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人物>正文

民间 | 普通人张二江

2018-06-13 14:29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2001年7月11日,挂完省纪委打来的电话后,张二江感觉不妙,当即写下两封信,并叮嘱亲戚,如果他在两天内没有回来,把信分别寄给湖北省委两位主要领导。

电话里,湖北省纪委工作人员通知张二江去汇报工作。当时,他是湖北省天门市市委书记,在信中自称“楚中良将”。

2010年冬,张二江带着20箱书走出湖北省琴断口监狱。一位监狱管理人员在临别之际对他说,“老张啊,你都在这里待了快10年,可还是一身朝气。”

“不然呢?我该啥样?”张二江回道。

出狱这年,他56岁。9年时间过去,尽管朝气还在,但他已是没有政治光环的普通人。他开了80后之窗微博,在一张近乎秃顶的照片下,张二江对自己的介绍是:自由主义新儒家学者。

张二江喜欢书法,他说这样可以使人静心(图 / 李晓磊)

归来

重获自由后,大学同学资助张二江在武汉开了一家茶馆,兼土产。“没事的时候能经常看见他在小区里锻炼身体,后来才知道他以前做过大官。”一位经常见到张二江的邻居说。

今年6月初,他在茶馆接受了央视《面对面》采访。镜头里,张二江自己下厨,并介绍一道菜的做法。这些菜都是他在外面吃到后,回茶馆自己琢磨出做法。

茶馆现在的生意只能保本。“半天连喝茶带吃饭,一人一百元。”张二江说,他平时在这里会会朋友,练练字。茶堂上挂着他写的一幅字——“仁义礼智信”。

当年出事后,张二江曾经以“五毒书记”、“一百零八将(女人)”出名。尽管在贪腐官员中,他的级别并不高,但因为这些桃色传言,反倒名声不小。

到底有多少女人,这可能是他最不愿提及的事情。在央视《面对面》的采访中,主持人董倩多次问起跟女人相关的话题,他总是一副无奈的表情,摆摆手,“再解释也没有用,只是徒增笑料,不提了,都过去了。”

事实上,他出狱后第一次接受《南风窗》记者张学荣采访,明确作了解释——12人。“我承认我有私德问题,因为和爱人婚姻不顺,她很早去了日本,我们的婚姻实际上早不存在了,所以我自己私下里有个女朋友,在任期间也和除女朋友之外的女性发生过关系,但数字不是107,而是12。”

武大校友、《中国青年报》前副社长谢湘从报纸上看到张二江的男女情事时,非常惊讶。尽管她从来不相信“会有这么多”,但也从来不向张二江求证。她怎么也想不到,张二江日后会主动跟她提起。这或许是他心中最为愤愤不平之事,“毕竟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却把他说得那么不堪。”

2012年,武汉大学原校长刘道玉八十大寿,学生们在珞珈山大酒店为他举办寿宴。尽管近二十年未见,但在宴会上,张二江还是一眼认出谢湘。他们曾是武汉大学78级学生会的主要成员。

宴会结束后,张二江执意要送谢湘出门。走在酒店的林荫道上,张二江主动提起了“女人的事”。他希望同学们相信他,“现在挺好的,一切都过去了。”

4年前采访过张二江的张学荣说,归来的张二江依然有书生气。“从他出狱后的表现看得出,很多贪官出来是认错,他不是。”

9月19日,张学荣在朋友圈发了一条状态:“因为几年前做过一位‘贪腐’入狱官员出狱后的首个采访,最近被不少媒体同行找到。往事如梦,人世间,哪来那么清晰的界限,人性的复杂,善与恶从来都是孪生兄弟。”

张二江跟张学荣描述失去的9年时,只用了一句话:当是出了一次远差。

4月10日,武汉,湖北省纪委公布了当地5位官员落马的消息,张二江看到这些新闻,并没说出什么话(图 / 李晓磊)

北上

央视采访之后,张二江基本闭门谢客。当年大学毕业后不愿北上的张二江,却在此时选择了去北京求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大学同学告诉本刊记者:“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他要好好做学问,要实实在在地拿点东西出来。”

1978年,他读于武汉大学历史系,在校期间还当选第20届学生会主席。

大学期间,张二江学习成绩不错,也热心参与公共事务。“他们是武汉大学有史以来最活跃的一届学生会,因为他们读书之前经过社会的锻炼,对于创建创新的校园文化,协助学校进行教学改革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刘道玉说。

张二江深切地知道知识改变命运的重要性。上大学前,他当过6年兵,还做过邮递员。他是南下干部子弟,年少时,父亲在“文革”中受打击离世。在校期间,他模仿爱因斯坦的“奥林匹克科学院”,在武汉大学创办了快乐学院。刘道玉当时是快乐学院的名誉院长。这批同学日后都成了商界、学界的佼佼者,唯有创办人张二江一度沦为阶下囚。正是这批同学在他出狱后资助了他。

其实鲜有人知道,张二江也是通过新闻制造影响力的高手。当年,还是学生的艾路明在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的情况下畅游长江,背后的策划者正是张二江。日后到了丹江口市工作,张二江把这方法也用在工作上。

为提升城市影响力,张二江邀请了当时很火的综艺节目《正大综艺》到当地拍摄。谢湘在电视上看到他带领大家一起唱歌,觉得他是一个很有开拓精神的人。“想有作为,想要影响力,这是最容易的一个方式。”

大学毕业时,中国百废待兴,各行各业都渴望这批大学生,多数同学都向往北京,张二江却觉得“还是要改变,要从政”,于是,他去了湖北省直机关。

1988年,张二江调到鄂西北的县级市丹江口市任市长。1993年,历史系世界史著名教授吴于廑在武汉逝世。张二江丢下工作专程参加追悼会,他见到了刘道玉。

刘道玉嘱咐张二江,既然有一个改革的舞台,要洁身自好,身体力行,好好珍惜。张二江点头,说,“一定谨记校长教诲。”

他终究还是没做到。10年后,刘道玉从报纸上知道张二江犯了事。“我感到十分意外,一个人如果不洁身自好,不严格要求自己,在物欲横流的环境中,随时会栽跟斗。”刘道玉说。

1993年,张二江在丹江口市开始制造假GDP。归来后的他,想起这一年和老校长的谈话,不知是否会有别样感受。

《十堰统计年鉴》显示,丹江口1992年的国内生产总值(GDP)为8.2284亿元。1993年,这个市的GDP猛然蹿到16.1161亿元,比上年增加了近8个亿。1995年的GDP达到了38.5502亿元,比上年增长35.2%,丹江口宣布“全面脱贫”。1996年,张二江被提任十堰市市委常委、丹江口市市委书记。此后丹江口的统计数字继续年年上升,1998年获湖北省“十强”县市称号。

1999年,媒体刺破了这个GDP泡沫。《南方周末》报道,湖北省为此进行了一场统计数字“挤水”运动,丹江口一地在运动中挤“水”总量占全省的5%。2001年,有关方面作出权威统计,丹江口市2000年国内生产总值比1998年缩水近50%,仅相当于1995年的水平。丹江口在获“十强县市”称号两年之后,又申请重新列入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市。此时,从“数字政绩”中获益最大的张二江已经调省直管市天门市任市委书记。

互联网

归来后近一年,张二江注册了微博。2011年9月7日,他发了第一条微博:有人思考“终级(极)关怀这个问题吗?

尽管那张近乎秃顶的头像下的自我介绍是“自由主义新儒家学者”,可追捧他的人廖廖无几。在143位粉丝里,只有3位在他的第一条微博下作了评论,其中两条说他写了错别字,另外一条则质疑他:你怎么能提前出狱呢?

他关注的24位粉丝里,多数是媒体和文化名人。但其中的一个关注——“性福情感生活”也引人遐想。

2002年,因犯受贿罪、贪污罪,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处张二江有期徒刑15年。因“五毒书记”之名,他成了当年反腐的标志之一。十几年过去了,反腐依然是关键词。按照这个服刑期限,他应该到2016年12月28日才能获得自由。

湖北省监狱管理局回应了网友的质疑:张二江减刑4次,合计减刑6年一个月,全都是按法律规定和程序办的。

张二江明显对网友的质疑感到委屈。6月3日,他发了一条朋友圈:“传统文化断灭至今,好人挨骂,好人还不能分辩。任何制度的社会,会反对人向善?会反对蒙冤或部分蒙冤好人继续向善?能不顾常识相信一个工作不可能不烦忙的人会有那么多‘情况’?戾气重啊。我分辩两句:五毒是吹、嫖、赌、贪、贿。领导有话:起码没有‘吹’;我发话,若有过赌,依法追溯判刑,若没有,这次仍在这样说的人,准备吃官司。”

这番言词被外界解读为“狂人”。

归来后,张二江本可以选择低调行事,沉默生活。但他考虑了8个月之后,还是决定接受张学荣的采访,对往日的过错做一个充分说明,却没想,遭到了互联网时代的惨骂。

这也是他比较陌生的时代。尽管在监狱里,他接触了电脑,却从来不曾连接这个时代。服刑期间,监狱给他配了一台电脑,他可以用来写书。他的一位同学则不定期的带一些书籍给他。监狱9年,他总共完成5本书稿。监狱方面也允许他吸烟、喝酒,只是带进去的酒需要经他们殊处理——把玻璃瓶换成塑料瓶。

尽管遭到惨骂,但他还是不甘心一直以“坏人”的身份生活。事隔两年后,他再次选择接受媒体采访。那一次他选择不说,只是让记者用镜头记录他普通的生活,却没想,舆论依然没有放过他。直到最后一次接受央视采访,他终于妥协。“他(张二江)交代我们,不管是哪个媒体找,都不会接受采访。”张二江的一位老同学说。

选择闭关求学,也跟刘道玉的一次探监有关。2008年国庆节后,刘道玉在监狱方面安排的酒店见到张二江。15年没见,刘道玉明显感觉张二江老了很多。在酒店一楼的卫生间,他们有了以下对话。

“看来,你(张二江)这辈子从政是无望了,经商恐怕也为时已晚,但你可以发挥自己专业知识的长处,不妨在做学问上下点功夫,干出一番成绩。”

“校长,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一定会努力,绝不会虚度时光的。”

闭关求学,这是他对老校长刘道玉的承诺。

“我现在只想平平淡淡、普普通通做一个好人,做一个自食其力的人。权力虽然是个好东西,但对于我来说,也已是陈年往事,没有怀念的必要了。”张二江说。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