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恭小兵>正文

恭小兵:有些事,悄悄开始就好了_恭小兵

2018-07-09 17:04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访谈网备案通过的消息传来时,我正打马去往云朵私厨的路上,那晚有家地产公司的金牌策划请吃饭。窗外寒风凛冽,黑头车司机小俞体贴咨询道,要不要把窗户关起来呢哥,当时我正低头翻阅朋友圈,感觉头昏脑胀,胸腔翻江倒海,想吐但又吐不出来。小俞说那开着吧,哥你睡会,到了我叫你。

退出朋友圈,半躺着,听汪峰唱怒放的生命,这个总是上不了头条的男人,悄悄上了女神。正所谓上帝关上一扇门的时候,必会为你开这一扇窗,你看,娱记眨会眼的功夫,窗内的子怡,孩子都已经生了。

小俞是个嘴甜的孩子,我每次下楼必坐他的车,是polo的空间太小,但这有什么呢,我独来独往惯了,尤其二次创业以来,甚至有些刻意,想着自己那个貌似不可能成功的项目,太需要这样萧瑟的背景和悲怆的气氛了。

如今互联网七亿用户,三千万新媒体,项背相望,歌舞相和,鹤蚌相争,狼狈相食,而我年老力衰,单枪匹马,即便万千人于斯吾往矣,击筑悲歌,奈何雾惨云愁,前路崎岖。

起初我这样想,做一个很小的访谈类网站,专攻人物。我的嘉宾不分贵贱,不问出处,上至将相王侯,下到黔首布衣。以我的文笔,两天出一篇人物稿,两个月积累三十位访谈嘉宾,结集出版一本书,一年能出六本,以每本书版税五万计算,每年能挣三十万。

三十万的身价,在合肥这样的二线城市,不唱歌,不跳舞,不装逼,不请客,不赌钱,不吸毒,不嫖娼,以上合肥男七不准,哪怕只遵守个七分之五,七分之四,都可勉强跻身省会白领之列。

我举着三十万年薪,走访了五百罗汉,问他们可愿意跟我一道做省会白领。有人不屑一顾,也有人跃跃欲试,又很担忧问了我一句,不怕一万,怕万一,保险有没有,我听后大吃一惊,感觉干这行也像是铤而走险,刀口舔血。

公积金更是没有了,我干的本身是无本营生,能给前期合伙人的实在是羞于启齿,所以当远志和明安的支持姗姗到来时,我考虑的依然是放弃。

找一家能够发得出工资的公司,跟一个不怎么来脾气的大哥,和几个通情达理的债主坐下来,再耐心商量商量,重拟一下还款计划,一年不行三年,三年不行五年,人不死,债不烂,说实话,我早想这样干了,可问题是,我是有理想的。我是有追求的。正如硬汉海明威所言,你不能光让我活着啊,我还得折腾呢。

听过这么一个段子,说有记者采访羊倌的孩子,问他长大了想干什么,羊倌的孩子说长大了娶媳妇,娶完媳妇呢,生孩子,生完孩子呢,放羊啊。记者在第二天的都市早报里这样写道:城里的孩子们,你们要有上进心啊,要不然,长大了只能去放羊。那篇报道的标题是:羊倌的孩子爱放羊。

实际上,我们跟段子里羊倌的孩子有何差别。读书,工作,学坏,买车,买房,谈恋爱,结婚,生孩子。我们的孩子同样如此,孩子的孩子也是如此,这是生活给予我们的美好内容。

你觉得你的生活很别,不同于羊倌的孩子爱放羊,但你能说出这两者,本质上的区别在哪里呢?

我年纪大,长得丑,矮矬穷还一身债,我不诚信,不靠谱,不守时,不坚强,不自信,爱装逼,爱慕虚荣,贪图享受,缺乏毅力,没有记性,死要面子活受罪。

我的心念太杂,欲念太多,为此我深感焦虑,时代的巨变总能让我马不停蹄的瞎折腾,我不知什么时候能让自己冷静下来,我都已经老了,身上依旧有这么多不好的东西,我想我需要调头。

多年前我是一个刻薄的人,随着时间的流逝和年龄的增长,我大致改掉了这个坏毛病,现在的我愿意真心赞美每一个人,每一让我值得尊敬的行为。我不再吝啬自己的溢美之词。如果我能一直写下去,我希望我的作品能印证一些美,一些来自人性的美。

说着说着,访谈网已经悄悄上线了,剩下来的时间,我会从容不迫地采访我的每一位嘉宾,心无旁骛地写好我所采访的每一篇稿子。我会戒骄戒躁,每天前进一点点。凭手艺吃饭不丢人,有些事,悄悄开始好了。

后记:那晚金大地王总在云朵私厨请吃饭,我没刹住又喝多了,还发了一个红包给曹省长,省长咧开他的厚嘴唇子眉飞色舞说,大哥真是越来越帅了,我听后很高兴,我相信了他的话,并诚挚祝愿自己真的越来越帅,省长不会骗人的。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