知晓,他逐渐传授一些赌技给女方,并在麻将结束后请女方吃宵夜喝啤酒。麻将声声,郎情妾意,夜色漫漫,倾心之谈……如你所想啊黄老师,最后王三九和那女的结了婚,并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再后来,听说王三九成熟了很多,要顾家,要当爸爸,天天骑了摩托车出去贩鱼,麻将也渐渐打得少了。可在王三九准备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时,有一天,他从太平湖骑了摩托穿越浓雾,在赶回县城的路上,一不小心连人带车翻下悬崖,当场摔死了,车后的货架上还有一两百斤鲜鱼。王三九死的时候,他的儿子才三岁。他这一生足足玩了三十年,刚想做一个稍稍负点责任的男人,死了。听说人死的时候,一切都会自动倒带,像飞速放映的电影。那么我亲爱的小学同学王三九先生,你满意自己的这部片子吗?

写着写着,给你的这封书信也要写完了,我亲爱黄老师,愿你在地下得到安息,如果地下真的也有社会或是国家的话,我还要拜托你,帮我问候一下我的好朋友,也是你当年的得意门生王三九呀,祝你们在黄泉之下,依旧是一对好师生。

bestwishestoyou!

标签: 老师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