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人物>正文

易时间 | 孙淳 我无法去掉 时代留下的印记

2018-06-12 17:10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孙淳做演员已有三十余年,1980年代入行后,便主演了滕文骥、陈凯歌等导演的电影。90年代初,凭借赵宝刚导演的《皇城根儿》为更多人熟知。近年来,塑造了《人间正道是沧桑》里的瞿恩、《幸福来敲门》中的宋宇生、电影《秋喜》里的夏惠民等形象。2015年夏天,由他主演的《剧场》播出,这是著名作家严歌苓编剧的第二部,两部剧都是由孙淳主演,不同的是,第二次是严歌苓点名他领衔。

2001年,导演张黎邀请孙淳出演《走向共和》中袁世凯一角,孙淳把这部作品视为事业的重要转折点。为了接近角色,他在短时间内增肥30斤。然而,该剧在央视首轮播放结束后,由于引发巨大争议,被禁止重播。十年后,张黎执导电影《辛亥革命》,孙淳再次受邀出演袁世凯。电影顺利公映,他凭借此片获得百花奖男配角

随着年龄的增长,孙淳对演员这个有了新的理解。在他看来,演员有两生活形态,一是自己的生活,另一是虚拟的生活。他曾经把第二生活当成全部。现在的他,则偏重前者,他说:“真实的生活其实是一部更大的戏。”

孙淳像多数跟他同时代的人一样,不满意现在这个时代,很多事情虽能理解,但绝不苟同,哪怕失去机会。

他经常自嘲胸无大志,最大的愿望是演几部好戏。熟悉他的人说,他对有极强的敬畏感,是个理想主义者。孙淳把这归结于时代和家庭的影响,他说:“人太现实了,日子会过得不愉快。”

如果80年代有偶像剧我早脱颖而出了

人物周刊:1980年代初,你刚出道的时候,外形应该是非常打眼的?

孙淳:如果那个年代有偶像剧,我想我早脱颖而出了。但那时刚刚结束了一个苦难的时期,电影的崛起带有明显的反传统色彩。在此之前荧幕上所有的形象都是“高大上”、浓眉大眼的。所以当那个时代结束了之后,文化上反传统,大家希望找一个往昔荧幕中没有的形象,这个形象在生活中可以随便找到。那时候,几乎所有导演都说,“孙淳,你不行,你太漂亮了。”好像漂亮是我的罪过一样,我找不着自己的位置了。每次我都开玩笑地跟他们说,“我拿个砂纸把我自己磨一下吧。”

人物周刊:但现在你迎来了“大叔”的时代。

孙淳:很滑稽。什么“暖叔”、“大叔”这些称谓铺天盖地地向你涌来。

人物周刊:你对“大叔”这样的角色感兴趣吗?

孙淳:“大叔”可以,但是剧本必须是我喜欢的。你空有其名,写得什么都不是,那我不感兴趣。而且有的时候,观众喜欢和你对自己的追求不成正比,我不会按照你喜不喜欢来挑选我的角色。

人物周刊:不接受这期待?

孙淳:我不接受。像《大阅兵》演完之后,我再也没有演过军人形象。一直延续到2007年,接演了一个武警题材的。不是没有相同题材来找我演,而是戏约来了之后,我觉得我演过这一类的角色,你这个剧本没有我演过的那个好,我不演了。

人物周刊:所以你的作品产量一直不高。

孙淳:可以这么说。

人物周刊:好像这些年你演的男一号也并不是很多?

孙淳:我看一些优秀的作品时经常感叹,“这个作品真好,在这个片子里边出现的所有角色都太幸福了!”

我更看重整个作品,算我在里边的位置不是那么主要,只要作品好,也会接演。

而且,男主角多是正面人物,塑造时会有很多束缚。男二号更多的是反派,可能正是借助一个“反”字,编剧可以在他身上释放对人性的看法,呈现出更丰富的层次。我在40岁之前,会拘泥于必须演男主角、必须领衔,40岁之后才真的自由了。

抑郁症原来是这样——都想躲起来

人物周刊:你出演《走向共和》里的袁世凯已经十余年,现在还会认为这是你最重要的作品,而不是之一吗?

孙淳:不是之一!演完这个角色之后,我觉得对自己有了一个交待。

人物周刊:可是你为了这个角色快速增肥减肥,导致健康出了问题。

孙淳:只能说我傻,我不知道它会对身体造成伤害。

人物周刊:如果知道的话,再让你重新选择,你会如何?

孙淳:我可能不会再这样选择,健康永远是第一位的。可我们不是上帝,不能未卜先知。

人物周刊:可是导演张黎邀请你出演电影《辛亥革命》里的袁世凯,你再次答应了。

孙淳:《辛亥革命》筹备的时候,张黎打电话来邀我出演袁世凯,我很快放下电话,我说不演了,健康的代价太大。

人物周刊:可你还是去演了。

孙淳:还是去了。人有的时候会从各个角度去看同一个问题。我也会想,这机会对一个演员来讲,是不是很难得?我可以老去,我的作品永远摆在那儿。

人物周刊:可是你刚才说了,没有什么东西大过健康。

孙淳:是,这是你现在的认知。当时你不会这么想。像明明知道这会损伤你,你还会再接一次。你会觉得,这是冥冥之中的事儿。

人物周刊:值得庆幸的是,这个角色给你带来了百花奖男配角。

孙淳:了却了自己的心愿,一个愿放在电视上,一个愿放在电影上。

人物周刊:电视上那个愿应该没完成吧?因为被禁止重播。

孙淳:对我来说完成了,对观众来说可能没完成。我完成这个作品,心愿算了却了,至于多少人看,天帮忙。

人物周刊:所以在百花奖颁奖晚会上发表获奖感言时,你很激动,说这个角色你等了十年。

孙淳:当时我没想到自己会那么激动,上去的时候一瞬间不行了。可能你为这个角色付出太多了,在那一瞬间会比较脆弱,各感慨突然涌上来。

人物周刊:据说你曾得过抑郁症,也和这个角色有关?

孙淳:那是减肥时期得的。因为《走向共和》之后要接一个片子,那个角色是很帅、很瘦的,看过剧本后,我也认为非常棒,不想放过这个机会。那怎么办?只有对不起自己了——在极短的时间里急剧减肥。等那个片子拍完后,我常常坐那儿发很长时间的呆,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后来一个老中医给我把了脉,他说:“不要紧,我给你开药,你会好的。”吃了三四个月药之后,他才说:“我跟你说实话,当时一摸你的脉,把我吓一跳。我跟你这么说吧,你将来想早死你再这样折腾一次。”

人物周刊:你当时知道自己得了抑郁症吗?

孙淳:不知道。我之前不知道抑郁症的反应是什么,后来才明白,哦,原来是这样。老想自己躲起来,总是觉得太吵了,“我要去一个安静的地方。”会长时间地坐在一个地方,别人都觉着不可思议,我觉得一会儿过去了。别人问:“你想什么?”其实什么都没想,这么愣着呆着,挺可怕的。

人物周刊:失眠?

孙淳:失眠!我其实很明白,是经常饥饿造成的,它会阻断你的各想法,自己都觉得不对了。可是拍戏的时候你在角色状态里不觉得,戏停了人不行了。是这部你耗费了这么多心智的作品,却不能让更多人看到……唉,太奇怪了,太奇怪了。

我不选择贪欲时代

人物周刊:提到莫言时,你说,文学家有文学家的责任,演员的责任是什么?

孙淳:演员要有责任感,要想着你试图通过这个角色告诉大家什么。我觉得这是文学的责任所在,也是影视的责任所在。

人物周刊:你说的这职责所在,会不会太理想主义了?

孙淳:可能吧,一代人办一代人的事,我们成长的年代是这样,充满了理想。我是生长在那么一个年代,让我改掉那个时代给我留下的印记恐怕也不太可能。

人物周刊:那你适应这个时代吗?

孙淳:人活着,都要经历具体的生命过程。有一部分符合你理想的期待,但也必然夹杂着一些附加的东西。当这些附加的东西摆在你面前的时候,你会去理解它。

人物周刊:你会困惑吗?

孙淳:我有困惑。当这个大时代来了之后,你发现人们都庸庸碌碌的,都在追求一些很现实的东西,有时会觉得没意义,会觉得困惑。为什么要这样呢?你会提很多为什么。

人物周刊:如果你可以选择的话,你会选择生活在哪个时代?

孙淳:不选择这个时代。人的贪欲和科技毁了它。这是莫言获诺贝尔奖发表获奖感言时的主题。

人物周刊:你怎么评价这个时代?

孙淳:这个时代挺糟糕的。在人们追求物质的同时没有驻足下来去思考,面对欲望的时候你不能清醒地意识到自己需要什么,这挺可怕的。人们在争取物质的时候,还应该多少打扫打扫自己的精神家园,如果都把自己的精神家园打扫好了,这个世界其实挺好的。

人物周刊:有些人听到你这番话,可能会说,这是很老派的想法。

孙淳:可能是。我也听人说过,孙淳你们这代人早out了。还有一说法,“30岁以上的人别谈电影啊!”(笑)

人物周刊:这怎么说?

孙淳:我记得是有一个很有名望的人,我跟他说:“谈谈你对电影的看法。”他说:“30岁以后不要谈了,现在电影是30岁以下人看的。”

人物周刊:这么悲观?

孙淳:你不得不承认,电影是伴随科技进步而发展的。过去顾及制作成本,总是计算片比是多少,胶片多少钱一尺。现在没有这东西了,影视制作已经很平常了,太信手拈来也没有了神秘感。

人物周刊:你也是科技发展的受惠者。

孙淳:事物没有全都是好的或全都是坏的,比方说我们感叹现在的高科技带来的便捷,但也怀念过去写信交流时的状态——写封信寄出去,盼对方回信,等一个星期,这感觉是多温馨的回忆!

人物周刊:这是你和你太太恋爱时的状态吧?

孙淳:对。当时是一般的朋友,你给他写封信,或者打个长途电话,也都不容易。现在太容易了!

人物周刊:现在人的生活缺少了等待的乐趣。

孙淳:没有,没有等待。大家都行色匆匆,都在赶路,真是挺感叹的。

标签: 人物周刊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