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陈润>正文

陈润:【企业家评传23】沉浮孙宏斌

2018-05-31 12:55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孙宏斌曾自我评价:“江湖上都说我激进,我真的不是一个激进的人……之所以被认为激进是因为我觉得没想好的事坚决不干,想好的事坚决果敢地去干。朋友说人有不知死和不怕死之分,我应该是不怕死的。”

与他充满恩怨情仇的柳传志曾劝告:“你做企业别的都挺好,是有一点,太急躁了。如果把心态稳一稳,我相信你能再次起来。”

一位曾跟随他多年的老部下总结,孙宏斌吃亏在一个“急”字上,他每次都是差一点点能成,因为他没有缓那么一点点。

一个“急”字,让他成为毁誉参半的争议人物。27岁,他被柳传志视为接班人,却因张狂偏执反目成仇被送进监狱;31岁,他创办顺驰,不到10年以“地产骇客”名震江湖,终因激进扩张一败涂地;47岁,他在四次冲击后成功率融创在香港上市,凤凰涅槃的故事家喻户晓,激情狂热从未消减;52岁,他马不停蹄试图并购绿城、佳兆业、雨润,虽胜负难分,但风骨未改。

在前半生的大部分时间内,孙宏斌并视作悲剧英雄的代表为世人所知,但他骨子里从未放弃成为行业第一的努力。

几度沉浮,初心不改。虽然容颜日渐苍老,脸上沟壑纵横,孙宏斌的沉浮跌荡仍未终局。

联想局,大败局 孙宏斌在狱中度过了三十而立之年,把他送进监牢的正是无限赏识他的恩师柳传志。在此之前,孙宏斌被视作柳传志的接班人,日后将掌权中国最大的计算机公司。

1988年,清华大学研究生毕业的孙宏斌进入联想,他形象木讷,不善言辞,说话还有股浓重的山西口音。柳传志爱才,对他语重心长的说:“你做科研能看到头,是高级工程师、教授,能看到你六十岁是什么样子。但是你要是下海做生意,你看不到头,前面都是未知的,挑战要大得多。”1989年10月,联想成立企业部,孙宏斌被提拔为企业部经理,专门负责汉卡和微机的营销业务。1990年,孙宏斌再次被破格提拔为联想企业发展部经理,主管全国18家分公司。人员由他任命,财务由他核批,业务由他分配,分公司与集团各部门的协调工作也由他说了算。

然而好景不长。1990年5月28日,孙宏斌被警方拘留;两年之后的1992年8月22日,法院以“挪用公款13万元”的罪名判处他有期徒刑5年。对于这段难以还原的真相,广为流传的说法是孙宏斌企业部的“小船”威胁到联想“大船”的安危,柳传志劝说无果,只能无情的把他送进狱中。1994年3月27,孙宏斌因表现良好,提前刑满释放。然而,9年之后,2003年10月22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改判孙宏斌无罪,他听到结果后眼含泪水,哽咽良久,其复杂心情可想而知。

不过,孙宏斌也曾坦承:“当时太年轻,做人太浮躁,事情想得简单。”1994年出狱之后,他当面向柳传志道歉,并透露打算进军地产的想法,柳传志借给他50万元作为创业资金。孙宏斌没有留在北京,而是到天津做起房地产代理,从中介做起。新公司名为“顺驰”,既有“孙氏”的谐音,也包含“顺利、飞驰”的含意。无奈天津楼市如一潭死水,而且项目面积很小,孙宏斌获利甚微。在此后的几年内,顺驰员工长期保持在二三十人,业务波澜不惊。

转机出现在1998年。沿袭40多年的实物分配福利房改为住房分配货币化,银行推出住房按揭贷款业务,房地产业的巨大需求骤然间喷薄而出。孙宏斌在这一年拿下14万平米的成片开发项目顺驰名都,投资回报翻一番。其后,联想和中科将全部股份转让给孙宏斌,他采取中介代理和房产开发“两翼齐飞”的战略,在天津大规模扩张,到2002年底开发项目30个、面积数百万平方米,占天津房产开发总量的20%,成为区域领导者。

不过,在孙宏斌的经营词典里,只有“全国”这类海阔天空的词汇。2003年9月,他以5.97亿元拿下石家庄009号地块;10月,他以5.9亿元取得苏州工业园区的金鸡湖地块;11月,他以6.5亿元抢得南京河西奥体中心地块;12月,他以9.05亿元拿下北京大兴黄村地块。孙宏斌买高价地的疯狂举动令业界惊骇,“地产骇客”的称号由此传开。

在孙宏斌高奏凯歌的背后是巨大的成本压力:土地成本高、人力成本高、财务费用高。资料表明,截止到2003年9月底,顺驰母公司总资产10.46亿元,负债总额却高达6.84亿元,净资产不足4亿元,资产负债率达65.4%。可见,孙宏斌的资金链已经高度紧绷,他也在寻求出路。2004年2月19日,顺驰宣布即将赴香港上市。不料风云突变,这年3月到5月间,国务院为抑制上涨过热的房地产出台严厉调控政策,上市计划搁浅。为了尽快融资,他不惜与摩根士丹利签署条件苛刻的对赌协议,前后商讨一年,谈判最终在2005年10月19日破裂。

2006年3月,急于扭转败局的孙宏斌重新担任顺驰董事局主席,奋力作最后一搏。他陆续撤掉分公司,将部分项目转让给合作伙伴,迅速收缩战线。到7月份,孙宏斌将家产陆续垫付后,顺驰仍然急需5到6亿运转资金,而负债高达30多亿元。山穷水尽时,孙宏斌将花费12年心血打造的顺驰给他人。2006年9月,香港路劲基建公司以12.8亿元购得顺驰55%的股权,这个价格几乎是白送。四个月后路劲基建继续收购剩余股权至94.7%,孙宏斌彻底出局。

在2006年底的一天,孙宏斌与两个朋友在北京吃饭,他突然提议到KTV唱歌,整个晚上他唱了两遍崔健的《一无所有》,那歇斯底里的怒吼宣泄令人动容。那一年,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孙宏斌将从中国地产界销声匿迹。

上市,归来 顺驰虽然易主,但孙宏斌并非“一无所有”,毕竟手上还拥有融创和顺驰置业两家公司。

在融创网站早期关于企业介绍的文字中,有如下“孙宏斌式”的豪言壮语:“融创很小,这小是因为年龄,到2004年12月,融创成立才刚刚一年,但融创也很大,大在广纳之心和战略抉择。周岁的融创为自己准备了5700亩土地和近300亿额的储备作为宏观调控下的竞争资本。”事实上,融创主要关注有型物业和商业地产的开发,孙宏斌的长远目标是将融创在A股上市。

从进入联想开始,孙宏斌的人生一直不太顺利,这或许归咎于他的偏执性格有关。但是从他创办顺驰之后的坎坷来看,这个理由并不充分,至少与他所在的行业有莫大关系。尽管中国房地产发展业一直呈螺旋式上升,却始终没有走上正常、良性的轨道,在调控与鼓励、热潮与寒冬的循环往复中,只有少数幸运者踩准每一个节点后暴富并走到今天,大多数企业早已化为历史的尘埃。而孙宏斌的每一次起伏,无不跟房地产行业的兴衰进退十分吻合。

早在2005年8月26日,顺驰置业以顺驰(中国)不动产网络集团的新名称与软银亚洲、凯雷投资签署战略投资协议,软银以3000万美元购得15%的股权,凯雷以1500万美元获得7.5%的股权。2006年融创额达到40亿元,集团执行总裁李绍忠放出三年之内一定要上市的豪言。2007年3月,雷曼兄弟投资2.6亿港元入股融创并辅导其香港上市,可是第二年雷曼兄弟在金融危机中宣布破产。孙宏斌的上市梦再次破灭。

在2007年初,孙宏斌在人民大会堂招商银行的年终答谢会上遇到柳传志,昔日恩师非常诚恳的鼓励他:“你做企业别的都挺好,是有一点,太急躁了。如果把心态稳一稳,我相信你能再次起来。”或许是听进老一辈的逆耳忠言,在追逐上市的岁月磨砺中,孙宏斌已由血气方刚的青年历练成沉稳低调的中年人,在他看来,上市只是差了一点运气,锲而不舍的人从来不相信“生不逢时”之类的鬼话。

2009年12月,蛰伏一年的孙宏斌再次宣布冲击资本,并拟定IPO时间表:3日展开路演,7日招股,11日定价,18日正式挂牌,计划发行6亿新股,招股价定在2.9港元到3.7港元之间。然而,这场精心筹划的上市大戏却在14日偃旗息鼓:融创主动宣布暂停上市。孙宏斌主动表示:路演期间香港股市持续下跌,投资者信心不足,而且宏观调控政策进一步影响投资者对未来中国房地产的判断。不过,他坚定斩钉截铁的说:“明年融创还将重启IPO,应该在5月之前。”

可是,突如其来的调控政策令孙宏斌愿望落空。2010年4月17日,国务院要求各部门加强对房地产开发企业购地和融资的监管,一夜入冬。可是,半年之后,孙宏斌卷土重来。2010年9月11日,香港资本传出融创将在10月份赴港上市的消息,这已经是孙宏斌第四次冲击香港资本。

幸运的是,这一回上天终于没有辜负这位屡败屡战的地产斗士。2010年10月7日,融创成功登陆香港联交所主板,发售价定为每股3.48港元,募资26.1亿港元,发售获超额认购3.83倍,孙宏斌第四次敲响香港股市之门终获成功。他一扫压抑多年的沉闷之气:“说我几次上市都无所谓,其实真正意义上的上市两次,一次是去年,一次是今年,之前的上市刚开始不行了。”他调侃道:“上市像晾衣服,第一天下雨,回来了,第二天下雨,又回来了,第三天太阳出来了又去晾,人家说晾几次了,你能说晾好几次吗?肯定是第一次啊。这一次,融创的天晴了。”在答谢晚宴上,孙宏斌感慨万千:“这么多年,我们有成功,也有教训,有教训不是坏事,教训是成功的基础,我们以后要走得更加稳健。”据说,当晚兴之所致,他酩酊大醉。

经过多年的摔打,孙宏斌早已明白一个道理:教训比经验重要。而对于生性喜欢挑战对梦想誓死追求的人而言,只有留在舞台上,才有机会成功。在他真实的内心世界里,从未放弃过对上市的执迷。上市成功后,孙宏斌无异于给所有人一个响亮的回答:我终于东山再起了。

在顺驰时代,孙宏斌曾以速度打败一切竞争对手,自己也被速度打败。如今,他以登陆资本再度归来,还会以速度狂飙突进吗?

自从2010年上市之后,融创在过去五年间以“五级跳”的神速逆市飞涨:83亿、192亿、356亿、547亿、650亿,头四年复合增长率超80%,2014年首次跻身中国房企前十强。2015年,孙宏斌喊出“为荣誉而战,向100%前进”的激情口号。

看得出来,孙宏斌越来越想成为第一,以此向柳传志等关心或质疑他的人证明自己是最优秀的,而并购恰恰是快速实现目标的捷径。当然,孙宏斌比以往要从容得多:“收购本身是一桩生意,没有成败一说;生活有苦有甜,最后总要做点有意思的事儿,别老算钱。”话虽如此,孙宏斌的并购速度快马加鞭,胃口也原来越大。

2011年9月,绿城破产的传言漫天飞舞,尽管宋卫平奋勇进击,却并未脱困,情状如当年顺驰崩塌之危急,孙宏斌决定出手相救。2012年6月,融创以33.72亿元收购绿城旗下5座城市9个项目50%的股权,双方共同成立上海融创绿城控股有限公司(融绿),各持融绿50%的股权。宋卫平表示:“今后合营公司的主导是融创,不过绿城会在项目的产品管控上继续扮演重要角色。”

此后两年,绿城经营每况愈下,宋卫平度日如年。2014年5月22日,融创以约50.6亿元收购绿城24.31%的股份,宋卫平感言“这一生最正确的一个选择”。然而11月19日,宋卫平却痛斥“绿城给了一个不该的人”。半年时间判若两人,只因孙宏斌来势凶猛,2014年最后一天,融创宣告以155.4亿元收购融绿境内外目标公司权益。宋卫平拼命抵抗,孙宏斌的并购计划失败,双方关于融绿归属权的争夺长达半年。2015年5月5日,二人终于握手言和:融绿彻底归于融创,“上海黄浦湾”项目归属绿城。

在并购绿城过程中,融创已形成稳定的专业并购团队。2015年1月,因创始人郭英成被怀疑涉嫌贪腐犯罪案件被带走调查,深圳佳兆业陷入债务危机,孙宏斌以“白衣骑士”的形象介入。2月6日,融创宣布将以45.52亿港元收购郭英成家族所持佳兆业49.25%的股权。然而两个月后,随着郭英成回归及坏境变化,再加上融创介入后与佳兆业产生的矛盾加剧,双方逐渐背道而驰,当初并购绿城遭遇的各闹剧再次上演。

2015年6月16日,在放弃收购郭英成家族所持49.25%的股权之后,融创再次放弃佳兆业上海4个项目,孙宏斌最终“一无所获”。如此一来,融创此前支付给郭英成的23.25亿港元、为收购上海4个项目支付的10.12亿元人民币成为一笔“低息贷款”,佳兆业将在年底前全部退回。

按照孙宏斌的设想,如果成功收购绿城和佳兆业,长期耕耘京津的融创将以极小的代价迅速杀入上海、深圳,并由此跨过千亿级门槛。如此结局喜忧参半,孙宏斌打趣说:“绿城和佳兆业的事情让我去年抽烟量增加了很多,今年的目标是能把烟戒了。”他反复强调这只是两桩生意,并无成败对错,而且早已放下。

一年365天,孙宏斌有300天在酒店度过;他每天7点起床,凌晨1点睡觉;除了事业,他再无任何爱好。所有的勤奋只为实现目标,他可以为此忍辱负重,隐忍一切。

如今孙宏斌正忙于吞并下一个猎物。与当初介入佳兆业相似,自实际控制人祝义才在2015年3月被监视居住后,雨润集团危机爆发,众多地产项目四处兜售,孙宏斌再次出手。9月8日,双方达成协议,融创将独家介入雨润的重组。不过,10天之后,融创宣布由于完成潜在交易所需时间过长,双方商定交易终止。不过,孙宏斌并未放弃,他把办公地点设在雨润集团总部旁边,继续以个人名义推进谈判。如果顺利达成交易,融创将有优先权整体或部分参与到雨润的业务合作。合作进展与结果尚不得而知,但毫无疑问,这次并购不会比前两次轻松。

尽管孙宏斌有山西人“不到黄河心不死”的韧劲,为实现目标敢于不择手段,但接二连三的并购折戟值得反思。孙宏斌喜欢选择背负举债甚至涉嫌官司的目标,价格便宜,成功率高,但风险极大。而且,他雷厉风行,总希望在短时间内达成愿望,一旦出现波折或反复抽身离去,急功近利的追求往往让谈判陷入僵局,可他又不愿妥协退让,最终可能无功而返。

并购可能会成为孙宏斌快速登上王座的天梯,也有可能将他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多变,商战无情,一切都难预料。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孙宏斌绝对不会离场,关于他的故事亦永不落幕。

——本文发表于《企业观察家》2015年11月刊,发表时有删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标签: 亿元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