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恭小兵>正文

恭小兵:不是猛男不过江_恭小兵

2018-05-30 17:13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大舅是近代老汪家最具传奇色彩的男丁,少年英雄,晚景黯淡。命途之诡异,几近绝响。用大表哥的话说,大舅是见过大场面的人,管过数不清的猛人,搂过数不清的大洋,与队伍反目后占山为王,更换过几任压寨夫人,这相当于我还有过一批数目不详的山寨舅妈,但我后来亲眼所见的嫡亲舅妈,却是桐城青草塥的一个小脚老太太。

据大表哥说,大舅投奔队伍当日,便被首长破格录用。原因是大舅身手敏捷,仪表不凡,且念过两年私塾,能断文识字,当时的队伍急需这类文不能文武不能武的洋五土鳖,以至于大舅在队伍上不到半年,已在首长身后或周边行走,起先是贴身警卫,而后身配短枪,执掌首长卫队。

后来的情节,如果用评书的叙述方式,需要转折一下,也是说,若不是彼时的队伍溃败,外加老汪家祖坟不力,我亲爱而牛逼的大舅势必能大鹏展翅,拜侯封疆。

大表哥讲大舅,既有萧然起敬之色,又有忤逆愤懑之辞,你说我老头那个死老头子,断文识字,百步穿杨,部下拥戴,首长关爱,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我有时受表哥的语境渲染,也不免如临其境,扼腕叹息,可怜功名富贵,如同竹篮打水。

大舅战时勇敢,做了警卫连长,如果一切按照这条主线发展,大舅的结局必然完美。有关大舅的军界生涯,大表哥给出的评价是,我老头这货能见小钱,钱大了不行,直接犯浑。大舅犯浑前,受命率队夜行一百里至邻县,公然抢劫,得金条银元无数,拂晓归,十之八九上缴队伍,私藏十分之一,用于弘扬军民鱼水情:奉陪驻地乡民推牌九或摇单双。

然首长欣喜之余,不忘施施然出具借条一张,派专人送呈被劫乡绅,言明战时殊,此劫非劫乃是借,战后一定如数归还云云。乡绅也是有苦说不出,只是受害者与抢劫犯代表核对借条数目时,发生了一场口角争执,争执的结果是贪污犯大舅旋即落网。

依我看,彼时队伍上的纪律应该是:贪污该死,抢劫无罪,多年后这条纪律变演成一个著名的口号:造反有理,革命无罪,所以说历史总有其惊人的相似。以大舅的智商,应付天下如此之大稽,显然要靠边稍息。那边厢首长用人失察,怒不可遏,痛心之余,大笔一挥:业界败类,火速枪决。

据大表哥描述,大舅领刑当晚,如有神助,天空雷鸣电闪,暴雨如注,刑场周围枪声大作,片刻间,行刑队全员全部报销,似乎一切都是天意,唯大舅毫发无损。史载:民国二十八年,千古奇冤,江南一叶。

是役敌军夜袭,大舅所部血染丘壑,死人无算,首长亦如是,经此巨变,大舅心灰意冷,此飘忽山林,落草为寇,抢劫,鼎盛时有数十人枪,名震皖南。

渡江战役前夕,大舅率全体抢劫犯自愿支前,替大军搬运物资,故蒙新政府宽大,旧时劣迹,既往不咎。实际上支前不过是大舅的随心之举,不想弄巧成拙,反而救了大伙一命。大舅有恃无恐的犯罪心理依据来自于首长:殊时期,抢劫无罪。

大表哥还说,大舅在支前过程中,偶遇一当年部下,彼时该部下已成将军,将军不忘旧情,委大舅以支前重任,总管数千民工日常所需,战后该将军数次邀请大舅重返队伍,并许破例提携,有福同享,奈何大舅早已迷途知返,一心补锅,将军愕然。

大舅最初便是跟在一个怀宁的补锅师傅身边学徒,而后双龙过江,立志振兴大怀宁补锅事业,之后师徒失联,补锅师傅回去报告说江南繁华,山道弯弯,所以徒弟走丢了,外婆将其大骂一顿,毅然率汪家全体老少过江寻找。

大舅走失期间,外婆随二舅落户于太平甘棠坞,小舅单枪匹马,深入皖南腹地后扎根绩溪,几个表姐地嫁人,我老娘跟了我老头,一切恍若电影。偏偏多年以后,大舅辗转与汪氏寻亲团团聚不久,孤身一人执意向北,最后老死桐城青草塥,倒是当年寻他的这拨人,此定居江南,真是南辕北辙,造化弄人。

大舅年轻时久居山林,晚年风湿,曾卧床数年。我三岁左右,曾在父母怀抱里见过大舅,一个黑衣黑裤的魁梧老者,讲话时中气十足。老者坐在江北的土床之上,欠身向外,意欲抱我,我老娘面露犹豫之色,想是不肯……

那是我跟大舅唯一的会面,也是最后一面。

标签: 大舅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