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陈润>正文

陈润:【企业家评传22】刘红军:盛于忧患

2018-05-31 14:30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亚太能源董事长 刘红军

刘红军的商业人生,可总结为八个字:生于忧患,盛于忧患。

因为无钱买婚房而下海创业,在加油站并购潮之前顺势而为,又在退潮前退出转型,以“地沟油”变废为宝进军生物能源,然后登陆新三板,借助资本力量谋求更大的成功。回顾亚太20年的创业心经,刘红军总结为热衷学习思考,善于审时度势。此话不假,他总能踩准时代变局和政策调整的节点,对于整个经济趋势的判断常有先见之明。不过,这“未卜先知”的能力除了得益于他的沉淀积累和学习总结,更在于忧患意识。

作为民营企业,要想在国企石油巨头庞大而坚固的垄断壁垒中做强做大谈何容易。夹缝求生的刘红军左冲右突,东奔西走,终于在新能源领域站稳脚跟,以新生代领军者形象为业界共知。不过,越是春风得意的时刻,刘红军的忧患意识越强,他常常把企业放在峭壁边缘的境地思考出路,主动转型,从成功走向成功。

说起生物能源的前景,刘红军满面春风:“将一吨地沟油转化为生物柴油,至少这一吨地沟油不会再流回餐桌。”不见在商言商的精明,却有忧国忧民的担当。老子曰:“是以圣人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以此推论,心忧天下或许是为人经商的最高境界。

加油站的生意经 参军入伍,复员转业,踏入公门。刘红军人生的前25年是典型的70后成长轨迹。

1996年,25岁的刘红军婚礼将至,正赶上单位分房,可要自掏3万元“巨款”。失落、无奈、不甘,刘红军直面困难,放下忧患,在领导和亲友的反对声中下海创业。

在河南省商丘市文化路与凯旋路交叉口的原外运公司加油站,刘红军怀揣1万元启动资金,以每月600元从加油站租赁一台破旧加油机和一个油罐,这是亚太能源起家的肇始。刘红军身兼老板、会计、加油工于一身,24小时“连轴转”,实在疲困抽空眯一会儿。

当时商丘公路三乱严重,刘红军每次进油都骑摩托车去豫鲁交界处接车协商,接车、卸油、过磅要很长时间。一个冬雨刺骨的寒夜,刘红军的摩托车侧滑倒地,右侧半个脸被摔得血肉模糊,他回忆说:“我摔得重,只能在床上躺着,吃饭时都用小导管吸,脸肿得没办法进食,受了不少罪。”他指指嘴角,清晰可辨的伤痕记录下创业艰辛。

在石油重镇山东东营,提起刘红军人所共知,最多的评价是说话算话,“今天没有钱,下周一给你,当天一定会到账。”“那时候油罐车小,油也便宜,2000块钱一吨,五六吨的车是1万块钱,”刘红军兴致勃勃的说,“我的信誉好,人家一看是正规做生意的。这一拨快完了再接着去进,还能赊一车油。这样循环滚动,一年共挣了差不多4万元。”

油品质量过硬,手段灵活,服务细致贴心,刘红军的营业额和利润不断攀升,资金积累日渐丰厚,他开始自建加油站。在此后四年间,他几乎以半年一个加油站的速度迅猛复制、扩张,到2000年已经手握7座位置绝佳的加油站,在商丘民营成品油行业声名鹊起。

2001年,中石油、中石化两大央企在中国加入WTO的背景中开始全国扩张,抢在石油巨头进入国门之前跑马圈地,围城御敌。收购浪潮席卷全国,刘红军迎来高速发展的“政策红利期”,他将原有的加油站扩大规模,无法扩建的选址新建大型加油站,然后转手给中石油或中石化,两巨头饥不择食,收购价水涨船高,刘红军说:“扩建花费100多万元,转手能500万元,利润翻一番还要多,要是位置好价格能提到上千万。”

刘红军边建边,滚动发展,到2007年共建造15座大型加油站,掉9座,收益不言而喻。此时地价飞涨,土地、规划、安全等成本增高,加上两大巨头的全国布局基本完成,刘红军果断退出,未雨绸缪,在商丘经济技术开发区建起一座石油储备能力2万多立方米的大型油库。2011年,刘红军在永城建起一座容量3万立方米、带铁路线的现代化大型油库;同一年,他又在公司总部西侧征地1.6万平方米,建起一座储容量2万立方米燃料油储备库。随着石油需求量逐年增长,油荒蔓延,油价上涨,刘红军的三大油库开始发挥作用,供求紧张时连中石油、中石化都紧急找他调拨石油解困。

从当年以租赁进入石油、自建加油站到建设油库,刘红军始终紧跟时代脉搏和变局,甚至走在前头,他不无得意的说:“我的洞察力还是蛮不错的,了解周围的行情,关注财经导向,再听一听专家的分析,我基本上能算出这个发展方向。是应该发展零售还是扩建油库,我有一个正确的判断。”他意犹未尽的补充道:“国家经济五年、七年都有一个变化,要么转型,要么升级。你看我干了这么多年,刚开始小,然后扩建油站,那都是跟当时的环境有关。”刘红军既尊重客观规律,又敢于拥抱变革,所以屡战屡胜,步步领先。

将企业发展与国家政策、行业变局、经济规律贯穿纵论,刘红军的雄心壮志显露无余。2005年,刘红军正式将公司定名为“亚太”:“企业必须得干大,要干得干。”他的亲朋好友找“高人”算了一卦,回来说:“名字别好,但是有一条,名字起得太大了,别到后来难看。”

刘红军笑而不答,他是要以“亚太”自我激励,追求卓越。他不仅善于以豪情壮志感染、鼓舞下属,还全力以赴去实现所有的豪言壮语。

“地沟油”变废为宝 谁也没有料到,在石油贸易做得风生水起之时,刘红军却转型做新能源,还要收购公司旁边长期亏损、无人问津的河南星火生物能源有限公司,家人、朋友和下属全部反对:“不能干这个,它一定赔钱。”

刘红军自有主张。2009年,国家调整石油的定价机制,采用“原油加成本”的成品油定价体系,国内油价根据国际油价的变动而调整。改革之初,刘红军还能算出油库的储量、盈亏,可频繁调价让他无法准确预测行情,连库存数量都无法实时掌握。他意识到“油库发展的空间不大”,而且石油贸易技术门槛不高,他决定转型房地产或者进军新能源。当时国家鼓励发展生物柴油,刘红军顺应时势,选择后者。

2011年初,刘红军成立河南亚太能源科技集团有限公司。除了原有的亚太石化之外,他新成立河南亚太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并购了河南星火生物能源有限公司。星火当时名存实亡,亚太并购时只有四名员工、八个储罐,多年生产储蓄的生物柴油还不到5吨,最致命的问题是产不出达标产品。包括星火在内,当时新能源企业举步维艰的通病有三个:一是缺乏技术专家,不懂工艺技术;二是对原料、需求、产品认可度等掌握不准,盲目上马;三是产品质量不过关。

刘红军据此提出一个响亮口号:“进军新能源,技术要领先。”他挖来经验丰富的经理人抓生产,招聘一批有专业技能的员工,建设新厂房和10万立方米储罐,组建生物柴油精炼成套设备工程技术中心和生物精炼工程实验室,投入1000多万元做科研。然而,被并购的星火公司生物柴油设备工艺落后,耗能高、成本高,改革收效甚微。刘红军遍访贤才,到清华大学、中国石油大学、山东科技大学等高校寻求合作机会,费尽周折,他回忆说:“我是外行领导内行,跟技术专家谈生物柴油,人家老怀疑我是骗子。而且当时亚太很小,刚开始做,没来头,没效益,没,所以闭门羹吃得多得很。”

借助外力无门,只能自力更生。刘红军从设备改造入手,走自主创新之路,通过一次次技术攻关、试验,屡败屡战,终于掌握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生物柴油设备制造技术。这套设备和制造工艺结构简单,操作便捷,能耗低,油脂利用率达到98.5%,产品质量完全符合国家标准。依托技术创新,亚太的废油脂、废塑料裂解一体机、生物柴油精炼设备和生物柴油远销韩国、印度和意大利等地,取得在新能源领域的实质性成果。

渠道和销路逐渐打开,刘红军又担忧起原料问题。生物柴油的主原料棕榈酸化油全部从马来西亚等国家进口,一旦原料商提价,成本上升,亚太将毫无退路,只能坐以待毙。经过调研考察,刘红军做出石破天惊的决策:用“地沟油”提炼生物柴油。

众所周知,“地沟油”流回餐桌危害人体健康,流入江河造成水质污染,渗入地表导致土壤污染。不过,用“地沟油”生产生物柴油却能一举多得:成本低,来源广,更重要的是解决危害人类健康和环境污染的一大顽疾,利国利民。

然而,新的难题接踵而至。当时地沟油大量流入大中城市的酒店、餐厅,刘红军采购回收数量有限,好在国家很快出台政策,对地沟油回流餐桌的行为严厉惩处,亚太的处境柳暗花明。可是,地沟油成分复杂,臭味难闻,现有的工艺和设备无法将其顺利转化。刘红军新增脱臭系统,尝试用非酸性物质做催化剂,解决了酸水排放大、腐蚀设备严重的问题,终于研发出我国第一套以地沟油为主原料、达到欧盟标准的生物柴油精炼设备。

“科技成梦想,坚持造辉煌。”刘红军像当年在喊口号一样经常提及这句话。凭借坚持、钻研,刘红军逐渐打通原料—生产——再利用整条产业链,成为新能源领域的一匹黑马,以科技创新的姿态和超乎寻常的速度成长,成为行业最引人注目的异类、明星和标杆。

以众人之私,成众人之公 身处朝阳行业,在经历最初的试错、蜕变与闯关之后,亚太迎来新能源的突发暴涨期,嗅觉敏锐的投资机构登门拜访,鼓动刘红军进入热火朝天的新三板。

2013年2月,西南证券的人对刘红军说,亚太身上所具备的高新科技、新兴产业、环保和再生资源属性在新三板炙手可热,建议上市。刘红军未置可否,在此之前他对新三板一无所知,于是悄悄了解、学习。7月,他报名参加培训班,系统学习挂牌上市知识。2014年1月,亚太实施股改,石化分离,集团减资,各项申报、审批材料准备绪。经过四次反馈,亚太终于在2014年底拿到挂牌上市确认函,董秘董丹给刘红军报喜时热泪盈眶:“终于拿到确认函了,终于上市了!”

上市后身价暴涨,刘红军的生活仍一如往常,每天按时上下班,赶回家陪年迈的父母吃饭,周末则开车去郑州与妻子、女儿团聚。对于上市的目的和意义,他推心置腹的说:“用股权把我的团队留下了,让我的高管、技术人员都能留在亚太,将这个事业发展起来”。他坚信继续做大做强亚太生物能源实业才是发展的基础,是关键。

如今,刘红军又沿袭当年复制加油站的策略,开发出餐厨垃圾一站式处理方案。很多城市的餐厨垃圾处理运营不佳,不知道如何再生成生物柴油,无法变现、盈利,难以持续发展,亚太的方案、技术和设备则可迎刃而解。2015年4月,亚太中标“佛山市南海区餐厨废弃物资源化用和无害化处理项目生物柴油系统采购项目”,未来将建造一条日处理废弃油脂不小于20t/d的生物柴油生产线。刘红军计划把这套模式复制到全国所有城市:“只要餐厨垃圾找到合理的利用渠道,将来每个城市都要上餐厨垃圾一站式处理项目。”

这两年,互联网思维、互联网+、大数据逐渐成为管理显学,刘红军学以致用,计划按互联网思维完善新的城市餐厨垃圾处理方案。在他看来,产业链条要从饭店厨房开始,通过感应监控和大数据分析确定一家饭店餐厨垃圾数量,然后安装隔油池和油水分离器,垃圾收运车将其运输到餐厨处理厂,转化为生物柴油。他说:“互联网确实厉害,信息化、数据化的一站式处理方案,肯定会减少人力、物力成本。”

随着亚太实力与日俱增,刘红军在行业内外声名远扬,从科技部、环保部、发改委、能源局等国家部委到河南省、商丘市两级政府,越来越多的领导走进亚太调研视察。刘红军乐见其成,他把企业经营情况、生物能源产业的发展状况和未来前景向政府领导汇报、交流,大胆进言,他说:“必须得有这样的企业去影响他们,感动他们。‘生物柴油下一步进入中石油、中石化的渠道’的决策是我们这些生物能源企业逐步争取的。”

与所有能源、资源领域一样,生物能源也存在“玻璃门”。近几年来,刘红军以河南省政协委员的身份在政协会议、河南省两会上几番提案,呼吁政府关注环保设备、生物柴油的发展。2014年春,他在河南省政协十一届二次会议上建议“加大对环保设备产业的支持力度”;在2015年河南省两会上,他建议“生物柴油应该纳入正常的渠道”,呼吁政府尽快落实生物柴油进入中石油、中石化的体系的政策。他说:“现在我们需要政府做工作,这样对于空气污染、食品安全都有很好的促进作用。”当然他也没有忘记自己是亚太集团的一员,所以自然而巧妙的把政府利益和企业愿景说成是一回事。

晚清重臣曾国藩有句名言:“以众人之私,成一人之公。”刘红军今日的奔走呼号、以身说法,可谓“以众人之私,成众人之公”。今天的生物能源依然是激情与混乱共舞、暴利与风险并存的混沌状态,全行业不到100万吨的产量却容纳超过100家厂商,洗牌的时刻终将到来。

刘红军相信强者恒强的道理,大私无私的行业担当不仅在于建言献策,更需要在行业忧患中奋勇争先,将理想实现。

本文发表于《企业观察家》2015年10月刊,发表时有删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标签: 生物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