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人物>正文

报道 | 陈楚生 我为什么 不为自己活着?

2018-06-12 13:10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2007年,陈楚生凭借选秀节目《快乐男声》全国总冠军成名。此后没多久,上升势头正猛的他与经纪公司开始了一场长达近四年的解约官司。2012年11月23日,感恩节当天,陈楚生发长微博称,“这场持续了四年的解约官司当天达成庭外和解。”

这几年,陈楚生把多数时间放在了创作上,出镜率不高。迄今为止,发表了六十余首歌曲,但多数人对他作品的认知,仍停留在他的原创成名曲《有没有人告诉你》上。

过往的经历让陈楚生知道,有些事情需要顺其自然,强行切断或继续都会产生问题。他不再急着求结果,用雕琢的心态创作和生活,并开始享受等待的过程——他可以为写歌闭关数月,哪怕经济损失高达7位数,哪怕会失去很多机会。

在他看来:阅历积累到一定程度,别人自然会看到你的光芒,机会自然也会到来。

我无法按照别人希望的样子活着

人物周刊:现在大家提起陈楚生的时候,还是会想到“快乐男声”的标签。

陈楚生:我觉得无所谓。但是在外面跟一些不认识的人聊天的时候,不太愿意老听到别人讲,“我当年怎么样给你投多少票。”基本上见到的很多人都要提这个,我会觉得,我欠了好多人……(笑)

人物周刊:一群债主在你旁边。

陈楚生:对,是这感觉。(笑)

人物周刊:会厌烦吗?

陈楚生:不能说没有吧。

人物周刊:陈楚生已经不是“快乐男生”了?

陈楚生:我经历过两个公司,也遇到很多制作人和一些好朋友,大家会给我很多意见,比如说,陈楚生你适合坐在那里安安静静抱一把吉他唱歌,你为什么不那么做?

听到这些,我会有一很奇怪的感觉——我们难道不是为了在有限的时间内干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尝试那些有可能发生的改变,或者有可能给你的生活带来乐趣的事情吗?我为什么不为自己活着呢?我为什么不为自己去做我想要做的东西呢?这有错吗?别人希望你是什么样子,你活成那个样子,那不是很可悲吗?

人物周刊:逆反心理?

陈楚生:不是逆反,其实我是很认真地思考过,我不是愤怒,是觉得他们不了解我。好像一个不了解你的朋友会给你支很多招,但是他没有走到你内心。他可能也是出于关心,希望你还能再火一把。但我觉得我又不是没火过,火的时候我的内心并不见得是敞开的,并不见得是放松的或愉快的。当所有人为我高兴的时候,我可能自己不高兴,那有什么意思呢?

人物周刊: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没有参加《快乐男声》的话,你的人生会是什么样子?

陈楚生:不知道,可能不一定从事这个行业。我是一个很没有自信心的人,别是在这个行业,因为我不是学音乐出身的。创作也是随着自己的爱好去记录一些事情。比赛的结果给了我很多的信心,这些年也是在被认可之后,才慢慢有了在音乐上的自信。

人物周刊:你相信命运吗?

陈楚生:我相信,我觉得每个人的命运有被主宰的一部分,但不是整个大局。你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主宰自己,变得更加强大。这样,当机会在你面前的时候,你才能够驾驭。不可能在你走路的时候,天上掉下馅饼。

人物周刊:大家可能会觉得你2007年参加《快乐男声》,得了冠军这件事情是天上掉馅饼。

陈楚生:有一部分吧,可能吃上了馅饼,会觉得自己走了什么狗屎运。我刚开始去参加比赛的时候是为了玩儿,因为之前看过《超级女声》,里面有很多要说话的部分,我想完了,这个节目不适合我。七八年前,对于“选秀”这两个字其实还是有一些抗拒的,但我的家人,包括我老婆、身边很多朋友,说“你去吧”、“别适合你”,我去参加了。

人物周刊:当时对“选秀”的抗拒,是一轻视吗?

陈楚生:也不是轻视吧,我觉得可能它的重点不在于音乐,而在于秀。

人物周刊:你的实际感受呢?

陈楚生:我觉得那个可能是最早的真人秀了。

不快乐的快乐男生

人物周刊: 2008年12月31日,你在湖南卫视跨年演唱会上不辞而别,几天后,单方面提出解约。现在如果让你回到那时,你会怎么做?

陈楚生:沟通,除了沟通还是沟通。

人物周刊:那天发生了什么,会让你做出这样极致的选择?

陈楚生:其实它不是一天两天发生的事情,是很长时间积累的情绪的爆发,然后不愿意去思考这个问题,不愿意去面对。那个时候我不知道该相信谁了。

人物周刊:当你因为《快乐男声》而火的时候你其实不是一个“快乐男生”?

陈楚生:不太快乐的快乐男生。(笑)但我不否认,其实经过这个过程,自己成长了很多。

人物周刊:现在回想起来,那段时间是一段痛苦的记忆吗?

陈楚生:我喜欢音乐,我愿意在音乐上付出时间,但是后来发现,比赛结束后,我在这方面付出的时间是最少的。我又不能去控制,我一直被推着去这个地方、去那个地方。因为那时候你是焦点人物,都希望把你拉到他的平台站一下台,我变成一个站台的人了,很可悲。

人物周刊:应该也有快乐的时候吧?

陈楚生:更多的快乐还是在舞台上面,跟我的音乐伙伴一起唱歌、表演,或者创作。比赛结束后那一年多里,这机会很少。

基本上,我在那两年写歌大部分是在各地的酒店里完成,我之前几个手机里全部是我写歌的、短片,在这个地方写录下来,然后回去再整理。以这样的状态去写歌、创作,哪能写得好?

其实也不是说完全没有时间,那些安排也不是说无缝连接,是很多事情压到你心里面,没有办法静下来,人坐在沙发上面都是躁动的。

人物周刊:跨年那天的选择,当时家人知道吗?

陈楚生:不知道,他们一直在电视机前面等着。有一次我去我爸爸的一个朋友家里做客,他们跟我说,那天晚上我爸爸等到别晚,没看到我有点失望。那时候才意识到,其实我没有考虑他们的感受。30岁之前做事不考虑,30岁之后做事不后悔。(笑)我觉得那时候还是太年轻了,比较冲动,可能没有顾及得别全面,比如我的父母、家人的心情。

人物周刊:你曾说,这几年你的性格变化很大。

陈楚生:是的,我觉得我的性格可能又回到了没有进入这个圈子前的一松驰的状态。我进入这个圈子好多年,都属于一紧绷的状态,我觉得出门都是一件很难的事情。那几年对我来讲,被掏空了,包括我的思想都被掏空了,很可怕。我走丢了,不知道自己是谁,越来越不了解自己。那个时候我开始感觉到恐惧,我一个人每年找个地方自己待一段时间。

我不喜欢出门老戴着口罩和墨镜,那样感觉跟这个世界隔了一层口罩和一层眼镜。因为不太适应去到哪里都有一些人来包围着你。现在没那么火,还好一点。

人物周刊:没那么火不尴尬吗?

陈楚生:不可能一辈子都这样生活吧——一辈子戴着口罩,一辈子戴着眼镜到饭馆,如果这样生活,我宁愿不要这个名气,真的。

人物周刊:你这,如果做得好,会面临出行不够自由的问题。

陈楚生:是。但即便明天是2007年,再回到参赛夺冠后,我也还是希望自己不要那样子出门。因为我的性格,不是那别愿意把自己的生活放在放大镜下面的人。

我曾经是城市里的边缘人

人物周刊:你曾经说,如果《我是歌手》邀请你,你愿意去参加?

陈楚生:是啊。曾经邀请过我一次,档期上排不开错过了。

人物周刊:那个舞台什么地方吸引你?

陈楚生:专业吧。最起码可以让音乐人表达对音乐的热情,有机会让更多观众更立体地去感受你的音乐。哪怕我是改编其他人的作品,也可以融入我自己对音乐的理解。

人物周刊:你不怕在那样的舞台上被淘汰吗?

陈楚生:我们每一个人在成长的过程中其实都会被淘汰很多次,怕你也要上。但如果太注重那个投票,可能玩儿得不够尽兴。我觉得既然去了,还是尽兴一点,剩下的东西顺其自然。

人物周刊:你说在这个社会上谁没有被淘汰过,你被淘汰过吗?

陈楚生:当然啊。我以前去酒吧唱歌的时候,是要面试的,面试其实是一场淘汰赛,选了别人不选你,你是被淘汰了。

人物周刊:你曾在酒吧驻唱6年,那段日子在你心里是什么颜色?

陈楚生:第一反应是灰色,但又觉得灰色不是很合适,因为它好像很压抑。又想到了一个颜色——比灰色更重的黑色。因为都是晚上出行,我的生活基本上交给了夜晚,每个夜晚我都穿梭在那个城市的各个角落,有时候会有一点迷茫的感觉。

时间久了以后,一直唱别人的歌,很多歌反复唱。而且这颠三倒四的生活,晚上工作,白天睡得很晚,好像是这个城市里面的边缘人。

人物周刊:听说你在酒吧的时候还被人打过?

陈楚生:不是被人打过,是打过别人。我被别人侮辱了。

人物周刊:什么样的侮辱会导致你动手?

陈楚生:我跟乐队正在表演的时候,一个喝醉的客人上来把我的吉他线拔了,当时他的朋友把他劝下去了,我也没太在意,把吉他线重新插回去,继续表演。他再次上来,把我的帽子摘掉,我很不高兴。当时我唱完那首歌,走下去跟他要回帽子。唱到第三首歌的时候,他站到我面前很大声地喊“下去”什么的,我没理他,结果他把手中的啤酒直接泼我脸上。有那么一两秒钟,我懵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发生得太突然,我一下子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我觉得他太不尊重人了,我觉得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你可以耍酒疯,但不能侮辱人。

人物周刊:刚才你说的黑色,也包括类似的经历吗?

陈楚生:那黑色其实是由晚上的那些霓虹灯来点缀的,它让你看得到希望,但是天亮了又没有了。

人物周刊:你曾经说,自己不会去做歌唱比赛节目的评委,为什么?

陈楚生:去那节目,我只能从经验上讲一些东西。这些东西时间长了以后,自然而然懂了,也不需要我去讲。专业技术上面的知识,我其实还在学习,因为我不是科班出身。如果我能够从技术角度直接点评到位的话,在这节目里面对这些选手才能有用,但以我现在的能力来说,不适合坐在那个位置上。可能别人会说我思想比较古板,但我个人觉得是一责任。

人物周刊:一个音乐人应该通过什么方式完成对这个社会的责任?

陈楚生:以我个人来说,创作时,我会尽可能把一些比较容易起到诱导的词汇收起来。

人物周刊:在你看来,现在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

陈楚生:像我写的《黄金时代》一样,其实这是一个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

现在的节奏太快了,没有一个消化的过程。交朋友也是这样,微信一加好像是朋友,是吗?很少人像以前那样,用手写的信去表达自己的情感。我觉得现在少了很多细腻的东西,但它是我们几千年的文化,是我们的根,不能丢了。我们不应该只看重物质。

前两天我们家买了一个电饭锅,煮饭比原来多了半个小时,但煮出来的饭别好吃。很多东西都是这样,你想要品质,那你必须要有这个耐心。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