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远观>正文

短篇小说《打工娃回来了》载《梅园文学》(西欧刊物)_作家诗人远观

2018-06-05 10:31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打工娃回来了》

(1)靠近东河沟的一家是王烙铁家,王烙铁在一九九三年死于晚期肺癌,临死之前家里的女人哭了,说这今后的日子算是犯了难了。

孩子有三个,两个女儿已经嫁出去了,仅剩下的儿子,初中没毕业想出去混日子。王烙铁的女人春花把丈夫埋了之后,两排牙齿一打开,笑了,春花对儿子说,咱们的新日子来了。其实这新日子里藏着什么,谁也不知道。

王烙铁瘫痪了五年,这五年女儿的钱都被这个男人花了,有一分钱得给男人治病,春花还是知道这个死道理的,现在王烙铁死了,春花哭了也笑了,王烙铁死之前都说是回光反照,王烙铁跟个没病似的的老爷们似的,说是想吃炖肉,春花满意了他的要求,但是吃完炖肉后,闭上了眼睛,春花说,他爹死了,家里人安心了,他也逃过每天的病痛折磨了。

王烙铁终于走了,拉在炕上的屎再也不会有了,连尿臊味也少了很多,原来村子里的人很少来春花家呆着,怕的是闻这股味道。现在王烙铁上天了,这尿味也跟着上去了,只有阎王爷闻这东西去了。王烙铁死了,春花不得不笑几下,但是以下的日子怎么过,看起来又有了新的问题,男人终于走了,家里跟少了什么重要东西似的。春花没有和王烙铁享受过什么好日子,家里没有什么值钱的家具,每个月吃不上多少肉,还得跟个爷们似的到地里去田,后来的日子更难熬。

王烙铁的死有了新的意义,拖累她好几年的包袱终于没了,他活着的时候春花从来没有给她什么坏脸子看,他死之后也是很好的送走了,纸马,花圈,金山,银山样样少不得,春花想,人死了,到那边也得花钱,这些东西不能缺少。

王烙铁的儿子,名叫王小龙,这一年王小龙出去打工去了,和许多年轻人一样,他可能是想看看外边的世界,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家里的日子很无奈。家里的事情他都看在心里,脑袋大了也没有什么主意。但是现在他走之后,家里只剩下母己了,两个姐姐不定准地回家看看他妈妈。

一个大房子,前后那么大的一个院子,剩下一个妇女了,家里立刻冷清了许多。王小龙真的走了之后,别人问春花,你家孩子去哪里去了。春花说,去外面挣钱去了,大把的钞票啊要来我家了啊!说完后春花会哈哈地笑,春花每次的微笑都隐藏了一个秘密。这样的微笑里透漏着春花似乎有些神志不清了。

春花刚失去了丈夫,现在又独自在家里,心情简直糟透了。王小龙是它唯一的希望了,现在她觉得儿子长大了,想挽留儿子在家也是不可能的,儿子听说外面的世界大而且精彩,心里早想飞出去了。飞出去看世界,知道世界是什么样的,知道了和村子里的生活有什么差距,知道什么是城市人的日子了。

乡下人谁不想成为城里的人,一个个姑娘都想嫁到城市去,可春花家里的两个女儿没有实现这样的理想,还是嫁给了农村人,每个人的丈夫照常打工地,重复着祖祖辈辈的生活。这是乡下姑娘大多数人的出路。

(2)隔壁的老王头说,听说春花每次说完话傻呵呵地笑说,怎么这娘们疯了是怎么着,哎,说话都颠三倒四的。可回过头了说,她儿子王小龙出去挣前去了,比我家孩子强啊,我家孩子还在家里瞎混呢。

可这个女人和以前都不一样了,现在只会笑,莫非是受了刺激什么的。老王头经常叹气地说,我们这些表面风光,内心彷徨;容颜未老,心已沧桑;似乎有才,实为江郎;看似潇洒,却是落魄,成难有,郁闷经常;比骡子累,比蚂蚁忙,比鸡起的早,比狗睡的晚;比驴干的多,比猪吃的差;比岳飞忠良,比赖昌星紧张的老家伙真是不成了。

现在说王小龙来到了城市里,找了四五天活计,还是没有找到,建筑伙计嫌弃太累,别的轻巧活计吧,工资又低,有高薪水的工作,自己又没有什么文化程度。城市里的风景是不错,城市里的人穿着大方,姑娘也知道打扮,王小龙一下子看到了自己和城市的孩子的差距了。这王小龙现在后悔自己当初没有继续上学,初中都没有毕业,在外面到底怎么混,他自己清楚,一个字,难。

可现在到了外边,也只能找个活先干着了,出一次门不容易啊,坐火车跟生了一场大病一样难受。王小龙现在终于不必说别人说他在农村混日子了,现在混日子也该在城市里。在家里吃母亲烙的韭菜盒子,在城市里吃不上这个,油条豆浆,包子有好几,不过总是难以和家里的事物媲美。

这城市有什么好,最初的打工者,充满了迷茫,揪心的反感心理。王小龙第一份工作是装卸工。老板是个机灵鬼,一天的工作时间是十三个小时,工资却不高,每个月六百元,等到工人说工资低的时候,老板说了,你们知道吗?现代大学生都不值钱了,何况你们这些没有文化的。王小龙对老板说,靠体力吃饭,难道比他们差。人家一个月还要休息七八天呢,咱们呢?

工人里有的说,小伙子,别说了,出来干活不容易啊。这活计虽然很累,但是有许多人还是不愿意失去的。一个乡下的打工者,没有什么文化,老是干三两天走,在城市里是很难混的。没过几天,老板看着王小龙不顺眼,一下子辞掉了他,一分钱也没有给他。

在这个城市里他还认识一个同村的哥哥,也姓王,四代出于一个祖宗的那,叫王小驴,名字是这样,小时候名字叫惯了,改不过来了。说起来这个孩子倒是有出息的很,他比王小龙早二年出来打工,走路不像样子,跟个蹩脚的鸭子似的,但是在王小龙最遭的时候,他经常周济这个弟弟,王小龙在找到第二份工作的时候,一直住在王小驴这里。

吃喝都是花费他的。王小驴也不会说什么,同在外面打工,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紧接着,王小龙有了第二份工作是酒店的服务生,活计不累,工资也很高,是上次工资的两倍。在这个时候,王小龙认识了一个甘肃的女孩,也在这家酒店当服务员,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这二人居然好了起来,本来两个人可以在酒店的宿舍里住的,可两个人却在外面租住了一个房子,房子不大,却是二人的享乐世界。乡下的孩子也难以抵挡住性要求这方面上的困惑,二人开始生活在一起了。

(3)这个王小龙认识的女孩叫啊艳,听起来名字俗气,笨拙。王小龙和啊艳下班之后来这里体验夫妻生活,大多时间里都在这里做饭睡觉,久而久之,两个人的生活费基本把工资都花了进去。

两个人基本上是赚一个花一个,要是说攒钱,那有些不太可能。这样一年过去了,这一年两个人根本没有挣到多少钱,也不想回去了。可春花还等着儿子回家过年呢?这一年由于儿子王小龙没有回家过年,春花显然过年过得不怎么痛快,而儿子呢,连个电话也没有给家里打。

隔壁的老王问,春花嫂子啊,你儿子回来了吗?春花说,也许是忙吧,在外面继续赚钱呢,没有回来。春花的这些话里大部分是猜测,他根本不知道王小龙的具体情况,不知道王小龙在外面认识了一个女孩,不知道这孩子为什么在过年的时候连一分钱也没拿回来。自己带不回来,可以让回来的小驴拿点回来了啊。可惜小驴回来什么也没有说什么,还向婶婶要了点米,说是弟弟想要的,他转告一下,等到开春小驴走的时候,春花意为孩子准备了有十斤的米。

她本想多给儿子拿点,可小驴的母亲说,孩子出远门累,还是少拿点吧。春花也只拿了十斤。说实在的春花很生气,这孩子在外面是把自己的妈都给忘了,这大春节的,难道不知道母亲是一个过来的吗?

他要是知道,母亲有多么难受啊,一个寡妇,一个人的春节,别人家放鞭炮的时候,她没有买,连春联都没有贴,因为死了人之后的两年内春联是不贴的,这是风俗习惯。

谁都能想象春花这年有多惨,她一边吃年夜饭,一边哭。女儿不在家,这么一个女人还是个寡妇。王小龙的第二年打工生涯开始了,两个人早已经不想在酒店继续干下去了,那里面的人都殊,有的人是高官,有的人是企业总裁,还有的是逃犯,总之每个人都有来头。没准哪个人疯了要骂你一次,说什么你穷,所以你是个贱人。按照王小龙的理解,这贱人应该做出贱人之事。

两个人都离开了酒店,这个时候这个甘肃的女孩一直在家里,还没有找到工作,她也没有什么文聘,小学毕业,而王小龙呢,是小学毕业,前后的文化程度倒没有什么差别,整体上半斤八两。王小龙一个人在洗澡堂子里干上了,主要任务是给客人送个手巾什么的,工资不是很高,但是还算可以,可是早澡堂子里洗澡的人浑身要不是泥浆子满了身,他们是不会来的。

(4)澡堂子是大众洗澡的那,各色人都来到这里。连个普通的农民工都把你使唤来使唤去的。王小龙是彻底知道什么叫社会生活了,整个澡堂子乌烟瘴气的,狐臭的味道,臭脚的味道,几百味道交杂在一起,让人窒息。

客人招呼你,嘿,那个服务的,过来,怎么聋了啊,耷拉个脑袋干什么呢,赶快给我拿块肥皂去。嘿,那个小子,给我拿袋洗头膏去。

嘿,小子你疯了啊,水这么烫,你新来的是怎么着。像这样的狗屁话他时常听得到。等到过年的时候,两个人仅有了回家的路费。春花终于接到了小龙的电话,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儿子是不是给她赚许多钱呢?

小龙说着,还带着个女孩回来呢,春花那个笑啊。邻居家的老王说,春花他婶子啊,过年小龙有消息吗?春花说,有啊,还带着媳妇回来呢。老王说,这下子有两下子啊。还带着媳妇回来啊!春花说,可不是吗?这小子啊笑死我了。春花这次很高兴,首先这个春节不用自己过了,其次儿子还多带了一口,她能不笑吗?春花笑了,全村子的里人都跟着笑,大家想看甘肃女孩长得什么样啊!是不是跟本地女孩不一样啊。大家也想看看小龙是不是富态了。

这二年不回家的孩子怎么也得给家带几个钱回来吧。春花逢人说,他大叔啊,到时候到我家做客啊,我家准备糖烟给你们呢。

全村的人都想看新媳妇呢。王小龙和啊艳坐了一宿的火车来到了家里,其实两个人穿得并不算时髦。村里人说,这孩子这么简朴啊,难道没有发财。再看这个甘肃姑娘,肚子都大了。全村人说,这个年头啊,真是开放啊。未婚要先育了。村里人互相说,有的说这是时髦,有的说这样不好。

小龙并没有提到钱的事情,她的母亲春花也没问,儿子回来了好,管那么多干什么。孩子回来热闹了。两个姐姐也回来凑热闹了。当两个姐姐问弟弟挣多少钱的时候,两个姐姐翻白眼了,为什么弟弟出去两年没有钱赚回来呢。可春花说,你们两个姐姐不要说这些事情,你弟弟刚出门,哪那么容易啊,现在大学生还有许多找不到工作呢,前几天我看电视,还听到新闻说大学生给人搓澡,当保安的呢。

(5)你们可不能说你弟弟,你们也知道,他脾气不好,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我这日子怎么过。说实在的,王小龙没有几个钱了,又不想要这个孩子,啊艳说,小龙,这个孩子必须处理掉。小龙说,是啊,我也不想要,我觉得这个孩子挺突然的,我也没有什么准备。现在是小龙拿出六七百块在正月的时候给肚子里的东西做个流产。

这钱小龙是没有了,最后解决这部分资金的还是家里春花妈妈养的那个大肥猪。杀猪的时候,猪跟个孩子似的哭,呜呜地,杀猪的村里人说这猪死得不欢气。这猪被了之后,了九百块钱,正好打掉个孩子,春花这个猪白养了,春花心里不好受,她这个做娘的,心里不是滋味着呢。可儿子终究是儿子,有这事情还犹豫什么,杀了猪了猪,小龙在大姐姐的陪护下给啊艳做了流产。

手术很顺利。这回啊艳的肚子小了,春花看得出来,这个孩子的身材不错,人也挺好,是和小龙一样,不会太过日子,什么钱都敢花。正月十六之后,两口子又商量走了,继续去城市里。春花也知道这孩子们是留不住了,这些孩子出去之后很少有人想在家里钻垄沟子。都这么大的孩子在家的少之甚少。孩子既然还想出去那只能让他出去了。(节选)

标签: 春花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