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人物>正文

我是个特立独行的人 ——对话王晶

2018-06-17 19:10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我不是逢迎,而是互利

人物周刊:你说过自己不怎么关心政治,为什么这次如此激烈?

王晶:实在是真的怒了。我觉得自己再忍下去不讲话,自己会不平衡,所以只好是把心底的话说出来。

人物周刊:你是一个富有正义感的人?

王晶:正义是每个人都会支持的。每个人心目中有一个不一样的正义。比方说有人欺负人,做一些别不靠谱的事情,基本上我也会(站出来)讲话。在圈里面我是一个比较敢讲话的人,因为我不太怕得罪人。

人物周刊:有什么具体的例子吗?

王晶:比方说以前圈里头也有一些小圈子,有一些(人)表面做得道貌岸然,里面实在是伪君子,那人我都曾经出来说过几句,树敌不少。在圈里面,我是一个比较立独行的人,我不跟很多人搅在一起,那么多年都是。

人物周刊:你没有那么多小圈子吗?

王晶:如果您说一定要有,是以我为中心的。是以前香港,80、90年代很流行的“堆”,一堆人在一起,我都极少参与,我是我,我是我个人和我做的事情。

人物周刊:这完全是性格决定的,还是社会经验或阅读经验让你有这样的警惕或者排斥?

王晶:我不喜欢去逢迎别人。我的工作是我的想法,要我去逢迎谁的话,是给我很多好处我都未必去。老实说,逢迎别人的角色对我来说也不可能有太大的好处。

人物周刊:为什么呢?这没有好处吗?

王晶:只会拍马屁,我不认为任何有本事的人会喜欢你。是大奸大恶,对一些只会拍马屁的人,他也会耻于与你为伍,这是真的。

人物周刊:那又有能力又会拍马屁的人,是不是最受欢迎?

王晶:那另议,能力先跑到前面。

人物周刊:你觉得你是既具备能力又具备良好人际关系的人吗?

王晶:说我人际关系别好,我也不会说是,因为我是看得通而已。我的人际关系是我很看得通。我从心理学的角度去跟人交往,我尽量不去让人家不舒服,我尽量去猜到别人喜欢什么,或者是乐于见到什么,而我对他喜欢的和乐于见到的,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抵触或者我不认同的,那我给他。我是这样,我不是逢迎,而是互利。如果觉得我给不了,那个事我不做了。

人物周刊:这是“通”的含义吗?

王晶:是。不是没有底线,而是有底线地取悦他人,我能做得到,我不介意让你高兴。可是如果让你高兴,让我觉得很委屈的话,那我不干。

人物周刊:你的底线的标准是什么?

王晶:每件事都不一样。比如我干这行那么多年,总有一些人会跟我说,“哎,你认识很多美女,你给我介绍个女朋友。”讲这话的人,我不会跟他交往,不会跟他做生意。

人物周刊:看起来没有损害到你的利益。

王晶:这也是我的底线。我不是个什么高贵的人,可是我总不是个扯皮条的。

人物周刊:这次为什么会觉得愤怒,是什么触到了你愤怒的点?

王晶:最主要是把香港最珍贵的东西毁了,是法治。

那么多年来大家那么爱香港,觉得香港是一个可以安居乐业的地方,香港是大家相信法治能够确实执行的地方。我在香港出生,在香港念幼儿园,念大学,在香港干了那么多事情,在80、90年代香港最风风火火的时代我们也做出了各贡献,都是因为我们相信法治。法律底下人人平等,大家遵守法律,社会有秩序。

而这次是一帮,居然是在大学教法律的人去带头让大家不守法,那以后香港的基本价值在哪里呢?有法不依,法院发了禁制令,所有人都不听,基本上不管、不理,这样开了别坏的先例。“我可以不听令”的态度已经到很多年轻一代的心里头,往后香港很多法律无法执行。所以我们一直相信的核心价值也毁了。

我觉得我必须走出来讲讲话,无论后果如何、成果如何,有没有用,我对得起自己,我觉得我做了件事,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我相信大部分这行的人是比较忠厚点,也怕事,也不想讲什么。那么多年了,大家也知道我是怎么样的人;年龄不小了,我不怕,我不怕有什么不好的后果。我又不是一个很年轻、正在事业最初发展期的人,我不怕敌人把我怎么样抹黑或者诋毁,反而觉得我不出来说我会后悔。

2008年4月13日,香港,王晶与父亲王天林、女儿王子涵一同出席第27届香港电影金像奖颁奖典礼

香港的损失我能承受

人物周刊:从你工作的角度,你不怕利益受到损害的原因,是不是你主要的已经不在香港了?

王晶:实际上香港也是一个大,比方说,大家老说我因为(炒作)《澳门风云2》而干这事,那是太小看我了。我觉得是我不出来说,《澳门风云2》一样会在两地——是上一部的所有——都会得好,因为我对这部戏很有信心。比第一部更有信心,信心大太多了。第一部在香港都做了3500多万,所以香港也不算是一个小的。

人物周刊:完全没有考虑,这不像你做事的风格吧?

王晶:这一次我做的,都不像我做的风格。

人物周刊:为什么会突然有变化呢?

王晶:如果我考虑、考虑什么,那是很冷静、很推敲仔细之下做的。可是我这次的行为是有点任性的。我一天之内决定这样做了。我是看了金钟和旺角的很多冲突后,心里头出来了一团火。如果(从)我这个人(平日里)这么冷静、这么理智来说,我这次是有点任性,可是我觉得任性一次吧。

人物周刊:好像人上了岁数,社会经验丰富了之后反而不会任性。

王晶:我觉得这是一个完全符合我心目中“什么是正义”的一个方向上的任性。以前我不任性,是尽量不去得罪人,尽量维持一个和平,和谁都“哈哈哈”这样。这当儿,我觉得是大是大非的关口,反正我没有什么家庭责任了,父母都不在了,孩子都大了,让我任性一次吧,可能这是我这辈子唯一的、最后一次任性了。

人物周刊:你看起来怎么都不太像一个意气用事的人。

王晶:我不意气用事,我真的想了一天。想了一天我要不要这样做,最后我决定我做。

人物周刊:你这一天肯定是权衡了很多利弊吧?

王晶:我觉得没有什么利弊。

人物周刊:那你这一天主要思考什么?

王晶:不是一天的事情,是以后怎么走。我不是那天发了一篇微博结束了,最少还有我退休之前的路该怎么走——我决定走出来为香港做点事,所以往后我也会参与一些支持“反占中”的活动。以前我生活里只有工作,今后我可能会拨出一点时间来参与一些社会活动。

人物周刊:你打算什么时候退休呢,是这个时间?

王晶:最早65岁吧。

人物周刊:你对这六七年的规划,除了你刚刚说的会参加一些社会活动之外,还有哪些?

王晶:继续拍戏。

人物周刊:你肯定有考虑这个事情你发言了之后,对你的事业的影响。你怎么去具体计划这些东西?

王晶:因为我说的是我认为正义的事情,你要攻击我也是少数人的攻击,那我能不能承受这些攻击出来的副作用,我觉得我承受得了,那来呗。

人物周刊:你预想到的攻击是什么?

王晶:也是在香港。在这一年以来,无论我投资的、监制的、导演的戏,在内地和东南亚(及)其他地区都是收获很好。所以我基本上不会觉得香港一个地区受攻击会是很大问题,而且我不相信观众都是那么政治化。估计也是(在香港)被攻击,可能损失20%吧。其他(地区)不会(损失)。我觉得我还能承受。这些都是仔细考虑过的,完全知道我这样做了之后会被怎么抹黑、怎么攻击,所以我讲的每句话都是有根据的,是在法律层面上不可能造成诽谤的。

你可以说我是既得利益者,我对香港做出了贡献

人物周刊:你本人对香港的民主政治状况满意吗?

王晶:实在是我觉得已经比世界上大部分的地区都民主、都合理。我觉得大部分的老百姓都是希望安居乐业,该能拿到的拿到,该你的是你的,这已经很好了。而一个福利社会,只会把政府拖垮,希腊、冰岛是这样。太宽的民主经常把一个不够成熟的地区拖垮。

人物周刊:你知道你的言论在大陆也不一定受所有人赞同吗?

王晶:那当然有,那当然有不满意政府的,也有愤青。因为我的言论,有人会把我拨到官方这边去了,可是我觉得没问题。我完全觉得现在的官方,按北京的做法,这一届(领导人)的做法我很满意。李嘉诚最近有一篇文我别认同:在你没有找到更好的一个体系之前,目前体系是的,你硬要反对,那是带来了混乱。

人物周刊:反对者说,因为你们是既得利益者,所以你们维护现存的东西。

王晶:你可以说我是既得利益者,那是我那么多年辛劳得到的利益,你干过什么呀?为什么你没有呢?因为你没干什么。

人物周刊:你以前为了宣传(新)戏会有多多样的手段去造势。有人会觉得这次你只是换了一个具体的造势方式而已。

王晶:(宣传新戏)这不是我个人的事情,做事那些,基本上每部戏都有宣传团队,我个人从来都没有干些什么别——粤语叫“出位”的事情,没有制作男女主角的绯闻啦,乱七八糟的,一次都没有。(我)是合理地、正常地生存。

人物周刊:如果有人说,你和政府站在一起……

王晶:(打断)我只是说了我自己的想法。也是中央(电视)台访问了我而已,我没有和任何官方的人有任何接触,包括香港的、内地的,从来没有任何官员是我认识的,我连香港中联办都不认识。

人物周刊:你想说明的是,你在这件事情上,事前没有任何(人)授意,事后你也没有期待任何的回报?

王晶:我没有。我戏拍好了,钱自然来了,你能赏我什么?张艺谋奥运做得那么好,赏了他什么?我是站在一个香港人的角度去讲这些话,我敢说我以前、现在、以后都不会主动去接触任何香港、内地的官员有关这些事,我是一个平民的身份去说这些话。我也不期待任何的什么你说的奖赏,如果你查出来,请,无所谓,因为一定没有。平常的日子我不认为应该和官员有太多私交,这不好。

人物周刊:是从电影工作者的独立性出发去考虑这个问题的吗?

王晶:不是,我个人不喜欢,我从来不喜欢。有钱人、官员,我认识很多,只是我从来不会和他们交往得很深。

人物周刊:不会有身不由己的时候?

王晶:我这辈子没有试过。

人物周刊:你这辈子都没有身不由己的时候?

王晶:是,我真的不想,()没有任何人可以勉强我干任何事。

人物周刊:即使是权力、金钱(也从未胁迫到你)?

王晶:(打断)是在香港黑社会最当道的时候,我也接触很多的这黑社会的老板,都没有一个敢逼我干我不愿意干的事,都是很尊重我的。

人物周刊:可是像刘德华、李连杰这大腕当年也都是……

王晶:(打断)实在是夸张了,实在没有,根本没有,是一隔了很多重关系的压力而已,也没有真的“你不做你死给我看”,没有这事,根本不是,是传得很夸张。是有杀人、是有什么,是黑道里面的人杀黑道里面的人,而我们娱乐圈的没有一个人受到过生命的威胁。

工作和人品是两码事

人物周刊:大家对你这次的言论,存在两极评价。当然赞同你的,在大陆这边是有很多。反对的也是因为基于对你之前的印象,是你拍电影……

王晶:(打断)无所谓的,基本上网上什么人都有,你都不知道他是什么,很大部分是很恶劣的态度,是很色情的眼光,讲很多脏话。我在微博上被集体攻击都不是第一次。我最看不起的那些攻击,基本上是没有素质的人才会这样做,所以我从来一点压力都没有。那疯狂粉丝,有些流氓态度的人,你跟他认真你输了。

人物周刊:这么多年来受到的争议,培养了你不在乎的态度?

王晶:很简单嘛,那么多年来,在电影界我一直在赢,赢了三十多年了。

人物周刊:“赢”是指票房吗?

王晶:是啊。那输给我的人难道不要平衡自己吗?人身攻击我面对三十多年了,有什么关系?基本上(那些)不同意的,都是很低劣的人身攻击而已。

人物周刊:那高级一点的攻击,比如从你的电影出发,你电影的价值观或者你拍电影观的原则,是比较犬儒的,片中成功的标准是主角挣到钱、拥有女人。如果从这个价值观出发去理解你这个人呢?

王晶:那是错误的,我的工作是我的工作,我个人的人品是另外一码事。工作和人品是两码事。你说一个杀猪的是一个杀人王吗?他是暴力崇尚者吗?不能这样算的,对不对?

人物周刊:所以你反对从你电影的价值观出发去理解你这个人?

王晶:电影我根本没有什么价值观。电影价值观是娱乐性,让观众开心,这是唯一的价值观。如果观众不开心,你的戏不钱,不钱自然失败。

人物周刊:对你来说,电影本身是追求还是手段?

王晶:我觉得是商品。

人物周刊:那是赚钱的手段了?

王晶:你可以这样说,有什么不是呢?你现在访问我,是个赚钱的手段,还是个追求呢?

人物周刊:有追求(在里面),我有了解人内心想法的兴趣。

王晶:那大家都有追求。我每次都希望观众更高兴或者有各不一样的高兴。在剧院里面看到观众反应很好,是我很大的一满足。

人物周刊:你会自己到剧场里看观众的反应?

王晶:当然会,以前每个(电影)人都必须经历。现在都有,我经常去戏院看电影的,看自己的、看别人的,必须去看大家真正的反应,而不是一些捧场的反应。

人物周刊:有什么印象深刻的观众的反馈?

王晶:现在和以前是不一样的,以前是一千多人的戏院,那时候的反映是排山倒海的。……(有人)踢椅子背,被前面的踢回来打,打完又回去再笑。我是最不怕午夜场的导演,以前影院考核,我是最不怕的,我只会在离开戏院的时候(听到大家说),王晶,好!这样。有的(戏不好看,会有观众叫嚣)“谁是导演,出来!”我有一次经过一个戏院,刚散场,是文艺片,突然有个人看到我:王晶,我看过这部戏才知道你的片子多好看!

人物周刊:大家都会觉得很好奇,以你的出身、家庭背景、学识储备,这条路不像这样背景的人愿意或者说倾向于选的路。

王晶:什么路?

人物周刊:商业这条路,是被人看来电影拍得不是那么高雅的。

王晶:香港电影从来都不高雅,这是我说的、我认为的。太高雅的全死了。

人物周刊:许鞍华还活着。

王晶:许鞍华活得很辛苦,可是她很坚持,所以我也经常支持她,她《黄金时代》之前的3年都是我在支持她。

人物周刊:你以商业、利益为最重要的原则,投许鞍华,有些是可以判断出——比如《天水围的夜与雾》——它不会赚钱的。

王晶:因为成本不高,我能承受那个损失,等于我说我考虑了一整天,把我会蒙受的损失全算进去了。我会拍“天水围”(两部)、《得闲炒饭》,因为我算出来我能承受。可是如果《黄金时代》我不可能投,因为我知道我承受不了。

人物周刊:为什么愿意承受这虽然不大、但也是损失的东西?

王晶:电影是必须什么类都有,我觉得该支持一些有原则的导演,尤其是许导演那么优秀的人。很多人说王晶,你要不要拍一个拿奖什么的电影?你说刘翔要不要跑1万(米)?没有意思的。我做商业电影,已经做几十年,都是一个了,我干嘛要改变啊?人家相信吗?你需要一段时间去重新适应,让人家同意你,是条很远的路。真正的专家只能选择1-2个项目,你不可能什么都懂的,一些事情让许导演他们去做吧。反正像我这样的也没几个人,那为什么我还要改变项目呢?我可以支持许导演,在我可以承受的风险下。

我真的很狡猾,狡猾能够保护自己

人物周刊:我觉得你还是一个别会处理人际关系,比如说和许鞍华,最开始你们是(隔空骂架)……

王晶:(打断)这也是娱乐记者的挑拨。我觉得实在也没什么了,我向来也不是小气的人。每个人都有难处,每个人能在这个圈待那么久,实在都不容易,是要互相扶持的。能力以内互相帮忙,这次我帮你,下次你帮我,也是很重要的。

人物周刊:那别人说你,比如说很狡猾这,是因为什么呢?

王晶:因为我是真的很狡猾,可是狡猾能够保护自己,我为什么不狡猾呢?我必须很笨地让大家利用吗?

人物周刊:但狡猾是个贬义词。

王晶:没关系啊,我不介意你怎么看我,我知道自己是什么够了。

人物周刊:你从一开始这么自信吗?

王晶:第一天这样。

人物周刊:那时你大学还没有毕业,什么功名利禄都没有。

王晶:我大学没毕业是TVB的 NO.1编剧,每次对方有什么大戏都是我去对打,每次都赢。

人物周刊:你没有失意或者栽过跟头的时候?

王晶:只有被自己人打压,敌人都不够我厉害,自己人看不惯我上得那么快,一个22岁的小孩,打压我,有。

人物周刊:然后你又反击成功。

王晶:没关系,当时我最开心的是最主要战线把我调走了,然后我做两个小节目,可是这两个小节目收视率第一天到现在都是的。

人物周刊:你怎么保护自己?

王晶:千万不要输,你想我死,我偏不死。The sweetest revenge is to succeed,最甜蜜的报复是成功。那么多年,多少人想我王晶消失,我今天还坐在这里接受你访问,那是我最甜蜜的报复。

人物周刊:可一个人不可能永远成功,你也有低潮的时候。

王晶:低潮没关系,你咬紧牙关挺下去,如果你咬不住、挺不住,你输了,输输一辈子。现在最少我这辈子不输啊。

人物周刊:那你希望自己在电影史上留下一个什么样的记载?

王晶:一点都不想,我走了(走了),我完全不认为我比李翰祥、张彻强,他们到今天都一点没有了,我还能希望什么?都是虚的。千万别把自己看得太高,电影是一个娱乐大家的东西,我从来不把自己当回事。

人物周刊:从来?

王晶:从来都不,我是性子硬,我不认输而已。到你退那天,你退了一年,谁都不记得你了。如果有人(邀请),“晶哥,你出来颁个奖”,好,(我)已经很高兴了。不记得你是应该的,长江后浪推前浪,人走茶凉。

人物周刊:听上去很像对世道人心一悲观的看法。

王晶:我见过无数导演,问题是,你记得谁啊?你记得卜万苍吗?多大的导演。

人物周刊:一个认为自己很有才的人,一定想过名垂青史。

王晶:这是很笨的人才会想的。

人物周刊:你认为自己又有才又很聪明?

王晶:我很聪明,我别聪明,所以我看得通。

人物周刊:你父亲对你,你觉得最主要的影响是什么?

王晶:是镜子。他走错的路我从来不去走,他被人欺负的东西我都不会被人在那些地方欺负。

人物周刊:你说过电影圈里经常有角色扮演,其实我也能感觉到,舆论设置的你的形象和你自己本身定位是完全不一样的。

王晶:很多人和我交往,说你为什么都不好笑?所有拍笑片的人都不好笑,除非你给我钱我来逗你笑,平常生活我很严肃。

人物周刊:做喜剧的人往往爱隐藏自己,悲喜不外露。

王晶:应该是,演得好喜剧的,或者拍得好喜剧的,都是这。像周星驰,一样的。

人物周刊:你会觉得这样不被看透是对自己很好的保护吗?

王晶:是。很多圈里的人对我的看法是:真拿这人没办法。我有三件事是大家从来都猜不透的。一是我的人际关系,二是我的学问,三是我看得很通,很透彻。

人物周刊:你喜欢无法被看透的感觉吗?

王晶:当然是。

人物周刊:演艺圈里都是些很精明的人吧,他们怎么看不透你?

王晶:(精明的人)不多,真不多。现在大陆好一些。以前香港好多笨蛋,被几个大老板骗的一愣一愣的。

人物周刊:你觉得他们看不透你人际关系的什么呢?

王晶:很多人都不明白为什么一直都有那么多人支持我?我的人际网很巨大。因为比方说行业里面很多人,听说有个老板很支持大家拍戏,他们所有人一股脑地冲去包围那个老板。我很少(跟风),大家去找这个人,我会保留。他为什么支持那么多人拍戏呢?然后一般我不过去了。而且我从来不会在一些富有的朋友身上捡便宜,所以大家知道我并不是一个骗钱的人,我有很多富有的朋友,可是我从来不会(说),“你什么生意给我一点股份吧”。除非他们主动,我从来不会让他们投资我的电影,所以大家都很相信我。到有一天,他们感觉到我需要帮助的时候,自动会来帮助我。我敢说我曾经跟我合作过的每一个投资人,只要我去敲门都会再次跟我合作。

最重要的是让大家安居乐业

人物周刊:你说这事促使你想去登记做选民,之前为什么……

王晶:(打断)我根本是政治冷漠。我这次再忍不住了。

人物周刊:你之前的政治观或者你认为政治是个什么样的东西?

王晶:虽然我很少在我的片子里表达(自己的)信息(观点),可是也有一些,比方说在我的《(鹿鼎记之)神龙教》里,我也说,让大家都有饭吃,大家安居乐业,谁当皇帝有什么关系呢?

人物周刊:陈近南对韦小宝说……

王晶:(打断)对呀,“为什么一定要反清复明呢?”

人物周刊:是因为“他们抢了我们的钱,抢了我们的女人”。

王晶:可是你现在没钱吗?没女人吗?都有啊,是这样啊。最重要的是安居乐业。你现在这样,大家以后都没办法安居乐业了,所以我对香港现在别悲观,估计往后我可能每年有半年在北京了。

人物周刊:你有想过移民吗?

王晶:我有别的国家的护照,不过基本上不用,放在保险箱里面,去美国我才拿出来。

人物周刊:为什么没那么热衷于更便利的其他国民的身份?

王晶:区护照很好用,够了。反正我别讨厌美国,真的,我应该有十多年没去过美国了。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