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远观>正文

远观:对黄迪声先生的诗歌的赏析_作家诗人远观

2018-06-13 16:30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远观:对黄迪声先生的诗歌的赏析

在中国新诗发了些赏析诗歌的,许多赏析的语言不够精炼,但是大家却非常支持,在此我已经很是高兴了。我的评论性的只是有很少的一部分上了刊物,但是我一直乐于去做这些事情。现在黄笛声先生把他的五组诗歌拿到我的评论论坛上来,我又该献丑了,我的欣赏界限不是搞什么彻底或者绝对的主义,我只是喜欢品味文本的感觉和文字所带来的感觉效应,那些什么超自然主义,后现代主义的界限只适合稿文化局限,只适合划分一些抽象的历史时间和人物的定位问题,不适合进入文本,别是鉴赏。黄笛声先生在自己的诗观里这样说”我遵循传统胜过莫名其妙地所谓创新,一直在躲避玄虚或非艺术的华而不实。当然我更拒绝呆板和媚俗。我以为任何诗的成功,都依仗于诗之本身的内涵底蕴所释放的强大艺术感染力,诗是心灵的感应。“所以我一再喜欢具有灵活性的诗歌,而且我曾经说过,一个诗人的文本在反映主题的同时,的确应该有很大的情感的掺入。

黄笛声先生的诗歌有五组,分别是“青春画廊”(5首),“东方意境”5首,“胶东”(4首),“爱情的脉络”(5首),“短章一束“(14首),但是在鉴赏的时候我选择了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三首。下面将进行细致的鉴赏:

《旅过荒原》

蓝那一轮透明的月

是浸润荒原的一滴泪

马蹄是荒原的手指

弹奏生命艰涩的乐曲

荒原的地下水汩汩奔流

你感到血液在干燥的皮下狂涌

当绿色的生命在你身边灿灿展现

你正思考了生命的归宿

旅过荒原 心中所有的荒凉正在失去

而嫩绿的树 正蓬松长起

远观观点:这首诗歌在平静中存在着一动态的美感,譬如”蓝那一轮透明的月/是浸润荒原的一滴泪 “把静态的月融入荒原之中,而且在词语的运用上着重用了”浸润“二字,把清新的感觉透漏的无与伦比,而后用了四次荒原,可谓用心良苦,也许作者没有考虑过这样反复用的效果是什么。但是心灵的感应说明了作者在保持诗歌语句连贯性的同时很是自然的运用了这些反复,而且是间接的,无心的,无心即有心,这心出于作者平静的思考,但是这首诗歌我刚来说过,它最成功的是在寂静中言明了一活跃的情感,而且这情感很可能是自己自然抒发出来的,与你无关,于墨守陈规无关,与刻意雕刻无关,可是与作者的旅途有关,与作者的情感有关,与第一现场创作有关,正如我在荒草原的诗歌随笔中所说,”2004年10月5日我首次提出荒草原诗派的代表立场,主要是诗歌创作的首要两点,创作而言我主张灵性创作,第一现场创作,杜绝不在第一现场的修改和雕刻,我认为排除第一现场,没有修改的必要。这是符合创作的灵性方面的要求,因为第一现场的灵性与笔端抒发的感情属于融洽的感情发出范围,而诗歌后的修改和再创作则使诗歌的原创性失去了原由的灵动。欣赏别人的诗歌而言,诗歌没有好与坏的说法,诗歌作者的每一行的词句是大家来欣赏的,我不建议诗歌作者改别人的诗歌,诗歌换了表达的主体,还有什么意义,这不仅仅是语言跨度的问题,究竟两个人的表达方式和第一现场的创作观点是有所差别的,其实感觉和艺术空间的调动很大。所以一首诗歌我们读起来,我只能说懂或者不懂,我们可以调动情感上的共鸣,但即使如此,我们的思想经历和欣赏幅度还是有很大变化和牵动的,第一现场的创作要求语言风格值得散化的,我们也感觉应该提倡,只要是诗歌表达的是自己的第一现场的心境,该放开诗歌语言上的限制,放开审美学上的长短句,放开模式化的韵律,突开传统的创作界限,实现第一现场创作,灵性创作。我们要求有自己的诗风,反对一本诗刊出现一个诗人创作的单调环境,强调把诗歌开放出来,从束缚的语言障碍中走出来,让诗歌在第一现场说话,让诗歌充满灵性,我们要真正的原创新,反对修改,反对玩语言游戏,反对拘泥传统的诗歌理论,我们可以把诗歌放大,尝试用不同的形式去创作诗歌。更反对诗歌的圈子化,主要是诗歌的文化解放和理论解放,使诗歌在中国出现一片空前的人文景象。“而黄笛声先生的诗歌很反映这些点,而且这些点在他的诗观里说的很清楚。

《树林》

昨夜的星辰

落为树初绽的叶子

曾经的风

已变成了枝条的坚硬

因为是树

河流相伴

因为有鸟鸣

树林无声

我的思绪从流水

走向叶子

我发现了

泥土与阳光绿色的亲近

更高处

阳光依然热情无限

温暖和生机

弥漫了整个天际

远观欣赏:树林这首诗歌也是不错的,全诗分为四节,语言流畅,自然,少做作,没有坚硬的句子,”昨夜的星辰 /落树初绽的叶子 /曾经的风 /已变成了枝条的坚硬 “。这些句子运用的新奇,把文本显得更加自然,贴近生活和自然,想想”星辰 “,”叶子 “,”风 “,如今都变成了枝条的僵硬,为什么呢?下一段诗人自发的阐述了原因,”因为是树 /河流相伴 /因为有鸟鸣 /树林无声 “,由树到树的效果很有味道,没有离开所表达的事物是不过的,文本中最后两段其实可以放在一个自然段里,总的来说,无愧是表达一些有味的情感和希冀,比如诗人说,”我发现了 /泥土与阳光绿色的亲近“。 ”更高处 /阳光依然热情无限 /温暖和生机 /弥漫了整个天际”。这样自然的抒情和展望是一深情的诉说,在诉说什么呢?树林和我,我和树林,树林的想法和我的想法的融合,的共鸣。其实诗人本来没有这样的细致的设计,但是正是有了长时间的积累才把诗歌的文本这样的完美的表达出来,但是尽管这样我想这首诗歌还缺乏点什么?情感的东西太多,忽略了人的哲理情丝的阐述,但是还是相当成功的。

《山 地》

奇峰突兀在弥漫的雾之上

穿透了黎明的思绪

在光亮之下 山峰镶镀着金边

象超度的哲夫或者佛像

白云起落在黛色的松林之间

流水的身影在风中隐约无定

磐石的身世之后

脚步和追寻都踪影皆无

在山地 目光为群蜂屡屡击回

伟岸的感觉充塞着我狭小的心灵

山花在石间凄迷地笑

我看到烈日闲逛其中

远方可是海──那低凹的阴柔之处

在这山地 我希望看到游鱼

可是飞鸟总是如此劳顿无定

没有鱼的惬意和轻松

远观赏析:这首诗歌明显的景色的描绘更有色,而且三美的运用让人汗颜,恐怕很少人能把诗意描绘的如此轻松,所以我说,这首诗歌是景色和人为感官的集合体,不可忽视,不容易过度的要求审美,只是大家多阅读可以了。

标签: 诗歌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