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人物>正文

于英生 我是司法进步的悲剧脚注

2018-07-24 11:13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等了17年,我等来了公平和正义,但这17年也彻底颠覆了我的人生。于英生清瘦、着装得体,目前在安徽蚌埠市某政府部门任主任科员。

17年前,34岁的他作为市委组织部培养的跨世纪干部,任蚌埠市东市区(现龙子湖区)区长助理,前途光明。然而随着妻子被害,他却成了杀妻凶手,蒙受17年牢狱之灾。

物是人非,儿子如今25岁了,老父亲直到弥留之际也没有等到他回家。17年过去,梦中外面的世界终于再次出现在他眼前,他满脸泪水说,天亮了。

于英生在监狱里不停写着各申诉书、喊冤信寄给相关部门 图皋兴

都判决了,还会有错?

开始的时候,我只要看到人,都会对他们说我冤枉。妻子遇害,凶手还逍遥法外,我却身陷囹圄,我觉得我必须出去。于英生告诉记者,被警方抓去后,他觉得很荒诞,自己没有犯罪,身正不怕影子斜,但不断审讯又不断开庭,认定他是杀妻凶手,他百口莫辩。

当时儿子8岁,还出了证词:我爸爸妈妈从不吵架。我和妻子关系非常好,在一起时相敬如宾,没红过脸,结果我成了杀妻凶手,这太让人痛苦了。

于英生的父亲、哥哥等始终相信他是无罪的,不是凶手。但随着法院不断宣判,随着不断重审,死缓、死缓、无期,随着无期判决的尘埃落定,一些亲人也认为他是凶手。他们说,这都判决了,还会有错?岳父岳母一直认为他是凶手。

这不能怪他们,大家会相信检察院、法院,个体很难在其中去独立判断。

儿子和岳父岳母住在一起,在他被放出来之前,儿子还认为他是凶手。他当时才8岁,无法判断。

让他难过的是,在看守所时,有一次领导来视察,他冲出去大喊冤枉,陪同领导的有他以前的同事,前同事望着他对同行的人说:这个人杀妻子,该杀!

作为一名曾经优秀的党政干部,于英生感到屈辱,一度想死,但每每想到妻子遭受的大难,心里想,妻子比我还冤,我若死了,对不起妻子,也让凶手逍遥法外,告诫自己必须活下去。

案件回顾

恨意无法释怀

在父亲的老房子里,于英生打开一个柜子,里面整整齐齐装订着各资料,足有数尺厚。这都是老父亲和哥哥当年为他整理的各资料,判决书、申诉书、喊冤信等。而于英生写给各部门、各负责人的手写或打印的信也有厚厚的一沓,一封封,一页页,字迹工工整整。作为曾经的区长助理,整理文字是其强项,不满意重写,写错了重新誊抄,在监狱里,换一个单位抬头换一个负责人,再誊抄一篇。

于英生和哥哥于宁生有一份当年外地专业部门的尸检报告,其中有一句明确说到,衣物上留下的DNA并非来自于英生。这明显说明嫌疑人另有其人,留下的精液不是我弟弟的,怎么能定我弟弟的罪呢?于宁生非常愤怒。

提起当年为何在审讯中承认罪行,于英生非常感慨,这个不想说了,在那情况下你不承认不行,命都保不住了。

如今出来了,但对有些人的恨意还是无法释怀。在看守所的时候,于英生得了疥疮,一到被窝里痒,浑身都被抓烂了。其实一个疥疮膏或者一块硫磺皂可以解决,但是我恳求很多次,看守所的一个负责人是不给,让我必须认罪,才能给。但我是不主动认罪,因为我没犯罪。后来住看守所的检察官看不过去了,送了一块硫磺皂,但洗了一次澡被没收了。

出来的于英生常常说,我从外星回来了。在监狱里他唯一想的是洗冤,而出来后,他更强烈的感受是,17年再也不能重新开始的时光 图皋兴

人性的真挚

2002年,于英生被押解到阜阳监狱。第一天到阜阳监狱,他说自己没有犯罪,当时阜阳监狱分监区负责人张旭让他通过正当途径去申诉寻求解决。现在想起他来还非常温暖。

在监狱,于英生给各部门写申诉信,指导员段荣亚让他把信交给自己邮寄。开始我还不放心,觉得这个指导员会不会不帮我邮寄。后来,从父亲口中得知有关部门收到信件了,觉得这个指导员人非常好,这些人都让我感觉人性的真挚。

为了寻求法律帮助,帮自己洗刷冤屈,于英生在监狱里开始自学法律,看了许多法律书籍,还托家人、狱警帮自己买书。在监狱里自考法律专科和本科,已经拿到了法律专科毕业证。本科还有几门正在考。

想到真凶未抓,想到家人在为我奔波,想到儿子还需要人照顾,我觉得不能耽误时光,我努力在里面学习,是希望能够通过法律手段,让自己重获自由。

在监狱里,于英生还学会了使用电脑。2005年8月,《法制日报》和司法部举办的我与法的故事征文大赛,他投稿《受法心安》一文,获得了安徽省惟一一个三等奖,奖金1000元。奖金全部寄给了儿子,希望告诉他,爸爸在努力。

凭着自己的好学努力,于英生在监狱里成了宣鼓员,主要工作是宣传监狱政策,可以看到许多书籍。

我不知道他在外面受了多少委屈

最对不起的是我父亲,他退休了本该在家享清福,结果却一直为我奔波。于英生的父亲是个退休干部,一直以3个孩子(两男一女,于英生是二儿子)为骄傲,本应在家颐养天年,儿子却遭受不白之冤。

于英生说,每年两次,中秋和春节合家团圆之日,父亲从老家坐着凌晨3点的火车因为这一班车最便宜,清晨赶到阜阳,到监狱里和儿子团圆。每次他来,前一天晚上都会在家里烧好我喜欢吃的带鱼,用保温瓶带过来。他每次拎着大包小包,掏出带给我吃的东西时,我都强忍着泪水。

监狱里有亲情同居室,家属来看囚犯时,可以住在一起。十多年了,我和老父亲住在这里三四次,我们会聊一晚上,每次他都带来些好消息给我,鼓励我,说某某部门受理了他的申诉,可能会有重审的希望父亲总是给我带来正能量,让我产生希望,感觉像是黑夜中的星光,有希望能活下来。

每次和父亲同住监狱的亲情同居室时,于英生都会打来洗脚水,给老父亲洗脚。我们的泪水和洗脚水和在一起。一盆水,洗濯着老父亲那风尘仆仆200公里来看望儿子的脚,当时觉得全世界只有父亲和我是在一起的,我们两个人,无论失去了谁,我们俩的另一个人都会滑向深渊,永无出头。

监狱里有亲情电话,每周可以使用两次。于英生最想打给父亲,父亲是他最重要的精神支柱,是他活着的力量,但他又最不敢打给父亲。老父亲一个人住,家里一个座机,他为了我,心力交瘁,身体每况日下。我不敢打电话给他,怕有一天打不通,父亲不在了。

2009年6月,于英生拨打老父亲电话时,果然打不通了。拨通哥哥于宁生电话,哥哥告诉他,父亲只是感冒了,住在医院。

其实,当时父亲已经在医院里昏迷,弥留之际一直希望小儿子能沉冤得雪。当月,父亲离开人世。

老父亲为了我,去过合肥、北京近百次,有时候哥哥陪着,有时候一个人去,我都不知道他在外面受了多少委屈,他从来不和我多说。

掐醒自己原是梦

常常会做梦,17年在梦里,从来没梦到过监狱生活,因为从内心里,我觉得这不属于我的世界。但半梦半醒间,于英生会想起自己应该在监狱,于是拧身上的肉,看看是不是在做梦,手上、腿上、肚子上都青一块紫一块,都是自己拧的,醒来后只能在被窝里闷哭。

有一次,梦中妻子问他,你找到真凶了?他说找到了,醒来发现只是一场梦,非常想念妻子,也非常绝望。心里对妻子说,你若在天有灵,保佑早点抓到真凶吧!

有时候,于英生更喜欢在梦中,因为在梦中他是自由的,对他来说,再可怕的噩梦也没有现实这场噩梦让人害怕,而且看不到醒来的那一天。难道我一辈子要这样不明不白死在监狱里?他让家人给他订了当地的一份报纸,希望获取外面的信息,看看有什么对自己冤案有用的信息。

进监狱后,我告诉自己,监狱是个大佛堂,我要在里面改变自我,修炼自我,完善自我,不能自暴自弃,一定要坚持到昭雪那一天。

于英生一直小心保存着一块手帕,是我爱人遇害时,我妹妹买给我的。17年了,它一直带在我身上,上面有我的泪水和父亲的泪水。

呼吁对真凶公正处罚

2013年8月13日,安徽省高级法院认为于英生故意杀妻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宣告于英生无罪。自由后,于英生来到父亲的墓上,不断磕头,头磕烂了,又抱着妻子的墓碑痛哭。

11月29日,于英生从公安口中得知,真凶落网,天终于亮了!

于英生希望真凶能得到公平公正的处罚,我被冤枉17年,内心对法律有着自己的信仰,人人应该敬畏法律,按照法律办事。所以我并不想见到真凶,我不是想复仇,而是希望真凶能够接受公平公正的处罚,告慰妻子在天之灵,告慰我的不白之冤。

孩子8岁离开我,17年过去了,孩子已经25岁了,我出来后多次和他长谈,他内心承受的不比我少,妈妈被杀,凶手是父亲,他从小顶着巨大的阴影生活,没有父母在身边,以致于他只考上了中专,现在还无业。我希望有关部门能够给予他妥善安置。于英生也希望恢复工作,让自己能够发挥更多作用。

我是中国司法进步的悲剧脚注,所以我呼吁公安、司法部门应该放宽视野,有错必纠,排查冤案,让司法得以公正,让法律恢复权威。于英生说。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