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娱乐>正文

网络电影:从“群魔乱舞”到精耕细作

2019-02-09 16:06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四年时间,网络电影从“群魔乱舞”到精耕细作

腾讯近日发布网络电影分账新规,引发业内对网络电影的关注。截至6月30日,爱奇艺共有11部网络电影分账票房突破1000万,《灵魂摆渡·黄泉》的分账票房更是突破4500万,有效观影人次约1500万,让业内看到了网络电影的“吸金”实力与发展速度。从2014年爱奇艺第一次对外提出“网络大电影”的概念开始,网络电影已经进入第4年,从初期的“野蛮生长”到现如今生态体系形成,网络电影迎来了行业发展的新阶段,并且网络电影工作委员会正式成立。新京报记者专访多位网络电影从业者,描绘网络电影的发展脉络,理清优酷、爱奇艺、腾讯三大网站的分账细则,并探究网络电影未来的发展趋势。

拍摄 先有名字,再想内容,剧本一周写完

“网络大电影”(以下简称“网络电影”)这个概念,是爱奇艺在2013年第一次提出,并在2014年3月18日爱奇艺首届网络大电影高峰论坛上正式对外发布的。什么是网络大电影?有以下几个必备要素:制作符合电影规律、符合国家相关政策法规,时长超过60分钟,同时必须是在互联网首次发行的电影。

与院线电影相比,网络电影的门槛没有那么高,投资、制作以及演员等各方面都不及院线电影。从筹备到上线,一部院线电影平均需要两年的时间,而网络电影通常只需要半年。

已经4岁的网络电影,仍旧无法摆脱很多观众认为它low的成见,这跟网络电影初生期的“野蛮生长”有很大关系,内容低俗、打擦边球、蹭IP曾经是很多网络电影的“惯常操作”。

新京报记者采访网络电影导演秦教授。秦教授在进入网络电影行业之前,曾给一些社交类APP拍广告短片,但是因为投资有限,片子的质量普遍不高,从2014年开始有了按点击量赚钱的网络电影,秦教授转去拍网络电影。据他回忆,刚入行的时候,网络电影的行业简直可以说是“群魔乱舞,从业人员素质比较低,投资我们的都是放高利贷的、煤矿主一类”,为了吸引眼球,提高点击率,满屏幕的“尸体、裸体、咆哮体”。

秦教授拍的第一部网络电影是《鬼局之僵尸都去哪了》,名字是为了蹭当时比较火的综艺节目《爸爸去哪儿》,但是半年付费期过去之后片子自动下线,这个片子现在连秦教授本人都找不到了。“我好多片子都已经找不着了,因为那时候乱,包括片子的成效乱、制作乱、后期乱、管理也乱,各乱。比如说为了省钱会把原来保存在盘里的素材删掉存新的内容,删了也删了。”

秦教授拍的《超能太监1》,引领了网络电影“超能力”题材的潮流。“当时我们和投资方研究,觉得超能力题材会火,想做个古装剧本,觉得做个超能太监,总比超能皇帝和超能公主有意思。当年拍网络电影都这样,都是先有个名字,看哪个名字火把这个名字先占上,现在也是狄仁杰火全拍狄仁杰,法海火全拍法海。”

网络电影的取名非常关键,秦教授对新京报记者说:“观众看不看先根据名字来判断,然后是海报,所以这两个地方会花很多心思,让人不明觉厉。很多网络电影基本都是先有名字再有内容。我刚拍完的《宋快递》,是我原先打算写一个关于快递的故事,但是我想拍古装片,不想拍现代片,后来我一看古代有五百里加急、八百里加急,这不是快递嘛,后来想,送快递的谐音,定在了宋朝,于是有了《宋快递》。”

秦教授执导的网络电影,剧本都是自己写,一般一周左右能写出来,字数在一万五到一万八之间。“字数别太多,太多你也拍不出来,还得删,拍出来是浪费钱,比如你熬个大夜把这页拍完了,回头不合适一剪剪没了,这相当于一个晚上请的所有演员、付出的所有努力,都白瞎了。”

尽管拍网络电影已经4年,秦教授还是会出现类似的问题,“现在拍的戏叫《宋快递》,剪完了有110分钟,但是只能保留80分钟,有半小时的戏需要删掉,相当于三分之一的戏没有了。”

秦教授现在是综艺节目《奇葩说5》的辩手,但他会继续拍网络电影,“因为拍网络电影会上瘾。”让秦教授上瘾的原因是“如果是院线电影,可能要两年才能拍一个片子,但是网络电影一年可以拍三四个,有想法能实现,比如说我1月份有个想法,可能我6月份能实现,这是很过瘾的,而且进步提高很快,比如说我今年拍了4个片子,我明年又拍了4个,一比较我知道我进步在哪里了。”

发展 逐渐告别“草台班子”状态

时间倒回2015年,一部叫《道士出山》的网络电影,据悉成本28万,拍了8天,4月3日上线后,仅用10天,票房超过300万。这部“以小博大”的网大作品,让网络电影的后来者以为小成本+“蹭IP”可以赚一笔快钱,但时至今日,此“以小博大”的业界“神话”已经成为再也无法复制的历史。

据网络电影业内人士跟记者透露,“今年网络电影一线的投资已经达到600万-700万元这个区间,相当于低成本的院线电影,去年陆陆续续开始有了上千万的投资。低于百万的成本是网络电影刚起步时的状态了。”

2017年,政策收紧之后的网络电影,开始向“精品化”方向努力,华谊兄弟、欢瑞世纪、慈文传媒等传统影视公司也开始布局网络电影业务,2017年慈文传媒联合爱奇艺出品的《哀乐女子天团》成为当年的口碑之作,豆瓣得分6.8,并且拿到了龙标。

淘梦控股副总裁淘梦影业CEO吴静认为,“网络电影已经进入了2.0时代,也是精品化时代,网络电影数量虽然减少了,但题材和类型却不断地在横向延伸和挖掘,例如展现催泪父子情的《爹地》、刚刚提到的动作探险《大蛇》、热血情怀的《黄飞鸿系列》、经典IP《灵魂摆渡黄泉》等作品无论从口碑和票房都达到了一个新高度。去年网络电影的分账天花板是2700万,而今年上半年头部精品内容的表现完成了对2017年的整体超越。票房分账天花板不断被突破,目前已经超越4000万。淘梦出品的网络电影《齐天大圣·万妖之城》、用了很短的时间突破了4000万,换算成院线票房可以荣登2018年上半年院线国产片排行榜的第13名,也是说网络电影已经达到了很多院线电影都无法企及的分账水平。”

新片场影业CEO牟雪告诉记者判断网络电影增长规模的办法,是“三大网站的付费会员数×看网络电影的会员人数×每个付费会员每个月观看网络电影的次数×单片分账价格”。

牟雪进一步解释,“三大网站的付费会员数目前应该在2亿的量级,与去年相比大幅增长,而网络电影是付费会员的有效观看才可以分钱,因此付费会员人数的增长对网络电影规模增长是非常有利的;此外,随着网络电影制作升级、品质提升,很多原先不看网络电影的人也在开始看网络电影了,因此看网络电影的会员人数也在增长;第三,没有票补之后进电影院看电影的消费增加,而用户的消费需求存在,网络电影的观看又是随时随地的,因此每个付费会员每个月观看网络电影的次数也是在增长的,因此前三个数值的增长,可以判断出网络电影的整个规模是在增加的。单片分账价格三家网站各不相同,是因为算法不同,但对于片方来说,我只在乎一个有效观看我能分到多少钱。”

据业内人士分析,现阶段,网络电影的发展已经告别了没钱没团队的草台班子状态,现阶段的网络电影“有钱有团队有规则有类型,已经是一个类型片的了,可以批量生产,不停地拍和升级,而院线太复杂了,一部电影和另一部电影相隔时间太长了,它可以一直往前推这个类型,但是它的升级可能跟不上观众口味的发展变化。”

一位制片人跟记者分析道:“鉴于观看网络电影的用户仍以男性为主,所以传统网络电影的类型范畴仍以男性刚需的五大类型为主:古装玄幻、东北喜剧、民俗怪谈、经典香港老片、当代军警,有大量团队以这些类型完成自己的作品孵化。但之后网络电影的类型会越来越丰富,会有更多操作空间。”

淘梦控股副总裁淘梦影业CEO吴静感叹道:“作为一名内容制作者,我能别强烈地感觉到,网络电影跟网剧在发展轨迹上的共通点。早几年讲,大家谁看网剧,都是在说,但是2017年出现了《白夜追凶》《河神》这样的精品,成为网剧的黄金之年,现在许多传统的电视人,电影人都加入网络剧的阵营。而网络电影也是在走同样的道路,现在我们也不断有知名制作人加入到队伍中。”

逻辑 需要用户思维、数据驱动

院线电影的头部作品垄断了大量的份额,而一些中小成本影片则在竞争中面临着巨大压力,盈利堪忧,网络电影这边则分账票房不断突破天花板,已出现分账票房超过4500万的作品,所以业内有人产生了网络电影比院线电影赚钱更容易的想法,实际上,院线电影和网络电影,节奏、时长、拍摄、发行都不一样,各有自己的发展逻辑。

新片场影业CEO牟雪谈到,“一年国产500部院线电影中,票房前20名赚走了全年票房的70%,网络电影而言,以爱奇艺为例,去年一共上线了1700部网络电影,票房破千万的只有11部,所以集中效应我觉得是比院线电影更严重的。我们自己做发行,每年经手几十部片子,这几十部已经做过质量筛选,但这里面有些片子,真的只回几万块钱,但是它的成本往少了说也得大几十万,也是血本无归。”

牟雪谈到,有些院线电影和剧集行业的从业者认为拍网络电影赚钱很容易,“他们认为几百万的成本能有几千万的分账,而且周转快,是门好生意。但其实网络电影的内容跟院线电影的偏好、节奏,不完全一样,所以不是说什么人来做网络电影都能做得好。”

淘梦影业CEO吴静阐释公司在网络电影的发展逻辑:“我们一定是站在的角度上来做,结合大数据的分析指导,我们有一套自己的数据系统,将上千部影片进行分类标签化处理,以不同维度的数据指标来指导新影片的开发,同时也融合制片人多年以来的经验,看片量、题材选择、审美、团队的组建,最终能够碰撞出新的火花很重要。”

牟雪对记者表示:“新片场的胜率很高,上半年上线的网络电影,自制和参投的片子都没有赔钱的。得益于我们有一套自己的方法论,包括定量的和定性的。核心思想是数据驱动,通过数据总结规律和经验,提高胜率,每一部都在进步,工业化的方法在总结。他们三年多累计经手的片子在200部以上,大数据分析的前提需要样本量足够大,分析才有意义,过手数据沉淀下来决策信息,每部影片的播放量,分天、分小时的播放量,这些数据都有研究和追踪,所以现在一部影片上线一两个小时,我们大概知道这部影片是中等规模还是破千的,或者是铁赔的,偏差不会太大,因为我们有一套匹配的数据模型。”

“网络电影的点在于它不是to B的,而是to C的,是服务于观众的,首先在于不是选择哪个平台,而是你要服务谁,要了解你的观众是谁,反推做什么样的产品,然后再选择合适的展映平台,才能更有利于影片的推广。”因此需要根据用户的偏好来生产对口的内容,“比如说腾讯更倾向于二次元、女性向。爱奇艺常年的版权沉淀,更倾向于纯电影气质,相对下沉的内容,更普世。优酷曾经有一段时间做了大量的微电影,中产阶级的观影人群,整个体系刚形成,略微有点模糊。”一位从业多年的网络电影投资方对记者说。

作用 为电影行业输送人才

正如秦教授拍网络电影上瘾的原因是可以明显地感知到自己的进步,可以快速地实现自己的想法一样,网络电影可以为年轻导演提供一个训练的场域,既可以较快速度地实现自己拍电影的想法,又能够通过多拍片子积累经验,提升自己的业务水平。

一位在网络电影行业中从业多年的制片人对新京报记者说:“一个优秀的导演一年甚至可以做6部网络电影,平均也可以一年拍2-3部,拍完一个项目可以纠错一次,这样可以多拍、多犯错、多升级。此外,弹幕上可以看到观众的直接反馈,而且观众的反馈是实时的,相对来说是干净的,院线的反馈是很慢的,从上映到收到反馈可能需要5年的时间。”

因此,网络电影有为整个电影行业输送人才的功能,企鹅影视推出的“青梦导演扶持计划”是在为行业储备优秀人才团队,活动由导演选拔、综合培训、项目扶持、展映评选、人才输送等环节组成,2018年的“青梦导演扶持计划”加大了网络电影扶持力度,数量增加到10部,单片扶持资金提升至最高400万元/部。

相关行业人士分析道:“腾讯的网络电影是存量思路,做了很多青年导演计划,回到了网络电影的本质,为整个影视人才做基层储备,大量的年轻导演、制片人、摄影在这个场域里完成自己的第一部长篇商业作品。给做人才储备,这不是一个完全化的行为,而是一个输出口。说实在的,400万拍一个长篇足够了,一批里面如果有两个导演出来,很不错。”

新片场影业CEO牟雪也告诉记者,“网络电影适合挖掘年轻导演,储备人才,毕竟对于院线电影来说,把千万甚至上亿的投资交给年轻导演,还是有很大风险的。”

奇树有鱼创始人兼CEO董冠杰表示,做奇树有鱼的初心,除了商业的考量外,希望能通过网生内容的耕耘,培养出优秀的中国导演,使得他们能在电影更高的舞台上展现出自己。

在秦教授看来,开头6分钟对网大来说,是个需要解决的问题,因为“大家把前6分钟做得很好,导致后面不好,这6分钟是大头怪,是头别大、身子别小,很奇怪,不是健康发展。大家把好的资源、好的经历都放到头6分钟,而忽视了后面的50分钟。”

优酷已经取消了网大的6分钟收费制度,改成了按照时长收费,但是新制度也存在着核算的问题,这个机制能否透明非常重要,数据作假是需要革除的行业积弊。现如今,业内人士称“各大网站都已经改变按前6分钟结算的方式,观众连续观看任何一个6分钟,都算一个有效点击。”

趋势 明年将是网大分水岭

吴静看好网络电影的前路,“各大平台对网络电影目前都是鼓励和扶植的态度,纷纷出台了很多利好和优化的合作模式。目前整个来说,头部网络电影分账比例持续走高,头部内容成为各大平台兵家必争之地,不难想象之后会有更多高制作水准的网络作品相继出现。这也是分账清晰和透明下促进的行业发展,让大家更有动力去做好作品。”

牟雪的判断是当前网络电影已经完成了第一阶段的发展,完成了规模化、商业化,并且已经初步形成第一梯队的公司,生态体系初步建立。“第二阶段要上台阶了,应该是从明年开始,现在单部片子能赚到几千万了,但是题材非常集中,魔幻类,观众也会看腻了,创新也会乏力,第二阶段如何做一定程度的题材创新,把看网大的观众比例提升,这是第二阶段的主要工作。对新片场来说,如何多快好省地生产优质内容是我们努力的方向。”

做出了分账票房成绩优异的网络电影《道师爷》《伏妖·白鱼镇》的信风影业制片人何小川也认为,“在未来精品化、类型多元化是网络电影的发展趋势,其中最大的挑战是要尝试多元化类型的电影,而不是只做几类型。”

另一位业内人士描述网络电影的发展阶段是“网络电影1.0是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现在进入2.0阶段则是开始精耕细作,普遍拍摄时间在20天,各方面都在提升。”

奇树有鱼创始人兼CEO董冠杰预言,明年将会是网络电影发展的分水岭,明年奇树有鱼会留出30%的资金,尝试现实题材和女性向题材影片的创作。“网络电影的优势在于我们能更好地满足用户的需求。互联网是数据化的,所有用户的行为是有数据的,根据用户的反馈更好地迭代,精准满足用户需求。任何一个新行业都会经历阶段式的发展,只有不断贴近用户,才不会被淘汰。”

采写/新京报记者 武芝 (据:新京报)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