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人物>正文

邓文迪可能会得到每周几百美金 ——专访默多克传记作者麦克尔·沃尔夫

2018-06-30 16:40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沃尔夫从2007年夏撰写新闻集团收购《华尔街日报》母公司道琼斯集团开始走近这位传媒大佬。在默多克和他强势的前任公关经理Gary Ginsberg慷慨又自负的许可下,他得到前所未有的“靠近”。

沃尔夫和默多克留下50小时的谈话录音。他还采访了核心集团和直系亲属——包括邓文迪在内的妻子、女儿、儿子、女婿、姐姐和外甥;而默多克的母亲Dame Elisabeth,当沃尔夫到澳大利亚拜访她时,老太太直嘀咕:“真奇怪他(指儿子)会帮你写这本书(指传记),他压根儿没读过一本传记。”

沃尔夫后来说,他之所以有这份靠近的幸运,是因为当时的默多克完全沉浸在50亿美元收购道琼斯、摆平过去许多年里时不时刊登令他不快报道的《华尔街日报》的壮举的膨胀感里——这些报道竟然取笑他的华裔新娘,取笑在她的影响下他暂别英式双排扣西装穿起黑色套头衫、早餐改喝配有水果的豆浆,以及,他用了伟哥。而默多克的雄心还在生长,他曾对沃尔夫说:这本书写早了,待我买下《纽约时报》才正当时。

沃尔夫的写作历时一年。他说,当我进出这个传媒帝国时,像个打酱油的,没人在意我在做什么。而当默多克通过女婿拿到了手稿复印件,读完前4章后,在一天之内给沃尔夫留下了超过12条语音留言,一条比一条间隔短,口气坚硬而愤怒,表示“严重关注事实”。

默多克最反对的情节包括:1968年《每日镜报》的发行;他对公司COO Peter Chernin的坚定攻击(2009年夏天被赶走,换上长子继位);对福克斯新闻(Fox News)一把手Roger Alice的嘲弄——虽然在他漫谈式的受访风格里,他讲得很起劲。还有,披露他与邓文迪擦出火花、堕入爱河的确切时间,这牵涉到默多克是否发生婚外情。

公关经理Ginsberg因此受罚。他在2009年11月丢了饭碗,据沃尔夫推测,他没有如默多克预想般给自传相应部分消毒,当然,也有集团内部矛盾和高层斗争的因素。

而沃尔夫后来的遭遇则像极了福克斯公司拍摄过的那些亡命天涯追杀大片的情节:收到恐吓电话、被曝光与比他小27岁的实习生有染继而引发离婚——当他与妻女走在离婚法庭的过道里,被默多克旗下的那些小报记者们一路狂拍……纽约的媒体同行多半并不同情他,称这是“鸡蛋碰石头”——谁让沃尔夫自己那么热衷于传播小道消息?

这场斗争似乎是从沃尔夫在网上那50小时访谈录音而有了转机的。后来发生的故事,当事人语焉不详。接受本刊采访时,沃尔夫先生显然已走出了撰写默多克传记之后那段日子的愤怒和恐惧,他不再称那位采访对象是“婊子养的”。他措辞谨慎,并透露自己仍在跟踪默多克的事业和生活。

在2010年受访时,沃尔夫对坐在对面的记者说:默多克的道德中心跟你跟我都不同;实际上,他看自己也是分裂的;护卫他的公司、他的家族、他的帝国,一旦意识到威胁,他会做出任何事情。

即使在最受挤压的日子里,沃尔夫仍然佩服默多克。他说,默多克真正懂得新闻的工艺和文化,你可以说他冷酷无情、毫无道德感、令人憎恶,但他不是一个售微不足道的电视秀和电影的小贩,虽然他大部分的钱是从那里挣来的;他是世界上最伟大新闻集团的所有者,他始终是业内王者。

有一说法,邓文迪是那个把默多克重新点燃的女人

人物周刊:说说你首次遇见邓文迪。

沃尔夫:首次和Wendi见面是2007年在新闻集团总部办公室里,我当时正为默多克先生撰写传记,所以前往进行外围采访。她刚从健身房出来,穿着健身服。通过见面交谈,我觉得她是个有魅力(charming)、有能力、有智慧(intelligent)、多元化(dynamic)、热情(enthusiastic)、有趣(funny)、让人高兴(pleasant)的人。她令人难以置信。

人物周刊:在西方男人眼中,她性感吗?

沃尔夫:我现在可以说她很hot。她非常吸引人,自信,迷人。她能让人感觉到她希望身边的人都喜欢她。

人物周刊:在2007-2008历时一年的传记写作中,你是如何处理邓文迪这个部分的?你做外围采访时,人们是如何谈论她的?

沃尔夫:我把Wendi作为默多克家族的成员来写。我把她描写成一个有野心又有智慧的女人。之所以觉得她有智慧,是因为我觉得她很聪明地理解了她在默多克家族里比较艰难的地位。

采访时,我发现公司内部的人对她的态度也是两极化的:有人很喜欢她,觉得她有智慧、吸引力;但也有很多人很讨厌她,觉得她太有野心、太有侵略性、太中国化(too Chinese)了——她那与生俱来的口音很重的英语和她对很多事情的激进表现。

人物周刊:你认识安娜(Anna Torv,默多克的第二位妻子)么?听说她也是位记者。你跟她聊过她的从中国冒出来的敌人么?

沃尔夫:Wendi是我惟一采访过的Rupert的妻子。我没被允许去访问之前的两位夫人。但我跟安娜的儿子谈起过她。她肯定会反感这个从中国来的更年轻的女人(邓比安娜小20岁),也为她取代自己的位置伤心失望。我觉得安娜的确会认为Wendi刻意介入了她和Rupert的婚姻,但理论上她会更多地责怪Rupert,而不是一味讨厌Wendi。

人物周刊:默多克先生是如何处理他的第一次离婚的?第一任妻子是谁?是不是他长子的母亲?

沃尔夫:我没有采访过他的第一位妻子,但我有一些了解:Rupert的长女是她生的。她和Rupert的婚姻关系结束得非常不愉快。总的说来,那对Rupert是非常不愉快的回忆,他在跟我谈话时多次强调不愉快。具体原因我并不清楚,有很多因素促使他们结束这段不愉快的关系。但是离婚后,Rupert还是持续支持和帮助他的前妻。他们的女儿也基本上都是由Rupert抚养长大的。

人物周刊:你在报道中曾说,你认为默多克是“真的”爱邓文迪。据你的观察和理解,他爱她的什么?

沃尔夫:我觉得他曾经真的爱过Wendi,很爱,虽然他没有和我直接说过这喜爱。但在我们的谈话中,Rupert经常提到Wendi。我不知道他为什么爱Wendi,我猜想可能是他和Wendi有很多共同的目标、共有的利益,他们都很有野心与欲望,可以互相扶持帮助。

人物周刊:有一说法,邓文迪是那个把默多克重新点燃的女人。她的个性看起来跟他完全不同,但他们明显又有相同之处,如你所说:野心、占有、缔造一个王国。在你看来,这两个人,谁更强?

沃尔夫:在我看来他们两个都是很强的强人。当然,Rupert在家庭和事业中都占着统治主导的地位。但是我觉得Wendi在他们二人的这段关系中非常地强,而Rupert则有些被动。Wendi对Rupert很有影响力,包括如何去做一个父亲,如何结交更年轻、更有活力的互联网圈子。

人物周刊:在中国,有人从他们的关系联想到毛泽东与江青,一个帝国中的主仆式关系——心腹最后失去主人的宠爱。你觉得呢?

沃尔夫:我完全不这么看。我说过,Rupert在感情里相对被动,而Wendi在他们14到15年的关系里,占主导地位。但Wendi也依赖Rupert,她会听取来自Rupert的正确意见,通过Rupert的眼睛去看更宽广的世界,通过Rupert结识许多强大的人。

人物周刊:有传闻说,默多克之所以娶邓文迪,跟他的中国战略有关。而今天,他要撤出中国了。

沃尔夫:我觉得Rupert对中国非常有兴趣,他可以和Wendi分享许多有关中国的消息、想法和利益。但我不觉得Wendi是Rupert进入中国的工具。很显然,Wendi对于新闻集团在中国的战略和经营提供了大的帮助。我也不觉得他们离婚会影响新闻集团的中国战略。我觉得新闻集团在中国经营得并不好,中国在整个新闻集团的业务中影响力也有限,他们做的决定一定是根据他们的业绩和长远战略的需要,和Rupert的婚姻无关。

人物周刊:有消息说,在默多克之前,邓文迪有过3次婚姻。嫁给Jake Cherry先生之前,她是不是已婚?对方是谁?

沃尔夫:Wendi在Rupert之前只有一任丈夫,她只有两次婚姻。文迪的前夫是Cherry。之后虽有一个她承认为丈夫的男人(注:指David Wolf,现为沃尔夫集团亚洲区总裁兼CEO),但他们没办结婚手续。

人物周刊:针对西方媒体相当一致的说法“无可挽回的破裂”,请允许我问一个法律问题:根据纽约州法律,曼哈顿地方法院一定会支持这项离婚申请么?一周过去了,据你所知,邓文迪有没有为捍卫、挽回这桩婚姻做些什么?

沃尔夫:我不能从法律角度提供什么意见,我不是这方面专家。但以我对Rupert的了解,他的决定一般不会改变。他说结束那么一定是结束了。也许Wendi会努力挽救婚姻,也许会有转机,但Rupert是想清楚了才会做决定的人。当然不排除别的可能,还是那句话:一切皆有可能。

人物周刊:神秘的婚前协议是这桩离婚事件数学(金钱)部分的关键,对其内容,你了解多少?

沃尔夫:我了解到他们婚前有很多协议,而在婚后又有两个协议。对于条款我基本一无所知。我只知道她不会得到任何在新闻集团的职位,他们会一起抚养他们的孩子。对于他们离婚后,Wendi会得到什么的条款我不是很清楚。我觉得Rupert死后或他们离婚了,Wendi可能会得到每个礼拜几百美金。

1987年12月13日,默多克(右)和第二任妻子安娜(右2)及长子拉克兰(左)和次子詹姆斯的合照。默多克前妻生的孩子都非常讨厌邓文迪,他的母亲伊丽莎白更始终拒绝见邓

人物周刊:你相信默多克是因为绯闻提出离婚的传闻吗?据我们所知,绯闻男主角目前已增至两位——除了托尼·布莱尔先生,还有某著名网站创始人Chris DeWolfe。

沃尔夫:现在绯闻很多,但也无从验证,所以我不发表任何评论。

人物周刊:你曾经在邓文迪的引荐下采访了英国前首相布莱尔先生,能说说那次经历么?

沃尔夫:可以。我在采访Wendi时,她主动问我采访Tony了吗?我问Tony是谁,她说是Tony Blair。我说我没有任何途径去找他。Wendi说她可以帮我。她马上发了邮件,帮我联系,48小时之内敲定我可以去采访Blair先生。我在采访时提及Wendi,Blair对她评价很高。我感觉他非常喜欢她(fond of her),他们一定是非常好的朋友,而且他会一直喜欢她(continue liking her)。

人物周刊:从你的中,我感觉邓文迪和她丈夫之间的分歧,似乎是从她对影视业的非常兴趣开始的。是这样吗?

沃尔夫:我觉得不是。夫妻总有偶尔的矛盾。这个应该不是他们矛盾的起源。

人物周刊:也是从你的中,我们知道至少在2006年,默多克已谈论他与妻子的分歧。他们到底分歧在哪里?邓文迪想要什么?

沃尔夫:具体我不清楚,我也没遇见过他们吵架的时候。但我知道他们对政治的观点可能会有不同。具体的真的很难说,我不是当事人,无法提供细节。我觉得Wendi想要的很多,最大的感觉是她会抓住所有可能的机会去扩大自己的影响力,提升自己的地位。

人物周刊:默多克曾经对他的长子Lachlan下结论说,娶邓文迪是“一个错误”,这是在2008年12月传记出版之前还是之后的事?如果是之后,你怎样处理你的好奇心?

沃尔夫:是传记发表之后的事情。你知道,Rupert的孩子们都非常不喜欢Wendi,而他的母亲始终拒绝见她,她在默多克家族处境很困难。所以这话传出来很正常。我会继续为Rupert和他公司还有家庭写传记。

人物周刊:你说过,所有的人都在推测哪里出了错。在这些推测中,你觉得比较接近事实的有哪些?

沃尔夫:我觉得最近的事实是,Rupert一定是背着Wendi准备了离婚。Wendi非常惊讶。这中间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未来我会调查并披露这段离婚背后的故事。

人物周刊:你曾用许多词语形容过默多克这个人,譬如说,冷的、自负的、皱着眉的。你能用一段话概括他的性格么?

沃尔夫:他一生挣扎着去使自己强大、自负、自我,但实际上他已经足够强大自我了。他能控制很多事情,但同时他还会花大把的时间关心自己的孩子们。这在现实里很难得。

人物周刊:我们注意到,几乎所有西方媒体对邓文迪的最初报道是相当有色彩和情绪的,但随着默多克收购了《华尔街日报》的母公司道琼斯,媒体的表现是否有过一些变化?而在6月13日以后,他们的态度是否又有变化?

沃尔夫:当然会有变化。我觉得西方媒体之前的某些评价有失公允,之后媒体态度的转变也令我觉得有趣。现在可能又要变了。Rupert对Wendi的负面报道的态度,我没有直接问过。但是我知道Wendi伤心,Rupert也会跟着低落。

人物周刊:邓文迪曾对媒体说,没有默多克,她仍会过上她想要的生活。你怎么看?

沃尔夫:我认为她可能会的。她很有能力,也有野心。她擅于抓住机会,也有意识地在扩大自己的社交圈。我相信她有能力做到。

人物周刊:邓文迪有没有刷新你对中国女性的看法?

沃尔夫:怎么说呢……在此之前,我对中国女性没有任何固定印象。

人物周刊:除了野心、欲望、不择手段,邓文迪身上有没有你欣赏的东西?

沃尔夫:她很直接,直接到她的行为处事像一个西方人。

人物周刊:她现在在哪里?

沃尔夫:现在全世界都找不到她。据我所知,西方没有任何人在这段时间里成功地找到她。

2009年8月20日,邓文迪邀请前英国首相布莱尔的妻子切丽与网友对话,推介切丽的自传《道出真我》。布莱尔和邓文迪是非常好的朋友,对邓的评价很高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