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人物>正文

中烟 | 婚俗的流变

2018-11-29 15:53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婚姻生活是人类社会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人类文明进程中变化最复杂、最富革命性的行为,婚俗的变化与社会发展紧密相连,它忠实地反映出社会政治、经济和思想观念的变化,鲜明地体现着时代征。40年来,无论是择偶观还是婚姻礼仪,都产生了非常大的变化。

中国传统婚礼仪式很繁琐,从周代起,有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迎亲六道程序,谓之六礼,后世演化为请庚、相亲、定亲、报期、行盘、妆奁、迎娶、成婚、回门,包括坐花轿、拜天地、闹洞房。

西方的婚俗随着国门打开,在近现代进入我国民间,青年们开始打破包办婚姻,倡导自由恋爱,穿起了婚纱燕尾服,“文明结婚”。

经过曲折前进的几十年发展,在20世纪70年代,婚俗呈现出新的风貌。

70到80年代,平淡简单的婚礼十分普遍。一张黑白照片、几斤糖果、几桌酒席,一对新人便在亲朋好友的祝福声中礼成。家境不错的人家结婚时开始添置“三转一响”——缝纫机、手表、自行车、收音机,后变成“三大件”——冰箱、彩电、洗衣机。这是衡量男方家庭条件的标准,也是新娘风光大嫁的标志。

90年代后,随着经济的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单纯的物质已经不足以构成“婚礼顶配”,原本的三大件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变成“录像机、空调、音响”,进而“房子、车子、票子”成为婚姻实力的量尺,婚礼仪式层出不穷,蜜月旅行等庆祝方式多多样。

2010年至今,人们的思维方式走向多元,婚姻不再成为男女关系的唯一选择。独立意识的增强使更多人有了选择人生的机会,婚姻成为选项之一。

婚姻作为人生永恒的四大喜事之一,尽管方式随时代发展不断变化,风俗持续流变,但其所代表的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从未改变。

70-80年代,平淡生活

70年代,物质条件匮乏,人民经济生活水平有限,“婚事简办“成了最合时宜且流行的选择。青年男女经过结识、恋爱,双方自愿结合,即可至政府民政部门办理结婚登记手续、领取法定证书,在法律上确立夫妻关系。

1970年结婚的刘威觉得那时候生活非常平实,虽然物质条件不富足,没有豪宅、私家飞机、豪华汽车,但毫无压力。70年代初大米国家供应价凭粮票0.15元/斤左右,黑市价约0.5元。一个月工资可买国家供应粮266斤,买黑市粮80斤。猪肉0.80元左右一斤,黑市猪肉2元1斤,工资可买国家供应50斤猪肉,黑市猪肉20斤。

“对于结婚来说成本更低了,从结婚到婚后生活,并不像现如今睁眼闭眼都是房租、贷款,那时娶一个媳妇基本也是老三样儿,而房子基本是和家里人一起住。”

70年代后期,开始改革开放,人们的物质生活水平得到提高,“简办”也有了硬指标。

上海的李可正是在1979年末走入了婚姻的殿堂。她和先生李岩经朋友介绍认识,恋爱了两年后决定结婚。两人在单位举行婚礼,由当时的领导宣读结婚证书,谈完恋爱经过,再助兴做游戏,给亲友们发一些喜糖,婚礼结束了。李可记得,那时候人们结婚前,会找木匠给婚房定做大木床、大衣柜、桌子、椅子等木制家具,“流行的说法是要凑够’72条腿’。”

“四大件”是此时结婚最流行的配置,又称“三转一响”,指自行车、手表、缝纫机和收音机。如果都凑齐了,这是桩在世俗意义上还算富足的婚姻。在服装、家具用品还要凭布票买布自制的年代,缝纫机有着弥足轻重的作用,做衣服、缝被褥全靠它。

缝纫机供不应求,也凭票购买,票主要从市总工会到区总工会到企业工会发放给职工,工会优先考虑马上要结婚的青年。这是家里的宝贝,结婚后,李可总会把缝纫机擦得一尘不染,还做了个很讲究的布套罩起来。“有缝纫机的人家,一般都会这么做,”李可说。

自行车比缝纫机还吃香,在公共交通尚不发达的七八十年代,有了自行车,通勤便捷不少。每家的自行车也是精心打扮,车座罩上带穗的套子,车梁用布或彩纸裹起来,车条要绕上几圈毛线转起来。李可家的自行车永远擦得锃亮,每次出门,她会故意快速骑过去,还不忘拨动车铃,在弄堂里留下一路“丁零零”的脆响,没车的人家都很羡慕。

手表算是当时的轻奢品,攒几个月工资才舍得匀出一些买一块表。大部分人的第一块表都是参加工作或筹备结婚时买的,这是身份的象征。

七八十年代,电视机还极为罕见,收音机成了了解外界最重要的家用电器,也是“三转一响”中唯一的家用电器。

光是有了这四个物件还不够,婚姻的富足程度还得看这四件的,蜜蜂牌、飞人牌、蝴蝶牌的缝纫机,永久牌、凤凰牌的自行车,上海牌、海鸥牌的手表,红灯牌的收音机,都是大家心中响当当的。

这些物件并不便宜,李可回忆,她结婚时,一辆上海永久牌自行车要180元;一块上海东风手表要100元,而一台缝纫机要150元;收音机价格大约100元,因为家庭条件不错,她还有了大多数家庭想也不敢想的“一咔嚓”——照相机,价格她不记得了,但那会是实打实的“奢侈品”。算上衣服家具,在不要照相机的情况下,婚礼需要花费六七百元。即便现在看来平实简单,但对当时的人来说,也是一笔巨大的开支。但根植于人们心中的“一辈子只结一次婚”让所有人都觉得这笔钱花得心甘情愿,且力所能及地越多越好。

像李可这样的“顶配”婚姻并不多,大部分人即便凑够“三转一响”,也很难拥有。更多的人根本凑不齐。江华原是六盘水煤矿的一名工人,1977年6月和妻子喜结连理。妻子是菜的农民,他们结婚时家里两把椅子、一个橱柜、两个箱子,还是在宿舍住,换了张双人床,没有彩礼、没有嫁妆,只搬了简单的生活必需品,请亲戚朋友吃个饭,算是结婚了。那时身边也有人结婚时购买“三大件”,他俩很羡慕,但无奈家里条件有限。这些东西都是婚后夫妻二人省吃俭用慢慢置办的。

80年代中后期,现代化进程加快,人们开始向电器化迈进,自行车、缝纫机和手表这些曾经让一代人备感骄傲的结婚大件悄然退位,新的“三大件”变成了冰箱、彩电、洗衣机。冰箱只是单门的,洗衣机是双缸的,电视机是黑白的。

1980年,珠海斗门,新郎用单车接新娘,围观的孩子很是兴奋

李可弟弟李伟在1985年结婚,她还记得当时冰箱的广告是“新飞广告做得好,不如新飞冰箱好”。冰箱作为结婚三大件却必不可少,主妇再不用为没法及时解决掉的新鲜肉菜或剩饭剩菜发愁。

那时最流行的是红梅牌电视机,彩电是最紧俏的进口货,1986年下半年,商店里宣告彩电无货,同时出现彩电票,能买上一台彩电可是件大喜事,家里亲戚都要通知。

80年代初期,洗衣机需要单位和厂家直接联系购买,当时的单缸洗衣机每台售价约为150元,之后又有了脱水机,使用了一段时间后又出现了双缸洗衣机。作为结婚三大件,与缝纫机一样,洗衣机一般都精心披上外罩。

此阶段,结婚拍套婚纱照成了时髦事,婚纱照多是黑白色。新娘和新郎拍照时开始追求西式服装。新娘要穿洁白的婚纱,手捧塑料花;新郎要穿西服,打领带。先拍两张黑白6寸照:一张横取景,一张竖取景。新人再从中选取一张,放大到16寸,由技师手工着色成“彩照”。“这样一张照片大概16块钱,相当于我半个月工资。”李伟说。

作为婚礼仪式的一部分,那会迎亲队伍比70年代庞大很多,婚车在此时出现。有创意的青年会出动整个自行车大队,浩浩荡荡地去“拉新娘”。

至于婚房,大多是把老房子用石灰粉刷一遍,有的房屋墙壁太破,用废报纸或者白纸糊上,再贴上手工剪成的大红“囍”字,门上贴着婚庆对联。订一套全新的家具,如果经济条件不够,也得将家具重新漆一遍,让新婚夫妇迈入“新的生活”。

90年代-2000年,物质抬头

进入90年代,经济大潮对婚姻冲击明显。“大款”取代“万元户”,成为最炙手可热的结婚对象,事业、收入、户口成为择偶时的决定因素,留存至今的征婚启事上,不乏“不能解决户口者免谈”的语句。

“三大件”换成了录像机、空调、音响等高级家电,自行车已经逐渐被摩托车替代,小轿车也开始被一些富有家庭列入婚礼物品清单。

90年代初,港片仍处在黄金时代,改革开放的深入让一大批优秀的港片得以进入内地,成为一代中国人的时代记忆。在大街小巷的录像厅里,攒动的人头正安静或激动地进行着人生第一次电影启蒙。结婚前,很多情侣在录像厅里约会看电影。结婚后,买台录像机放在家里,是更高级的享受。

流行音乐也处于发展的高峰,港台音乐的流入、内地音乐的百花齐放让人们的精神生活有了更多选择。音响行业因此得到发展,结婚时买个好音响也成为流行。

空调仍属于稀缺物资,通常在单位的办公室才有。即便结婚要买空调了,也是一个房子买一台,放在客厅,有客人来了才开。

传统的婚礼习俗较从前简化,在饭店举办婚礼成为大多数年轻人的选择。摆酒席宴请朋友和长辈,酒菜的档次与菜式和80年代相比有了明显的改善。婚礼的核心成了“吃”。

最繁琐的程序仅剩接亲。新郎带着接亲的队伍赶到新娘家,要经过一番折腾,才能接走新娘,新娘的家人还要用一些点心招待接亲的人,然后在鞭炮声和锣鼓声中把新娘送走。婚车队伍是婚礼最大的排场,有一辆桑塔纳已经很好奇,如果有一辆红旗,那足够成为接下来几天内左邻右舍的谈资。传统的拜天地和掀红盖头的程序渐渐消失。

此时开始进入商品房时代,但结婚买套新房子在当时是很少的。90年代初不少单位还有房子分,那时候有些单位要求结婚登记后,才能排进分房的队伍。普通家庭没有卧室、客厅的分别,只有一到两个房间。有木质桌子、彩色桌布、电视柜,一个小沙发,一个立柜,等女主人进来,一个家置办起来。

经济大潮对婚姻的冲击更加明显。婚礼变得越来越奢华,婚庆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冒头。电视速配的出现和风靡让爱情变成了一快餐式的游戏,渐渐削弱了爱情的神圣感。性则渐渐成为话题。

尽管《庐山恋》在1980年上映时贡献了新中国电影史上第一段吻戏,但80年代的恋爱仍停留在看电影、轧马路、牵牵小手,只能在没人看到的地方偷吻一下。在90年代,温饱问题得以解决,情感需求随之膨胀,审视婚姻的维度更加多元,自由、情感、经济甚至性都成为重要考量。

1996年,广州白天鹅宾馆的劳斯莱斯轿车出租给市民作接新娘的花车,价格是每4小时2800元。这部车曾在1986年英女王来访时当过女王的座驾

未婚同居虽然“非法”,但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偷尝禁果”已经势不可挡。中国人固守多年的从一而终观念遭受冲击。1993年,中国第一家性用品店在北京开业。90年代中期,涉外婚姻数量激增。

婚姻走向多元的同时,问题也随之发生。婚外情现象滋生、家庭暴力出现、离婚率攀升,中国婚姻不得不直面冲击。2001年,《婚姻法》再度修正以适应社会发展和婚姻家庭的变迁。禁止家庭暴力、夫妻间相互忠实等基本原则被列入新法。2003年新《婚姻登记条例》实施,结婚离婚不再需要到单位或社区开证明,婚检也不再是必过的门槛。婚姻的私密性和个人自由得到更多尊重。

经济的不断发展蔓延到婚姻领域,在众多婚姻的考量维度中,经济越跑越快,成为最重要的因素。三大件变成了“房子、票子、车子”,这一度成为了“硬性指标”,也引发多次社会讨论。不少年轻人为了终身大事,俯首甘为“房奴”。

婚姻的花费也水涨船高。北京朝阳区的王洋在2002年结婚,房钱48万,首付10万,每月还贷1760元,装修家具7万,电器2万,车10万,婚纱照3000元,蜜月旅游9000元。据他回忆,这在当时算是比较普遍的结婚花费。从前的份子钱几块能解决,90年代-2000年后飙升到100、200甚至800元。

2010之后,多元婚姻观

相比以往,现在是最宽容的年代。单身不婚可以是一生活态度,未婚同居由大城市向中小城镇普及,“老少配”、“姐弟恋”都被世俗所接受。物质条件的极大丰富使得人们的精神生活走向多元。

结婚成为新一代年轻人的自主选择。二三十年前,几乎人人结婚,不婚独居被认为是失败的人生,被社会同情甚至会遭到歧视。但随着经济环境与家庭观念转变,不婚、独居的生活,在大城市里也不再那么罕见或“不正常”了。但上一辈人仍对婚姻有坚持,两代人的观念碰撞使当下婚姻出现了新状况。

27岁的上海白领许艾与男友恋爱三年,一直没有迈入婚姻的打算,“现在的生活状态是我想要的。一纸婚书并不能保证忠诚、永久,反而是个约束,没有束缚才觉着浪漫,也会格外珍惜。况且结婚有不确定性,防火防盗防小三,还要照顾到他们家的七大姑八大姨,离婚又会伤筋动骨,何必非要结婚呢?”

她的态度一定程度上代表了这一批经济、精神独立的中国年轻一代,在他们看来,婚姻似乎不会带来什么好处。在这观念引领下,迟婚、不婚、独居变得越来越有。对于乐得独居的年轻人来说,一个人的生活更多意味着独立、时尚与自由。

在知乎、豆瓣等平台上,“一个人的生活”从来都是热点话题,获得百万网友的关注,发言的热情远超对恋爱、婚姻、烹饪的讨论。人们在帖子中分享生活经验,事无巨细,大到房屋装修、独自旅行,小到买菜煲汤,物质上有产品批量安利,精神上也有各方式供人选择。在一群独自生活者的热心指导下,一个人生活的不便与孤独似乎可以因此消解。

陕西延安,新人的亲友运送嫁妆

李银河接受采访时曾称:中国已开始走向独居不婚的进程,今后还将“越演越烈”。她认为现代社会,婚姻家庭的形成不像过去基于传宗接代或者经济互助,婚姻越来越以感情、追求浪漫爱情为基础,婚姻于是成了一约束,其他什么都不是了。“婚姻制度与喜新厌旧的人性相矛盾,而现代社会人均寿命的延长,导致现代人对传统婚姻不再钟情。”从前人均寿命只有三四十岁,婚姻相对容易从一而终。当代社会人均预期寿命七八十岁,两个人的长时间相处极易出现大量的厌倦、摩擦和痛苦。

不过,在传统家庭观念仍根深蒂固的中国社会,结婚仍有别重要的价值。

“剩女”一词在2007年出现,至今未退出历史舞台。“网恋“随着互联网的到来横空出世,但在经历了无数的“见光死”后,网络最终变回世俗婚姻载体,婚恋的本质并没有发生改变。

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发布的《2012-1013年中国男女婚恋观调研报告》显示,中国非婚人口数量巨大,18岁以上非婚人口达到2.39亿。《2014 年中国人口与业统计年鉴》和《2014 年中国统计年鉴》数据显示,2013年我国20 岁至59岁年龄段单身人口总数为1.7亿人,其中男性为1.04亿人,占比 59.6%,女性为0.7亿人,占比40.4%。男性比女性多近3500万人,而在经济发达的广东省,非婚人口性别数量差距高达165万,成为差距最大的省份。《第六次人口普查》显示,我国18岁以上的未婚人口约有2.49亿,占全部人口的18.6%。

生活节奏不断加快,人们的婚姻越来越忙碌。相亲被一大批“剩男”“剩女”们的父母提上日程,“六人晚餐”、“八分钟约会”、“万人相亲大会”,甚至父母相亲团在全国遍地开花。从前开个联谊会解决很多对的事情在这个时代成了不可想象的往事。

当下,90后已进入结婚的高峰期。某网络交友网站发布的《90后婚恋观调研报告》数据表明,近30%的男性“父母不干涉恋情”,女性的这一比例为20%,而当父母与自己有不同意见时,超过四成的90后会和父母沟通,想办法说服他们。从学历看,硕士及以上学历的男性最有主见,不理会父母意见占比最高,近两成;女性则随学历升高,听从父母意见的比例呈上升趋势,硕士及以上学历占比更是超四成。

在“介绍对象”这件事上,90后同样也不喜欢父母过多干涉,“闺蜜、哥们儿介绍”是90后最偏好的婚恋交友方式,男女均占63%的比例,其次便是同事朋友介绍,近五成男女接受这方式。同时,通过婚恋交友平台寻找也是男性偏好的方式之一,近47%的男性会通过这方式去寻找另一半,婚恋交友平台在男性偏好的交友方式中排入Top3。而“父母介绍”则是所有交友方式中占比最少的一个选项,仅有30%的男性和33%的女性能接受父母帮忙介绍对象。

在张扬自我的年代,婚姻形式不同于从前,举办婚礼也不是必要之举。旅行结婚、蜜月结婚等方式成为新的选择。

选择举办婚礼仪式的新人,找婚庆公司成为首选。大量婚庆公司因此吃香。早期婚庆公司只有录像、乐队等功能,后演变为婚礼仪式全面设计,按照新人的想法创造梦想中的婚礼。从事多年婚庆行业的张科说:“现在主题婚礼最流行,把整个婚礼现场布置成一颜色基调,玫瑰婚礼以红色、粉色为主,海洋婚礼以蓝色为主。选好主题后,我们用薄纱、鲜花布置现场,给宾客耳目一新的感觉。”这样一场婚礼,包括现场布置、司仪、照相、摄像、化妆等项目在内,收费一般为两万元左右。

张科感觉,现在新人追求个性、别出心裁,对婚礼的要求越来越高。他2005年刚入行时,操办婚礼很简单,只要找好车队、锣鼓队、拱门行。现在光典礼仪式有很多花样,前两年流行香槟酒塔,现在又多了许愿烛台、婚礼蛋糕等,拱门的样子也越来越漂亮豪华。典礼仪式后,还会根据新人的兴趣,请人弹古筝、拉小提琴,甚至请歌手助阵。”

由于婚姻的成本让一些家庭实在难以负荷,“裸婚”也成为时代的产物。没房、没车、没钻戒;不办婚礼、不照婚纱照、不度蜜月。两个人照张结婚照去婚姻登记处领了证,这婚算是结了。

“洞房花烛夜”作为人生四大喜事之一,一直在中国人心目中占据极为重要的地位。人们的婚姻观与婚俗随着时代的发展呈现出不同的样貌,走向多元、走向独立,但婚姻所带来的幸福不会因此消减,顺应时代的改变只是在寻求更好地追求美好生活的方式。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提到人名皆为化名)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