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陈润>正文

陈润:【企业家评传12】摩根:金融巨头的“铁规则”

2018-06-17 15:22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文/陈润,财经作家,著有《商业一百年》

六月的“钱荒”让中国金融界人心惶惶,悲观者深信债务危机不可避免,并迫切呼唤一位约翰·皮尔庞·摩根式的人物能力挽狂澜。这已经不是人们第一次浮想联翩,在前两年美国次贷危机、欧债危机爆发时,甚至以往每一次金融风暴中,都能听到关于“皮尔庞再生”的呐喊。

时移世易,在皮尔庞之后,华尔街再无王者,金融寡头只手遮天的时代一去不回,全世界再没有哪个大佬、哪家机构能重演传奇。

以今天的视野回望,皮尔庞只是个倔强、精明、果敢的金融家,他的影响力不如同时代的约翰·洛克菲勒、安德鲁·卡内基两大工业巨子,财富差距更不用说。他只是比任何人都相信秩序,并以此作为化解一切危机的动力和手段,这源自他对基督教的信仰,荣耀也好,罪恶也罢,都是他坚持秩序的结果,哪怕因此在晚年遭受垄断的指控,他相信灵魂会得到上帝的救赎。

无论后世如何夸耀皮尔庞的经营才华和辉煌功绩,但不可否认,他只是接过父辈的功劳簿续写传奇的“富二代”,人们经常将他与洛克菲勒、卡内基等同时代白手起家、自学成才的商业巨头相比,并以此作为调侃他浪得虚名的重要证据。

1837年4月17日,皮尔庞出生于美国康涅狄格州一户犹太富商家庭,祖父约瑟夫·摩根去世时已留下百万家财,父亲朱尼厄斯·斯潘塞·摩根显然青出于蓝,他受雇于银行家乔治·皮博迪,并在1854年10月被选为合伙人。此时皮博迪已风烛残年,每日被风湿病折磨得不堪忍受,膝下又无子嗣,以“10年后我退休,会把我的名字和部分资金给你作为发展基础”为条件遴选继承者,公司坐拥资本45万英镑,实力仅次于巴林兄弟和罗斯柴尔德家族,朱尼厄斯受邀后欣然接受,拖家带口定居伦敦。

为了不因为后代平庸而像皮博迪一样将家族产业托于旁人,朱尼厄斯对皮尔庞要求极其严格,连儿子在瑞士、德国留学的课程都要过问,大学毕业后又安排到华尔街的邓肯舍曼私人银行公司当初级会计,每一步都精心设计。

皮尔庞的商业嗅觉和过人胆魄很快显露出来。刚入职他被派到新奥尔良的海边码头,学习棉纺业和装运业第一手资料,观察人们如何开展进出口贸易。有一天,他登上一艘满载咖啡的巴西货船后,船长正愁容满面:代理这批货的人不知去向,必须尽快全力处理掉。皮尔庞不露声色的装选咖啡样品,然后在当地四处寻访并收集订单,并以邓肯舍曼公司的名义用即期汇票购买整船的所有咖啡。

公司纽约总部的上司第二天听说后非常恼火,批评皮尔庞擅作主张做赔本买,没想到几个小时内收到皮尔庞的电报:咖啡已一空,利润丰厚,正打算将收到的支票寄回公司。儿子的举动令朱尼厄斯欢欣鼓舞,又忧心忡忡,他担心邓肯舍曼公司会束缚皮尔庞的发展,出资在纽交所对面开了一家摩根商行,作为皮博迪公司在纽约的分支机构。

自立门户的皮尔庞还没来得及大显身手,遭遇到人生前所未有的残酷打击。1861年春天,南北战争的枪炮声刚刚响起,皮尔庞深爱的女友阿米莉亚·斯奇斯不幸患上肺结核,到秋天时已病入膏肓,他决定带她到更温暖的地方去,也许能慢慢好转,他要娶她。至于生意,他已经无心思考,更何况对自己忠心耿耿的表弟已被说服无限期帮忙打理。这年10月7日,摩根结婚了,婚礼上的妻子太过虚弱,依赖他的搀扶才勉强坚持完典礼,否则她根本都站不起来,热烈的场面无法掩饰新娘内心的悲伤。婚礼结束后,他们乘马车义无反顾的穿过地中海到达尼斯,温暖的气候没有赶走噩运,四个月之后,阿米莉亚离开这个世界,24岁的皮尔庞成为鳏夫,这个痴情的男人变得脆弱而沉默,很长时间都无法走出突然的伤痛。

父亲朱尼厄斯倒是抓住这次战争机遇赚取巨额财富,战后资金匮乏,他与皮博迪一起成功将大量英国游资引入美国,尤其集中于铁路领域。1864年皮博迪退休,朱尼厄斯接管公司的业务和资产。1870年,在普法战争中落败的法国濒临破产,朱尼厄斯与法国大臣签署一份5000万美金的贷款合约,并成功将债券出,最终赚取500多万美金。经此一役,摩根家族在国际金融界的地位仅次于罗斯柴尔德家族,朱尼厄斯迫切希望儿子能在美国帮他承销欧洲股票。

可在此时,皮尔庞却给父亲写信,倾诉身体状况异常糟糕:浑身疲惫无力,睡眠很差,经常头疼,有时还会感到头晕目眩。他觉得自己赚到的钱已足够下半生用度,便萌生退休的念头,留出更多的时间来调理身体。57岁的父亲正迎来事业高峰,33岁的儿子却打算功成身退,生气,怜惜,无奈,朱尼厄斯心头五味杂陈,他没有给皮尔庞确切答复,只是让他去费城找安东尼·德雷克塞尔谈谈,这是一位生于金融豪门的年轻接班人。

这次面谈改变了皮尔庞的人生轨迹,甚至改写美国金融史,如果他33岁退休,谁能想象美国商业将走向何方?德雷克塞尔说服摩根共同在纽约创办德雷克塞尔摩根公司,利润平分。凭借两家的雄厚实力和商界资源,新公司生意红火,1873年进军美国债券承销业务,摩根渐渐脱离父亲的荫庇,成为重建美国工业规则和秩序的生猛力量,摧城拔寨。

以投资重建规则 直到被业界拥戴“铁路大王”的封号,人们在介绍皮尔庞时才略去“朱尼厄斯的儿子”这个前缀。

1879年,美国铁路大亨范德比尔焦虑不安找皮尔庞寻求帮助。他和儿子收购许多小的铁路公司,组成美国最有影响力的纽约中央铁路公司,线路从纽约一直铺到芝加哥,公司87%以上的股份都被范德比尔家族掌控,人们批评这是一家靠强权垄断的个人公司,公众的不满情绪日渐高涨,立法者借机增加税收项目——“反正这些钱都是从百万富翁范德比尔的个人腰包里掏出来的。”当时美国铁路工业主要靠欧洲的资金支持,而皮尔庞正是英国资本在美国的代表,范德比尔希望他能秘密承销公司股票,卸下个人掌控的包袱。

皮尔庞签订了这笔大额合同:德雷克塞尔摩根公司以每股120美元的价格将15万份纽约中央铁路公司的股票给英国投资者,第二年还可以同样的价格再10万份。所有行动都秘密进行,1879年11月交易完成公布后,整个美国金融界都瞠目结舌。作为英国股东的代理人,皮尔庞成为纽约中央铁路公司的董事,他不仅可以完成银行家之间的股票交易,还能改变美国铁路长期恶性竞争的格局。这些贪得无厌的商人肆无忌惮的在现有铁路的平行线上新修铁路,大型铁路公司快马加鞭吞并小型铁路公司,整个美国工业都被这些雄心勃勃的铁路公司割裂得混乱无章,尽管他们刺激了国家经济的飞速发展。

盲目扩张和运营混乱导致美国铁路行情急转直下,大型铁路公司亦举步维艰,皮尔庞却洞察到机遇来临,他深知铁路亏损并非经济不景气或无需求,根源在于恶性竞争,只要整顿行业秩序必定财源滚滚。1885年他拿下西海岸铁路公司,并陆续重组宾夕法尼亚、雷丁、巴尔的摩 俄亥俄、切萨皮克 俄亥俄等铁路公司,那几年他每天都带着大量资金奔波于各城市的谈判桌上,通过并购控制美国70%的铁路线,成为“铁路大王”。

客观来说,皮尔庞只是欧洲股东的代理人,不排除扮演听人号令代行权力的角色,但是通过重组和改革建立的威望,他能够主导各股东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成为美国铁路工业真正意义上的掌控者。然而,皮尔庞所追求的不只是利润和名望,他相信秩序,只有铁路运营管理实现规范化,才能保证所代理的资金良性循环。他没有任何称霸、独裁的野心,而是以友好协商的方式统治“铁路帝国”。

1900年夏天,钢铁行业的一场激战危及皮尔庞的“帝国”。许多生产钢铁制品的企业出于整合业务考虑,计划自行生产钢坯,甚至自行开发铁矿石资源,以摆脱对“钢铁大王”卡内基的依赖,并陆续取消双方的钢坯合约。那时卡内基正在苏格兰老家避暑,他对这样的联合反抗异常愤怒,立即给匹兹堡的部下发电报:全面进入钢箍、钢筋、电线、指甲锉的生产,扩展煤和焦炭的来源,不要害怕后果,我们必须取得胜利。

卡内基的还击很快取得胜利,他乘胜向宾夕法尼亚铁路公司宣战,因为后者提高了铁路运费,他计划新建一条铁路来摧毁对手在大宗货物运输的垄断地位,有人评论说,卡内基会像打击钢铁行业一样打击铁路行业。皮尔庞对此不敢怠慢,他通过一切关系与卡内基的亲信接触,希望能做下来谈判,在中间人的操作下,他明确向卡内基提出意志坚定的收购计划,并询问对方的报价。

后来有人猜测卡内基的所有进攻举动都是为抬高价格做出的铺垫,他已对商业经营萌生倦意,只想专心于慈善事业。事情的结局是,1900年12月,摩根前往卡内基家中拜访,双方在房间内闭门对谈15分钟,临走时皮尔庞说:“恭喜你,卡内基先生,你现在是世界上最有钱的人了。”卡内基将所有债券和股票给皮尔庞,价格高达4.9亿美金,这是外界估值的1.5倍,皮尔庞没有讨价还价,一口答应。一年多以后,两人在游艇上闲谈,卡内基说当年应该再多要一个亿,皮尔庞笑着回答:“如果当时这么出价的话,你会得到的。”

除了铁路和钢铁,皮尔庞还投资爱迪生的电灯公司。早在1882年,他在麦迪逊大道第219号的家成为世界上第一座安装电灯的房子,他为此在地下室安装一台发电机,并配备工程师专门管理,即便如此,家里还会出现短路或断电故障,有一次引发火灾还烧毁桌子和地毯,他并未恐慌,在重新安装电灯线路之后,他鼓励金融家达赖厄斯·奥格登·米尔斯购买爱迪生公司股票,并表示对方每买一股自己也会购买一股。

无论改革老行业还是支持新发明,皮尔庞都是以投资维护或建立秩序,他坚信这不只是延伸一段铁路,锻造一块钢坯,点亮一盏电灯,这是在孕育美国工业的希望。

1907年秋天,年过七十的皮尔庞对商业的热情以日渐减弱,他很少去华尔街23号的办公室,而是呆在郊区图书馆宽敞的红墙西厅里接待来访的商人和艺术家,他热衷艺术品收藏,每年为此花费上百万美元。只是,突如其来的金融风暴让他无法在晚年享受安宁,反而被推到风口浪尖,声誉遭受空前的挑战。

这年10月,美国经济在高速增长之后骤然刹车下滑,股市急剧震荡,金融危机一触即发,华尔街的银行家们手足无措,不约而同的将希望寄托于皮尔庞。他镇定自若的召集纽约主要的银行家到图书馆来听候调遣,指挥所有人寻找流动资金,扮演真正的“最后贷款人”角色,最终成功帮助政府化险为夷。人们将他誉为“美国现代化大工业的缔造者”,他也由此迎来权力和荣誉的巅峰时刻,但是好景不长,噩运不期而至。实际上,皮尔庞生命的最后几年饱受批评与责难,那真是一段令人沮丧的灰暗时期。

1912年4月,由摩根财团耗巨资精心打造的泰坦尼克号豪华游轮沉没海底,1000多名乘客遇难,举世震惊,这个不详之兆像阴影一样笼罩着75岁高龄的迟暮老人。这一年美国举行第28任总统大选,激进派先锋伍德罗·威尔逊最终胜出,他任命更为激进的威廉·布莱恩为国务卿,后者一直主张财富再分配、粉碎托拉斯,他的上台无异于皮尔庞的噩梦。

美国众议院银行货币委员会主席普乔的报告将皮尔庞逼上绝路。他指证说,皮尔庞及其亲信在100多个大公司中占有300多个董事席位,其中大部分席位由摩根所投资公司的管理者占据,摩根将他们派往其他公司董事会任职。据报道显示,在1912年前后,皮尔庞已创建起比洛克菲勒更令人恐惧的庞大金融帝国——摩根联盟,它控制美国金融资本的33%,总值近200亿美元;控制美国保险业的65%,资产总值125亿美元。

1912年11月27日,健康状况令人堪忧的摩根前往由普乔举办的“金钱托拉斯听证会”作证,他面色苍老,一身疲惫,却仍竭力挺直腰板,以重现昔日威严。在那段时间的媒体报道和街头巷尾的议论中,这位“华尔街的拿破仑”被描述成近年来操纵所有金融兼并案的幕后人物,民众抗议不断,自美国殖民地时期存在的反对“大资本”活动至此达到高潮。在听证会上,摩根按照普乔及其他委员的要求,详细介绍全部铁路、企业与摩根公司的关系,并所有存款,力求精确。参与听证的政治家、律师、记者、民众都细心聆听,却难找到明显漏洞。

听证会结束不久,身心俱疲的皮尔庞前往欧洲,后来又到达埃及,似乎拼尽最后的力气完成生前的旅行愿望,他总是这样不管不顾,一如24岁时的那场旅行。旅途中,他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胃口和体力不断恶化,他决定返程,途中去了罗马。1913年3月30日晚上,皮尔庞变得神情恍惚,亲人听到他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我要爬上山顶了”,至死还渴望登顶,不服输,此后一睡不醒,他这辈子实在太累了。第二天,皮尔庞寿终正寝,一个属于金融大佬的时代从此落幕。

9个月之后,威尔逊总统签署《联邦储备法案》,建立美国联邦储备银行,从此以后,金融危机时将不再依赖摩根财团,取而代之成为“国家信贷者”的角色。美联储之所以能如此迅速且顺利成立,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皮尔庞的蓦然离世,华尔街再没有这样一位德高望重的人物。如果要积极评价的话,美国联邦储备银行的成立是献给皮尔庞的最高礼赞。

令世人感到意外的是,皮尔庞并没有留下传闻中的用之不竭的钱财,包括艺术收藏品在内,他的全部遗产估值大约只有6800万美金,这根本无法同洛克菲勒和卡内基相提并论,前者有生之年捐赠达5亿美元,后者慈善总计达3.5亿美元。皮尔庞不仅赚得比他们少,而且花掉了大部分财富,他有环游世界的奢华游艇,堆积如山的奇异珍藏。苛责者批评他贪图享乐,为富不仁;支持者颂扬他不以权谋私,坦荡正直。

或许只有遗嘱才能抵达皮尔庞的内心深处,亲属将其公之于众,他在引言中满怀虔诚的写道:

“我恳求我的孩子们,不顾一切危险、无论付出何牺牲个人利益的代价,都要坚决维护和捍卫这一神圣的教条:只要有机会,一定要通过耶稣基督的血液来完全赎清自己的罪恶,也只有这样才能为自己赎罪。”

——本文已发表于《芭莎男士》杂志,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刊用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