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远观>正文

嘎代才让答远观的问题_作家诗人远观

2018-06-04 10:30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嘎代才让答远观的问题

嘎代才让

1997年进入合作藏族中学,创建“白海螺”文学社团,发表自己的藏汉文处女作,期间荣获《世纪》杂志颁发的“全国百名文学新星”称号。还担任了《北方作家》和《甘南报》《甘南州广播电台》等的创作员的职务,同时还建立了“旋风”足球队并荣获全州“草原杯”青年足球联赛冠军。

2000年进入合作民族师专,加入了“朝阳”文学社,担任了校园广播站编辑职务。期间荣获了《诗刊》社举办的“同题诗”全国校园文学大赛三等奖、《绿原》杂志举办的校园文学大赛一等奖、《诗潮》杂志举办的“巨龙杯”全国诗歌大赛优秀奖、《星星》诗刊举办的“涪江丽苑杯”李白故里世界华文诗词大赛优秀奖等文学奖十二次。还参加了2002—2003年度“飞利蒲”全国大学生足球联赛。

2003年进入青海日报社,担任了记者和编辑职务,发表了大量的文学作品,创建了先锋文学论坛“草原部落”。期间荣获《雪国诗刊》举办的全国优秀诗人诗歌大赛奖一等奖以及“中国十大少数民族诗人”称号。还加入了民间足球俱乐部“龙布色嵌”。

远观:嘎代才让,你好,能否谈下你的创作历程?我读过你的作品,也经常去你那博客看作品,我感觉你的诗歌和信仰有着很密切的关系,请你具体说说?

远观:我也是少数民族,不过我深深地感触到我的故乡的那些民族文化几乎没了,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我觉得少数民族的诗人有一很深厚的故乡之情,你觉得呢?你的创作来自于哪里?

嘎代才让:这个问题让我想到了一个瘪三曾提出“地球村”这样一个概念。在我的理解,其本质是大文化对小文化的吞没和压制。我的朋友唯色说:“迄今为止,面对西藏我无法表达。不是我不擅长表达,而是我根本不知道如何表达。所有的语法已不存在。所有的句子不能连贯。所有的词汇在今天这样的现实面前化为乌有,悄然远遁。而所有的,所有的标点符号只剩下三个:那是问号、感叹号和省略号。”的确,面对现在的西藏,我每每热泪盈眶,张口结舌。从另一个角度讲,我又有幸生活在而今如此这般无法言说的西藏,这样我可以见证那最后的一幕。是的,我热爱自己的故乡,我的创作来自于对它深沉的爱恋。我将为它——我的故乡,永恒叹息!

远 观:你最满意的诗歌作品是什么样的?你最喜欢谁的诗歌作品?或者说哪个诗人对你的诗歌影响最大?

嘎代才让:平庸,却不乏实质的几乎都喜欢。自己的民族诗人来说,仓央嘉措、更敦群陪等大师的作品无论什么时间,什么境况下都很喜欢,无法改变;异族诗人来说,大学时喜欢波德莱尔、狄兰·托玛斯,现在喜欢布考斯基、阿赫玛托娃;以后可能都不喜欢。品诗犹如饮酒,有时你想喝白酒,有时则想喝红酒,取决于它能否出现在恰当的时候,让你找到你所需要的“结果”。自己年幼时有一表达的欲望,很麻利。读过太多的作品,必然的,很多诗人都对我的创作产生过或多或少的影响,但又没有谁是真正主导性的。我是个固执己见的人。还有两个人有必要提及,是伊沙和徐江。他们对我的创作是起过积极影响的。

嘎代才让:这个跟时代有关。我始终大步伐,大发展地前进着,偶尔回过头去的时候,感觉自己确实走得够远的,但是“脚印”很少见。你说对了,作为一个命定的佛教信徒,这样的诗歌质似乎也是一命定。但是我的信仰比较殊:不需要自己去讨好它,它是刻骨铭心的,是深入骨髓的。这信仰不是水龙头,也不是水,而是中间那微妙的水流声。

标签: 诗人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