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远观>正文

远观:我眼中的第三条道路_作家诗人远观

2018-07-30 21:19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远观:我眼中的第三条道路

自前年由于上海乐趣园论坛的问题,很多诗歌论坛全部崩溃了。而第三条道路诗歌论坛当也在其中,第三条道路只是论坛中风风火火中一个,那时候我配合庞清明进行“第三条道路”报纸的选稿,而与之配合或者大力支持的是老巢和安琪在北京搞的《诗歌月刊》下半月,那时候我是两个论坛的评论人,当然也兼顾着中国新小说网(原《北京文学》编辑赵刚主办)。第三条道路是诗歌的一个宽泛的流派,我坚持的思想是,什么民间和知识分子都不过时虚伪的头衔,到了最后墨迹你们的吧,我们剩余的人走在一起,想着搞个第三条道路诗歌流派玩玩。那么,这个情况下诗歌的新派别出现了。当然第三条道路的形成有着自己独的原因。我只说后来的第三条道路,因为前期还有些诗人想成为所谓的精神领袖,其实是灵魂人物或者说领军人物,其实谁提出的很重要,但是到了后来,没有必要搞什么所谓的诗歌派别灵魂人物,那都是扯淡。第三条道路其实是让大部分诗人走在一起,诗人凸凹说的好,是好诗歌主义。从韩东说的诗歌到语言为止,我想到这个时候,诗歌到个人当领头羊为止。因为诗人是诗人,不论说什么道路,都必须坚持一个新的方向,是大家认同对诗歌的判断标准,否则其他的任何说法都和诗歌无关。另外我个人以为诗人都会崇拜自己,有很自信的性格,很难很劳苦大众似的非得需要个带头的灵魂人物的说法。

诗人还在发狂的时候,也是从公元2004年开始,已经有很多的诗歌流派了,那时候我去阅览室去看《诗歌月刊》这本书。那时候其实看到诗人们都是很风光的,直到后来,第三条道路八年诗歌奖,以及许多作品和各刊物,我认为流派对推动诗歌有很大的好处,但是还要有个限度,那是有个文人的精神,有个探究学问的基本底线。后期第三条道路的发展,离不开凸凹搞的《掌篇》,离不开杨然得《芙蓉锦江诗刊》,也离不开金立集团的《金立》刊物的总编,诗人楚中剑。当然还有老巢、安琪、马莉、朱子庆等人的支持。一份报纸在工作之余出版了有七八期,这些都是需要经历和责任感的,庞清明承担起这个事情,作为第三条道路的推动者,我敢说,这是对诗歌的大公无私,当然诗歌民刊开始出现高潮的时候,全国诗人慷慨解囊做刊物,这是对诗歌的一推动。毫无地方小圈子的限制。这时候的第三条道路与扬子鳄,诗江湖成为网络诗歌的三大论坛。而且势头很猛,可以想想,诗人是多么的希望能够得到这样的交流的地方。我获得了第三条道路八年诗歌奖的新锐奖,那是几年前得事情了,但是现在依然为获得这样一个奖项而感到光荣,当时《诗歌月刊》等四家刊物发了授奖辞。第三条道路诗歌报分别做了专版报道和专题作品的推出。

世纪初,中国诗歌文化出现了难得的繁荣,但是具体的文化内涵和文化产业的发展是脱节的。当老一派流派,如“今天”,“他们”等流派向前停而不动的前提下,中国文学却从来没有寂寞过。北岛与韩东似乎合作起来,直接捣鼓起来今天网站,而当代诗歌文化的重要阵地,我必须说北京,南京,成都,广州应该算上。新世纪的诗歌流派风采在民间,以至于传统期刊的作用力越来越小。最出风头的是,垃圾派和下半身诗歌居然也闯进了诗歌的视觉。艺术审美开始有狭隘的拍马评论向自发的小圈子上拓展。新世纪诗歌的关键词是,“地域”,“炮火”,“人性的缺失”,明显利益化的文学集团从来没有比世纪初更热闹,更具备古老的战斗气息。顾成、北大几名诗人的去世,海子,戈麦等诗人似乎成了自己。随后的各流派在各大展中积极出现,最重要的是,错综复杂的诗歌流派由于拉人入阵而显得尴尬。一个诗人被无数个流派拉拢着,这尴尬无疑说明了流派的盲目性,但是真是这样的文学姿态确定了文学的发展。诗歌流派从来没有把盲目的拉帮结派当回事情。当然第三条道路也曾拉拢过很多人,甚至这些人完全嫁给了无数个流派,其实这都是很可笑的事情。

我曾在一些诗歌评论里说过一些最起码的个人道理,我曾经给诗人林欣荣、黄迪声、董菲等写过评论,大部分收录于诗集里。全国的诗歌流派大概有数十家。世纪初是网络诗歌BBS最多的时候,尤其以乐趣园网为最多,但是乐趣园的所有诗歌论坛由于乐趣园的整顿而大部分流失。不解诗歌,物主义,第三条道路,平民,新诗代,诗江湖,东北亚诗歌,日诗歌,下半身诗歌,北京评论,东部诗潮,微型诗歌,诗观察,燕赵诗刊,东部诗潮,汉诗,诗地理、大路朝天等。新世纪诗歌的最大缺点还需要几个关键词,如,“藐视传统”,“网络的歇斯底里”等艺术形态的产生。传统文化期刊已经无法满足数千万诗人的脑袋,于是网络解决了这个棘手的问题。新时期的诗歌打破了传统的韵律,取代了歌的作用,直接成为了诗。这是个新的时代,致使先锋和新的艺术形态表现了出来。判断一首诗的标准开始发散开来,传统诗歌越来越尴尬。诗的书本化流畅性少了,而诗歌的个性得到了相当大的发挥。新世纪诗歌的风采总在全国的阵地大旗上搞的轰轰烈烈,而地区的诗歌阵地却默默无闻。

传统诗歌的欣赏尺度只能品读朦胧以前的历史,当代诗歌的历史却无法梳理。总体来说,六十年代诗人开创了新的诗风格,七十年代的诗人最大的创造力则表现在下半身诗歌和口语诗上,八十后诗人不可捉摸地进行了背叛性的诗写作。于坚,韩东把口语诗推向了高潮,伊沙则诉说着摇滚,沈浩波守着诗江湖,骂声一片以后诉说着时代诗人的浮躁。刘春写着“一个人的诗歌史”。安琪则搞出了个“中间代”。在新诗的发展中,《诗刊》,《星星》等期刊已经不再神圣。过去发一首诗而成名的时代已经过去。民间的诗阵地则是真正的历史,没有比诗人自发的活动更自由的。八十后诗人在转接点处抽搐,丁成,春树,嘎代才让,远观,许多余,阿裴等成为八十后诗人最能折腾的几个诗人。媒体曾说,这些八十后诗人为了生存,早已经开始做出版,写小说。当然还有很多八十后诗人在工作中进行自我的生命安排。官方的诗歌活动拿钱做铺垫,搞所谓的各诗会,但是基本没什么深刻的影响。新世纪的艺术形态无奈却又让人啼笑皆非。

苏非舒、赵丽华等曾出现过裸体朗诵和梨花体上的文化现象,实际本质上是一文化的突击。在有钱多办刊的情况下,老巢办《诗歌月刊》下半月,《星星》诗刊甚至出现中旬刊。新的时代中,诗的高峰在哪里?反传统,反高峰的时代已经到来。真正的诗人身居作家协会,文联之外,而在职人员身在其位无其作用的普遍背景下,大部分诗人作家甚至退出作家协会。这真是时代的尴尬,世纪初我认识河北著名诗人白德成先生,他曾任《天涯》、《美文》等思考做过编辑,他认为这个时代把作家分级别是最尴尬的。重要的是许多代表性作家不愿意以年龄来定位作家诗人的重要位置。在这里我要感谢白德成老师对诗歌的贡献,因为我挂职《热河》期刊编辑室主任之后,我搞的让汉语诗歌传遍世界的好诗活动,大部分在《热河》期刊登载了出来。但是我能感触的到只要钻进地方的小圈子里,其实对创作没任何益处。

新时期的诗时代丰富且复杂。世纪初诗歌出现论坛热,但当博客出现后,论坛似乎丧失了热度。这热度的降低,应该和时代诗歌发展有很大的关系。世纪初的诗歌,无论怎么说是诗歌繁荣的时代,因为战斗四起,因为争鸣不断,因为诗人们成了这段历史,请记住这些诗人。祁国、桑克、路也、丁成、阿斐、南人、姚风、余笑忠、宋琳、郑小琼、李以亮、沈苇、孟浪、赵丽华、石光华、宋渠宋炜、万夏、刘太亨,周伦佑、蓝马、杨黎、何小竹、尚仲敏、敬晓东、刘涛、吉木狼格,李亚伟、郭力家、胡冬、马松,韩东、于坚、小君、丁当,宋琳、张小波,孟浪、王寅、陆忆敏、陈东东,西川、海子、骆一禾、翟永明、唐亚平、伊蕾,马力、陈虹、张真、阎月君、林雪、海男、韩东、周亚平、李冰如、段可情、唐伯壮、李家俊、魏传统、张爱萍、李依若、白德城、李中权、张扬、叶知秋、梁上泉、陈官煊、彭万洲、喻德荣、放牛娃,张灿明、何吉明、李新、廖忆林,杨翰端,邓元杰,曹明玉,李可刚,邓天柱、海子、西川、臧棣、西渡、李祖星、洋滔、颜广明、张放、徐侨、郝成彪、邱正伦、樊雄、亚男、唐政、邓成彬、曾蒙、游太平、谭虹、巴山石头、魏亦,王江滨、叶向东、余明宣、龙懋勤、李霜烙、邓玉梅、陈其林、游金城、胡益、秦月、安全东、旷野、冉杰、罗启洪、李婷、米元双、张波、水晶花、范藻、邱易东邓文国、黄亮、文林、向以鲜、张鹏、徐永、郗旗、山鸿、秦川、沙白、何雪晴、康伟、严健、范蓓、张泉、张步伐、蒲仁盛、盛红、张浩宗、王春放、张占云、胡文登、胡可、谢庆元、杨咏、张晓菊、裴进、邱笛、黄蕴洲、向尚怀、苟中江、蒲苇、吴宓、董必武、杨牧、钟品、龙克、晓曲、许强、杜荣,王小铭、刘继、吴舟、覃小荭、李鳞、王玉苹、侯文秀、戴连渠、代庆康、胥慕白、张建华、胡有琪、鉴金、蒋楠、何世进、黄良鉴、周宗春、陈自川、贾载民、王锡才、朱映铮、黄浩田、雁宁、韩加贵、陈亚平、车夫、秦风、侯平章、冯尧、文冰、少杰、李仁芹、山君、邱绪胜、唐亚平、蒋登科、王敦贤、杨吉成、杨通、王志国、李杰(旷野)、何东晓、曹琨、张万林、蒋成俊、舒雨湖、朱传雄、阳云、周书浩、鲜圣、张中信、马嘶、岳鹏、李常青、杨雄、谢艳阳、蓝梦、依然青子、李清荷、罗黎明、黄定中、王林先、王国荣,林童、谢志明,向求纬、马卫、祁明丽、泥马度、白鹤林、罗铖、沈河、李盛全、秦琼、刘火、宋光明、熊明、陈修元、野川、叶梓、陆苏、丁可、王一兵、蔡椿芳、曾凡华、朱增泉、贺东久、刘立云、曹宇翔、晓桦、张国明、屈塬、李松涛、王锦厚、柏杨、培根、卡耐基、杨吉成、刘健、白兵、宝康、黄鉴、张君道、蓝棣之、苏叔阳、舒婷、吉狄马加、韩作荣、阿来、许佳、杨远宏、燎原、商震、朱零、洁尘、麦家、何大草、张悦然、方方、魏微、卫慧、张洁、春树、尹丽川、江浪、徐江、桑克、侯马、杨葵、黄祖民、叶世祥、冰马、蓝柯、余秋雨、周杰伦、陈逸飞、吕正操、金日成、苏青、张爱玲、张国立、崔健、泰森、张灵甫、梦露、兰博、高缨、梁平、张新泉、曹纪祖、徐康、傅恒、蒋蓝、靳晓静、何小竹、刘晓双、史幼波、李自国、王国平、杨远宏、马莉、胡亮、林童、雨田、陶春、李霞、杨拓、莫卧儿、盛红、杨晓芸、陈仲义、芒克、吉狄马加、叶延滨、李小雨、雷抒雁、谭五昌、祁人、庞培、伊沙、李元胜、秦巴子、冉云飞、岩鹰、余怒、安琪、李德武、道辉、世宾、刘洁岷、韦白、鲁西西、李森、李南、刘春、谭五昌、刘泽球、尹丽川、沈浩波、黄礼孩、巫昂、朵鱼、胡子博、李轶男、艾若、牛慧祥、鲍栋、周斌、远人、阳子、邵勇、廖伟棠、唐兴玲、王敖、游太平、康城、范倍、盛兴、唐不遇、殷龙龙、商泽军、冉仲景、侯马、卢卫平、王家新、欧阳江河、孙文波、北野、齐宗弟、西川、谢冕、沈奇、谢有顺、吴思敬、伊沙、张阅、卢泽明、焦虎三、聂作平、鄢家发、李拜天、刘泽球、李霞、杨拓、杨铮、张富英、杜兴成、于小哩、龙郁、曾令勇、朱杰、华未眠、谢银恩、孙文、罗唐生、衣水、冉云飞、胡应鹏、南北、魏建林、万萍、朱晓剑、青弦、赵博、白沙,杨克、世宾、方舟、陶天财、孙海涛、刘元举、严力、默默、祁国、杨四平、北魏、杨志学、小鱼儿、马相武、阿翔、楚中剑、远观、汪文勤、愚木、颜广明、何弗、安遇、舒雨湖、秦池、野松、探花、况璃、郑小琼、丁乂、子梵梅、玄鱼、赵博、湖南白沙、林忠成、墓草、安琪、十品、北残、师永平、黄仲金、蓝紫、冉冉、李南、歌兰、郁颜、殷龙龙、刘川、孙慧峰、简宁、白德成、丛小桦、草树、张耳、刘文旋、吕历、张丹、姚辉、席君秋、梅依然、雷子、玲子、唐诗、郭峰、廖昌永、李进、张迈、陈琳、李丹阳、容中尔甲、郭蓉、李云迪、高原红、马薇、周璇、张蓬云、沈宏、苏轼、宋京、杨甲、冯时行、潘洞、张溥、苏恽,楚山、赵贞吉,张问陶、李调元、徐绍斗、朱孝纯、韩闵山、王琦、宫思晋、晋銎、李蔚、杨云巢,骆成骧、田一夔、田亮熙、叶奉先、吴雪琴,李远茂、廖晓、殷仁、李银昭、余茂智、李学善、李祖飚、陈国瑛、张选通、黄赤、李文同、占云、裴进、刘长久、蒲苇、向尚怀、周琴宜、川妹、思菁多多、王泽洪,傅全章、雷啸、朱家兴、肖平、李兵、张选虹、刘俊升、印子君、李云、果果、荫子、熊德光、韩俊,曾远敏、万家德、隆晓红、解婕、陈学勇、万红、张小英、向松、龙小萍、白德松、谭昌镕、邱笑秋、董小庄,熊杰、周万、廖国山、叶瑞泽、傅杰、廖金玉、袁孝先、黄正、曾元平、郭代辉、方全明、金士廉、唐通全、向安顺、李际友、朱桃椎、郑谷、吴融、段文昌、李流谦、杨甲、冯体刚、桃都别园、兔子在春天、腾格尔,林山河、李宝能、萧大陆、陆一龙、洛夫,李岱松纪弦、羊令野、余光中、洛夫、痖弦、白荻、杨牧、叶维廉、罗门、商禽、郑愁予、高准、瘦西鸿……我相信中国诗歌的前途,也理解这些诗人的苦痛和写作精神!(本文写于2011年)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