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恭小兵>正文

恭小兵:给小学同学的一封信_恭小兵

2018-06-04 10:31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嗨,八两,最近好吗?怎么好几天都没喊我出去喝酒了?你又去工地挥汗如雨了吧,夏日严酷,当心中暑。我现在这样叫你,大家一定会问,你不是在给你的小学同学写信嘛,八两是谁,干嘛的,所以这里我有必要先向大家介绍一下你,我亲爱的小学同学,其实八两只是你最近才有的雅号,真正的八两,应该是你的胞亲二哥对不对。但是你二哥现在已经被我叫成哈哥了,而且他现在的酒量最多值个三四两,所以我还是自作主张,把他受之有愧的黄八两拿过来,送给你。八两,我对你一向是很好的,而你对我,则好比子路对之孔子,实际上我们是兄弟呀,客气话我也不乱讲了,免得伤了和气。

今天给你写信,让我想起去年的腊月二十八,当时外面是北风那个吹呀,雪花那个飘,离春节只有一天时间了哇,那时我欠外面很多高利贷,吓得连过年都不敢回家呀。唯独你陪我坐在【金利】开的大排档里,金利上完菜也坐过来,我们三个开了两瓶白的,喝得很闷但也很酣,忽然我公司隔壁服装店的老板娘给我打电话,说有好多人在踢我公司门。我仔细一问才知道,徽尝道开业后的装修款还没付清,眼下几个装修工人来要钱过年,见我不在,在外面踢门。

你听后比我还生气,跟我一起跑过去,抓住一个带头的,老板人不在你敢踢门,他要在的话,你还不得打死他?你满脸酒气,上去说完是几耳光,钱没有一分,有本事你们现在当我面把公司砸了!我也很嚣张。一班工人含恨离去。后来一想,你我都觉得这事办的也不怎么妥,又打电话叫他们回来,多少给了几千块,一帮人感恩戴德,浩浩荡荡走了。

回去时我的电话又响,一看来电显示是冬梅,你老婆啊,连忙接了,她在那边不说话只是大声跟我哭,我问怎么了,电话挂了,赶紧让你自己打过去,你们在电话里不停地吵,吵了很久,你忽然发飙,说离离! 你妈的!说完把手机直接摔了。我手足无措的站在一旁,我知道这事跟我有关,年前你提前把工程款悉数借给了我,然后每天陪我睡酒店。年关近了,一帮要钱过年的工人,把你老婆堵在家。算了八两,这事已经过去,还好你也没有跟你老婆离婚。当时我都已经想好了,假如你老婆真的因此而跟你离婚,那我会奋不顾身地住到你家去,我真的已经不想再住在自己家了,每天的债主不断,像是小鱼上水,搞得我像是这个县城的信访局局长了。

今年年初一,我一反常态,哪家亲戚都没去,第一站直接杀到你家,你老婆年三十带儿子回了娘家,这娘们真狠呐。那天我们自己动手做了几个菜,我开了两瓶青海产的青稞酒,63度加,然后把一个小方桌搬到你家阳台上,你说妈个 哦,坐外面不冷吗?我说喝点白酒好了,两个人于是冷得发抖,又互相哈着气,精神抖擞的喝起来。酒真是好东西啊,半个小时不到,果然感觉不再冷。开第三瓶时你问还喝吗,我说当然还喝,今年的生意,一定会跟我们的酒量一样好起来。你看着我直接傻了几秒钟,然后帮我把第三瓶分了,开始各自表雄心,立壮志,你说今年你要接更大的工程,至少要赚三百万,买辆牛逼的车,再把老婆换掉,余下的,可以考虑,帮我还一部分高利贷。

我说你去死吧,一年三百万敢来我面前吹,一个月后二月二,龙不抬头我抬头!不信你等着瞧,我的银行贷款办下来,至少一千万,现金叫你背不动,到时你若不听使唤,老子叫你好看。你又一次傻眼了,从小到大,你是打架打不过我,泡妞泡不过我,喝酒喝不过我,后来连吹牛,你也开始吹不过我了你知道吗?功夫里的星爷是怎么说的,满大街到处都是钱,遍地是美女,都是我们兄弟俩的!傻逼你看!那边过来的俩美女,她们都是你的!我手一指下面,你家楼下正好走过一位五六十岁的大妈牵着一条狗,你一边点头一边顺我手指的方向看过去,立即向我破口大骂起来。

今年正月,我被你忽悠兼挟持着去了翠微寺,硬起头皮在大慈大悲观世音面前沉沉跪下,问了一卦。那天求签,我是最后一个,前面求的,分别是我老婆,你老婆,最后才是你,你们三个求得都是下下签呀。别是我老婆,拿了下下签,一个劲求那执事解释,我向执事眨了眨眼,那人果然聪明,向我老婆娓娓道来,你的任何烦恼,都是自找的,你不是当家的料,你的任何事情,都有个子大的替你撑着。你只要听他话,尽本分即可。我老婆被他说得似懂非懂,转过身脉脉含情痴痴望着我,我被她望得都有些害羞了你知道吗。

我求到的签是中平签,第七十号,签文如下:龙蛇混杂最难分,却与盲人对语云。纵使有文终不见,何如别处效辛勤。后象:是是非非地,终难望久长,休争人我气,各自另安场。断语:功名有分,家宅安宁,求财小有,婚姻要成,行人将至,讼息公庭。失物即找,病药有灵。执事主动帮我讼解了一下,大致意思是,我可能遭受了一定的挫折,但不妨碍我今后的发展。而我在交朋结友上,是要克制的,不能成天跟一帮小人混在一起。有官司,但都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事业线上升,家宅安宁。要心静,不要乱生气。我自己暗暗回放了一下这几十年的人生经历,感觉这签说的也是。掏了最多的钱,五百,正准备往功德箱里放,执事叫住我,示意我把钱压在一副观音像前面。我知道,等我们这帮施主离开后,那钱可能是他的私人酬劳。想了想,跟我没关系,反正我的心意已到,菩萨是不会责怪我的。按照他的意思,放了过去。而你们一对活宝夫妻,分别拿着下下签,一路苦逼地跟着我们回的家啊。我当时不是跟你说了吗,只要老子能抬头,这天下的一半江山,都是你们黄家的。可是你老婆依然不高兴呀,你叫我有什么办法?

你还记得我去年生日的那个晚上吗?也奇怪,一整天都没接到任何债主的电话,还陆续收到一些礼物,连公司最不起眼的员工也在下班的时候真诚地拥抱了我,祝老板生日快乐。我感动极了,人间处处是温暖。我生日那天,虎哥送的是鞋子,川送的是鞋子,正海送的是鞋子,你送的是鞋子,连一帮女同学送的,居然全都是鞋子啊我操!一个生日收到了十几双鞋子!这他妈赤裸裸的是在暗示老子必须要跑路啊!那晚城市花园KTV的音响棒极了。我喝了很多酒,最后还爬到桌子上去跳舞,随着音乐,我放肆地摆出各搞怪的造型,包厢里所有人都笑翻了,你们一致认为,那是这一年来大家最开心的夜晚,2013要来到了,玛雅人给出了末日警示,似乎每个人都不愿时光往前。

从包厢出来,你搂着我肩膀,单也不知被哪个傻逼抢着买过了,一班兄弟走在我们俩身后,眼前灯红酒绿,繁华一片。路过一间没有关门的包厢时,我的心情忽然难受起来,那个包厢里的家伙唱得真不错,有几分吕方沧桑的味道,朋友别哭,我依然是你心灵的归宿,朋友别哭,要相信自己的路,红尘中有太多茫然痴心的追逐,你的苦,我也有感触……听着听着,我艺术家的脾气又犯了。我从你的搂抱里挣扎出来,脱掉双鞋,只穿了袜子,开始一个人在大街上疯跑,我不知道我在干什么,我更不知道未来我要干什么,你们当时都吓傻了吧?

你知道吗八两,其实我人生的第一次跑路你是知道的,不像后来那样孤单,那样狼狈。那时,我后面至少跟了五六个,王大炮,你,心脏病,小胖,还有谁谁谁我都忘了,我们是个团队啊。那次团伙性跑路,也是由我引起的。那是什么年份你还知道吗?九几年啊!那年我娘亲跟邻居家婆娘发生争吵,哼哼我娘亲多厉害一张嘴啊,骂的邻居家婆娘回家抱起农药瓶喝,邻居家仗着人多,把我老头捉到狠狠打了一顿。我放学回家,单枪匹马,一口气杀掉邻居家二十多只养殖兔,还率领这你们一帮兄弟夜间奇袭,挖开邻居家的一口鱼塘塘埂,鱼被放跑了几千条。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连公安都被惊动了,我们总得跑路暂避风头吧。江湖之大,莫非没我们兄弟的容身之处?我不相信,其他几个小兄弟也不相信,八两你是更不相信的啊。经过商讨,我们预测警察会在车站码头等关键性地方,设卡抓捕我们,我们县是旅游胜地,三面环山,一面背水,于是我们一致选择了翻山而逃。

我们连夜跑路,翻山越岭,终于在第二天天快亮的时候,成功越境,跑到了邻县的地盘。八两你还记得那是哪么?歙县啊!拿现在的区域划分,我们跑了半天,居然都还没有跑出本市!当我们一行六人,站在歙县的土地上,远远看见一列火车缓缓驶来时,我们的眼神亢奋无比。火车靠近的那一瞬间,我开始口中念念有词,再见了朋友,再见了学校,再见了老师,等在下来日发达之时……一般江湖人士说发达之时后面一句怎么说来着?我问你,你当时已经跟着火车在快速起跑,上气不接下气说,发达你妈个 哦!赶紧爬上去啊傻逼!

说句真心话,八两你知道吗,今晚我准备喊你出来喝酒,但前提必须是等我把这封向你致敬的书信写完,你还记得九几年的一些事吗,我上学之余在街头巡逻。你那时偶尔也巡逻,但你好像已经不读书并已有份自找的工作了,跟我一样,街头巡逻是副业。你当时在一家国企酒店厨房上班,负责配菜、和面、看守蛋糕烘箱那类,属于学徒工吧。但比之我们还是苦逼中学生,牛逼很多了。

首先,每个月你都有好几百工资,那是固定收入,尽管少,但那时的一百块钱,是可以请七八个人吃饭,还外加酒水那哇。其次,晚上有个免费睡觉的地方,叫职工宿舍。这在当时更牛逼了。偶尔带个小妞回去,舍友们都懂的,马上闪人,带妞的人是很屌的。那年头开得起房的,基本全是老板或大哥级别。我们当时刚出道,给大哥们站岗放哨的角色,都需要打破头去争,去抢。你觉得这事下贱吗?我怎么没觉得呢。

我那时是忽而学校,忽而街面,饱一餐饿一顿的。潦倒了直接跑去酒店找你,要么拿钱,要么拿吃的,把你当成衣食父母搞哇。搞到后来你也成精了,要钱几乎是没有,蛋糕和其他熟食倒是越来越多,包括酒,但几乎没有满瓶的,都是酒店客人喝剩,甚至是中餐厅师傅们炒菜的料酒,有时整箱整箱蛋糕往宿舍拿,你当年还给过我你们宿舍的钥匙,后来东窗事发差点被酒店开除。

那一年的冬天很长,你谈恋爱了,初恋。你的初恋也是那个酒店的服务员,也是临时工。太平湖底下农村上来的,有几分姿色,眼睛别撩人,但脑子不大好。吃个饭,买个单都经常算错帐,讲话时吐沫飞舞,怎么看都是个村姑哇,我记得有次你领完工资,请我们一帮还在念书的小老弟吃饭,她去买单时,没要求饭店打折不算,居然还多付给人家一百块。后来被我们提醒,对方唧唧歪歪说是你初恋的错,气得我们几个一口气把那饭店给砸了,屁大点事惊动了派出所,感化教育了大半天不算,还被责令赔款,那年头上哪去搞钱?不想你的初恋好本事,没几天替我们全额交了,一两千块啊,不是小数目。那年头地主家也没多少余粮,再说她家也不富裕呀,我们几个开始集体犯迷糊。后来不知哪个傻逼说了句,老子真恨自己不是女儿身啊!不是吧……顿时我跟他想一块去了。章台之柳,不洁之妇。这傻逼明显道出了你的初恋已经在了啊。大家居然都开始兴奋起来,又有点小小的失落感。毕竟是兄弟的女人,这样做有没有礼义廉耻感呢?还是郁闷啊。你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坠入爱河的人伤不起啊,更何况还是初恋。你一场大醉后,扬言要手刃贱妇。

哎,哪个年轻男女不犯错,不过是身,又没犯法对不对。算了不讲这事了,扫兴吧?这几十来年,我们每个人都在不断折腾,我从上海打工归来,不经意成了一名作家,之后一直在省城发展。你则不停转战于各个领域,干过好人以外的各,分别是厨师,鸡头,茶叶贩子,无证导游,瓦工,城管,包工头,干得最长的是包工头,最短的是鸡头。

我记得我刚出狱那年,你带了我和洪哥,我们三人一起出门闯上海。我们坐了十几个小时的大巴,又坐了几路公交,都快第二天凌晨时,才到达目的地,上海闸北,郊区的一个很大的工地上。一个安徽庐江籍的包工头,领了数百来自安徽各地的民工,在郊区的一个小镇旁边安营扎寨。宽广喧闹的马路两边,建筑垃圾堆积如山,马路两边下水道工程,尚未竣工,已使用,里面一阵阵飘出些难以描述的味道。

小镇上的上海本地人,每天都行色匆匆,但面无表情。我们那群来自安徽的民工,一律被当地人笑眯眯称之为赤佬或港督。赤佬和港督这两个称谓,我当时都不懂其中含义,我只单纯觉得,港督这个称呼挺牛逼。后来时间久了,才发现这两个词都是骂人的,瘪三和傻逼的意思。

一到工棚,你跟洪哥忙着搭铺,铺床,胡乱整理随身物品。我光着身膀,坐在地下的一堆包袱上,叼着烟,笑嘻嘻看着你们俩个傻逼跑进跑出,忙上忙下。等你们把床铺好,物品等物收拾好,我大咧咧往床上一坐,别把烟灰搞到老子床上来!你冲过来,还一拐肘把我轰了下去。还真搞得像要在这长期过日子似的?我给了你一脚。洪哥站在旁边,傻逼兮兮的笑。

那时你已是师傅级别,我跟洪哥是纯粹的小工,空有一身蛮力但什么都不会。你领的伙食费都比我跟洪哥多,我跟洪哥每周的伙食费是五十,你则是一百。那个庐江的包工头,对你的瓦工技术很欣赏,后来每到一个地方,你都是工地三四把手的角色。我跟洪哥又懒又馋,动不动还在工棚里聚众赌博,一夜赌天亮。要不是因为你,我跟洪哥可能都已经被包工头赶走了。

我一直想发财,做梦也想。虽然我到上海后,除了几十块钱一天的工资,并没有其他固定的经济来源,但我属于高消费超前享受那批人,而且我对苦力这无法提供我挥霍保障的工,更是不屑一顾。洪哥也是,但比之我尚有所不及。至少他能保证哪怕赌钱到天亮,还能每天都出勤,我若一宿未眠,第二天是十条牛也拉不起床的。

钱是用来花的而不是用来攒的!我一次又一次向你和洪哥灌输类似思想,你们俩也开始习惯并服从我的花钱方式,不再为经营将来做多的顾及和准备,并在我的煽动和鼓吹下,坚定不移的相信起我的发财梦。很快,我们三个口袋里面的钱都开始越来越少。我到上海之前,卡上好几千。你们卡上也跟我差不多,但两个月不到,我的钱率先花完。跟工友赌钱输掉两三千,平时抽烟喝酒去小镇上个网什么的,又是一两千,我感觉我还是蹑手蹑脚不敢甩开膀子花的。从柜台机上提取最后一张百元大钞后,我在路边的熟食店里,买了一大包卤菜,九十八,剩下来的两个钢镚,被我当成儿时的弹珠,准确弹进了路边下水道。有本事你他妈饿死我!让老子一辈子都是穷光蛋!我指着老天笑着骂。你当时跟洪哥从旁边便利店买了三瓶白酒的出来,傻逼一样看着我,一度以为我已经疯了吧。

你还记得小郭子不?也是我们的小学同学啊!对了,小郭子这两天跟条疯狗一样,一天打我十几个电话。一开始我懒得接,他日夜不停打。我手机是合肥的卡,回来都快一年了也舍得没换。被他这样打下去,每个月的话费至少要破千哇。没好气对他。几句话一说,我叫他滚,有多远给老子滚多远。他也不生气,只是发短信告诉我,今晚要跟我不见不散。

那事你知道吧八两,前几年,小郭子家的十几亩山被开发商给征押了,当时我还在合肥。开发商一开始给他很少钱,一亩山七八千。他不愿意,往区政府跑,结果被开发商手下的一帮小老弟给打了。他还是不愿意,往市里跑,回来没几天,镇里下来几个人,扬言要把他送去精神病院。他被搞得有点寒心,也有点怕了,有天晚上,给我打电话,哭哭啼啼说,老马,你省里可有人,有帮我这一次。我可是二话没说,第二天带了几个媒体的兄弟赶回老家了啊。在太平驻扎了好几天,临走时,开发商请吃饭,那天小郭子在,我记得你也在场啊,酒桌上,大家都退一步,彼此折中了一下,给小郭子家被征押的山场,每亩再追加一万三。

去年过年时,也是我们俩一起,在家门口的一个小赌档里打牌,输了几万块。我气得把牌一摔,拔腿走。当时小郭子站在我身后,倾身问我,怎么讲?我说讲个鸡巴,我没钱了,回家睡觉去。他一把按住我说,你搞你的,我出去下,马上来。那天他主动跑去银行,拿自己卡给我刷了三万块。结果还真翻了本,等我回头找他还钱时,他已经消失不见。尼玛,那天我还分给你好几千的,你别已经忘了吧?

你知道的,当时我明明打他好几个电话,叫他来拿钱,他还骂我,说那么点钱,你电话搞不歇,你可拿我当兄弟了?我只好笑笑说,那我暂时不还你了,正好最近手头比较紧。他信誓旦旦说没事没事,用钱时你记得说话啊,只要兄弟卡里有!当时我心想,这土鳖人品还真不错,滴水之恩,还知道涌泉相报呢。没想我这边的窟窿刚出来,他忍不住现了原形。八两你说,这事我要怎么办呢?我现在上哪搞钱给他啊。要不今晚你先借点给我吧,我被他搞得都快疯了。

标签: 都是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