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恭小兵>正文

恭小兵:人有病,天知否——我的2013_恭小兵

2018-07-09 15:29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实际上整个2013年,我都处于一逃亡的状态。本年度本人的最大笑话应该是——三年创业,以数百万高利贷跑路而告终。古时形容一个人流落江湖,脱口而出的是落荒而逃,文化点的叫做狼奔豕突,偏文艺一点可以说是落花流水春去也。老杜写过一首《破船》,平生江海心,宿昔具扁舟。岂惟青溪上,日傍柴门游。苍皇避乱兵,缅邈怀旧丘。邻人亦已非,野竹独修修……逃亡途中,我拿来细细品读了一番,却是没有半点我这境况凄苦、内心苍凉的感触。另外一迷茫是天大地大,何处是我家?老杜的《破船》写于战乱之时,是群体性的逃亡,而我纯属个案,没办法窜到他那家国天下的高度。

四月中旬,草长莺飞。徐志摩有诗云,最美人间四月天,于我却是用来跑路的。跑路当天我发短信给一些债主,说钱的事,容我从长计议,拜托你们不要惊扰我的家人,很可惜没有一个人做到,倒是以最快的速度进行了家访,个别人有威胁用语,家长的反应很大,责令他们代为寻找。家长说,这可不是普通性质的离家出走,跟你们有关,债主们面面相窥,有点气馁。

彼时我已在遥远的边陲,闭门思过,深居简出。我的微博逃亡贴,有细心的网友发现有人点赞,把这人揪出来责问道,PO主苦逼,亡命天涯,世人皆皆怜悯,为何你要点赞?我顺着链接点进去一看,原来这人也曾是我的债主,只不过借他的高利贷,早已还清。我摇了摇头,即便人心不古,何苦费尔泼辣。在下跑路,干卿底事。

有网友认为我会自寻短见,这时有个本土的美妇女作家,站出来胸有成竹说,恭小兵若真的死了,我也死给你们看看。言下之意是红尘滚滚,像恭小兵那样热爱生活的男人,岂能说死死。顿时我想给那个美妇女作家打电话,想要跟她做朋友。那女的我认识,但一直没见过,江湖传言是前文化部部长的远房亲戚,出过几本不温不火的女性读物,跟我创业前的境况相似,副刊编辑,不怎么知名作家,有为数不少的本埠粉丝,有才华,有爱。

随后便是五月,我在云南腾冲的一家小旅馆里,慢腾腾收拾行李,准备返回老家。同时恢复了与外界的一切联系,一个月时间,通过家人的努力,通过变不良资产,我的高利贷债务已经越来越少,但依旧不是一个普通的数目。这段时间里,网上关于我的谣言有很多,而且版本不一。

有个我真的不熟的青少年作家发微博说,昨天我还跟兵哥一起吃的饭呢,徽府酒楼,这家伙酒量真大……这个青少年作家的微博认证资料是90后知名评论家,著名时评人。如果是我会申请修改为,著名造谣人,青少年吹牛逼专家;有个关系一般的哥们,在一个我常去的生活类QQ群里说,小兵在福建,昨晚发短信给我,说跟他的一个女粉丝一起,快乐地同居着呢……神经病,我想我是浑身充满作死的细胞,也不会讲出如此糜乱的话语吧,换成你会不会?

我是八月抵达合肥的,这个令人忧伤的城市,我是真的不想再来。之前三个月,一直蜗居小城,看书写小说,聊以慰籍。这段时间,我做好了去北京的所有准备,或许还能干票大的闪呢。后来经不住一位老哥的盛情相邀,硬着头皮再次来到合肥。给老哥的公司做文案,住免费的公司库房。与蚊虫结伴,陪蟑螂共度美好时光。工余读了两本书,都是外国人写的中国伟人传记,一本毛泽东,一本蒋介石。读毛的时候,惜蒋爱民如子,战时不易,然时不利兮,天命如此。读蒋时,又深感毛的神旺,反围剿,长征,取东北,渡长江,个别如总攻击令念奴娇等,令人想见周武王孟津誓师当年。

我少年时代第一次抵达合肥,唯一的念头是逃离。那时是去蜀山脚下的一座监狱服刑,刑期五年,每日每夜都盼出头。那时的日子显得别慢,有度日如年之感。事隔多年,我总结了一下,中年人最适合坐牢,少年则不宜。世上时光对于少年,因为一切皆为新内容,酸甜苦辣必须一一尝遍,难免感觉漫长。而中年人因为经历了很多,故而常叹人生苦短,岁月如梭。

九月略有收获,集结前几年的专栏,出了一本新书。原名《人生若只如初贱》,后改名为《青春向前,沧桑往后》,亚马逊预售时,很多旧时好友纷纷解囊,买完书之后,也不忘给我发截图,为此我深感不安。我的不安在于,此书原本与我无关,买我书的一些朋友,大部分是我央求他们去买的,事后总结,确实有点犯贱的成分,懊悔不已。好在有人发的截图是真的,有人发的截图却是假的,我能理解发假图的朋友,但这弊做的却是毫无必要,我虽潦倒,毕竟没拿刀抵着尊驾去买。

前些日子,我看南都资深评论人彭晓芸女士的微博,说为文之人须有傲骨,她自己从未拿过零散去结集出版,却又倍感挣钱很难,世事维艰。这条微博于我而言,有当头棒喝之妙,但又充满迷惑,既然全世界都是假仁假义之人,义士的价值又在哪里?我常见某某知名人士,昨夜尚在微博宣讲民主呢,今晨嫖娼却被抓去看守所。又有个别体制内巨贾,适才网上发帖公然调戏“能力之外的资本等于零”,今又举办个人文集发布会,捧场嘉宾赫然是杨澜、吴晓波和潘石屹。所以说这个世界有着无数真理,一时之间又能让你无从谈起。

十月底,跟收留我的老哥告别,暂时离开了令人冷静而又喧闹的合肥。在一个有山有水有挖发的小城安顿下来,把胡兰成的《今生今世》重读了一遍。读到青年胡兰成邮局失职,赋闲于胡村,引唐人诗句“休论世上升沉事,且斗尊前现在身”自勉,于我何尝不是这样。又觉张爱玲相对豁达,张与胡分手后身价飙升,却依旧去温州看胡,回上海后且寄钱给胡,彼时胡兰成政坛失势,惶惶如丧家之犬。原本我对古今女作家人品是鲜有敬佩的,看到此处,张爱玲算一个。

十一月至今,一直写小说,漂,讲的是一个农村青年,进城奋斗,传奇性地结识了一位地产大亨,之后买房无数,到最后却一无所有且被高官情敌剪除的爱情故事。这部小说目前已写三万余字,昨晚看了一下,恐怕要推倒重来,感觉写得太魔幻,这样不好。现时的中国是清明的,你看各地首长即将建造个人官邸了,但愿的我一些包工头朋友,能乘机发财。

过完这个月再过一月,便是2014了。回想我的2013,虽说惊险刺激,落魄潦倒,倒也算是略尝人世辛酸。想我由街头不良少年,也曾奋斗成一时的精英人士,现时落难,亦是上苍垂怜,让我有机会知道,世上到底什么可叫咎由自取。儿时曾读《西游记》,看到石猴出世之时,天崩地裂。规模惊动了玉皇大帝,派纪委金书记下界调查,却见小小石猴楚楚可怜,且在参拜四方,于是太白金星回去复命,说石猴顽劣,倒是有向善之心,玉帝听禀,便不再去管。几百年后,却见这只石猴,掣金箍棒,翻筋斗云,率群妖大闹天宫,差点要了玉帝老儿的性命。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