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陈润>正文

陈润:中国制造何去何从

2018-06-14 10:32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在2010年5月的跳楼事件之前,富士康已在经济衰退的阴霾中遭受前所未有的挑战与危机,被制造业者们以羡慕的目光仰视的代工巨人在订单大幅削减、企业被动裁员、股价一路下泄的狂风巨浪中步履维艰。而这一切并非富士康的独有现象,中国制造在化浪潮中踌躇、迷茫的形象,如此定格。

在过去的30年里,尽管“打工大军”创造一个又一个经济奇迹,但到2009年为止他们平均每月只拿到1348元,只相当于美国工人的1/12,即便如此,这还是在2008年新《劳动法》颁布之后的数据,此前的收入更不堪比较。金融危机固然令许多人失业,但对整个工人群体而言并非全是坏消息,沿海地区的“民工荒”让工人们挺直腰板,终于尝到与老板谈工资时掌握主动的爽快感觉。

尽管工资持续上涨,但人们对幸福感和尊严的追求上涨更快,按照80后、90后的说法,评价一个人“吃苦耐劳、任劳任怨”并不是褒扬,年轻人需要释放个性,独立自主,与收入相比,他们更希望在劳动中得到平等与尊重。据中国企业家网在2010年7月30报道,仅广东一省在48天内发生大小罢工36次,密集的罢工频率、长久的持续时间令人惊愕。在此起彼伏的争吵与讨论中,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的呼声一路高涨,由“中国制造”转变为“中国创造”已成为迫在眉睫的课题。

正是在转型期的风雨飘摇中,富士康因为跳楼事件站到了风口浪尖,一切看似偶然,却又是必然。富士康的一举一动都会牵动制造业者的神经,它已成为遭遇“天花板”后的中国制造未来走势的风向标。

富士康大陆地区商务长李金明一直认为,外界忽视了富士康在产业转型上的作为。对于在拥有十几处大型基地的富士康而言,也在不断迁徙中思考进一步产业转型的布局,为此,曾一度声称退居二线的郭台铭宣布再战十年,并表示未来的主要精力将放在利用大陆资源寻找新兴产业和实现“科技的富士康”的宏大蓝图上。李金明认为:“他在找一些新的、可以做的、对的事情,把对的事情找出来。”

李金明意强调,中国近年由税收改革、劳动力成本上升导致的总体成本上升并不能扼杀“中国制造”的优势。放眼,没有一个地方的整体资源能够像中国这样支撑起大规模的制造能力,另外,庞大的内需也不容小视。所以,富士康不会放弃把制造主体放在中国的打算,因为要找到一个拥有同样丰富的劳动力、成本结构,良好的基础设施,稳定政体的经济体实在太难。

产业布局而言,富士康将从光产业、LED照明、环境工程等领域打开突破口,不再完全沿用此前的OEM模式,因为这几大领域与富士康的客户产品布局并不冲突,潜力巨大。当然,富士康还在摸索,一步登天并不现实,随着深圳、环渤海湾等基础研发中心和环境工程研发中心等机构的陆续成立,技术和研发人员的人员数量和质量将不断提升,产业转型速度也会加快。对于庞大的代工帝国而言,制定详细的产业转型计划十分困难,也并不现实,因而企业内外对转型细节无从得知,但是,在迁移的过程中转型是毋庸置疑的。

瑞银中国策略师唐志刚对富士康的产业转型评价说:“与其说是一个企业的决策行为,不如说是国家经济发展转型的必然。”他的理由是:工厂招不到工人得涨工资,涨工资又会侵蚀加工企业原本单薄的利润,所以把工厂迁移到劳动力成本更低的地方或者把企业由劳动密集型向资本密集型升级转变是每个企业都要面对的正常商业决策。

当然,更多学者选择跳出富士康一家企业、站在中国制造行业乃至经济、社会改革的高度来研究转型、升级课题。

经济学家吴敬琏认为,中国经济应当继续深化改革,升级落后的加工制造等产业,从真正意义上实现变现行的出口导向增长模式为有效率的集约型增长模式。他说:“台湾从代工工厂成功实现产业转型的经验值得我们学习,要推动我国制造业从加工、组装等技术和知识含量低、利润薄的‘微笑曲线’的底端向以研发、设计和、渠道为代表的两端服务业延伸。”在他看来,我国经济能否长期保持增长势头,有效率的增长是问题的核心。

广州社科院彭澎教授为传统制造业指出两条道路:一、向成本更低的地方转移,比如转到中国中西部地区,这简单的产业转移并不能解决问题,反而是拖延扩散产能过剩、贸易失衡和环境污染等深层次问题;二、实行产业升级,提升产品的质量、档次、技术含量以及自有,进而提高产品的价格。通过彭澎教授的观点可以总结出,实行有升级、提升的产业转移是一条不错的路径,这正是富士康所选的道路。

深圳市都会城市研究院社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陈宏陈宏认为,当年香港许多企业虽然将加工制造环节转移到珠三角地区,但研发、设计、营销等核心部门仍然留在原地,从而实现产业转出、转入地的经济繁荣。因此,珠三角、长三角的企业转型可以从中借鉴经验。但陈宏强调,不能完全复制二三十年前一线城市走过的路子,因为农村经济在发展,人口红利在逐步消失,二三线城市靠低端产业拉动经济增长的模式不会长久。

也有专家提醒,产业升级不等于抛弃制造业而一味发展尖端科技,从资金、技术与人员来看,不如专心提高质量标准,改良产品性能、外观,培养高素质的人才,深挖潜力,中国的劳动生产率会得到提升,倾举国之力、花费高额成本发展尖端技术的做法对消费型经济反而不利。如果有企业好高骛远逆流而动,很有可能会被蜂拥而至的“山寨”产品淹没,轰然沉没。

不仅富士康需要思考转型之路,当前“中国制造”正面临着30年未有之大变局,传统的以牺牲个人发展、扼杀人性自由为代价的低成本模式将被彻底抛弃,有效率、充满人文关怀的发展方式才是推动现代化进程的正确道路,否则,共享改革开放果实只会变成一句空话,挑战西方工商文明的宏大理想终究遥不可期。

标签: 富士康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