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陈润>正文

陈润:政府关系是一种资源

2018-06-13 18:51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一直以来,舆论普遍认为孙大午被判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是不合理的,非个人因素所致的飞来横祸令这位农民企业家蒙冤受屈。然而,孙大午的这场灾难又必然无法避免,“有理不怕见朝廷”是经常挂在他嘴边的一句话,倔强刚直、棱角分明的个性为他的企业家生涯早早埋下了悲剧性的伏笔。

孙大午的饲料厂和养殖场日见起色后,镇土管所开出罚单,说他违法占地,罚款1万元。孙大午不服,没掏这笔冤枉钱;随后县里做出决定,罚款追加到5万元,孙大午又没理睬;到了市里,数额变成10万元,怒火中烧的孙大午质问:“《土地法》1987年生效,我是1985年占地,怎么会是非法占地?”对方可不管这些,调来几十辆工程车要将大午集团产品,并声色俱厉道:“不要说你建养猪厂、养鸡厂,是在山坡上搭个牛棚、垒个羊圈都得经土地部门审批,否则是违法!”孙大午没有屈服,而是将土地部门告上法庭,从此结怨。

土地部门未供奉好,工商部门又有意见了。大午集团生产的按摩器在石家庄开始后,孙大午接到工商局的罚单:大午集团假冒大午商标非法大午产品,罚款5万元。孙大午一头雾水:“大午”是他的名字,说他假冒大午商标非法大午产品公理何在?僵持之下,双方又到法庭求真理,可官司拖了一年孙大午硬是没告赢对方。所谓吃一堑长一智,这次孙大午温顺了,5万元悉数认罚,双方和解。

令孙大午莫名其妙的还有某天由税务局开出的罚单:限大午集团3天内纳税138万元。自己一贯遵纪守法,从未偷漏税款,138万元是怎么算出来的呢?税务局的答复是:“你先交完税再说。”孙大午不从,3天后大午集团的账号被禁封。受不得委屈的孙大午打算将对方告上法庭,却得到如此诡异的答复:经核实你只需交16万元税款和20万元滞纳金可以了。可孙大午不买账,坚决法庭相见,从县法院到省高院,一打耗费五年。最后由相关部门出面劝解官司才算终了,尽管还回清白,可大午集团前后损失近百万元。

2000年,孙大午筹建千亩葡萄园时还有600万元的资金缺口,便找银行贷款,多方奔走无效后只得妥协,给某银行行长送去1万元。岂料不知何故,贷款没批下来,孙大午坚决找对方要回1万元,最后拿到6000多元。如此不谙潜规则的举动令当地银行领导对孙大午退避三舍,此后贷款愈加艰难。

十几年的官司纠葛不仅令孙大午身心俱疲,还深陷囹圄,而他的个人经历仅是三十多年改革开放历程中政商博弈的一个缩影。从上世纪90年代傻子瓜子、科龙、健力宝、铁本、三九、华晨等企业的兴衰存亡经历来看,“政治归政治,经济归经济”只是一善意的假设,随着改革的不断深化,政商之间的关联度会越来越高,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企业家的政治素养决定企业的命运轨迹。

2003年11月的第一天,前后被羁押158天的孙大午走出看守所,恢复自由。两天后,县委书记亲孙大午吃饭,县长、政法委书记、检察长、法院院长、公安局长、银行行长等当地要员悉数陪席。开席时书记举杯致辞并提出要求:希望孙大午正确“孙大午案”以及相关单位和个人,回去后继续把企业做好,尽量少接触媒体,因为“你说你有罪,个人形象不好;你说你无罪,政府形象不好”。听完指示,孙大午当场表态,前两条没问题,第三条难以做到,但是他会对媒体多谈企业,不谈案子本身。

这场牢狱之灾令孙大午对政商关系有了深刻反思,他后来回顾说:“政府关系是一资源,2003年后我们一直在反思。政府关系、社区关系搞好了,对企业有百利而无一害。”正如《潜规则》一书的作者吴思所说的那样,官场上的事,只要弄清楚了背后的潜规则,顺时应变,那么困难迎刃而解。尽管官场和是两个不同的世界,但政府要政绩,企业要业绩,根本利益和追求高度一致。

“现在换人了,新书记、县长都来过大午,和县里关系也不错,没必要对着干。”孙大午不无得意的说。2008年大午烤鸡通过河北省技术监督局评定为“河北省名牌产品”,大午集团被农业部评为“全国农产品加工示范基地”,县里为大午集团从农业部争取到“京白 939”祖代鸡的一次性补贴380万元。此外,徐水县专门拿出1000万元给大午集团表示支持,用当地官员的话说这笔资金“是白给的”。此外,县委书记率团队促成新希望集团与大午集团合作,建成投资2.25亿元、年出栏30万头商品猪的大型养猪场,担保公司由两家企业和县政府三方共同成立。

孙大午的大儿子孙萌评价父亲说:“他不再像过去那么尖锐激烈了。”在他看来,年过半百的父亲早已淡定,脾气温和,尽管刚直的性格一直不变,可方法上变得灵活许多。当初因官司缠身而与当地政府剑拔弩张的大午集团呈现出一派和顺之气,这在十年前简直不敢想象。而孙大午走出牢狱阴霾、带领企业走出泥沼的第一步,正是从重视政商关系的态度开始的,毕竟无论子如何优质、土壤如何肥沃,生长环境险恶,幼苗势必夭亡,长成参天大树终将是空梦一场。

与孙大午同时代的民营企业家们商业命运历经波折,几经沉浮。自经商伊始几乎总是伴随政策风向标的转变起起落落,战战兢兢,在荒原和夹缝中艰难生存。与后世的企业家群体相比,他们对“政商博弈”的理解更生动深刻,也更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大好局面。当然,孙大午的政治热情不会随岁月的冲刷和艰险的磨砺而逐渐消逝,而是老而弥坚,目光深远,除了为企业的发展不遗余力,他还继续为农民和农村问题奔走呼号,殚尽竭力。

标签: 万元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