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人物>正文

报道 | 陈旺淮 一起“敲诈案”的背后

2018-06-13 18:49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事情又谈崩了。

7月6日,从镇长马建功办公室出来的陈旺淮沉着脸。从镇政府出门后顺着马路拐两个弯便到家,一路上,他碎碎地念叨“不讲信用,下次别想叫我回来”。

他今年已经历过4次这事情。回到家,陈旺淮越想越气,突然冒出一句“上北京去”。他冲进夜色,拦下一辆出租车,坐上了当晚8点29分开往北京的火车。

陈旺淮是安徽省蚌埠市淮上区小蚌埠镇小蚌埠村村民。两年前,小蚌埠镇政府工作人员在限制他人身自由后,强拆了他家房子,与此同时,村里还有近10户人家跟他有同样的遭遇。

从那之后,陈旺淮再也没有回到家。小蚌埠镇政府的工作人员到北京,花一万多块钱,租了北京一家保安公司的车,把他直接拉到小蚌埠镇派出所,然后转至看守所。涉嫌罪名是“敲诈勒索小蚌埠镇政府”,金额为5300元。

本刊记者到淮上区小蚌埠镇政府、淮上区公安分局等相关单位采访,他们均不予置评。

“我们不会束手擒”

陈旺淮进去后,原来不管房屋赔偿事宜的妻子李希珍如今不得不开始把他的上访材料逐字逐句地看。她不甘心,“下面政府说怎样怎样”。她也跟丈夫一样,相信上级政府和法律可以还她们一个公道。

李希珍准备先去合肥,她订了8月25日的火车票。火车出发前一天,小蚌埠镇政府的人告诉她,问题可以谈,只要她退票。

她想想,反正去哪都是为解决问题,答应了。此后,她家周围每天都有一伙人盯着。她走路出门,那些人走路;她骑电瓶车,那些人也骑电瓶车;她如果打的,那些人开轿车。一路尾随,相隔百米左右。

李希珍报警,小蚌埠镇派出所的出警民警告诉她,没有对她造成人身伤害,派出所管不了。

9月的头几天,李希珍在淮上区信访办见到了区长冯中元和政法委书记郭浩。

冯中元劝她,先把房子问题解决了。李希珍没同意:“老公有牢狱之灾,我在外面把房子跟你们算了,于情于理都过不去。”

“有可能批评教育,有可能缓刑,全看你的态度。”

“我们不会束手擒。”

“当然,有可能不判,关几天放了。”

几天后,负责盯李希珍的人撤了,她去政府找人再谈,已经没人理她。估计她得等到下一个重大节点。重点时间,重点区域,重点看管,这是某些基层政府一贯的维稳思路。

73 岁的赵已经等不起了。房子遭强拆之前,他家离李希珍家不远。他每次去找小蚌埠镇政府的人谈,拆迁办的人告诉他,“你都上年龄了,拖你还是拖得起。”镇政府当初跟他谈房屋赔偿时,只愿按350元一平米算。而拥有本地户口的邻居赔偿价格是4063元一平米。在同一地段的丽景天成和今地苑小区,房价均超过每平米 4000元。

镇政府不让步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他的户口属于蚌山区。“房子位置是小蚌埠镇,但我户口是蚌山区,如果我去上访,只能由蚌山区的人去接,但解决问题又要回到淮上区小蚌埠镇。”赵说。所以他每次去外地上访,淮上区压根不管,因为这只会给跟这个拆迁事件没有任何关系的另一个政府组织——蚌山区添麻烦。

李希珍在母亲家整理材料,一条狗现在成了她的伴(图/淮雨)

谁拆了房子

陈旺淮的房子原来在与蚌埠市区仅一桥之隔的淝淮路,从80年代中期开始,他们把一楼的3个门面用来经营大排档,二楼住人。

这是父亲留给陈旺淮的产业。1976年,淮河拓宽,本住在淮河大坝下的陈旺淮一家搬离,政府在如今的小蚌埠村给了他们一块地,算是安置。经商的陈父有些积蓄,在原地建了两层楼房。

陈旺淮一家三口,生活按部班,在蚌埠市也算小康之家。早年当过兵的陈旺淮老实本分,没什么大理想,只想守着老婆孩子过日子。有一段时间,楼下大排档的大厨辞职,他为了省钱,干脆自己炒菜。

2013年3月23日,一切都变了。当天,阳光别好,早上7点多,戴着红袖章的村干部和警察包围了陈旺淮家,路边停着的120救护车还闪着灯,旁边的挖土机在等待向前冲的令下。

“老陈,下来,上车,跟你谈谈。”面包车里的人冲着楼上的陈旺淮喊话。

陈旺淮依着他们上了车,却没想,几个人摁着他关了车门,径直开到小蚌埠镇政府,把他押到一间办公室关了两个小时。

李希珍一家站在路边,看着房子一下塌了,她眼泪哗哗下来,却没敢往前走半步。陈旺淮回来时,大部分家产尚未搬出的两层小楼已成平地。“我们一家其乐融融的生活没有了,一下子回到了解放前。”李希珍说。

一年前,蚌埠市政府把小蚌埠村纳入4号棚户区改造范围。将近一千户的居民面临搬离,淮上区在没有发布《房屋征收决定》、《征收土地公告》等情况下,启动拆迁工作。更令人意外的是,早在2007年,安徽省人民政府对此地块出具用地批复。但直到2012年,蚌埠市人民政府才启动征地。根据《国务院关于深化改革严格土地管理的决定》第十九条规定,农用地转用批准后,满两年未实施具体征地或用地行为的,批准文件自动失效。

省政府给市政府的建设用地批复上明确写着:征地补偿安置不落实的,不得强行使用被征土地。这也是另一户村民赵福和坚持抗拆的原因,“政府一开始违法了。”

陈旺淮家遭强拆前3天,镇拆迁办丁主任给他打电话,问补偿400平米可否。陈旺淮这才同意拆迁办去他家丈量房子面积——住宅和门面的面积共为215平方米。不多久,丁主任告诉陈旺淮,“真是抱歉,我说话不算数,区里不同意我说的补偿面积。”陈旺淮一下傻眼了。

房子被夷为平地,镇政府只同意补偿90平方米的住房。老党员陈旺淮无法接受,开始向市内相关部门要说法——请求政府按政策给予拆迁安置补偿,并适当赔偿大排档停业造成的损失。

2013年7月16日,在给陈旺淮的复查意见书中,小蚌埠镇政府同意,“考虑到陈旺淮前期房屋用于营业,给陈旺淮在淮滨小区门面房128号进行安置”。然而,在去年5月1日写给淮上公安分局的情况说明中,小蚌埠镇政府却称“陈旺淮一直占着淮滨小区一套门面房”。

小蚌埠镇镇政府不太同意强拆一说。在上述意见书中,他们这样解释:因按市政府交付净地的要求,经区政府同意,对拟拆迁户进行了助拆。

在给另一户反映遭强拆的村民凌芳的答复意见书中,小蚌埠镇政府则用了“误拆”。“你户房屋属于违章建筑,在拆除其他房屋时,被施工队误拆,你反映的偷拆不属实。”

另一户村民骆连华的遭遇更惨,大半年过去了,他至今也没找着谁拆了他的房子。2014年底,一伙人趁他不在家,强拆了房子。他报警,警察不承认有拆房一事。他找镇政府,政府称不是他们所为。为了不让他上访,把他“控制”起来,镇政府的解释是“当时情绪比较激动,怕他想不开,保护他”。他用头撞碎玻璃逃到合肥,安徽电视台公共频道《夜线60分》报道了此事。面对镜头,相关部门依然表示不知道是谁拆了他家房子。

上北京去

陈旺淮不满意淮上区政府给的答复。他跟李希珍说,他要上合肥、上北京去。李希珍跟他吵了一架,“这么简单的问题为什么还要上北京去解决。”如今,她后悔当初错怪了陈旺淮。

尽管对房屋的拆迁补偿不满,但陈旺淮还是选择相信政府。去北京后,每次只要得到政府的口头承诺——回来帮你解决问题,他会回来。他也尽量维护村干部的面子。有一次,村干部说他直接从蚌埠去北京,会给村干部难堪。陈旺淮听了,竟然绕道山东去了北京。

2014年4月1日,陈旺淮第三次到北京上访。前两次他都是自去自回,此次惊动了家乡政府。

同在北京上访的人给陈旺淮支招,“可以去中南海看看可有接待上访的人。”陈旺淮坐14路公交车到了中南海,他一个人走在红色围墙外侧的人行道上,听有人喊了一声“上访的上车”,他觉得希望来了,终于可以见到领导,也没多问,乖乖上了一辆大巴车。

陈旺淮心里盘算着,待会见到领导应该怎么说。他一遍遍地黙念草稿。不料约一个小时后,他被送到马家堡附近的安徽省分流中心。

这让小蚌埠镇政府领导非常恼火。4月5日,陈旺淮回蚌埠的第二天,小蚌埠镇政府以书面的形式向小蚌埠镇派出所报案,请求依法处理。尽管派出所有立案受理,但仅仅只是传唤了陈旺淮。

陈旺淮去找小蚌埠镇政府的人谈,没有人搭理他。20天后,他又去了北京——跟上次一样,他再一次被送到了安徽分流中心。

4月30日,陈旺淮还在北京回蚌埠的路上,小蚌埠镇政府已经把一份书面的报案材料送到小蚌埠镇派出所。报案材料写道:“陈旺淮两次到北京中南海门口上访,鉴于陈旺淮的行为构成缠访,请你所依法处理。”

5月1日,蚌埠市公安局淮上分局以“扰乱公共场所秩序”对陈旺淮行政拘留7天。当天,小蚌埠镇派出所分别询问了镇政府信访办工作人员张付明和另一社区干部桑素勤。证据显示,他们俩人当天身处北京。

苏家信是淮上区小蚌埠镇后楼村人,他和陈旺淮同一天被送到安徽分流中心。5月1日,张付明和桑素勤带他去天安门看了升旗,因为延误了当天返回的车票,他们又在北京住了一夜,第二天下午17时才坐上回蚌埠的火车。

张付明说,陈旺淮私自闯入中南海,造成负面影响,被府右街派出所强行带离现场。在安徽分流中心,陈旺淮还鼓动同为访民的苏家信不要回蚌埠。“在北京有吃有喝,回去还有钱等等。”

苏家信否认了张付明的说法。去北京接访陈旺淮的村主任杨国喜说,陈旺淮每次很配合,都是自愿跟他们一起回蚌埠。

陈旺淮不服,向淮上区人民法院提交行政诉讼,并移交了一份由北京西城公安分局出示的政府信息不存在告知书。告知书明确陈旺淮申请的在中南海周边地区上访,扰乱公共场所秩序,被查获、立案和移交蚌埠市公安局淮上分局的手续信息不存在。但两次行政诉讼均败诉。

陈旺淮去哪儿了

2015年7月1日,小蚌埠镇政府的干部在前一天把陈旺淮接回了蚌埠,条件是领导会好好跟他谈,并答应给他报销今年的上访费用。“一到敏感时期哄着他,时间一过去,不管他了。”李希珍说。

6月29日,陈旺淮和接他的干部回到镇里时,已是晚上21时许。小蚌埠镇的会计还没下班,他已经把3000块钱准备好,等陈旺淮来领。

领完钱,陈旺淮要写一张借条,但对方给他一张已经打印好的字条,嘱他在上面签字便可。陈旺淮有点担心,也留了心眼,在字条上意注明“领到镇政府上访吃、住、行费用”。“会计告诉他,不用写借条,写借条还要还,多麻烦。”李希珍说。

2014年,小蚌埠镇政府给过陈旺淮一笔2300元金额的费用,陈旺淮当时手写了借条。回家后,他告诉妻子,政府的人答应给他报销上访费用,“等房屋赔偿事宜达成协议后,我再把这个钱还给政府。”

7月6日,小蚌埠镇镇长马建功约见陈旺淮谈房屋赔偿事宜,又谈崩了。陈旺淮当晚去了北京。

7月10日上午,陈旺淮在北京给妻子李希珍打电话,说晚上9点多可到家。同车的有去接他的村主任杨国喜和镇政府信访办工作人员张付明。

第二天,李希珍突然想起,没见着陈旺淮。电话打不通,亲戚也没见着。她又打电话问杨国喜,杨告诉她不用担心,人昨天晚上送到了派出所。派出所所长石利却说不知道。直到下午17时许,看守所来电话让送衣服、被子,她们一家才知道陈旺淮因涉嫌“敲诈勒索”罪,已被刑事拘留。敲诈勒索的对象是镇政府,依据是上述两笔金额。

后来,知情人告诉李希珍,金额增加了两笔。“如果真是敲诈勒索镇政府,他们为什么在事发当天不报案,而且事隔6天后,镇长马建功还约他谈赔偿的事。”李希珍说。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小蚌埠镇请了两位村民——周正明和陆开长盯陈旺淮,保证他不上北京。当初,政府答应给他俩每人每天一百元,但结束后总共才领到700元。

在此期间,村主任杨国喜主动提出可以给陈旺淮“一千块钱花花”,陈旺淮觉得太少,没要。此后,陈旺淮私下跟周正明和陆开长分别借了1300元和2000元。后来才知道,他俩的钱是向杨国喜借的。

知情者说,警方因此想把这两笔钱纳入敲诈数额之内,但找周正明和陆开长谈话时,他们只承认这是私下借款,跟政府无关。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