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恭小兵>正文

恭小兵:我要在废墟上,92年奔驰长出一朵花_恭小兵

2018-06-01 15:21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去年差不多这个时候,我在火车站附近的公司仓库里,撰写2013的年度总结:人有病,天知否?那里湖面总不澄清,那里空气总不宁静。雪白明月照在大地,有我不愿提起的记忆……现在想来,天知不知否真的已经不重要了,但人却需向看前,少看点天,否则容易扯着蛋。

今年初春,空气干冷。我结束了公司仓库与高档写字楼之间两点一线的流浪生活,被一位本土互联网资深人士推荐到80后之窗安徽,我去报到的第一天,差点被我的投资人兼博士老板灌醉,好在那时我的身体强壮,还没有开始正式缺钾。第二天,老板把他的团队交给我,同时交给我的,是一个很有前景的文化项目。老板姓陈,皖北人,美学博士,风度翩翩,儒雅大度,上过很多个总裁班。我们真的一见如故啊,后来他多次这样提起过我们的见面。

实际上安徽的项目很小,老板的核心产业在帝都,偶尔回安徽,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我别喜欢这样的工作模式,没人管制,想干嘛干嘛,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嘛,老板威武。当时我高利贷跑路事件的影响力正在减弱,我也逐渐把心思花在东山再起这个励志名词中,像是一株费尽心思想从废墟里探出头颅的花,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几个月时间过去,业绩倒是马马虎虎过得去,尤其娃哈哈老哥吴总对我更是倾力扶持,让我们的团队一改颓势,但我愈发开始觉得,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我萌生了退意,心里却又隐隐觉得不安。原因有二,一是觉得对不起陈博士,二是七八个上司十几盘棋,我粗线条惯了感觉别累,加上那会我受人之托,带了一个对我非常有感情的女实习生(恭老师按:绝非男女之情),可我在工作中并未把她带好,有些惭愧。记得第一次她见到我,她跟在我的顶头上司身后非常老练地喊了我一声兵哥,然后想起什么似的,冲我做了个鬼脸后怯怯一笑,令我最感动的是我离职前一天,她找我聊事情,什么也不说,却是满脸泪水。这场景隔着一整个春夏,在这个料峭的冬日,让我记忆犹新。

我最终没有留下,告别了他们和我的博士老板,收拾行李去了别处。说实话,我不是没有想过带上女实习生,只是我自己都一片狼藉,况且,我对陈博士也是有感情的,难道我出走的时候还把他们两个都拐走吗?我是属蜗牛的吗我。

离开了80后之窗安徽之后,六月份我承包了 网的一个频道。这是一个听上去很唬人,实际上没有多少含金量的网站,坊间对此所知甚少。我每次出去和别人谈业务,详谈之前我还要给别人介绍一下 网的来历,企业文化,核心目标,什么什么的。结果客户来一句:哦,这样复杂,还不如内什么什么。

恰好那个时候,我在读曾国藩家书,看到他说,困心横虑,正是磨练英雄。遂大有触动。曾国藩曾经教育后代,说他不会给子孙留一毛钱。若是子孙不争气,留再多钱亦无用,若子孙争气,自食其力,留钱亦无用。总而言之,他一毛钱都不给他们。现在想来,曾国藩也是颇有想法的一名企业家,问题是全世界只有一个曾国藩,若是人人都能曾国藩,的企业文化恐怕都是湖南的。

正如前辈所说,意外和明天,你永远不知道哪一个提前到来。流火七月,我被一个伟大的青年企业家说动,放弃了 网,踏进他的公司,从此回归到创业人士的光荣行列。我年轻的时候,经常会觉得创业是个伟大而牛逼的名词,李自成,朱元璋,还有那谁谁,创业以后轻轻松松走上了人生巅峰。现在觉得创业人士等同残障人士,都应吃上劳保。

慌乱中,我随企业家进入一栋气势磅礴的写字楼,他与我约好,由我出面来为他的旅游项目组建一个文化团队,他按月给我和我的团队付工资。然而几个月时间过去,我们接了很多很多活,干得呱呱叫,却没从甲方手上拿到一分钱——除了我带队出去接的活。于是我看着企业家,企业家看着我,相对无语泪千行,我总不能动手捶人家。后来他曾多次向我抱怨起自己担负的责任和压力太大,我劈头盖脸的夸他萌萌哒。我组建的团队成员,叶辰是武术冠军,刘内向练过散打,婷婷是跆拳道黑带,连最老实巴交的徐元君,年轻的时候也拍过别人板砖。搞得我每天上班都提心吊胆,生怕他们几个把我给削了。

实际上,企业家是极具领袖魅力的一个人,对人也很真诚。去年冬天,他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施以援手,给我希望,所以我不能在他最困难的时候离他而去,人是感情动物,我不敢妄称义气,但我从不害人。人世间表面上的苦,我吃得不算少,相反我倒有些钦佩企业家,他吃得可都是内心深处的苦。

投奔我的两个小弟,叶辰是在八月初来的。合肥的夏夜非常凉爽,让人想起灯火阑珊还有徐志摩。网上流传有一首徐志摩的诗,估计是想气死他:你走,我不去送你,你来,不管多大风雨,我去接你。我跟叶辰则完全相反。他到合肥的头天晚上我打了一夜的麻将,凌晨四点才睡下,他六点钟打电话给我,要我去车站接他。我嘴里说好的,但还是非常矜持的让他在车站等了两个小时。据说在这两个小时里,他先后拒绝了八位出租车师傅,六位宾馆阿姨,三位苹果手机的热情搭讪。那会还下了小雨,他撑着把花伞,坐在广场上非常诗意的幻想我出场时,乘坐的是悍马还是劳斯莱斯。

我让他失望了,并且在那两个小时后,我让他绝望了。他打通我的电话,我说合肥太大,我迷路了。他信了,我给了他地址,让他自己打车过来找我。半个小时后,我见到了这个披烟戴雨而来的文艺青年。叶辰是个青年作家,有一个叫做叶小白的笔名,据他自己讲,出处是那个靠着龟兔赛跑,当上了国家领导人的姜太公第一百八十代玄孙,但我总是忍不住想起蜡笔小新。我最初跟他认识那会,他在大学因为办反动报纸,差点被劝退,我正仓皇跑路,在中国各地流浪。两个苦逼惺惺相惜,相见恨晚。

随后便是秋天,落叶落满了合肥的大街小巷。在叶辰的介绍下,我们又迎来了刘内向。内向是个典型的抑郁症患者,他和叶辰住一起,每天晚上大门紧闭,黑灯瞎火,不肯主动说半句话。半个月后,叶辰崩溃了,要我开导开导他,我把他拉到办公室教育道:小弟你要开朗一点,我们的未来是光明的,前途是璀璨的。我们都是废墟上开出的花朵,越是艰难,越要开的灿烂。他说:哦。总而言之,在那个金秋,在刘内向的带领下,我们集体走向了抑郁。

团队另外几个,分别是婷婷和涛涛还有旭旭。婷婷是由她姐介绍来的一个小女孩,相比叶辰和刘内向,婷婷则优秀很多。做事严谨,做人低调,有工作责任感。将来指不定会是哪个行业的一姐。老话讲,仗义每从屠狗辈,负心最是读书人。虽然婷婷从不屠狗,叶辰和刘内向也不曾负心,然而文人的自我和飘忽不定,注定了他们之间的差距。

九月鹰飞,合肥的街头热浪翻滚,丝毫没有秋天的气质,这时我才逐渐意识到,要是继续跟这个社会互相拧着,迟早同归于尽。说实话,启动游学大赛的目的是想挽救这颓靡的局势。几个月下来,在整个团队的共同努力下,眼看要进入总决赛,我愈发确信当初开导刘内向的那一席话:我们都是从废墟上开出的花,越是艰难,越要灿烂。

回顾这一年,从我结束形式上的流浪,在陈博士的带领下进入文化领域;在企业家的磨砺下进入教育行业,至如今,才终于见到前方的一线曙光。一步一步走来,都是不断向过去告别而来。我的人生过去已有大半,推倒了昔日的高楼玉宇,而今在这荒凉的废墟上,长出一朵花,是我的幸运。也叫我懂得,花开不易,每一次离别,都是对未来的珍惜。

伏尔泰有句名言,我虽然不认同你说的话,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伏尔泰他老人家的意思,我想大概是,虽然我认为你是一个傻逼,但我誓死捍卫你当一个傻逼的权利。老人家说话刻薄,可见一斑。据说伏尔泰二十一岁的时候,因为讽刺权贵,被流放到一个鸟不生蛋的地方。后来他结束流浪,牛逼轰轰的回到巴黎重操旧业,很快又被投入巴士底狱。出监狱后,他毫不气馁,继续讽刺,于是三进宫。第三次出狱后,多半是当权者怕了他了,将他驱逐,任他天高海阔凭鱼跃。果不其然,六十三年后,受到他启蒙的年轻人聚集在一起,炸翻了一个叫做巴士底狱的地方。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永远不要低估一个有着流浪情怀的老男人。

标签: 都是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