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远观>正文

短篇小说《别说话》_作家诗人远观

2018-06-03 11:11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短篇小说《别说话》

张婷是谁,西湾市人,我的一个朋友。有一次打电话给我,说,酷哥,你猜我现在干啥呢?她一向如此,嬉皮笑脸。仿佛带着十里春风,在岁月的打磨下,照样光辉照旧。我说,我哪里知道你干啥呢。她说,我在当导游。我一听说当导游,那可是老行业,如果做好了赚钱也不少。我说你把旅游团往哪里带啊。她说,哪里风景好去哪里。比如什么张家界啊,比如云南大理啊。

我说,你什么时候带上我啊。我忙得不可开交。她说,酷哥,可以的啊。别人不带,你要是想去哪里,给我打个电话。她知道我是个作家。我不过是三流作家,这些年一直做策划,是的,我喜欢写,但是觉得写得越来越粗俗和虚无。有时候专门做上了策划,我喜欢搞活动,其实和导游的性质没啥区别。不过,我干的这个活依靠自己的自律性活着。比如,今天我愿意做点事情,我去做了。如果不想做,我看看书,浏览下杂志,或者看一场电影。人对自己太松了,会感受都莫名的空虚。再回来说写作吧,当你写到一定程度,功力了,没什么意义了,什么东西,最初的热爱都是最美的。陷得深去写作,然后参加什么所谓的活动,很多时候没啥意义,所以这些年,我做策划,总喜欢做点自由的东西。

张婷最初也写诗歌,她是个诗人。开始的时候她不浮躁。之后我发现她的创作停滞不前。那是去年夏天,她问我,酷哥,你说我是不是该换换环境啊。我说,可以的。你让我说实话呢,还是假话。她说,你看咱们关系,我不怕你打击我。我说,写作已经把你封死了。确实前几年她在大小报刊发表了很多诗歌。有人称呼她为美女诗人。

后来我看她飘飘然的样子,我说,你得打住。你的写作状态和原来已经不一样了。这个样子和我当年一样。当年我也沉迷在这里面,但是后来走出来了。你比如我写诗歌,写着写着看淡了,看淡了不是不想发表,我是随缘。一说,随缘那是看淡了。但是我是做策划的。有时候更能看出文化圈的那点事情来。有一次,我和张婷在咖啡厅喝酒,我们喝了二十多瓶啤酒,我们都不胜酒力。

那次张婷嚎啕大哭,她说仿佛捉不到自己的心。我说那是心丢了,心丢了找不到自己这个鬼样子。好比我们小时候,觉得自己的理想单纯而美好,长大了,却觉得自己变得越来越粗俗。你说是因为圈子俗了,或者见识的多了,所以内心累了。其实不是,是本身控制不住自己了,人活着,是为了功名利禄,六十多岁的人还有看不开的呢,何况三十多岁的人。张婷今年二十九岁,她对我说,酷哥,我都要三十岁了,还没有出嫁。

你说,我是不是嫁不出去了。我说,没事的,这个世界有娶不上媳妇的男人,没有嫁不出去的丑姑娘。张婷一边喝着啤酒一边说,酷哥,你说的总是那么对。张婷的样子看起来很颓废。之后张婷突然干导游了。她是一个任性的姑娘,对任何事情都觉得很有兴趣。你跟她讲话的时候,她总是目不转睛地看着你。半路也绝对不插嘴,这样的礼仪状态,你能看出来她出生在书香门第。一个不抢话的人,她的自律性可以知晓。这样的女人,是喝三十瓶啤酒,也不会醉的。

过了一个星期,张婷说遇到麻烦了。具体啥麻烦?她说,手上的事情都办完了,赚了一大笔钱,花不出去了,请我喝酒,聊聊艺术。我说,可以啊,吃喝的事情,只要没有存心眼的人,我都愿意接触,我喜欢那平淡的交往。不喜欢拐弯抹角地交情。她说,去咖啡厅还是酒吧。我说,我讨厌酒吧的嘈杂,还是去咖啡厅吧。我喜欢在音乐下谈事情。大都市的繁华太虚无了,人们很累,难得休息一下。不去听听悠闲的音乐可惜了。

我喜欢吸着烟,和人畅谈,如果话题说的对,我可以交流到很长时间。有人说我平常不爱说话。其实不是。没有相同的话题,我喜欢沉默,如果我对一个话题感兴趣,我会一直交流下去。本市的咖啡厅我喜欢风吹过咖啡馆。我喜欢风吹在脸上的感觉,好比童年的我喜欢暴晒在自然光下,如果在一个上岗上则更美。说到这,张婷约我聊天的地方在风吹过咖啡馆。别看在咖啡馆,我不是很喜欢喝咖啡,我喜欢点一瓶洋酒,然后大口地喝起来,聊聊文艺多美好。

张婷穿着一身长裙和我坐在咖啡厅的西北角落,屋内放着一首歌曲,美好而优美。张婷说,她要投资房地产。我说,很好啊,富豪啊。她说,都说房地产利润大。但是我发现这里有很深的水。我说,哪个行业水不深呢,深不深,自己知道深浅成了。于俗世之中做好自己成,也许很多人干违背良心的事,但是我们做的时候对得起自己,对得起别人不很好嘛。张婷说,你还是那么的讲究完美主义。道理简单,但是做起来都很难。

我说,也许是吧,这年头活出自己的境界不容易。我们哪个人不是粗俗地活着呢。她咬着嘴唇,对我说,来,给我一根烟。我说,你也吸烟啊,怎么了,没事吧。她说,吸烟有事啊。我说,成,吸吧,吸烟挺好的。有些人吸烟对身体不好,如果一个人抑郁或者心情不好,拿烟做排解也可以。我说,对了,你怎么做房地产了。她说,房地产赚钱呗。我们聊了很多事情,张婷是那能说会道的人。有时候她说着我在一旁听着。这次见面之后,我和张婷大概有一年多没见面。一年后,张婷开着宾利站在我跟前,我觉得这是她赚钱了。

我说,好车啊。张婷说,是扯淡呗,装门面的。有时候没有车真的不方便。是吗,可能是吧。我说,又赚钱了吧。她说,是赚了点小钱。但是我觉得张婷并不高兴。赚到钱还不高兴,真的有意思。张婷说,你知道吧,我觉得人生累。有时候真不是钱多好。我说,没钱也不成,没啥意思。穷人知道穷人的苦,富人也有富人的苦吧。

我乐呵呵。张婷毫无休止地跟我议论文化。她说,酷哥,搞什么活动给我说,我给你赞助。我觉得人有钱了得回归文化。真的,自从我做了生意,我才发现,其实文化还是比商业有意思。真的,真的不是有钱高雅,这几年我彻底明白了,商业上的勾心斗角也如此。给你说件事情吧,去年我一个朋友建设的楼盘,惹了很多人。最后我看那些孤儿寡母的真可怜。我说,是吗,其实人生充满着很多的无奈。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无奈,无奈情感没有好的寄托,无奈理想不能实现,其实很多人根本失去了最初的梦想,不都机械的活着吧,那也是一活法,三十多岁之前为了理想,三十岁之后为了生活,大概都如此。她说,酷哥,你说得真的对。

这之后我搞了几次文化活动,张婷都给我出资赞助,其实我别感谢她。我觉得她还是个文化人,喜欢文化,尽管文化让她曾经痴迷过,失落过。但是这么多年,依然坚持有这个理想,很难得。有很多人有钱了,可能认为文化是个屁。也许对文化有些偏见或者带着一残酷的恨吧。她有时候会给我几张名人的书画,有时候会给我讨论些法国的文学,不过,我对文学评论没什么感觉,尽管我也曾写过几篇。那至多算欣赏一类的。时间让一个人的意志消沉,改变或者产生变异。最后一次见面,是我和张婷在一个咖啡馆,那天我们喝酒喝到了晚上十二点,直到咖啡店打烊。那以后,有五年我没有看到她的消息。她像断了线的风筝在天上飞,不知道飞到了哪里,我在想,我这位朋友能去哪里呢,是不是出去外国投资了呢。意大利,澳大利亚,她都想去。

可事实却相反,有一天,突然听到另外一个朋友说,她出家了。青灯古佛,也算惬意,皈依了佛教。张婷从一个诗人到一个商人,然后成为一个修行者,她的人生在跨越着,变化着。好像雨后的彩虹,每一个目标都是那么的自然,都是那么的流畅,也许那才是她的归宿。别说话,每个人的选择都需要安静。有时候可能是静止的,有时候又是跳跃的。春天的风吹来了,自然带给了这个世界新的温暖,我相信张婷的每一个佛号里都有着对俗世人的祝愿。在迷茫时,有一盏灯照耀着前行的路,有一把伞在雨天里衬托着无限的美丽,风雨无阻,勇敢地前行。

标签: 我说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