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人物>正文

社会 | 童嵩珍 替性治疗师正名

2018-06-18 07:11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童嵩珍决定做性治疗师时,老师告诉她,吃这碗饭,你一定会饿死。她不信。

在台湾荣民总医院神经外科及骨科担任护理师工作的时候,一位病人腿上打着石膏,女友探病,围帘围成二人世界。童嵩珍进去护理,撞见他们正在亲热,惊愕之余一边道歉一边退出,她觉得太不可思议:都这样了还不忘这事,那表示性这件事太重要了吧。冷静下来她想明白了:性是一个人最基本的需求,即使病了、老了、残了,还是需要它。

刚踏入这行时,朋友劝她:你别,冠上这个名,等于另类的性工作者了。对于这个只存在于海外的陌生,朋友们不自觉地把它跟性工作者画上了等号。童嵩珍纳闷儿:这是一件帮助人的事情啊。她反倒更坚定了:“我最重要的角色是替性治疗师正名。“

现在,她的名字出现时,前面会带上“台湾第一位性治疗师”的头衔。她领衔五人团队,坚持不用刀不用药对案例进行性治疗,目前已超过1500例。

情趣用品店与性态度

童嵩珍第一次遇见“性”是在书柜里,她不小心进入了哥哥姐姐的房间,打开抽屉,小开本的册子静静躺在里面,翻开一看,是黄书。看后她好奇地抚摸自己的身体器官,“那时的状态啊,兴奋。”

在医院担任护理师的日子里,童嵩珍也遇到不少跟性沾边的事儿,她越来越想从根本上解决生活中的困惑。恰巧得知台湾树德大学开办了人类性学研究所,她报了名。专业学习中,她开始思考感情和性行为的关系:“感情上的障碍为什么会引发性生活的问题,为什么会这样?我会关心这些问题。你可以说这是上天给我的使命。”

研究所课程包括性谘商、性教育和性治疗等,让童嵩珍对性有了全面的认知。老师从国外留学归来,向她介绍了“性治疗师”,与性相关,解决人们性方面的障碍,这符合她对的期待与向往。

2006年,童嵩珍从性学研究所毕业,成立了个人工作室Ritaland性福园,专职性心理问题释疑。这期间,童嵩珍做得最多的是性教育传播、性观念介绍和性常识普及。

工作室开了不到半年,童嵩珍发现很多患者的问题她没法解决。当患者涉及到性行为障碍时,单纯的性教育已经无法克服,她想到了去国外溯源,“我很疑惑:为什么外国人可以都不靠医学、靠训练来解决?我相信这类问题一定有一条性学有的道路,不然它不叫性学,这里面不涉及药物和手术。我想从这部分下手,发现性教育后面还隐藏了性谘商的部分,再深些可能又涵盖了性功能的问题。”

在美国的课程中,她明白了国外为什么能用自然的态度去接受性,重要的不是用什么方法,而是在性行为中伴侣双方的感觉。

每到一个地方,童嵩珍第一个去的便是情趣用品店,她认为情趣用品店能够反映当地对性的态度。

在美国,她去了维多利亚的秘密的总店,偌大的商店里有情趣内衣、有与性相关的书籍,分门别类,类齐全。“你不会觉得到了一个猥亵的地方,而像进入了性的殿堂。”德国的店也是高大的建筑,男女分区,用具分区,连仿真模型的脸都可以自己挑。“现在的台湾好像也还没有这样的机构,商店里可以陈列这些东西,但是还是很多人不敢进去,不像外国人,他们觉得这是生活的一部分。”

当时台湾的情趣用品店通常开在狭小阴暗的角落,幽深的巷子里亮着昏黄的灯,从虚掩的门上透出晦暗的光。人们进去买安全套,会因害怕被认出来而戴口罩。童嵩珍在武汉看到,每间情趣用品店旁边都会有一家丧葬用品店。

“学习之后,我对性的问题,好像一眼可以看出发生什么事。症状只是表象,背后隐藏的心理问题,我能够分析出来。”童嵩珍总结到外国进修的收获。团队唯一的男治疗师陈建临将其归为“性敏锐”的养成:“性敏锐可以洞察个案的内心,为什么会出现外在表征,可能对方的过往,或是和他的伴侣有牵连,要了解才有办法去解决问题。性敏锐可以让我们在20分钟的会谈中形成大概判断,他可能会有一个什么样的问题。”

目前国内并没有针对性治疗师的执业资质鉴定,童嵩珍在国外获得了美国ACS性学家执照和德国谈崔性能开发工作坊执业资格认证。从德国回来以后,童嵩珍找到台湾广川医院院长联合开办“性福门诊”,她说,“和医院合作,起码让人觉得这个是正当的”,自此挂好招牌当起了台湾第一个性治疗师。

童蒿珍与沈医师(左)在模拟治疗现场(大食)

性福门诊

性福门诊兴办之初只靠童嵩珍一个人打理,前半年一个上门的人都没有。她将性的医学结合性心理写了三四十篇,放在网上推广。一名IT男顺着的地址找上医院,成了她第一名“个案“——比起“患者”或“病人”,童嵩珍更喜欢用这个词,性障碍在她眼中并不是病。

当时的性福门诊并没有任何装潢,童嵩珍按照医院安排蜷缩在小小的科室里。对方看见略显寒酸的治疗室,面露疑惑:你真的能治好我?童嵩珍很想留住他,说:“要不你给我个机会,价格也不会很高,我希望有机会帮你治疗。”对方答应了。

治疗首先是了解治疗者情况,对方的障碍是严重早泄,他从不敢穿浅色裤子,因为只要和女生讲话,裤子会湿掉。35岁了,没交到一个正式女朋友。唯一一次性经验是去找小姐,和朋友一起各找一个,小姐刚摸到自己大腿完事了。出门的时候,小姐还给隔壁的同伴比了个手势,“看,我解决一个。”他觉得无比丢脸,从此对性失去了信心。

童嵩珍对这个个案采用减敏治疗,在心理上从远端、非性的地方接触,进入性的一个角落,再进入性的氛围。等治疗者精神集中在性方面时,建议个案先用手接触皮肤与器官,再用器具接触,慢慢降低敏感度。3个多月后,治疗者情况好转了,现在已经结婚生子。

这次治疗基本能代表童嵩珍治疗的流程:不用药,也不开刀。男性“个案”一个疗程总共6次课,女性则为3次课。每次课间隔两周,需要一个半小时。“个案”们在课程一开始向治疗师吐露性事的困惑与纠结,再躺在治疗床上接受行为治疗,解决人生中难以言说又至关重要的烦扰。

童嵩珍治疗室内有男女性器具和测试用具,用于“个案”的物理治疗。对于女性个案最常见的阴道痉挛(俗称“性交恐惧”),性治疗师会对个案进行安抚与帮助,尝试型号从小到大的男性器具,让个案逐渐适应。对于男性个案常见的阳痿、早泄等情况,则有硬度测试仪帮助判断障碍程度,同时,性治疗师会借助男性器具教患者如何进行自我按摩,并给他们布置“家庭作业”,配合课时的治疗。

目前童嵩珍团队在大陆有两处治疗点:珠海和杭州。男性“个案”一次疗程收费4-5万元,女性2-3万,在治疗前,医院会与“个案”签署合同书,让个案和治疗师双方在治疗前达成相互理解,注明个案不可触碰性治疗师的身体。

由于费用较高,来问诊的大多是白领阶层或是企业老板,消费能力较强。团队成员沈子棨解释说:“性的问题只会让人没自信,而不会危及生命。当你连肚子都没法吃饱的时候,还讲什么性呢?”

性福门诊成立半年,有记者找上门来,发表后引起轰动,很多媒体希望报道,一时间童嵩珍“火”了。门诊成立一年,才真正进入机制,越来越多的个案出现在了童嵩珍面前。

“性知识不足”是童嵩珍遇到的较为常见的问题。以一个个案为例,父母从小把他保护得非常好,结婚后他为了生孩子来治疗。疗程中童嵩珍发现,他已经快四十岁了还未做过爱,之前的性体验全部来源于自慰,妻子让他看AV学习,他看后还是没办法完成性生活。“他说自己从小一直考试,不知道夫妻间要牵手,要接吻,要做爱,要生孩子。36岁才开始看AV,一看放弃,说恶心死了。”他甚至不知道射精的感觉是怎样的,即使在自慰中,也是通过身体按压床的边缘磨蹭完成,检查中发现他还伴有阳痿和早泄症状。童嵩珍协助他重建对于感官的感觉,通过“性感集中训练”让他获得阴茎上的快感。

“这是性教育的问题,”童嵩珍说,“但是从教育源头上改变非常困难,台湾那边70年代开始把性教育推向义务教育,但至今还是只有少数人愿意把性摊开来讲。社会新闻那么多有一半都是性侵,愉悦的性几乎没有提及。”

有对夫妇一同上门问诊,双方婚前性生活一切正常,丈夫婚后却有障碍,妻子越是靠近丈夫,情况越差。细问之下发现,妻子对性十分保守,婚后禁止丈夫看AV,更禁止他自慰,认为看AV对老婆是一屈辱,要他戒除。丈夫什么都听老婆的,他告诉童嵩珍:老婆说的,都应该是对的。

从咨询中,童嵩珍断定他们是心理性的问题,并告诉那位妻子,他俩之间问题最大的是她,她把丈夫的情欲阉割了,幻想阉割了,没有欲望了。“你给他两个月,给他性自由,让他想看什么看什么,想做什么做什么。”妻子照做了,之后他们的性生活便恢复正常了。

也有一位说大话的个案,进门便对童嵩珍描述他的性生活多么美妙,“我可以做10分钟,但我想做到30分钟,可以吗?我想让女朋友更爽。”童嵩珍将他带到治疗室进行性训练基本测试,刚开始按摩练习不久,他便射精了。原来对方有严重的早泄障碍但不愿意面对。童嵩珍无奈笑笑:“不是说可以做10分钟吗?”

“一些个案他一开始不会说实话,当通过他的表达发现了他其实是什么什么问题,会很满足,有一当侦探的感觉,”童嵩珍说。

一位个案告诉她自己有绿帽情节,喜欢自己的妻子与第三者发生性行为,别人的精液留在他妻子体内会让他很有快感。他开始向童嵩珍描述细节,童嵩珍说:“你的话背后有很大的不安全感,你故意说一些刺激性的语言让我知道,但我对你所有的情节都没兴趣。现在我们回到你自己身上,你觉得这行为好吗?” 一周后他告诉童嵩珍,故事都是他编出来的,他是一名有淫妻癖的单身男子,一直活在自己幻想的情节中

在接触童嵩珍之前,他已看过二十多个心理医生,所有的医生都对他描述的细节感兴趣,他越来越渴望获得别人的关注,便陷入假想的角色中不能自拔,他说:“我不知道为什么要骗人,我觉得骗人很开心,尤其是别人专注地听我怎么做这件事的时候,我更开心。”

童嵩珍是第一个对他的细节不感兴趣的治疗师,他不想再像从前那样下去了,便说了实话。“我当时没觉得他在说谎,只是对这个没兴趣,”童嵩珍说,“我觉得应该回到本质来,来看治疗师不是让我听你说故事的,是要解决问题,那么你最大的问题在哪里?”

说了实话后,个案整个人都轻松了,终于敢面对真实的自己。

“我觉得一些个案的癖好其实很痛苦,这些痛苦对自己是很大的否定。”童嵩珍说,“在我这里他可以放心地说,可以卸下心防告诉人家我这个不是病。”

你不觉得我很伟大吗?

到武汉的第一年,童嵩珍团队在男科医院,同护士讲到性对方会害怕,甚至羞而不答。她们发现两岸的性环境差异并不大,“性”仍然不是一件可以任意摊开来讲的话题。“但是我们在研究所里面受到非常多性的重建教育,我们不会觉得性是不健康的,当你站在一个健康的角度去看它,它是健康的。” 沈子棨说。

童嵩珍团队中有4名女性,在面对男性个案时,女性治疗师会遇到一些困扰,在行为治疗的部分,治疗师还会戴上手套接触到病人的性器官。身体接触会引起一些男性个案的反应。童嵩珍回忆起以前有个个案在治疗时一直睁着眼睛意淫自己,意图非常猥亵,她对个案说:“如果来这儿的目的是为了意淫治疗师,你的成本也太大了吧。你的女儿不是和我一样大吗?你愿意看见女儿从事这样的工作时被别人这样对待吗?治疗从现在开始,心态不对,你永远不会好!”

男治疗师陈建临也经常因性别陷入尴尬的境地。他通常不会参与女性个案的行为治疗,主攻心理辅导。但有些男性个案却认为“女性会比较容易倾听和理解他们的困难”。到了行为治疗部分,在指导病人按摩训练时,有些个案会要求换成女性治疗师。更有些在女朋友面前都无法勃起的病人,发现自己竟然在陈建临面前勃起,开始怀疑起自己的性取向。陈建临会解释,这个现象只是“感官集中训练”中的一,并非个案真的有性别认同上的问题。

陈建临回忆,在研究所念书印象最深的课程是SAR,学生会接触到性的减敏感,研讨时需要看不同类的性活动和性行为,涉及到性少数族群,包罗万象。“未来我们会面对很多不一样的性行为,我们必须了解他们为什么这么做,我们透过和性少数群体的互动,了解他们内心的声音和生命历程,你去看、去讨论、去了解,今后真正遇到了才不会歧视他们,或者认为他们和一般人不一样。”

团队成员沈子棨则认为这门课在进行“性的重建”,培养同感心。“以前我会觉得,SM、阴阳人这些东西都是非常不好的,可是当课程上二十多个屏幕都播放着各不同类别的性行为时,你去了解那些人的心态,不会觉得这些不好,只要不影响到别人,都是健康的。我们要去感觉到他哪里脆弱,读进去他的心里面让他改变。这些是有气息的,有质感的,不是色情的。”

性福门诊5名性治疗师都出自性学研究所,从课堂迈入实际操作,他们发现读书和实务是两码事。当男性生殖器官真正出现在沈子棨面前时,她坦陈受到了不少冲击,而形形色色的个案更是让整个团队都觉得:“啊,世界上真的有这样的人啊。”

童嵩珍手上最近一个棘手的个案,喜欢女人凸起的小腹,尤其是肚子上裤袋的勒痕。童嵩珍询问得知,个案小时候,母亲睡觉时会露出吃得饱胀的肚子,上面有勒痕,在他性启蒙时期,造成了性感的映射。同时,他对刀压在皮肤上的画面别敏感。他将自己收藏的切腹光碟分享给童嵩珍,并告知画面上妇女被切腹让他十分兴奋。童嵩珍抽丝剥茧,发现他对性是无知的,对女性的性器官是负向的。童嵩珍用现实疗法逼他,问:“你真的喜欢肠子外露和血流出来的样子吗?你去过菜买过猪肠吗?你见过真的肠子吗?”他摇头。童嵩珍又问:“那你到底兴奋什么?”他回答自己喜欢妇女被切时的表情。童嵩珍告诉他,女人兴奋时的表情和被切腹时的表情是一样的,并播放性爱教育片给他看,他慢慢便接受了。

“凡存在必合理,发生的事情你都要去接受啊,学习的过程中老师有讲了,只是当时大家都是书上看来的。”童嵩珍从不认为这些个案太过灰暗,也不会听到这些会影响到自己。性福门诊接待的1500多名患者里,有SM爱好者,有恋物癖,有换妻个案……各类性癖好的人都会在这里聚集,她自嘲说这都是因为“自己够黑,能够吸收所有的颜色”,“我完全能够理解每个人在性上不敢和人说的部分,并且可以包容任何性上会发生的糗事而不做道德上的评论。”

“他们很信任我,把自己最不能言说的心里话都告诉我,”童嵩珍认为这是一荣誉,“你不觉得我很伟大吗?”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