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人物>正文

报道 | “小戏骨”的突围

2018-06-06 10:30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反差

宅院、环廊,杨花飘飞,轿帘轻轻掀起,一张有着曹雪芹笔下形容发的“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的面孔出现在荧屏上。

那是一张古典美人的脸,两靥生愁,泪光点点,但面孔的主人只有10岁,是所有国内荧幕播出或舞台公演的扮演林黛玉年龄最小的一位。在她周围,也环绕着一群年龄相似的孩子,大都十岁出头,却正经八百地穿上古装,将发生在大观园的美丽与哀愁演绎得十分到位。

“小戏骨”《红楼梦》的总导演潘礼平并没有想到,由他领衔制作的一连串用孩子演大人的剧集会获得如此关注。

在“小戏骨”问世前,中国的大部分影视作品中,孩子都只能演孩子,即便是古灵精怪、被冠以“小大人”称号的儿童角色,也不会在本质上更改孩童幼稚的本色。

“孩子演大人,制造‘反差萌’”,是潘礼平团队制作“小戏骨”系列最初的灵感来源。彼时他正在湖南卫视制作一档《农民故事会》的真人秀,该节目的创意与后来的“小戏骨”系列有着异曲同工的点:营造反差。

“当年我们看赵本山的小品,‘白云黑土’那些,都是这个套路,憨厚笨拙的农民一本正经地接受采访、开新闻发布会,有了反差,喜感与火花出来了。”他说。

在《农民故事会》中,潘礼平干脆给一些真正的农民搭起舞台,造足气势:大幕拉开,衣着朴实、满面烟火之色的农民伴随《运动员进行曲》的旋律登场,用充满浓重乡音的口吻讲述“我是村里的男神”或者“我要上大学”之类的故事。

虽然《农民故事会》没能在荧屏和网络上激起太大水花,但这鲜明的反差感让潘礼平意犹未尽,“农民一本正经的演讲会无意间流露出冷幽默,那么让幼稚的小孩装扮成大人,演着帝王将相、才子佳人,想起来也挺有意思的。”

他旋即策划了“小戏骨”系列。

最初,潘礼平和他的团队将“小戏骨”演绎的内容更多着眼在“红色经典”题材上,在他看来,“小戏骨”的创作初衷,一方面是趣味,另外则要强调“教化意义与文化传承的责任”。

“现在孩子们看的快餐文化太多了,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我们的孩子不能总吃那些洋玩意,中国历史和文化上有那么多营养可以让他们吸收,好东西为什么现在不传达给他们呢?”潘礼平说。“但你又不能强硬地灌输,比如吃红薯有营养,还得考虑到变成烤红薯或者薯片,味道好了才能吃得下去。”

在拍摄了两部以家族恩怨和抗日故事为题材的作品试水后,潘礼平为“小戏骨”选择了第一个红色题材作品《焦裕禄》,以李雪健主演的电影版为蓝本进行片段模拟翻拍,随后又拍摄了“小戏骨”版《刘三姐》、《补锅》与《洪湖赤卫队》。

“小黛玉”周漾玥

训练

在通过“焦裕禄”、“刘三姐”等红色或中国民间故事题材奠定了基础之后,“小戏骨”团队开始慢慢放宽尺度,潘礼平将目光放得更远,他瞄准了中国古典传说及文学名著。

“小戏骨”版《白蛇传》爆红网络,《红楼梦》也在今年国庆档期引发热潮,大部分观众的关注点从“小孩演大人”的猎奇心理慢慢转变成了“原著角色还原度高”的认可。

在潘礼平和其团队看来,中国最不缺乏的是“人才”,“小戏骨”《红楼梦》的选角虽然耗费了相当的精力,但过程并不十分困难。

按照常规的选角流程,导演组会提前在官方微信及微博账号发布演员招募信息,同时与一些民间艺术培训机构进行沟通,请他们推荐学员参选。由于之前几部“小戏骨”系列剧已经网罗了一批有一定经验的儿童演员,《红楼梦》的选角过程相对顺风顺水。

真正能达到演出标准的“小戏骨”,在执行导演刘玉洁看来,颜值、气质以及最终的严格训练缺一不可。

以“87版”《红楼梦》为蓝本,“小戏骨”的拍摄模式大部分借鉴了前作。“虽然没那么复杂,但‘87版’是‘小戏骨’的老师,是一个参照。”“我们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潘礼平这样形容。

林黛玉的饰演者周漾玥在参与“小戏骨”《红楼梦》拍摄前,是深圳小有名气的儿童演员,从4岁起,她有了央视及地方电视台儿童综艺类节目的表演经验。周漾玥并没有签约任何影视公司,母亲周颖为她打理相关事宜。

“小戏骨”演员的甄选以及制作上的严格给周颖留下了深刻印象。“最初的试戏环节至少经历了三遍,每一遍都是服装、化妆、道具齐全再对戏。”

“虽然是小戏骨,但你演的可是林黛玉。”这是刘玉洁经常对周漾玥说的一句话,“观众并不会因为孩子小,能够原谅他们演得不好。”

如何让小戏骨理解古典文学名著中人与人之间错综复杂的情感关系?潘礼平和刘玉洁认为,“不管什么文学巨著,其实讲的故事都是接地气的。我们拍摄的《红楼梦》,很多都是很生活的场景,吃螃蟹、游戏、对联,在一起玩玩闹闹,这些人情世故孩子们并不难理解。”

与前期筹备、选角和后期拍摄、剪辑相比,剧组公认最重要的环节是在正式拍摄前将甄选出的小演员集中在一起,进行几个月甚至多达半年的半封闭培训。

按照常规的“小戏骨”制作模式,在培训环节,导演组以及聘请来的表演老师,会为孩子们分析人物性格与剧情,并且带着他们根据剧本一遍遍进行讲戏与排练,直至台词与动作都能严丝合缝地表达清楚后,再统一联排,最后进行实景拍摄。

而对于《红楼梦》剧组来说,除了常规的演技培训外,还有古典文化以及礼仪的训练,他们要求家长在业余时间监督孩子们阅读原著,不仅阅读“少儿版”,能够真正通读原版。

“培训的目的是让孩子们从单纯的模仿,最终变成灵魂附体。”潘礼平说。

“小戏骨”最珍贵的一点是在表演中“天然流露的情感”。潘礼平和刘玉洁认为,“小孩一旦进去了,会觉得戏里发生的都是真实的,这正是动人之处。”潘礼平和导演组在演员培训上的大部分功课,是专注于“怎样打开小孩的天性,并让他们释放出最纯真天然的东西”。

在周漾玥妈妈眼中,女儿在拍摄《红楼梦》时,并不是靠模仿来诠释黛玉,而是在某程度上,在那个时间段,她真的将自己“变成了黛玉”。

《红楼梦》拍摄结束的第二天,周漾玥回到学校,但她一直在延续着黛玉的征,“遇到一点小事多愁善感,别爱哭。”直到开学近一个月之后,周漾玥才慢慢走出来,回复了平日里开朗活泼的性格。

推手

与当下花费巨大的成人与网络综艺节目相比,“小戏骨”系列剧的制作费用并不高昂,大部分花费在服、化、道以及外景拍摄等硬性投入上,小演员都没有片酬,剧组直接对接家长,发放一点津贴补助。

建组初期,“小戏骨”剧组团队由湖南卫视频道给予一定项目补贴,后期的主要收益则来自于腾讯的播出版权购买费用。

尽管成为现象、火爆一时,但执行导演刘玉洁强调,“小戏骨”不会走商业路线,并且播出时会避免“不必要的广告植入”。因为拒绝了一些商业合作,最终核算成本时刘玉洁发现,“仅仅是不赔钱,绝对谈不上赚钱。”

《白蛇传》和《红楼梦》之后,一批小演员慢慢走入了大众视野,饰演白娘子的“小樱桃”陶奕希参加“小戏骨”拍摄前,已经有了经纪人,“白娘子”大火之后,经纪人更是为她规划了“以后报考北京电影学院”的化道路。

而正在热播的《红楼梦》中的“小戏骨”,也各有人生规划。陶冰蓝12岁,是早期加入“小戏骨”团队的演员,曾经演过刘三姐、白毛女与《洪湖赤卫队》中的韩英,在《红楼梦》中,已经有丰富表演经验的她饰演了贾母。

陶冰蓝的父母没有给她签经纪公司,而是由家长统一负责她在学业之外的演艺活动,“有剧本或者活动邀请,会先拿到我和她爸爸手里,我们挑选出觉得对孩子成长有益处的,最后再让陶冰蓝自己选择。”母亲杨利锋告诉记者。对于父母喜欢但自己并不想演的角色,陶冰蓝有拒绝的权利。至于以后的发展,父母的原则是“学业为主,顺其自然”。

“小黛玉”周漾玥则是因为培训机构的推荐而被“小戏骨”团队关注,在《红楼梦》打响知名度之后,母亲也不打算为她找经纪人,“那样会过于商业化,额外捆绑附加带来的束缚太多”,“如果周漾玥以后真的想走这条路,我会单独为她成立工作室,拥有自主权。”周妈妈说,“我不想让她当童星,而是要成为艺术家。”

潘礼平并不建议这些孩子以后走上演员的道路,“如果热爱表演、有激情,并且愿意为此承受挫折,那我尊重他们的选择,但选择还是要根据自己的长处与天分。有时候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像我,本来是武汉大学学经济的,最后干了电视,又搞出了这样一个事情,看起来还有一定影响,我看,也许都是命运的安排吧。”而不论是“小戏骨”系列剧还是剧里“小戏骨”们的未来,潘礼平也都把一切归功于“命运的安排”。

标签: 小戏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