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恭小兵>正文

恭小兵:寂寞深深天王巷_恭小兵

2018-06-01 18:56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巷是我在合肥见到最短的巷子之一,巷口是国元证券,中间是喜客多超市和E家快捷宾馆,巷尾是子午炫洗浴中心,之后被安庆路一刀切掉,全长不过一百五十米。我在报社上班时,住过一段时间的巷。搬走时合同尚未到期,便丢给了刚刚踏入社会的尊宝和王震,后来房东到报社找到我,硬是多要走一千多的水电费。

巷的房子是刘社长转租给我的,我住进去的时候,也少交了一个多月的房租,后来丢给王震和尊宝,这叫传承。我当年落脚巷,一是冲了这条巷名,二是因为巷口的乐园国际。那时的长江中路尚未拓宽,出了巷口,一条斑马线划过去,这头是我巷,那头便是乐园国际土菜馆,出门吃饭嘛,必须不同凡响,那条斑马线,我当是红地毯。

其实所谓的乐园国际,不过是家小饭馆,连带厨房,不超过三十平,没有包厢,只有五六个卡座。我那时刚到合肥不久,每月薪水三两千,却一心要交好朋友,于是这家小饭馆,自然成为我交朋结友的场所。在那家小饭馆里,我分别认识了麻将兄、刘社长、老谢、方厂长等正宗的枞阳老乡。我出生皖南,但在合肥却总是羞于启齿,因为皖南人唯利是图,不讲义气,省吃俭用,待人抠门。或许是受过去徽商的影响,正所谓无商不奸,却养成了一方风气。好在我户口簿上的祖籍一栏是枞阳,能讲得一口流利的枞阳土话,外加本人酷爱喝酒搓麻炸鸡等各项文体运动,因此大部分枞阳佬,都挡不住我这个假枞阳人的热情,互换号码后水深火热,相见恨晚。

我在巷画地为牢的那一年,麻将兄的主场却在宁国路。麻将兄跟我性格相似,都属于见了朋友想挖心掏肺的主,但也没多少好朋友。多年后麻将兄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合肥,携妻女远赴江浙谋生,连顿散伙饭也没请我,还悍然抢走了中国电信赠给我的免费新酷派,或许他是被这个城市伤透了心,或许是因为麻坛失意,我有时从微信上看见他,黑着脸问他要手机,他有时理我,有时不理我,后来我只好反省了一下自己,难道是我打麻将赢过他的钱吗?这个贱人,心眼真小。

刘社长是我巷的前辈,有次我在六楼憋稿子,接到一条短信:我在大西门诊所,护士太漂亮了,速来。那时他已搬去新华学府了,为什么要来巷诊?我跑去一看,刘社长果然躺在床上,假装虚弱地告诉我,昨晚喝多了,好难受,这边跟我说话,眼睛却在正襟危坐的小护士脸上乱闪,我心想诗人是诗人,真狠呐。后来酒桌上说起这事,刘社长说这招是老谢教他的。

我住巷的时候,基本上早出晚归,很少留意巷内风景。偶尔周末无事,又有一堆脏衣服臭袜子要洗。记得楼下有家锅贴不错,有时去吃还得排队,我这人的脾气很怪,偏偏见到热闹的场面,我会萌生孤独之感,宁可退而求其次,去吃另外的一家武汉热干面,店主大姐倒是说得一口好听的湖北话,一问却是仙桃人。

出得巷口,对面是高耸如云的CBD,此后便是川流不息的三孝口天桥。想在这个城市里平静生活绝非易事,有多少外地来的年轻人来到城市,渴望得到一些东西,却在这里将自己迷失。有时候想想,还不如赖在寂寞深深的巷里,翻翻书写写笔记,因为你在繁华处看到的,那都不叫风景,而是焦虑。有了这心情,巷似乎能帮我们在喧闹的城市里,辟出一个小小的港湾,让人忘记城市的凶险。

要说我对巷的理解和感触,委实没有,只是这条巷子,曾留存过我一段快乐的时光。有次深夜,我从外面喝醉归来,坐在巷口的路牙上涕泪横流了很久,也不出声,只是目光呆滞地静静地坐着那里,后来朋友说我坐在夜色里,像个很傻的老人。记得那晚我在巷口坐了很久,天上飘着细细蒙蒙的小雨,朋友不敢动我,一直到我酒醒。

其实巷内也有别具一格的人间烟火,马路两旁是临时菜市,每逢节假,原本只青菜萝卜土豆鸡蛋的贩子们,会从别处倒来一些生猛海选,但大家似乎都没什么好心情,当灯光和夕阳余晖交互,巷能忽然一下安静下来,偶有倦人归家,上楼后却又互相绷着脸。

标签: 枞阳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