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恭小兵>正文

恭小兵:致大哥_恭小兵

2018-06-04 08:30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大哥你好,给你写信之前,我想过各开头,分别是李总您好,三爷你好,栓哥好,德栓你好,小李呀,老李哎,哎……真的好纠结。才泡的新茶,水都已经换两开了,还没想出要怎样称呼你,才显得我们关系依旧很亲密。我是不是离开合肥后,武功全废了呀?后来我甚至想去我的80后之窗博客去找找,看看有没有以前写的可以抄。算了,还是人生若只如初贱里的第一个称呼吧,大哥。

大哥,我记得我第一次见到你,是由八爷介绍的。而八爷的这个绰号,我又是从晓风嘴里听来的,当年晓风的社交范围也很广泛好不好,偶尔也是能跟省部级官员一起吃饭的。说一个关于八爷的段子,八爷当年为了采访王三运,事先准备了一麻袋布鞋,因为他听说王省长平时别喜欢穿布鞋嘛。于是八爷每天都带了两双新布鞋去省政府门口,委托站岗的哨兵收下,一双麻烦哨兵找机会交给王省长,一双哥们你自己穿,这样连续送了一两个月,搞得一个连的哨兵都穿过八爷送的新布鞋了,也不知那些站岗的哨兵到底可曾将八爷的布鞋转交给王省长没有,但是八爷的某某牌手工布鞋广告,确是活生生在省政府里打了出去,事后人们才知道,原来八爷是那家某某牌手工布鞋厂的形象代言商。当年我从晓风那里听完八爷的这个段子,不明觉厉!感觉八爷这个人实在是太牛逼了,顿生结交之心。好在我当时的条件比较便利,我在报社上班时,工作台跟八爷隔了一两个位置。而且我记得,我跟你的第一次见面,在一个可以吃自助餐的洗浴中心。

那晚八爷带着我,一路上跟我唧唧歪歪介绍你,说你是个地产商,暴发户,SB文青,土鳖,搞得我都不想跟你见面了,但他后来又说,这样的土鳖越多,我们报社的广告才能得出去,我后来想想,他说得也对,所以我们顺利见上了,从此掀开我们之间的崭新一页。关于那晚的娱乐节目,这封信里我不讲了好吧?但我有必要给你声明一下,你是从来不搞基也不搞鸡的好吧,但你以后真的要改一下你的一个不良习惯了,每次你花钱请我们一些衣冠禽兽 ¤¤时,你不要假装自己也在 ¤¤好吧,好几次我事了拂衣去时,都会到你包厢外面偷听的好吧,每次都听见你在里面跟人家小姐谈人生,谈拯救,然后付跟我们一样的炮钱,何必呢,你那蹩脚的普通话说得比我还差,你是救不了她们的好吗?

你还有一个不好的毛病,是喜欢搞人,搞跟你第一次见面的生人,尤其公务员,其实你这样做是不怎么明智的好吧,每次你会见某某重要客人或官员,事先都把自己搞得像喝醉了一样,然后即使跟人家在酒桌上发生冲突,也可以借口是自己酒喝多了是吧?把你自己每一次的新外交,搞得像是打仗一样。一开始我还蛮能接受,觉得这个三爷,真是性情中人呀,雷厉风行,搞人不眨眼,后来你每次都是这样,我才慢慢觉得,这是你跟整个社会全面接触的一个手段,一策略,让这个社会的所有狠人,都不敢跟你随便。这样的感觉,真让我大吃一惊呀,没想你这个猛张飞,粗中也有细嘛。后来我也想这样干,但总是抹不开脸面,我真是胆小怕事,难成大器呀。

大哥你记不记得,当年你带我做第59届世界小姐大赛时,我曾扬言赛后一定要写一本牛逼的书。写我们自己的故事,写人间春色,写赛事黑幕,写人情冷暖世事沧桑,写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有可能的话我还会写一句,奥德的明天会更好。你说,带我一起写吧,我们俩合作。我给你钱。要不你自己单独写也行,但一定要把我写得凄惨点。你看我们俩傻逼兮兮的,这么大赛事,那么多的美女,该睡的没睡,该潜的没潜,该忽悠的也没来得及忽悠。那天我站在泓瑞金陵十七楼巨大的落地窗前想了想,觉得也是。

七年前我刚到合肥,见了生人总是慌里慌张的,要么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要么口不择言,言不对题。我是乡下人,也没念过几年书,所以普通话说得很难听,有次我把DJ说成了DG,被你和微微引为终生奇谈,你们俩真是太坏了。但是大哥你还真的不能沾沾自喜,你知道你自己的普通话说的有多烂吗?都快烂成大师啦。

我第一次去你办公室,金寨路国际商务中心,那天我穿了一件刚从城隍庙买的老人头牌的确良衬衫,58块钱两件那。衣领和前胸都贴有老人头,世界驰名商标,我觉得挺有型的。你公司挺大,一进门,有个漂亮的前台问我找谁,我说找李总,她问我预约没,我有些生气,面子上有些扛不住,准备默默离开时,正好你出来上厕所,劈头盖脸把那前台骂了顿。弄得我更加扛不住。

几年后,我有了自己的公司,相比你的尽管小了点,但一直不敢要前台。每次若和朋友约好在公司见面的话,我会提前十分钟去楼下电梯门口站着等他们。一是我的公司小,又处于居民区,我怕朋友找不到入口瞎折腾。二是做人要谦虚,这是我爹地没死之前给我的一句话。

再之后,大哥你把我带进了一个充满了战斗精神和血腥味的炸鸡领域。我记得我的第一次炸鸡经历,也是我的处女炸,是发生在大哥家里的。那天晚上我喝得明显超标。记不清有哪些人了,但有一局的战况我记得很清晰,那一局我抓了一个很大的金花,别家也有几个看过牌之后跟注的,而你一直扪,扪跑了所有看牌跟注者之后,你看了看我,又看了看你自己的牌,还看了看在场的每一个人,最后看了看桌面上的那些钱,恶狠狠问,这钱我们俩分掉好不好?我想都没想同意了。当时我还挺感激你的,后来经高人指点,我才知道那把你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大牌压住我,你炸鸡真是太狡猾啦,趁我连什么叫金花都不完全明白时把我的大肥锅给分了,你好过分啊你。

但是你对我好确是真真实实的,我每次出个什么事,只要好意思跟你讲得出口,你都想方设法帮我,这一点到我死都会记住。又或许,哪怕今后我们老死都不相往来,但只要你比我先死,我肯定是会给你烧几刀黄纸的。跟你相比,我简直是个自私得让人出离愤怒的人。我记得有天深夜,我正在大西门出租房的小高层里憋大师,忽然你发了一个短信给我,说你被警打了,又被抓去芜湖路派出所,要我速去救你。你知道吗,我当时差一点笑起来,我不是对你那晚的悲惨遭遇如此冷血啊,而是觉得一定是你在跟我开玩笑,这事我后来还写进了微博,没想你真的发给我一张彩信,是你后脖颈的一个写,是一个被烟头烫过之后的新鲜疤痕,鲜血淋漓,皮都烧焦了。你说这是被派出所干警现场用烟头烫的,当时我是又愤怒又生气,我愤怒派出所干警虐待我大哥,生气的是,我的这个大哥动不动借了一点酒劲在街上横冲直撞的,你当你爸叫李刚呀?俗话说一个碗碰不响,两个碗才响叮当,你三爷要真是老实守法素质奇高之公民,哪怕派出所干警每一个都是神经病,也不会那样禽兽不如的虐待你嘛。我也不知当时我为什么没去派出所救你,这不科学。算了不提这事了好吗,深究这事的话,对我不利。

我尊重自己以外的很多人。因为我明白,世上有很多文明是必须存在的。比如鲁滨逊,这个人存在得非常牛逼。但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觉得无论世界怎样乱,只要随着第二个人的出现,会出现所谓的文明。你想啊,只要鲁滨逊必须和星期五说话,这需要约定词义和逻辑,鲁滨逊不可以随随便便给星期五一个耳光。这表示,每一个城市和乡村,都需要一定的制度或法规。好比,鲁滨逊需要星期五接受他的指挥之前,必须建立相对的条款与规定,所以那晚你被警打得也蛮有一些道理。

我记忆里很美好的事情有许多,我记得有一次下雨,你给我买了一双鞋,这双鞋我到现在都不怎么舍得穿。实际上最让我感动的不是你给我买鞋,而是某一年春节前夕,你悄无声息给我买了一件利郎外套。拿到手的那一瞬我被感动了。因为小时候能过年给我买新衣的,基本都是父母该干的事情,而我父母双亡多年,这感觉早已被搁浅,甚至被淡忘,当那感觉忽然被你的行为所激发,我显得有些语无伦次,大、大、大哥、你这、这、这让我情、情何以堪呀。可惜那件夹克后来被我自己还是谁用烟头烫了一个小洞,我每次穿都恨不得搧自己几耳光,意义这么重大的衣服,我穿也不注意一下,要被三爷看见,这叫你情何以堪。所以后来我每次跟你见面,都尽量不穿那件夹克,有时别的饭局不巧你也在,我也总是把那件夹克脱下来,挂在身后的椅子上。我记得还有一次,你从老家桐城回来,一个电话把我叫去你办公室,丢给我一件已经拆了封的黑衬衫,还是利郎,懒洋洋说这件老子买给自己的,刚才穿的时候才发现腰身小了,你拿回去去穿呗,你的肚子那么大。当时我怒了,但看在占了现成便宜的份上,没有当面发作。回家一穿,我擦,腰身是正好合身了,但袖子和衣摆都长了,穿在身上,整个人像是麻将里的一只东风。

大哥你做世姐那年,一开始向我伸出了橄榄枝,叫我过去帮你,保我吃香的喝辣的,但那时我接了设计院的一个单,工期也很紧,你只好退而求其次,重金聘请了我另外一个朋友,但我那朋友比我现实,干了一两个月,他见世姐这活并不是很来钱,于是把这工作给辞了,一时之间,你急得像只热锅上的蚂蚁呀。而我这人的SB之处呢,常常表现在一些明明知道落不到什么好的事情发生时,为了某说不清楚的东西,我会努力去做,一是虚荣心作祟,二才叫SB。当我介入那场选美之后,你知道吗?我有一个十分悲观的想法,是劝你立即停止那场活动,海选中,分明有很多个神经病女的混在当中啊,但你说,还没结束,怎么这样气馁呢。于是那届世姐,我跟在后面,共同放弃了很多节假日,我们一直努力在做,正所谓人在做,天会看,所以那一届的世姐,看点和收获都被我们做出来了,也为安徽区域的历届选美,杀出了一条血路。可以说,那一届你做的赛区,是全中国的,安徽区的第一名,后来也有幸成为了中国区的第一名,但是后来像方舟子说罗永浩那样,你膨胀了你知道吗?

大哥你还记得那个后来身价一路飙升的中国小姐吗?是现在安徽卫视的那名花旦呀,事隔几年之后,我曾经受人委托联系过她,说起这个委托人,你也认识的,当年为拉我们那届世姐的广告,手段下流无极限的那位,当时你还准备打他被我摁了,你想起来没有?没有想起来算了吧,我才不会告诉你。这个人真的蛮坏的,当时我们在团省委开一个碰头会,他坐我旁边,信誓旦旦答应拿多少多少钱,委托我请那位花旦替他主持一场商业活动,我当时什么心眼也没有,既给我们当年的选手挣了外快,又帮了这位表面上关系还算可以的老板,何乐而不为。没想我跟那位花旦都讲好了,她还地在台里请了半天假,等我给我的那位熟人老板打电话确认和落实时,他居然一整天都没接我电话,害得我一整天也没敢接那花旦的电话。此事后来不了了之,搞得我到现在都不好意思再跟那位花旦联系,后来我别想咨询一下那位给我下套的熟人老板,我想问他这样做的中心思想是什么,再后来冷静想想,在这个毫无诚信可讲的社会,提出这样一个幼稚的问题,我可能会被他反诘为脑子是否进了水。

大哥呀,关于第59届世界小姐选美大赛,我跟你谈到这里,那场比赛,后来跟我也没有半点关系,不记得什么时候,也不知是我的哪根SB粉丝,在网上收集到我曾帮你做过那届世姐的新闻,屁颠颠跑去我的百度百科里更新和补充了那一条,搞得我好像打着那届世姐的名号,在外面招摇撞骗一样,我有那个必要吗?我后来借的高利贷,可都是以徽尝道农业科技扩张为由借的,我要是报第59届世界小姐选美大赛,我想我的债主们也会认为我的脑子进了水。这事后来被我花了好大力气,几乎打电话找遍了可能认识百度编辑的朋友,也没能修改更正过来,所以我到现在还心存愧疚,对不起啊大哥,我窃取了你的光辉成,让那条牛逼的信息成为了我人生履历中的一道风景,而你除了公司门口做了快世姐海报外,什么都没捞到,像我这样不要脸的文化人,实在是让你大开眼界了吧哈哈。

但是大哥你知道吗,我现在对我的百度百科感到非常不满意,我最近自己也注册了一个百度ID,且一直在练级,等到了一定级别,可以具备修改我自己百度百科的权限时,我会这样编辑:恭小兵,一条打过劫,砍过人,嫖过娼,赌过钱,交过朋友,写过小说,做过生意,借过高利贷,跑过路,后来还扬言要把某某人民法院炸掉的汉子。他是一个劳改犯,也是一个骗子,如果你们不幸百度此人,请及时拨打110,OVER。这是我的中国梦。

对了大哥,还有一个事情非常对不起,我2006年到合肥,因为虚荣心和某些阴错阳差的缘故,对所人都隐瞒了自己的真实年龄。因为2000年我去上海打工前,身份证丢了,补办要等两个月,只好将带了别人的身份证,没想我到上海后,身份证并没怎么用,直到鹤姐姐为我争取到杂志编辑部的一份工作,要我身份证签劳务合同办工资卡办保险时,我想也没想把那张别人身份证给她了,此沿用至今。或许有人会说,难怪你长的那么老那么丑,原来你么不是80后哇,我在这里不做其他辩解了,但至少要辩一句,我是不是80后,跟你有毛的关系,我又没有拿80后来骗过你妈。

我记得我们认识没多久,你张罗着要给我介绍对象,你一直以为我没结婚嘛,这事当时闹得挺大的,连你老婆和你岳母都介入进来了,我一直当你开玩笑,所以也把这事当成一档娱乐节目在做。你想啊大哥,一般真的没有结婚的男子,碰到这样好机会,绝对此纠缠住那两个热心月老的呀,而我则根本没那回事一样,后来此事不了了之,是你常把它挂嘴上,尤其你不开心时,拿这事说我曾经骗过你,家里有老婆还要你帮我介绍对象。问题是,你到底有没有真的帮我介绍对象啊?我也没有正式哀求你、逼着你帮我找对象咯,而且这事根本没正式提上过你的议事日程,明明是酒桌上的一个段子,你干嘛总是耿耿于怀嘛。真正碰到某个良好的饭局,桌上见到年轻漂亮还没结过婚的女的,你还自己恨不得给自己介绍对象呢,哪次发扬过风格,要让我这个【没结过婚的80后小老弟】先来呀。

其实这些,都是你我人生中的一个个段子,我相信你更能一笑置之,尽管我跟你有过一个无法解开的心理上的疙瘩,但我今天在这里说了,宁可天下人负我,我不会主动去负天下人。朋友之间,缘分也有尽的时候,但我会尽量想到朋友对我好的一面。所谓朋友间缘分已尽,不过是见面假装不认识,不过是微博取消关注或拉黑,不过是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除此以外,还能真要闹哪样?

真正的朋友,我看中的是,在你危难的时候,能够拉你一把,而不是每时每刻都要在微博上艾你一下,我以前也蛮喜欢玩虚的,直到后来我出事了,欠了好几百万高利贷,仓惶跑路时才感到,真正朋友是来不得半点虚的。但人生总是这样,必须经历过一些重大的打击和挫折,才能领悟出一些东西,美好或者残酷。

其实我挺喜欢陪你炸金花的,因为你也有酒后失手的时候,而且你在桌上总能有效调控好气氛,你察言观色,能在第一时间知道谁的钱输光了,谁赢钱借口上厕所把钱藏起来了,谁输光身上所有钱没有打的费和第二天的早点钱了,这些细节性的东西,你总是了如指掌,并在每一场炸金花结束,分别抽出一些赢的钱给那些倒霉蛋,我也经常受益。但你有时真的好贱,每次赢点钱吧,总是唧唧歪歪摆出一副大哥架子,给别人钱的时候,也总忘不了要顺带教育别人一下,分别是,你们以后不要再喊我炸鸡了好不好呢?我炸鸡纯粹是解压,你们这些B可不是啊,老子发现你们已经把炸鸡当成一门副业在干了啊,再说你们能跟我比吗?你们还有没有理想,还有没有人生目标啊……你属于分明给了别人钱,但别人心里还挺不痛快那,你说你这事干得贱不贱?

不过你也有输得时候,每次你一输钱,我发现在场所有赢钱的,都不会给你钱,人生是这样残酷呀大哥,但我每次输了,总会在最后几把牌里事先抢一些钱回来,以防不测。别到时候输完了没钱打车回家,因为这个江湖上,小弟们是有权不管大哥死活的,你知道吗?每次炸鸡,我最喜欢坐在你旁边,因为每次我甩牌后,都能在你身上上下其手,体验一下什么叫做同性恋,分别是捏你几下,拧你几下,摸你几下,后来你老是不让我摸,还发火说,麻烦你不要再摸老子了好不好呢恭小兵!要不从现在开始,你再摸一下给老子五块钱!这有点的架势了,我有时高兴了也给钱,但自从我给过你第一次五块钱之后,我发现后来只要你输了,会一个劲叫我,恭小兵快来摸我一下,或是,麻烦你来摸我一下好吗?摸完了问我要钱,若是输得很惨你还涨价,从五元分别涨到过十元,二十元和五十元不等,后来你还做梦想涨到一百块钱一摸,我有些不客气了,我说一百块老子都能到路边野鸡店里打一次飞机了,你扪心自问一下,摸你一下值不值一百块?

我从来觉得大哥你是一位能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人,这样导致几个跟在我后面混的小兄弟都有这样感觉,也以致于我的一些小兄弟和朋友后来纷纷成为你的一些小兄弟和朋友,再后来我离开合肥后,我的那几个失散在合肥的小兄弟一直都在仰仗你照顾,这一点,我是要向你表示感谢和致敬的。我高利贷出事后,你冒着生命危险帮我出面解决了很多棘手的问题。

关于未来,大哥你不要担心我,目前我对这个社会,采取的是一和解的姿态,我觉得社会对于我个人来说,还是相对公平和公正的,我之所以沦为一个话痨,原因也的确出在我自己身上,这也回到一切问题的原点,每个人都要靠自己,期望得到很多,会感觉这个社会很阴暗,如果你把一些物质性的要求降低,再把自己的心态放宽,或许你会觉得这个世界依旧很美好。

标签: 大哥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