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恭小兵>正文

恭小兵:左右手互博大法_恭小兵

2018-06-26 19:13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说到女权运动和男权维护,有两个非常有意思的事例。话说一百多年以前,英国出了两个著名的男人。一个名叫约翰·斯图尔·穆勒,另外一个名叫J. John Ruskin (罗斯金)。名叫穆勒的人,写了一本书叫《妇女的屈从地位》。据说这个书一出版,马上招来许多评论家的指责,说该书宣扬的是一败坏的道德和社会,穆勒是个道德败坏者,是个疯子。这些言论当然都是男人,而女人对其却十分欢迎。把《妇女的屈从》看成是一部划时代的杰出作品。奉作者为大师,为神明。

同时出现且观点具有明显冲突的是罗斯金的一本书,叫《女王的花园》。这是一个优雅的范本。目的是在骑士风度的欺骗性殷勤里,让女人永远甘于屈从地位。罗斯金依靠的是感伤而不是理性。他用华而不实装饰感极强的语言,掩盖着两性统治之间的事实。并极力怂恿妇女做男人后花园里甜蜜而感伤的蝴蝶。他认为女人最大的乐趣是可以分享自己的丈夫以及丈夫的朋友的快乐已经足够了。罗斯金以其优雅的言辞掩饰了女性生活的真实。可究竟有哪个社会中会有如此的好事让女人一辈子尽情游玩山水?一味享受优越的田园生活?但恰恰是这言论,这鼓噪,在当时却得到了众多男人的赏识,他的得宠与穆勒的四面楚歌形成一个鲜明的对比。

1830——1930这一百年里,是女权运动迅速发展并取得成效的一百年。余风所及,当时的中华民国也纷纷开办起女子学校,不再提倡女子裹足,号召天下女子自由恋爱。结果一大批女学生都跟自己的恋人私奔去了日本或者海外其他国家。这些不仅仅都是女性先驱们的典范。有的也依仗了当时男性盟友的大力支持。譬如沈从文先生的《凤凰》里,有个叫刘俊的旅长,为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开抢打死了自己的学生太太。这明显是沈先生对当时社会体制内,男权至上的一强烈不满。沈先生是个大好人啊。

但在男性阵营里,也总有另外一些很不友好的家伙,甚至还有一些无理取闹的。比如誉满的奥国老军医弗洛伊德是其中之一。众所周知,弗医生是以性革命和解除禁欲等先锋摇滚姿态进入所谓的学术江湖的。弗洛伊德认为,女性人格的最大缺陷是从‘阴茎妒忌’心态中产生的。他说女性对自己性别的发现本身是一个巨大的灾难,假如她们甘于顺从,并认识到自己的‘被阉割’状态,并承认男人的优越和自己的低劣,那么她们会心无二顾地专门从事繁衍后代的工作。设若不顺从,侵入弗洛伊德认为是男人的活动领地,那么这个女人是犯了‘男子气质情结’的错误,需要作为神经质患者接受医学或者心理治疗。

其实老军医弗洛伊德是知道穆勒的那本书的,但不喜欢。不仅不喜欢,他还极力挖苦穆勒,说自己根本看不出穆勒书里到底含有了多少真正的人性。弗老大认为女性人格里最显著的三个征是被动,自虐和自恋。他怀疑女性的智力。由弗医生创造出来的所谓男人‘力多比’升华说,实际上是对平庸女性的否定。此外,老军医还动用他所谓的临床观察和追踪调查,从生理到心理一路歪曲下去,最后得出结论说:女人从本质上说,是不适合于文明生活的。她们用那仅有的一点女性的本能去尽母亲的职责已经足够。如此看来,老军医之所以被学术界认为是先锋,其实无非是1869年穆勒与罗斯金之争的一个现代化翻版,其实质也不过是插了些所谓现代医学文明的花絮进去罢了。

出现在文学家笔下的事情也有迹可循。从厌女症即潘多拉神话到骑士文学,这其间可以看出一些好心男性的良心发现。骑士文学作为是维多利亚时代的殊文学类型。而且它也吻合了那个时代内典雅高贵的美学风格。但只有血统高贵身份卓越的女人才可以得到骑士文学的恩宠。虽然这很刻薄,但毕竟体现出了男人对女人的一点点怜悯。有总比没有好。另外,骑士文学和感伤派的出现,将一些优雅的范本导入民间,尽管其题材以及文本本身已经具备了一定的欺骗与掩饰性质,而我觉得那是一善意的慰籍。它的出现,对改变女性的社会地位还是有其一定的积极作用的。尽管它是以类似于向血统高贵的女性献媚的低姿态出现的。

然后是王尔德笔下妖艳不可方物的莎勒梅,《玩偶之家》里叛逆成性的娜拉。即使是在以言论自由而闻名的美国,纳博科夫站出来为女性说了几句好话,其作品马上博得了‘有伤风化’的美名而遭禁。而年幼不过是个12岁的少女洛丽塔,最终也被自我标榜开化的美国佬强行按上一个‘色情诱拐亨伯’的罪名。此后有无数男性作者,对女性人物的塑造,无非是大地啊母亲之类的浮夸,他们自己一定觉得这是一保险而道德的创作风度,但对女性却没深刻体现出真正的人文关怀。王尔德有性错倾向我们暂且不说。易卜生是创造了一个叛逆的娜拉,可娜拉出走之后又应该怎么办?迷惘啊。

事实上,咱们国家老祖宗留下来的遗训里,也有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譬如我在读‘关关雎鸠 ,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句话时,发现有个逻辑漏洞。首先,君子是没有身份或者年龄界限的,那么也是说,凡是君子的,都可以互相竞争着去泡那些丰姿绰约的窈窕淑女。读完这个,再想一想祖宗们地对‘窈窕淑女’所制定的那套三大纪律四项注意,马上可以发现,这句‘君子好逑’是典型男权至上的体现。

而且,在我国,逑是一门很大的学问。它讲究是是门当户对,身份得体。远了不说,厦门‘远华事件’里,有个著名的女歌星。据说这个歌星,面对广大FANS的时候,曾经多次无理拒演。而在赖老板东床事发之际,却以无限热情,在北京为赖老爷的冤情四处奔走,说,赖老板多好的一个男人啊,为什么要搞他?事后查明,这个女歌星不过是赖老板眷养过的一只金丝鸟而已。跟唐明皇霸占杨玉环相比,陈世美算简直是个不识时务的冤大头。泡妞讲究的身份得体,凭他区区一个新科小状元,二婚头,居然泡到了天子脚下,真是初生土鳖不怕死,傻逼呀。可是出于天性,长期以来,男人恰恰最喜欢贼心不死地从事的是这样的工作。大有‘杀了陈世美,还有后来人’的亡命架势。当今世上谁不知道三桂.吴同学冲冠一怒为圆圆啊?因此我相信:假如给‘君子好逑’一个期限的话,那一定会是一万年。

最能体现男权至上的,大概要属古代那些左拥右抱老婆众多的皇帝老儿们了。三宫粉黛,六院佳丽,可谓是春色阅尽了吧。可等到那些仪态万千的妃子们终于混成正宫娘娘后,才会发现:到后来不过当上了所有后院MM们的管家婆而已。然而是这点地位,却可以成为她们仅有一点安慰。所以叫着‘母仪天下’。还可以没事生闲气找找手下丫头们的麻烦,发发皇帝老儿那儿得不到恩宠的旷世幽怨。正所谓‘由来只有新人笑,有谁听到旧人哭?’。在这点上,不能不算是女性自我虐待的体现吧。

民间百姓虽然比不上有钱有势的县官大老爷们,但妓院,青楼,章台柳,政府纵容男人可以自由地外出嫖娼,又为多少新人增添了多少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又为多少旧人增添了多少孤灯独坐的清凉晚景?尤其是一些爱以风流自居的文人雅士。如果说官宦之家的大小太太们之间的争风吃醋还只是明争暗斗,用女人惯用的伎俩耍弄一些阴谋诡计,以争取维系在夫权身上那一点可怜的温情的话,那么市井人家的妇女最多也只好听之任之,惟有以三从四德等所谓的‘妇德’来安慰自己形容枯槁的晚年寂寞了。

道德的含义总是显得有些高深而虚实无定。尽管先秦至汉初的诸子百家曾反复立言,但始终没被人们真正领悟或者索性阳奉阴违。‘勿以淫失弃业,勿以贫贱自轻。勿以所好害身,勿以嗜欲妨生,勿以奢侈为名,勿以贵满骄盈’……。尽管前辈先贤们早已经把这些枯燥的大道理说得口干舌燥,可我们这些不屑子孙们却依旧在前仆后继地自轻自贱。假如说目前我国的三陪现象是女人的堕落的话,那么那些生意正在逐渐兴隆的挤奶男工们又算什么?

我向来不认为女性地位的低下,必须从男性当中寻找什么原因。像是大便不出,你不能单独从马桶中去找原因一样。女性地位只有是从整体的、必须去掉‘依附、卑下、盲从’这几条烈根性质才可能得到有效的提高。任何时候,破罐子破摔都没啥好处。同理,男性堕落更不可以把责任推向社会。无论男性还是女性,都是组成社会这个大容器的一分子。容器的本身是承载和包容。实际上的所谓‘乱’、‘进步’或者‘堕落’还得取决于各个组成部分,那是男女自身品行的保持。而且我觉得历史上的很多场运动都是些非常可笑的把戏。最大的收益方无非是后来得势的那些体制执行者。激进与改良,左或者右,都是幌子。通过金庸的暴力书 射雕英雄传 我们可以知道,老顽童周伯通在无聊的时候,曾经钻研出一门武林绝学,叫‘左右手互博大法’。我觉得老顽童这样做很好,他折腾的只是自己,一个个体而已。他还没去折腾整个武林。可现在社会上兴起的所谓的女权运动或者男权维护,犯的是这个忌。

假如我们在解决自身问题的同时,一味的责怪整个世界整个体制,那我们连老顽童都不如。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