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陈润>正文

陈润:孙大午为农而生的企业家

2018-06-14 07:12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在我国企业家队伍中有这样一个殊群体:他们曾金戈铁马、驰骋疆场,其后转身商海,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上继续征战,业界称这群人为“军人企业家”,柳传志、任正非、王石、郭凡生、任志强等便是其中的代表者。柳传志曾说:“企业成功跟我有一定的关系,但我在军队里养成的性格影响更大。”在企业家与军人之间,许多优秀品质是共通的。

孙大午也属于这个群体。1970年,16岁的农家子弟孙大午应征入伍步入军营,开始了人生的第一次转折。那个年代的农村孩子跳出农门只有两条路:要么考大学,要么当兵。然而受文革影响高考在1966年被废止,直到1977年才恢复,与孙大午同龄又怀有同样梦想的人只能选择当兵。尽管他当时并没想到军营生活会对日后管理企业有重大影响,可是当他对经商之路做总结时,便会发现所有的成败荣辱皆与军人性格密不可分。

1978年,在中国命运发生大转折的年头,孙大午的人生也发生重大变化。在8年的戎马生涯中,他曾被提成营级干部,却在此时主动选择转业回家乡,到河北徐水县农业银行负责人事工作,这可是掌管干部升迁起落的肥差。如果不是因为妻子在7年之后承包家乡的“憋闷疙瘩”搞养殖,孙大午的人生轨迹恐怕都无法与商业产生交集,也不会有别人几辈子都很难经历的跌宕起伏。尽管他曾在八九岁时提着篮子到赌场过瓜子香烟,十三四岁徒步二百里地到北京倒腾自行车,在农行工作时还私下贩一车猪赚回了一年的工资,可是这些与妻子承包的3000亩荒地相比,还是属于小打小闹。

1985年,由一片荒废果园、一座破败砖窑和数十个坟包地组成的3000亩荒地在村里的大喇叭呜啦了三个月之后,终于被孙大午一家以每亩6元的价格接手了,他们与另四户农民共出资2万元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办起饲养1000只鸡、54头猪的养殖场,还为其配套建立一家小型饲料加工厂。因当地粮食富余,原材料成本不高,创业初期生意十分红火,然而一年之后由于创业者各坏心思,彼此不服气,饲料质量直线下降,当年亏损1.6万元。其他人要求撤资退出,刘惠茹答应自己接手继续干下去,吃过散伙饭之后,她无路可退,只有咬牙坚持。首次股份制合作的失败教训令孙大午在此后的企业经营中十分警惕,一直不答应别人入股。

原来五户人家的事业突然撂给一个女人,其劳碌程度和压力可想而知,养殖场和饲料厂规模越来越大,即使请工人都忙不过来,孙大午每天下班后还得急匆匆回去帮忙打理。两年之后,孙大午开始给组织写辞职报告,打算帮妻子创业,辞职请求在1989年终于被通过,他终于受“爱的感召”而正式下海。

孙大午和妻子的创业故事颇像黄梅戏《天仙配》中“寒窟虽破能避风雨,夫妻恩爱苦也甜”的意味:买不起果苗,他们买三毛钱一根的嫩芽;农药没效果,他们用双手给果树捉虫;没有降温设备,他们把仅有的一台电扇放在鸡舍。忙碌和节俭终于换来了丰厚的回报,到1995年时孙大午已成为远近闻名的“河北省养鸡状元”,同时与3000多家养殖户合作,养殖场已发展成为贯穿鸡选育、孵化产业、饲料整条产业链的企业集团,紧追四川刘氏兄弟的新希望集团之步伐,孙大午在闲暇时写了一条广告嫌疑十足的致富秘诀:“农民致富、养鸡起步!一万只鸡十万元户,国家支持不拿税赋,养猪养鸡大午帮助。”

1992年是中国改革开放历程中又一个关键年份。邓小平在这一年发表著名的“南巡讲话”,指出“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孙大午积极响应号召,提出“私营企业不姓私,私营只是一生产经营形式,它创造的是社会财富”和“不以盈利为目的,而以发展为目的”的经营理念。此后,他不仅以先富带动后富的思路为村子修路,而且在1998年创办大午学校,三年后发展成从幼儿园到高中共1800多人的综合学校。在大午集团除了员工子女上学有优待外,每月交2块钱可以拿到2万元的医保,结婚可以免费享受70平米的住房,这些“福利”在上世纪末的中国企业中并不多见。

一个农民企业怎么突然有这么高的觉悟,将共同富裕作为企业经营的首要责任?这还得从孙大午的成长背景说起。他的父母以捡破烂为生,其家境贫寒至常人无法想象的地步,读书时因为买不起学习用品,父亲从厕所捡回别人用过的厕纸将其干净的边角裁下来做练习本,供儿子读书习字。幼年的辛酸和煎熬让孙大午对贫困的理解比别人有更深刻的感受,这也成为他创造财富的动力和致富后回报社会的初衷。

然而,做好事并不比做坏事来得容易。当孙大午提出与乡亲们共同创造财富的想法后,居然招致了意想不到的麻烦,有人质问:“既然是共同富裕你为何不把财产分给大家?”语言上的责难还不要紧,关键是此后总有人给大午集团断道、放火、投毒、剪电话线、砸机器,村支书的侄子还有锤子砸破了他的脑袋,血流不止,孙大午放弃了兄弟们以暴制暴的建议,而是告诉对方:“你家里面少量的困难我会帮助你,多了我不会,对于我这打击没有用啊!如果你要真是这个企业垮了,那个悲剧是你的悲剧。”

“以德服人”的做法为孙大午赢得了众人的信任和尊敬。由于当地粮食富余,村民愿意将余粮给孙大午用于解决饲料问题,而后者因资金不充足、当时很难贷款,只能给农户打借条,半年后等新粮收获了再还给村民,不要粮食要现金的话按国家规定的最高收购价0.80元每斤计算,如果既不马上提钱也不急着要粮的话可以暂存并开始计息。这方式既缓解了孙大午的资金压力,也解决了农户粮和储蓄问题,大家都亲切地称这形式为“粮食银行”,夸孙大午办得好,没人觉得存在不妥之处。

恐怕孙大午做梦都不会想到,受人拥戴的“粮食银行”会引来牢狱之灾,为企业带来灭顶之祸。而由“孙大午事件”引发的学界和官方关于民间集资合法性的大讨论,在此后的十几年间从未间断。

标签: 孙大午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