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陈润>正文

陈润:历史学者和公共知识分子的双重身份

2018-06-13 15:24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王石自1999年辞去万科总裁之后,更多以登山者的形象在媒体出现;马云在憧憬退休生活时给出三个答案:教书,做环保,练太极拳,教师出身又钟情于武侠的他始终没忘记专业和爱好;牛根生淡出蒙牛之后寄情于老牛基金会,换一方式回报社会。是“喂马,劈柴,周游世界”还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企业家淡出商业舞台之后的生活是许多人饶有兴趣的话题。

实行“私企立宪”之后,孙大午改任大午集团监事长,不用日夜为经营管理层面的问题操心,除了把握大午城的航向不至于偏离他预设的目标之外,他将大部分精力放在研究釜山文化上。此釜山并非2002年亚运会举办地韩国釜山,而是位于太行山东麓、徐水县城西北 22.5公里处的一座孤山。据《史记·五帝本纪》记载,黄帝曾“北逐荤粥,合符釜山”,据说此处正是黄帝和其它部族结盟之地。2008年10月,孙大午领头成立釜山文化研究会并担任会长,会址设在大午集团,县财政还专门拨出30万元研究经费。他组织研究会成员翻阅文献,进行实地考察,邀请专家座谈,组织编撰《炎黄之始釜山考》一书,并初步认为此处是“合符釜山”之所指。

然而,“合符釜山”究竟在何处至今仍是一团迷雾,至少有河北涿鹿、涞水、河南灵宝、山西高平等四地都宣称《史记》所讲的釜山在当地境内,孙大午更是当仁不让地下结论:“黄帝陵、炎帝陵都是假的,只有釜山才是真的。”其霸气十足的口吻不像史学专家的风格,更像企业家的形象。孙大午所陷的名人之争并非个案,三国名将赵云、诗仙李白、曹雪芹等历代名人故里发生的争夺战,真可用烽火连天来形容。说到底,以上各地打的是“文化牌”,算的是“经济账”,名人故里引发的旅游热无疑会成为当地经济增长的新引擎,这也是徐水县财政愿意慷慨资助的原因之一。

孙大午成立釜山文化研究会的初衷并非为了拉动地方经济。从董事长位置退下来后他事情不多,闲暇之余总去爬釜山,山上两块非常古老的无字碑,每次孙大午上山都会在石碑前默然而立,似乎在无声的交流,久而久之形成兴趣,便花钱到全国各地的黄帝陵、釜山考察,还拍了一套名为中国釜山考的专题片。每次与人谈及釜山文化,孙大午便滔滔不绝,遇到怀疑眼神他便四处翻书查阅以说服对方,甚至不顾争得面红耳赤,疯痴状态十足。往往在这个时候,人们才觉得当初执拗、热情的企业家孙大午又回来了,可他却离企业家的角色似乎越来越远,更像一名历史学者。

长子孙萌对孙大午的研究并不支持,更多时候他在劝解父亲:“你安安心心的把你的企业管理好,社会上的问题,有专家学者在研究那些东西。”每次被父亲反驳后,孙萌都会自我怀疑:“是不是我们达不到他的境界。”孙二午对哥哥的历史学者身份意见不大,倒是对他公共知识分子的身份有些看法:“我一直认为,这么多年他对这个企业的经营并不是很上心。说他对政治感兴趣不是那么好听,他对大局很感兴趣吧。那时三农等问题他一直在奔跑……然后集团大事小事都要请示他,而他决策非常不及时,甚至影响企业效益。”秦晖、秋风、茅于轼、陈志武等专家、教授都是孙大午的好友,私交甚笃,他们身上有个共同的气质:公共精神。

在2008年金融危机的阴影下,孙大午认为带有全国普遍性的土地和融资问题依然没有得解决,并建言国家在土地、金融政策方面放开一些,金融应该“放小、拆大、民营化”,农村小规模的金融活动应该放开。尽管有些融资渠道在探索,但待遇和大环境密切相关,“一些地方政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遇到非法集资、企业破产、紧缩银根时会收紧政策,没有制度保障。”他进一步指出经济应该是法治经济,行政透明化、政策化是基本要求,但现在很多方面都没有做到,有关部门只是选择性开放、选择性执法。中央政策是好的,但到了执行的层面往往会设门槛。比如大午集团所处的饲料行业,国家政策是免税,但执行时却要到地方政府报批,这是在设门槛,换句话说是人为地创造寻租空间。

而对于危机之后钢铁、煤炭、航空等领域的“国进民退”现象,孙大午也注意到了,尤其是教育领域的垄断行为。当初他办大午中学、技校时国家还鼓励发展民办教育,但过几年不行了。最近几年教育补贴越来越多,九年义务教育中对于国办学校学生的书本费和学杂费都免了,而民办学校却享受不到这个政策,这样竞争不公平。在医疗领域也有类似现象,农民在公办医院看病能报销,但在民营医院却不能报销。所以孙大午认为民营企业要想生存需要避开国有企业渗入的领域。

“三农”问题是孙大午长期关注的对象,他一针见血地指出中国农村问题的实质是权力对农民劳动权利的限制和剥夺。此前他曾呼吁中央出台“临时乡村法”,主张撤并机构,“拆庙赶和尚”,如今他又改成建议“乡村创业促进法”,不动现行体制,“养庙养和尚”。把各部门法规挡在城市里,挡在乡村外,让农民在乡村搞多生产经营,地向第二三产业转移。农民靠自己的力量富裕文明起来,对国家大局有百利而无一害。

孙大午热衷政策制度、关注社会热点的态度曾受到抨击,甚至有人担心此举会再次像2003年的“孙大午事件”那样伤及个人、连累企业,孙大午一笑了之:“作为企业家,时时刻刻感受到政府机构、制度法规的束缚。总得有人说这些事情。我感觉这不是一个吏治腐败的问题,而是一个制度层面的东西。”儿子孙萌对此也只能摇头无奈:“从根本上,他改不了。”

一直以来,不管是出事之前还是孙大午复出之后,他的性格和气质始终未变,只是方法和形式跟从前有所不同而已。这些与生俱来的东西源自孙大午内心的价值观诉求,他说:“我有一倾向,愿意实现欧洲的那生活。是富人可以富,但是他不可以在天堂,穷人可以穷,但是他不可以在地狱。现在我们生活城乡差距太大,贫富差距太大。”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诗人艾青曾以这饱含血泪的诗句来表达对祖国和土地的无限热爱。孙大午言辞犀利、心系天下,因为他对土地爱得深沉,他是为农而生的企业家。

标签: 釜山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