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远观>正文

远观VS王琦_作家诗人远观

2018-07-23 21:09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远观VS王琦

远观:1989年是一个很敏感的年份,而你的诗集恰恰选择了这个时间出版,而后悄然离开诗坛。或许不是悄然离开,你的诗句里已显露了一带着涩味的迟疑和惆怅:那个“在斜插过旗帜的地方/站立着一个沉思的人(《身临其境》),最终“但目光是路啊/抬不起头来/无路可走”(《目光如路》)。是什么让你概叹“目光无路”而离开诗坛十六年的光景?那是怎样的一心境呢?

王琦:世界上真有巧合,有些巧合不仅仅在伟人们身上才有哦。1989年省作协要出一套河北青年诗人作品选,一共选了十个人,由花山文艺出版社统一筹划,省作协给予一定的资助。当时我在省里的年轻人中已经写出了一点点小名气,在《诗神》《河北文学》《天津文学》《山西文学》《山东文学》等报刊发表了一百多首诗歌,所以幸运落到了我的头上。那个时候不像现在,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能出一本诗集应该算得上是件大事。《灵魂去处》收录了我早期创作的六十首诗歌,百花文艺出版社的我所叙述的这些只对我自己重要。对于一位时刻关心国家命运的年轻人来说,当时的心境无法用回忆来完成。反正从那一年开始,我放下了诗歌的心灵包袱,走出诗歌的空间而变成一位为家庭和妻儿生存下去的打工者。至于上薛梅君引用的这些诗,读起来并不晦涩,其中隐含的意义想必大家都可以意会,在此并不需要我赘言。抛开单纯的政治,仅从诗歌本身的角度,我觉得我没有写下去的必要了,所以才在我刚刚达到一个小小的高度后,黯然离开了自己。

远观:别喜欢你这本诗集中的那首《那一年我十八岁》,那个忧郁又懂事的少年形象一下子抓住了我的心。一个诗人的创作,一定也是不能离开他的家庭环境的影响的,你能谈一谈你的家庭对你最初走上诗歌创作道路的显性或隐性的影响吗?

王琦:能够得到你的夸奖真是开心的事情。《灵魂去处》中的很多诗都是我自己现实生活的真实写照。我个人认为《那一年我十八岁》并不是我那本诗集中的或者说我最满意的作品。但是往往这样,自己认为好的诗作,却没有得到认可,自己认为一般的却能够引起读者的重视。我这样说请您不要介意,我不是说你的审美有问题,而是作者与读者在很大程度上有审美差异,有价值取向上的差异。在《灵魂去处》中写的的是那些对国家、社会、人生的直接追问式的诗歌:《那些年》《我警告自己》《岸边》等等。尤其是我写当时物价飞涨的那首诗,我说:绳索也涨价了,一个想上吊的家伙自言自语……。写完以后自己陶醉了好几天。可以坦白的讲,我的家庭环境对我的直接影响是贫困,想起来很心酸的事,贫困带给人的心灵创伤是巨大的,在这里不多说了。我结婚以后,对我影响比较大的是我的岳父,我看见他对诗歌那虔诚,那执着,往往对照自己觉得惭愧,这也是我停笔20年又重新开始的原因。

远观:在第一个阶段创作中,我发现你充满思辨色彩的诗句,比比皆是,显然是对哲学有过近距离碰触的。在生活交往中,我也清楚你的知识面非常广博,记得去年七夕前夕我们在王竞成兄家进餐,你能够对于军舰以及其它海军知识、甚至军队枪械都了如指掌,对历史事件,无论是文学现象还是政治斗争都如数家珍,不夸张的说,你通晓天文、地理、文学、艺术、宗教、政治、数算等各方面知识。但同时我又知道,你的学校教育也只读到了小学阶段。那么,你能否跟大家谈一谈,你都是如何学习和掌握这么庞杂的知识体系的?这对于你的诗歌创作又有着怎样的影响?

王琦:我是喜欢看杂书的那人,有着孩子般的好奇心,对于任何能够吸引我的东西都有探究的欲望,同时我也是一个军械发烧友,对世界上各武器的性能参数都有一定了解,所以当王竞成老师说到他是一个潜艇兵,我顺势把世界上各潜艇的情况说了一遍,有点弄的意思了。我文化程度很低,广泛阅读是我弥补知识的渠道。我大致自学了西方哲学史,欧美文学,古代汉语,形式逻辑,对佛学著作圣经也都有涉猎,看的书比较杂,因为那时候我一直当记者,对知识面的要求很高,可以不精,但不能不懂,所以养成了通过大量阅读吸收养分的习惯。古人说功夫在诗外,我觉得很有道理。写诗是要将自己曾经的知识积累转换成作品,只有当你的仓库里储存了足够多的东西,才能顺手拿来,不着痕迹。否则难免生搬硬套。

面对大千世界,芸芸万物,写什么怎么写诗人也有茫然的时候。每当我找不到诗的时候,我去读书。

远观:在论坛创作中,我很喜欢你的那些引而不发、含而不露、哀而不伤的诗歌作品,比如得到大家认可“水”系列、“金钩屯”系列、“悲悯与感恩”、“下午的光线”系列等,都是具有极大的内置空间。老子曾指出过,车轮、器皿、房室,因为中间空无,才有它的作用。中国艺术也一向注重空白,强调“计白当黑”、“飞白”、“无声胜有声”。你能否结合这个时期你比较满意的作品,来谈谈你对诗歌创作中语言与构思所达成的审美空白的理解?这一时期创作的转型,对你意味着什么?你在未来的创作中还有什么打算?

王琦:我不善于总结自己,对你这些问题只有粗略的回答了。首先应该清楚我们在读一首诗的时候是什么东西打动了自己。我的经验是通过文字留给读者的那些不尽的想象空间,读者都不是傻子,能够读诗的读者或许是学问家,是诗人,对于这些读者,平铺直叙无疑等于自杀,所以,我唯一能做到的是每写一首诗,都会千方百计的为这些聪明的读者留出他们自己可以发挥想象的那些空间来。艺术都是相通的,不论是国画的飞白还是诗歌的空间和跳跃,主要的问题是把握好“虚”与“实”的关系。什么地方用实,什么地方用虚,对于一个成熟的作者来说应该不是难题。我一直缺少打算,这也是前一段时间“懒得写诗”的原因吧。这个时期比较满意的作品是《悲悯与感恩》。这组诗写的通透,感情投入很大,尤其是构思,我觉得有几首是很不错的。至于今后,过多的想法还没有,我想继续金钩屯系列。少打牌,多看书,是不知道能不能坚持。

远观:如果说你的诗歌创作已经走进了“漫不经心”之境,那么我在这一时期,还发现你写了很多诗歌评论,也呈现出一“漫不经心”的散笔闲谈情味。读来亲切适意,没有隔膜感和面孔化,颇见功力。郭沫若在《批评与梦》里说“文艺是发明的事业,批评是发现的事业。文艺是在无中创出有,批评是在砂中寻出金。”可见,“漫不经心”才能够时时带来发现的惊诧和欢悦。你能否谈谈你是如何理解评论与诗歌的关系的?你的评论创作对你的诗歌创作有没有影响?最后,能否告诉大家,一年多来的论坛实践,你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王琦:我写诗歌评论?那不是评论,那只是一些读后感,大多数都是被逼无奈的结果。我哪里会写评论呀,尤其在你和砂子面前,更是不敢提评论二字。但是写写读后感是一件可以还债又可以提高自己的好事情。我不懂多少理论,所以写大白话,包括这次研讨,大家也看到了,我没有引用任何人的理论来旁证自己的观点,我觉得没那个必要,不懂是不懂,不会是不会。漫不经心正是我希望能够达到的境界,但是做的还很不够,读后感不需要完整的理论体系,不需要高深莫测的复杂论证,像散文一样写出真实的感受可以了。看来以后还得多写点,连教授都说好,是很开心的事情。不过如果不是顾及相互吹捧的嫌疑,在这里真应该说一声要好好向你的评论学习,这次研讨,你和砂子的问题提得很有质量,想必大家都已经看在眼里。其实评论与诗歌的关系是伴生的关系,起码我是这样理解的。好的评论可以引导大的方向,好的诗歌可以为评论找到佐证。一年来的论坛实践,我的收获很大,结交了很多好朋友,写了一些自己还算满意的诗歌。也有甚多教训,网络毕竟不是现实,我却认为它是现实,结果在我自己的现实里闹出很多误会来。

远观:不同的诗人,会有不同的意象符号体系,这是心与物在审美理想支配下反复撞击的产物。我发现在你的诗歌中有着一个关于“时间”的庞大意象群,诸如:岸与河、雪与路、夜与烟火、咖啡与月光、土地与作物、天空与云朵、季节与山顶,有一绮丽而虚幻之美,智性又感性之蛊。那些成长与空白、生与死、爱与愁、出走与回来、存在与意外、避开与守候都紧紧纠结在时间所一一回望和打开的心灵之中。《王琦诗选》第二辑所收录的诗歌正是时间的缓缓暗流,我不愿意用“情诗”这个已被世俗局限化了的概念来界定,因为在生命感觉的真切而渺茫里,那些更应该是敬献给时间的祷祝。其中一首《时间在走》中写道:“我自己静止着/看时间的刻度”读来令人怅惘又凝重。你能否这一首小诗来谈谈你为什么将自己这一辑命名为“脆弱的男人”?

王琦:在时间面前,谁敢说自己是胜利者?既然我们最终都要被时间打败,那么要勇敢的承认时间是这个世界的主宰。时间是过程,是河流一样的涌动,当时间被我们人为的刻上刻度,我们的生命开始了倒计时。不要以为时间很简单,在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中,时间与空间一起组成四维时空,是宇宙的基本构成,物质与时空并存,没有物质,时空失去意义。人是这个世界的殊物质。“岸与河、雪与路、夜与烟火、咖啡与月光、土地与作物、天空与云朵、季节与山顶,有一绮丽而虚幻之美,智性又感性之蛊。那些成长与空白、生与死、爱与愁、出走与回来、存在与意外、避开与守候都紧紧纠结在时间所一一回望和打开的心灵之中。”你总结的很好,我以前关注的是时空与人的关系,题目很大,所以写起来很空洞,我现在更侧重时相等量的时间作用于个体生命的快慢,长短,这是说更加关注个体的命运了。这样写起来不至于说教和空洞,便于我把握时间流过我身体的那一瞬间的感受。脆弱的男人只是加上了性别的区分,其实女人也一样,在注定成为失败者的一生当中,这首诗的意义在于尽管知道最终难免一死,但是我们活在过程中。爱也好,恨也好,都是一过程。(本访谈由承德师范学院教授薛梅和远观共同整理而成)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