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陈润>正文

陈润:[转载]男篮亚锦赛特稿:一个人退役,瑞丽女性网站一个篮球大省的倒下

2018-06-03 14:31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原文地址:男篮亚锦赛稿:一个人退役,一个篮球大省的倒下作者:爱篮球杂志

今年9月,第26届 男篮亚锦赛将在武汉举办。这时候,谁还是记得湖北,曾经是一个篮球大省,曾经是红极一时的全国冠军?湖北篮球又是如何从强盛走向衰落的?《爱篮球》历时大半年的采访,希望能把脉络清晰地呈现在读者面前。但其实,湖北也只不过是中西部篮球的一个案例。——《爱篮球》记者:张澍/诸林杰

1 1993年,30岁的张勇军决定告别生活了10年的湖北体工队大院,一纸退役申请交到湖北省体委主管领导手中。

勇军是一代国手,以“歪靶子机枪”的投篮绝技而闻名。领导先是安抚、规劝,希望他退役之后留在湖北,当湖北男篮的主教练。此时,张勇军去意已决:拿着体工 队那几百元的工资,受着体制的约束不是他想要的;更南的东莞,那个被他称作“林叔”的宏远老板,已经承诺他十数倍于体制的收入,而且,最重要的,那边人事 结构简单——当球员的,安心打好球;退役后,可以进入宏远集团工作。

“自从刘主任退休后,湖北篮球的基础在动摇。我个人不喜欢在体委、体育局这样的机关工作,我喜欢私人俱乐部的自由。在1990年代初期,已经出现了篮球的苗头,在这环境下,我在体工队中很难让自己的全部能力发挥出来。”

在拒绝了相关领导的挽留之后,张勇军背着包,离开武汉洪山体育馆附近那套单位分的房子,离开可以养老的“公家”,南下广东,投入私企宏远的阵营中。

1993年至1997年,张勇军作为球员在广东宏远效力,带领球队拿过联赛的亚军、季军。之后他又作为宏远主教练,培养出朱芳雨、杜锋、王仕鹏等一批中坚;2002年担任U18国青主教练,2003年担任国家大运队主教练,同年担任国家男篮教练员,2004年担任U20国青队主教练,2006年曾任国青主教练。

“后面的事实证明了,我当初决定的正确。宏远俱乐部运作的模式对我有好处。现在再想,如果当时留在湖北队,可能我被埋没了。外界的环境、扶持很重要。”

在张勇军决定离开湖北体工队时,身在河北男篮的郝焕新也决定离开体制,加盟东莞。

河北男篮在1991年获得全国联赛冠军,每名主力球员获得1000元的奖励——“这钱真不够干啥的,”郝焕新说。

得全国冠军不久,队中的主力控卫郜树敏退役成家,结婚时在体委大院凑合一间小屋住,里面能搁下一张床一个小桌子。参加婚礼的队友们,因为基本都没钱,所 以合计着每人去食堂打个菜,用饭盆端着,一人一个菜,算是贺礼。十几个大个子,在郜树敏转身都困难的小屋子里,围着小桌子喝了喜酒。

这样的婚礼让队员们心寒。

那时候的河北体工队,凡是获得亚洲冠军者,工资每月150元,全国冠军是120元,全国亚军至前8名是90元,普通队员的工资每月只有40至50元,伸手拿出10元都是大票子。即使工资普遍都不够花,这还不是大家最关心的,最关心的是将来怎么办?因为球员从小打篮球,别的啥也没学,退役之后的出路艰难。

所以,在1993年宏远注册成为全国第1家民营俱乐部之后,一直在帮宏远“打野球”的郝焕新,坚决从河北男篮退役,进入宏远。退役之后,出任宏远三队的主教练。

“化的改革,使中国一大批篮球人找到了自身的归宿,通过篮球,我们都有了自己的家业。”已年近五旬的郝焕新对自己当初的选择很是欣慰。

2 从1991年夺得全国联赛冠军之后,河北队每况愈下,渐渐失去强队风采,甚至连CBA都未曾打过。同是体制孵化的蛋,湖北队算是幸运,因为在1999-2000赛季,他们曾出现在CBA赛场。

1999年9月26日,北京奥神和前卫两个俱乐部向中国篮管中心提交了合并方案,要求在占有两个甲A名额的同时,完成强强联合。这个方案的递交,已经超过篮管中心规定的注册时间,但篮管中心还是在10月初同意了。这引起了其他10家俱乐部的强烈不满,认为违反了公平原则,坚决反对合并。之后,10家俱乐部联名上书国家体育总局,表示:如果奥神和前卫合并,其他俱乐部将联合退出CBA。碍于形势,奥神与前卫合并成一支球队参加当年度的CBA,余下1个名额——由当年甲B联赛的第1名湖北队替补。

这本是一个让疲软的湖北篮球壮阳的机会,但因为球队准备不足——在联赛开始前10天才匆匆组队备战,而中途又出现了资金链的问题,直接结果是,22轮比赛仅主场胜南京1场。在第2阶段的比赛中,湖北胜吉林、南京各1场,在联赛12强中列在倒数第1,降入甲B。而在同年于山东举行的全国甲B联赛,湖北队9场预赛仅胜重庆,在与陕西队进行的保级大战中连输3场,衰落乙级。湖北队成为联赛史上自有升降级以来,继沈阳之后,第2支在1年之内连降两级的球队。

自此,湖北男篮威风扫地,曾经全国冠军的威猛身躯被摔得四分五裂,曾经的强盛碎为传说与回忆。

“那一次的CBA经历看上去是湖北篮球的一次机遇,但要我说还不如不参加,”位于湖北省政府旁边的洪山体育馆见证了湖北男篮的兴衰,但现任馆长姜金奎却说,“对湖北球迷是一次热情的打击,对湖北企业也是一次信心的打击。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来湖北队一直缺少企业赞助的原因之一。”

3 1980年前后的湖北男篮,曾是仅次于篮坛霸主八一的国内第2强队,第3届全运会的亚军,1981年的全国甲级联赛的冠军。此外还拿过两届全运会第4名。

这些成,与刘贵乙——也是张勇军所说的“刘主任”密不可分。

刘贵乙,出生于1931年,河南人。身高并不出众,1.83米,在地方队出任中锋。1951年毕业于郑州师范学院,代表郑州市、河南省参加中南地区篮球赛。1953年代表中南地区参加全国四项球类比赛,同年入选国家队,打后卫,任3届队长。1956年中国男篮在广州二沙头集结,为同年的奥运会备战,但因为国际奥委会的“两个中国”政策,最终未能成行。1957年,中国男篮在各地进行巡回表演赛,之后解散,当时北京、武汉和天津都要他,但因为当初刘贵乙是从武汉被选上国家队的,所以被安排回了武汉。

为河南人,作为回族,刘贵乙当时最希望的还是能回到河南,所以刚到武汉时他并没有做长远留在武汉的打算。但当时的湖北省体委主任知人善任,爱才有加,热爱 篮球的他没事陪刘贵乙聊天,请他看戏,“对我好得让我无法开口说回河南。”最后,没办法,刘贵乙把家人都接来武汉了。这么在武汉落脚。

从此,一片空白的篮球贫瘠之地,在刘贵乙的耕耘之下,土壤逐渐肥厚,出产日渐丰饶。

刘贵乙从1957年开始出任湖北男篮主教练,一直干到1981年——是年,他出任中国男女篮总教练兼男篮主教练。

湖北男篮在他一手调教之下成为数一数二的劲旅。如果湖北篮球可以划分时代,的界定是:1.刘贵乙时代;2.后刘贵乙时代。

1950年代的全运会12个队参赛,湖北男篮不是第11,是第12。在刘贵乙出任主教练后,湖北队平均身高只有1.84米, 即使是在身材普遍不高的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也算是小个球队。所以他当时主张快打。个子小,在空间上没有优势,刘贵乙要求:一传要快,接应要快,分散要 快,跟进要快,在对手立足不稳时找机会进攻。这一战术指导思想,掩盖了湖北队的劣势、扩大了速度快的优点,使对手防不胜防。

因为速度快,打法灵活多变,所以湖北队的比赛很有观赏性,在全国球迷中受众颇多。

第4届全运会,湖北队比赛不仅吸引大量观众,更是吸引了几乎所有到场采访的记者。有领导和刘贵乙开玩笑:“其他队比赛,吸引一个两个记者观看不错了,而湖北一打比赛,会吸引正规记者团过来观看。”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湖北队经常和武汉军区打比赛,精彩激烈,被称作在武汉进行的“国际比赛”,用刘贵乙的话说:“比国际比赛还要看国际比赛”。第2天的比赛,头天晚上有球迷排队买票,甚至大冬天的晚上排通宵。两队今天你赢一分,明天我赢一分——后来武汉军区拿过军区第1——借鉴了湖北队的快。湖北队也借鉴武汉军区的高。

快攻需要体力,快速跑动创造中投机会需要体力,这都需要大运动量,“这也要求队员们吃苦耐劳,有时候带伤带病也得打。”

全运会第2名的那年,湖北队去南京文化宫集训,当时没有进篮球馆的条件,全队都在室外的露天场地训练。七八月的三伏天气,40多度的烈日下一练是1个 半小时。幸好球队和南京的炊事班关系很好,每次训练之后,人手能发根冰棍——作为刻苦训练的奖励。晚上睡觉时宿舍里没有空调,没有电扇,非常热,全队 训练完洗个澡,然后拿着凉席上体育馆的楼顶——这里有些凉风——一开始还是太热,睡不着,到后半夜凉快下来,起码能够睡5个小时。因为这样玩命地训练,让湖北队积蓄了驰骋球场的惊人能量,从开场到终场都在高速奔跑中完成的打法让很多球队产生了恐惧。有的球队在碰湖北队之前,会临时加练长跑来增加体能。

当时,也有专家质疑湖北队的打法,“快打、快丢、快输”,但刘贵乙还是坚持走自己的路,不断完善。“个子小,我们‘强攻助守’,防守不行,我们增强进 攻给对方的防守带来压力。”刘贵乙说,“开始虽然场面好看,但是赢球不多。后来我们又完善到‘强守助攻’,这样才能更快发挥我们小、快、灵的优势。到最后 的成熟阶段,我们‘强守强攻’了。”

点鲜明的湖北队以快制敌,随着打法的日渐成熟,球员的平均身高也在增加。1970年代末期,平均身高达到1.89米,成绩也攀升到全国联赛冠军和全运会亚军的峰尖。

他个人也在1981年至1983年出任中国男女篮总教练之职。

4 在1999年中国篮协评出的新中国篮球50杰中,只有3人获得全票通过:刘贵乙、钱澄海、杨伯镛。

1983年,省体委的干部职工推荐刘贵乙当体委主任,当时他并不想当。“1974年当体工队副队长我没上班做教练;1975年让当体工队队长我还是没去,还是做教练;1978年我当体委副主任后依然没上班,而是继续带队;到了1980年,我们主任说,今年联赛结束后你要上班了,我才去体委上班。当时我不愿意当干部,是因为受文化大革命的影响:我一直觉得当干部吃亏,所以不愿意当干部,”老人坦陈道。

从1983年一直到1993年,刘贵乙出任湖北省体委副主任、主任,在任上,在湖北各地大力扶持体校的篮球培训,积蓄了代勇、陶小岗、张凯、邱飚等未来的篮球人才。

1993年之后,出任湖北省人大常委。

“那时候球员确实能够吃苦,精神好,我能当省体委主任,也多亏他们给我那么多荣誉。”老人又说。

5 1993年,62岁的刘贵乙从正厅级的湖北省体委主任的位置上退休,湖北篮球的36年的“刘贵乙时代”宣告终结,是从这一年开始,湖北篮球折戟而下,日渐没落。

人的续任者在这一年,将篮球和排球的二队编制全部撤掉,以便腾出资金与编制来发展可以在全运会、奥运会夺金的优势项目。这一釜底抽薪的做法,让湖北篮球筋 断骨折、昏迷至今,这让刘贵乙老人有些痛心疾首:“湖北队主要还是领导有责任,还有下面人的指导思想也有错误。我搞完下一届不搞了,以为自己没有责任 了,但事实上你身上承担的是历史责任。所以领导和下边的人都有责任。”

6 还是1993年,是张勇军离开的那一年。

之前的两年,也是刘贵乙退休前的两年,强弩之末的湖北男篮,在篮球横扫全国的大背景下连续两年抢下全国甲级联赛第6。随即,是大批人才的外流,包括张勇军在内,总共有6名队友去了东莞,其中一些甚至在厚街打企业队的比赛——所以说:张勇军并非一个孤立事件,只不过,他的名气比较大,外界都知道而已。

“那边的第一批小老板们,一边看NBA比赛,一边揣摩中国篮球的化。”作为当时的湖北男篮队员,现在的湖北省体育局篮排中心主任李健认为,随着邓小平南巡,广东的改革开放对湖北篮球人才吸引太大,“听说最早在深圳打拼的全是湖北佬,对不对?”

湖北队之所以成为广东老板们垂涎的肥肉,原因是:1.湖北队30多年来一直是国内篮球劲旅,不论是现有球员还是后备力量;2.其次,在刘贵乙退出湖北体育之后,新晋领导人将湖北体育的重心从篮球身上挪向了别处,一线队员人心惶惶;3.也是最为直接的原因:广东能够提供远超湖北的工资待遇。这样的垂涎,延续至今。

对此李健有些痛心:“我是1988年从八一队调来湖北的,可以说我见证了湖北篮球的历史转折。80年代末、90年代初,湖北篮球处于空前的热潮。当时很多国际邀请赛在洪山体育馆打,记得1990年 的一次四国邀请赛,有中国队、韩国队、湖北队……还有一个队我忘了(注:经查,是朝鲜队)。一个省队有何能耐和国家队抗衡?可当时真的打得难解难分。我 才两米不到,在篮下对位穆铁柱照样打,这是当时湖北队的实力和自信。可是这么有雄厚基础的湖北男篮,几乎在一年之间分崩离析。”

也有些担忧:“自从1993年以后,湖北篮球在全国失去了声音,但是在全运会上,湖北一直保持着强队姿态。整个1990年 代至今,湖北没有缺阵过一次决赛圈的比赛。可这只不过是体育局重视业绩,花大力气买球员、备战的结果。现在这批教练员都曾经历过湖北篮球的辉煌,人人都不 忍心看着湖北篮球受辱,他们现在盼着能在全运会上多挽回点面子。可我担心,随着这批教练员的隐去,湖北连全运会这块阵地都要不保。有一天会崩盘。”

全运会,是湖北男篮仅存的火。

而延续火的办法是,是把球员们放到其他省市的CBA俱 乐部,解决了待遇和发展空间的问题,全运会时回湖北省队效力,保证了这边的成绩。这办法,遭到了刘贵乙的批评。“很多人都在骂体育局,辛辛苦苦培养的篮 球人才这样了出去,但在现有的条件下,这是的办法。如果这些球员继续呆在湖北,他们没有好的训练和好的比赛,一辈子被耽误了,”李健则有难言的 苦衷。目前,为广东新世纪效力的张凯、邱彪都入选过国家集训队,顾全也在俱乐部站稳了脚跟。

而在1993年之后的湖北,全运会之外的篮球史概括如下:

在湖北男篮的辉煌过后,空军在武汉打了两年,没什么反响,后来,因为全国性的大裁军而地解散;

后来,是创办于1996年底、只维系了仅仅1个赛季的CNBA联赛,湖北黄鹤,代勇、陶小岗、庞宗国、姬崇龙等一帮球员在打;

再后来,是1999-2000赛季打CBA的那支湖北男篮,陶小岗是核心,代勇正在冉冉升起……球队却在1年之内连降两级。

7 没有了湖北男篮,陶小岗和代勇只好离开,之后,在CBA的多支球队服役。

现在,早已经退役的陶小岗在湖北省体校带队。代勇则于2010年3月15日从山东黄金退役,当年4月接手湖北U16队,练1995年1月1日之后出生的一帮娃娃,以参加2013年的沈阳全运会青年组比赛。

“湖北人打篮球有头脑,而且作风凶狠,这些质决定了我们湖北人骨子里适合打篮球,”张勇军说。代勇带的这支组建时间不长的队伍,在2010年6月的全国小年龄组集训赛中取得了第9,今年6月,又在同类比赛中夺得第5。“这批孩子应该打得出来,”代勇说,“已经具备了前8的实力,到时有可能到中学借几个学生,全运会不会太差。”不过,代勇也认识到,得到的那个第5名,是因为有强队缺席。

对于排在自己前面的,辽宁,江苏,广东,八一,……哪支队伍,谁带的队,代勇一个个地数得非常清楚。偶尔聊河北,才知1991年的全国联赛冠军所有大省,根本没有了球队,“帮他们打U16的 全是浙江广厦的小孩,因为他们的成年队全在浙江嘛。”本文开头,跟能张勇军同时南下的郝焕新呢?据查,依然在广东宠远带二三线队。“还可以,有很多省的篮 球比湖北还差得多。”代勇自我安慰说,“我观察,我现在带的这个队里,一个后卫,一个前锋,李金生和宫鲁鸣都看到过的,将来很可能打上国家队。”

前景美好,但现实中碰到的问题非常多。以不久前的城运会预选赛来说,也是为检测第23届亚锦赛的主赛场而别弄到武汉举办的,看着广东等队在自己的家门口打比赛,代勇自己却只是眼巴巴地观望——因为没报名。但说起来,这也是个历史遗留问题,甚至是老一代的恩怨纠葛:还是济南的首届城运会,湖北队代表武汉市出战,拿了第1,回来后武汉方面没有任何表示,湖北队不再派队代表他们参赛;可武汉又没有自己的队伍——甚至连在本土举办的武汉城运会都没有武汉男篮的身影!

往小处说,是个面子问题。但双方一直以来都不找台阶下,只能令代勇看着大好的热身机会而错过,“其实我提前两三个月打过招呼的……没办法啊。”

8 “湖北篮球的群众基础很好,而周边的湖南、江西、安徽这些省是那连队伍都没有,湖北的硬件和梯队都是健全的。”李健比划着说,“你再看看如今CBA的版图,从东北到长三角,再从珠三角至新疆,唯独少了中部这一块,湖北篮球不可能没有未来。”

然后,急匆匆地从所住地赶往奥体中心——每周日的晚8时要点名,包括身为篮排中心主任的他,也包括湖北U16的教练代勇,都得准时到,点名。

对话湖北省篮排中心主任:体制不改,出个姚明也没用

李健,青岛人,1988年从八一调到湖北,并在1990年底于湖北队退役,之后,在湖北省体育局竞赛中心从事赛制组织工作,现任湖北省篮排中心主任。尽管已经是“地道的湖北人”,喜欢武汉这地方,但看湖北男篮,他仍然有一些与湖北人不相同的视角。

爱篮球:你认为湖北男篮的现状,跟湖北人的思维、性格、文化传统之类的软性环境有关吗?

健:武汉向来是出人才的地方,不论是文才还是武将,我想这和他的地理位置有关系。它属于中部地区,融合东西南北人的性格点,这造了湖北能够出各各样 的人才,聪明,有狠劲儿,甚至我感觉比北方人还豪爽。但我觉得,很多时候湖北创造出了一样很好的文化,却不能够继承发扬下去。别是不守规矩。拿骑自行车 来说吧,当年我初到武汉,去武昌体育馆,到了小东门,不能拐,我绕,绕到大东门回来,一看,骑自行车的武汉人全都逆向行驶,跑不见啦。这倒很符合“市 民城市”的定位。

爱篮球:这对篮球有什么影响呢?

健:市民城市嘛,比如说你们说的胃口大,宁可花两千块钱请人吃顿饭,却不愿意自己掏两百块钱买票看球,为什么?送票有胃口啊。搞比赛,这单位要票几百张那 单位要票几百张,都不掏钱,怎么搞?而我在广东宏远的哥们儿说,在那儿,老板看球都自己买票,跟你关系好只是关系好,到了球场,还是你自己掏钱买票看球 吧,我不送啦。实在不行我帮你掏。

爱篮球:是不是说:武汉市民都不愿意掏钱看球,所以没有企业赞助球队了?

李健:关键还是看企业家。湖北篮球不论是人才还是场馆设施,都是全国一流的,群众基础也非常好,但是缺少像广东浙江那边有篮球爱好、肯愿意长期运作球队的企业家。比如说张凯那拨人,没有一个湖北企业愿意等那么多年,培养自己的球星,培养观众。

爱篮球:那你觉得怎样才能成功地进行化运作呢?

李健:体制肯定要改,球队肯定是按照企业化、化的管理。

爱篮球:除了改变体制,还存在其他的途径改变湖北篮球现状吗?比如说湖北出一个姚明?

李健:出个姚明也没用。这和学校一个道理,没有初中的小学教不出好学生,湖北没有优秀的球队,再有潜力的苗子在湖北也只会被埋没,或者是把他送到其他俱乐部。姚明在湖北,如果不送出去,这个环境之下只能被打废。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